帝锦_沐非【完结+番外】

   《亡国公主宫闱夺权:帝锦》作者:沐非

  【文案】

  帝,是帝王霸业谈笑中,锦,是锦绣成灰千秋洗。

  景渊八年,暴君被诛,天朝从此分崩离析,混沌乱世的悲歌就此展开……

  因长姊之死,宝锦渡海而归,以北郡亡国公主的身份重入帝都,誓要逆转这乾坤棋局。

  篡位新帝,性情阴沉冷漠,却对宝锦有着异样的情愫;他与皇后之间,看似恩爱非凡,却有着令人不安的惊怖内幕。

  宝锦的姐姐锦渊,生来惊才绝艳,她先前以男装称帝,却只留下暴君的名声,尸骨难寻。

  一道珠贝面具,一页泛黄的情笺,在表面平静的京城掀起绝大波澜--

  最终的一夜,钟鼓齐鸣之下,千重宫门次第而开,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重重迷雾中,是谁的纤纤玉手,落下这珍珑一子?

  聚散离合间,又如何才能与你绾发携手,醉笑终老?

  ——这是一个隐藏在篡位背后的惊天故事。

  (是一个你猜到了开头,却料不中结尾的故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种田文,甜文,宠文以及各类宫斗文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小说简介】

  这是一个隐藏在篡位背后的惊天故事。

  剧情:

  因长姊之死,宝锦渡海而归,假借北郡亡国公主的身份,重入帝都,誓要逆转这乾坤棋局。

  篡位新帝,性情阴沉冷漠,却对宝锦有着异样的情愫;他与皇后之间,看似恩爱非凡,却有着令人不安的惊怖内幕。

  宝锦的姐姐锦渊,生来惊才绝艳,她先前以男装称帝,却只留下暴君的名声,尸骨难寻。

  一道珠贝面具,一页泛黄的情笺,在表面平静的京城掀起绝大波澜--

  最终的一夜,钟鼓齐鸣之下,千重宫门次第而开,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语录

  天下之人,谁堪与吾对局?   ——废帝锦渊

  我将母仪天下,永享荣华……任谁也不能撼动我分毫,因为,我已经掌握了所有的底牌!   ——皇后婉芷

  我要的,是我元氏的九州天下,这是在姐姐手上失落的,我必须取回!   ——帝姬宝锦

  【作者简介】

  沐非,本名曹丹茹,超级迷糊蛋一枚,生于江南,城,求学于六朝古都。素爱胡思乱想,LOLI时期开始写文,出书一本后即八职场,从此便被琐务缠身,再无空闲。写文只是想说个故事,于是翻开书页,踏上架空历史之路。生平最大的理想,是能写出神来之作,即使时光流逝,仍能被人铭记。

  【番外】风起

  (这是两姐妹幼时的故事,她们所说的宸后,就是《宸宫》中的晨露)

  大殿之中,紫烟氤氲,一双素白柔荑将卷轴卷起。

  “这便是永嘉年间的那位传奇人物,宸后吗?”

  她细细端详着,不由脱口而出道:“三百年前,祈帝立她为后,仪礼当夜却是殿碎人隐,从此远遁塞外……”

  锦渊不过十二三岁,却已隐约看出绝世姿容,凤眸顾盼间,已能惑人心魂。

  “祈帝从此郁郁,虽然勤勉政事,后宫之中也是久旷,终此一生,也只有一子,便是后来的洛帝。”

  凤眸闪烁间,已带上了成熟与睿智,她轻叹道:“情爱一事,最是伤人心魂,我将来绝不要沾染半分!”

  小而软的手轻拉她的袖口,妹妹宝锦睁圆了眼,半懂不懂地问:“可是女子总要出嫁……”

  锦渊微微一笑,绝美中又带出凛然的贵仪,“我偏不要!”

  她看了一眼妹妹,又道:“父皇身体孱弱,太医说他从此子息艰难,我皇室没有后嗣,是何等的灭顶之灾?!”

  她抬眼望着天井,眉宇间带出不羁的英姿——

  “我自从出生,便注定要以男子之身出现,将来也要登上那至尊御座,哪里有闲暇理会这些风华雪月?!”

  声虽稚嫩,却带出卓绝天下的威仪,让人不敢小觑。

  两姐妹端详着画像,语声轻微,另一偏殿中,她们的父皇,却是强撑着支离病体,等待着至关重要的断语。

  “两位殿下命象高贵,皆是福寿绵长……只可惜……”

  对面一人,在滴水成冰的寒冬时节只着一袭道袍,他婉转说到此处,却是微微踌躇。

  “可惜什么?!”

  皇帝一时心急,不由连连咳嗽。

  道人再也不肯开口,皇帝催促再三,才轻叹一声:“紫微帝星有变,未来究竟如何,贫道也不敢断言。”

  “天象紊乱,竟似有客星横空犯扰,一乱再乱之下,再也不能辨别……”

  道人的声音,也带上了些惊疑。

  冷风从窗的缝隙吹入,卷起案间的书页,冥冥中,仿佛有人幽渺叹息。

  只有那天上的星辰,神秘而冷峻,任凭清风吹尽世间传奇,仍是千百年一贯的沉默。

  第一章 宝锦

  高丽海疆

  北风萧索,冬夜的海上,一轮明月映入粼粼波光中,支离破碎地让人心疼,却仍是莹白皎洁。

  老船主捋了捋银霜染就的长髯,指使着子侄着力划了两下,将船系上了码头,这才松了口气。

  渡口码头的青石大砖被踏得平滑如镜,更梆的声响从远处传来,夜色中,连房屋的轮廓都看不分明,只有一盏残灯高悬桅上,却更显昏暗。

  不一会儿,雇主便出现了。

  “怪事……居然是天朝人……”

  老船主偷偷打量着客人的装束,低声咕哝着,心中却是惊疑不定。

  高丽素来仰慕天朝文化,彼此遣使甚多,通商之风也极盛,若是平时有人返乡,自然没什么出奇,可目前——

  “听说天朝正逢大乱,居然还有人要返回中土?!”

  身旁的长子在他耳边低语,声音里满是不可思议。

  老船主见客人已近,便摆了摆手,示意儿子不要多话,心中却更添狐疑——

  眼前这些人,虽然衣着寻常,却各个神光内敛,气度不凡,就是京城的两班老爷们(注),也有所不及。

  黑袍男子们纷纷登船,在他们昂藏身影的扶持下,一道娇小人影也随之飘然而上。

  她戴着黑纱帷帽,眉目模糊,却也只有十七八岁的光景,厚重的雪裘中,有重染的锦绣丝缎露出,她上船后不发一言,却在即将起航时,轻唤道:“且住。”

  众目睽睽下,她走近船弦,伸手自发间一抽,乌黑的长发便随之流泻直下,宛如生灵一般,映出皎月的幽华。

  她皓腕如雪,手中持了一支九凤金簪,古雅绝美,在月光下映出玄奥的纹符。

  “今日既已义绝,又何必睹物生笑……”

  声音幽幽,素手轻扬中,那一道金簪化作一抹流光,落入万里碧波之中。

52书库推荐浏览: 古代言情小说作品|桐华| 锦竹| 张悦然| 阳光晴子| 兜兜麽| 亦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