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乱_朵朵舞【完结+番外】

   文案:

  她抽中了本应为皇室之尊的运签——“帝王燕”,却在几日后嫁作宰相之妻;

  她有倾国倾城的貌与温顺贤良的德,她的夫君却只深爱着皇帝的宠妃。

  洞房花烛夜,他满脸愧疚地说与她听:除却爱,什么我都能给你。

  她不气不恼,只淡笑而过,接着过自己悠然的小日子。

  侯门虽深,她的生活倒不显单调,于皇宫内慧眼识未来的状元,

  于后巷中解救弩族王子,与当朝将军共坠山崖,与皇帝斗智在内殿之上……

  同她有过接触的男子无不被她的美貌与智慧征服,他们愿意为她生、为她死、为她而舍弃天下,

  当然也为她争夺天下。一次次交锋、一场场杀戮,都只为能近近地看着她,亲见她红颜一笑。

  天下因这红颜,乱了;这红颜有会因谁而妩媚一笑呢?

  一部架空历史的爱情小说

  一场为夺红颜的朝野之战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部 风起缘起

  一、夜入偏城

  正是初冬时节,天才亮,薄雾弥漫,世界是淡白的,朦朦胧胧,特别的清冷,本来就是偏僻的小城,因这氤氲不散的淡雾,越发得萧条。

  “孙二哥,孙二哥,”城门口站着个穿兵服,提着灯笼的年轻男子,浓眉大眼,一副正直的憨厚样子,哈着白气,往城门边上的兵卫亭叫喊着。

  没过一会,兵卫亭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胖得有点臃肿的脸一看到门口的青年顿时有了笑意:“我说谁呢,小苏啊,这么早就来顶班了吗?”

  青年憨直得笑了笑:“是啊,孙二哥,值了一晚的班,该累了吧,快回家吧,嫂子该烧了热水等你呢。”

  孙二爽朗地一摆手,说道:“小苏,所有的看门兵里就你最热心肠的了,你看你,家里还有个老母亲等你照顾,你这么早来城门干吗?大寒天的,离开城门还早着呢。”

  青年走到兵卫亭边上,把手中灯笼一放,回过头,对着孙二说:  “孙二哥,我带了两口酒,你尝点,天寒地冻的,暖暖身子。”

  “就你小子懂我的心意,酒可是好东西啊……”

  青年从怀中取出一个小葫芦,递给孙二,孙二一接手,还是热的,高兴地直笑,连忙喝了两口,放下酒壶,脸上有了点红晕:“小苏,这酒还真不错,好些日子没喝过这么够味的酒了,你打哪弄来的?”

  青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是前些日子路过我们城的那个林将军看我守门时,随手丢给我的。”

  这个小城既不是鱼米之乡,也不是军事要地,是启陵国最为偏远的小城之一,平时除了地方官,根本没什么七品以上的官会到此一游,前月,居然来了京中重臣,国之战将,被称为“启陵之墙”的林瑞恩将军。把整个城都忙乱了。将军到了一日便离开,即使如此,也给城中的百姓留下了一年也说不完的话题。

  “是林将军啊,”孙二无限感慨的样子,“年纪和你也差不太多,却已经是堂堂将军了,真是少年英雄啊。”

  “是啊,脾气也好,没有官味,真是个好将军。”

  孙二又喝了口酒,蹲在兵卫亭的门口,浑身发热,被林将军这个词一提,谈性大起:“说起来,现在真是少年英雄的时代了,现在京中捏着重权的,无论是政权在握的楼澈丞相,还是拥有重兵的林将军,都与小苏你差不多大,听说当今皇上,去年也才刚有第二个龙子,都是少年英雄啊。”

  “楼丞相也是这般年轻?我记得他当官也有些年数了。”小苏不解得问道。

  “小苏你不知道的吗?楼相可是我朝最年轻的丞相,他当丞相时不过二十二岁光景,现在已经过了四年,他也不过二十六,七的样子,年纪轻轻就权倾一时了。”

  “这么年轻……”小苏也感慨起来,“少年得志,想必是杰出的英才吧。”想他见到的林将军,斯文俊美,风采出众,这样一推想,楼相也肯定是少见的人才了。

  孙二听了这话,冷笑了一声,看到青年用疑惑的眼光看过来,闷了口酒,徐徐解释道:“听说那楼相的确是个天人般的人物,可是要说到他的人品,那可比林将军差远了。楼相玩弄权术,一手遮天,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这么说,他是个佞臣了?”青年问。

  叹了口气,孙二这么回答他:“也不能算是佞臣,这么些年,也没听说他欺压百姓,搜刮民脂民膏,只能说……楼相算是毁誉参半吧。”

  两人正谈得起劲,城门口不远处出现一辆飞奔的马车,孙二和小苏都抬起头,远远地望过去,一转眼,马车已经里城门只有百多米的距离,孙二从兵卫亭边站起来,摇晃着手中的葫芦,纳闷得看着那马车,这么大清早,城门也没开,怎么会有马车飞奔而来呢。

  马车比一般的要大一些,样式也倒普通,不见怎么豪华,可是孙二一看就知道马车不是一般人家的,大有来头。那马车一般,可是两匹拉车的马却是少见的,通体雪白,高大肥骏,更难得的是,两匹马竟是一模一样,两跑起来的步伐也一样快慢,马车平稳,在不甚平坦的路上如履平地,而且速度也比一般的马车快上很多。

  转眼间,马车已经来到两人眼前,赶马的是个中年壮汉,手中缰绳一拉,两匹马步伐一致,停了下来,训练有素,颇为好看,孙二更加确定心中想法,不敢怠慢,走上前去:“敢问赶车的大哥,现在城门还没开,这么早要进城吗。”

  头一抬,看到赶车人的脸,顿时一楞,两道刀疤从眼角划到嘴角,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倒有点像强盗。

  看到孙二错愕不已的表情,壮汉不以为意,反而展露出一个笑容,对着孙二柔声说道:“官爷,我们想提前进城,不知道能不能行个方便。”

  壮汉本来就有些可怕的面容一笑,更加显得狰狞,刻意压低的声音和他可怖的面容极不相称,孙二被一吓,好一会回过神:“这个…恐怕不行。没有上头的手令,我们不能提前私放人入城。”虽然是偏僻的小镇,但是处于国家边境,所以进城和出城多了一道检查的程序。

  壮汉显现出为难的表情,大手挠挠后脑勺:“官爷,我们没有手令,但是我们决不是什么宵小之徒,还是给我们行个方便吧。”

  听到他们的谈话,小苏走上前,对着壮汉说:“这位大哥,你就别为难孙二哥了,我们只是守门的,没有上头的命令随便放人,是要担上关系的。”

  听到小苏这样说,壮汉一楞,也不知道如何接话。

  正在僵持的时候,马车里传出一道好听的女声,低唤了一声壮汉:“楼盛。”

  听到这个声音,被唤做楼盛的壮汉立刻恭敬地下了车,半靠着车,一边伸手把马车的厚重帘子卷起来,动作轻柔,小心翼翼。

  看到与他外表极不符的动作,孙二和小苏情不自禁一齐向马车里看去。

  车子里很宽敞,竟放下了一个小小的靠椅,一个女子半倚着,黑色如同绸缎的长发大半用银色的丝带盘起,余下的青丝斜披在肩上,女子穿着白色的貂毛的裘衣。

  小苏没读过几年书,常听别人形容美女用“国色天香”,听隔壁王婆说李家二姑娘长得国色天香,他见过那姑娘,除了水灵也没其他什么想法,但是,现在看到马车里的女子,“国色天香”四个字就出现在他脑海里。

  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子,三分雅致,三分清艳,三分高贵,最后还有一分摄人魂魄。

  车里的女子看到孙二和小苏有些呆傻的表情,淡然一笑:“二位官大哥,我们的确不是坏人,今天要进城,是为了追赶已经快要出关的亲人,还请给予方便。”说完,伸出一双玉手,手心里躺着一个五两重的金锭。

  看着美人一笑,真是犹如遇雪初融,春花乍放,小苏只觉得整个人没法思考,但是看到美人手中的金锭,脑子像被雷劈了一般,热气上涌,脸涨得通红:“我…我们不是要钱。如果你们真有急事,现在可以过了,我们不是想敲诈钱财…”

  感觉被侮辱了,更何况对方是个像仙子一般的人儿,小苏只觉得羞愤不已。

  孙二想说什么,最后也没说出口。

  那女子露出丝诧异,随即把金子一收,笑道:“是我误会两位了,对不起。今天有所得罪还请海涵。”

  天刚亮,城门就开了,一辆马车飞驰得通过城门,一转眼已消失在街角。

  孙二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若有所思的样子,转头对着小苏说道:“也许我们城要发生什么大事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古代言情小说作品| 宫斗文小说作品| 巫哲| 辛夷坞| 宋雨桐| 雨田君| 蒋胜男| 五色龙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