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嫁_月出云【完结】

   书名:天下第一嫁!

  作者:月出云

  内容介绍:

  她狠辣妖孽,凉薄无情,是人们口中恶名昭著的妖女。据说她以少男童贞为引修炼邪功,人人都欲置她于死地,人人都对她厌恶至极。

  他说:你还有贞洁吗?早八百年前就没有了吧,妖女!

  他说:即使我再钦佩你,我们也永远是敌人。即使不是敌人,也永远不会成为情人。

  他说:你该祈祷挽香无事,否则,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他说: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妖媚,到我床上来。

  *

  面对诽谤冤屈、污蔑厌恶。

  她妩媚而笑。

  她妖娆而笑。

  她嫣然而笑。

  她穿妖娆红衣,抱红嘴鹦哥儿,调教少男,勾引皇叔,戏弄权臣,扳倒宠妃,欺凌贵女……

  她是一朵开在权谋土壤中,用鲜血浇灌的罂粟。

  世人直道她狠辣无情以至不会哭。

  可谁能想到,她眼角那颗嫣红的泪痣,便是一滴风干的血泪!

  谁又能想到,这妖媚的皮囊之下,包裹的却是世间至纯至洁的灵魂!

  她现在有多狠,当初就有多善,她现在有多妖,当初就有多纯,她现在有多黑,当初就有多白。

  昔日天朝第一才女,朝堂上第一女官,那朵端庄雍容的夜光白,那抹照彻人心的明月光……

  *

  从云端跌到泥沼,摧折了骨骼,榨干了血肉,碾碎了尊严,摧毁了骄傲,难道她只能以枯槁的死亡来祭奠这一场痴狂?

  她想活,谁在她背后捅刀子?她冤死,谁他娘在说畏罪自焚?

  当痴情遭遇背叛,当忠诚遭遇杀戮,且看她用利刃,劈开这诡谲世道的重重阴暗。用素手,颠覆这腐朽的江山。

  当繁花落尽,是谁为她逆天行事,荼毒生灵,只为予她天下第一嫁。

  *

  爱的传奇,恰似繁花,盛开的富丽,凋零的静美,尽现于《天下第一嫁》。

  此文开篇慢热,但看到后面,就慢慢精彩了。这次这个故事,希望带给大家不一样的精彩和感动!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狱火

  在人人都熟睡的暗夜,她已习惯醒着。

  挣扎着从床榻上起身,摸索着点燃烛台上的蜡烛。幽明的烛光映亮了屏风前的织机和半幅未曾织完的锦缎。

  她扬手,数十条丝线飞出,色彩斑斓,在黯淡烛光下,映出七色虹彩。

  她一手遥遥提花,一手临机织作。

  机杼的声音,在暗夜里,唧唧复唧唧。

  屏风上,映出她宛若泥塑木雕般的身影,只有双手在空中不断舞动,尚有几分活人的灵动。

  一对鸳鸯的身影在锦面上渐渐成形,一只引颈击水,另一只伸出桔红色的嘴精心地为自己的伴侣梳理着华丽的羽毛。

  干涩的眼睛盯着锦面,鸳鸯的样子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渐渐幻化成一对临波照影的男女。

  ……

  记忆的泡影,犹若水底的鱼儿般浮了上来。

  那一日,他踏波而来,惊散了池中的鸳鸯,换来她满目的嗔意。他从背后揽住她的腰肢,低头俯在她耳畔,压低声音道:“惊散那一对鸳鸯,是我的不是。我赔你一对如何?”

  她回首望去,看到他黑而清的眼眸,如上好的宝石,宝光流转。她被他看得脸毫无预兆烫了起来,一把推开他,伸手道:“那你赔我。”

  他似笑非笑看着她,眸中光芒仿若敛尽了世间芳华。“我们不就是吗?”他低低说道,“愿娶卿,作鸳鸯。”

  “梧桐相持老,鸳鸯会双死。如果我死了,你也会随我去吗?”她追着塘中那对鸳鸯,笑吟吟地问道。

  他亦步亦趋地追着她,正色道:“如果我们两个有一个人要先离去,那一定是我。有我在,你就不会先死。”

  那时候,她望着身畔男子修长挺拔的身影,忽然觉得,即使有再大的风雨,但只要有身畔这个男子在,就一定不会吹到她身上。

  可谁能料到,带来的风雨肆虐的,不是别人,却是他。

  那些她以为,美好的曾经,原来只不过是悬在空中的海市蜃楼,只一个摇晃间,便倾塌得灰飞烟灭。

  ……

  窗外一声厉响,梧桐树上的夜枭冲天而起。这声音犹若尖针,刺破了记忆的泡影。

  屋内烛火忽然剧烈摇曳,飘忽不定,几欲熄灭。

  她有所感应般骇然回首。

  房门开合间,已经有两个人站在了烛火的阴影里。

  这是两个戎装军士。他们穿着黑色的束身甲,外罩暗红色的大氅,腰间佩着长刀。从门缝里泻进来的风荡起他们的黑衣,张扬的影子映在屏风上,犹若群魔乱舞。

  她从服饰上很快认出他们是谁的人,她抚了抚额前的乱发,冷冷一笑道:“他派你们来做什么?”

  森冷的目光在她身上逡巡一圈,两人并不说话,其中一人跨前两步,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纸扔在她脚下。

  她一眼便认出,这样的纸张,是张贴在城门口昭告天下的御诏,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窗外风声大作,呜咽的风声,好似无数冤魂哭号。屋内却静得可怕,连呼吸声都不闻。

  她拿起御诏,先看了下右下角的朱红之印,确认是真的无误,这才去看上面的内容。视线掠过一个个熟悉的封号,她的身躯忽然抖得像寒风里最后一片落叶。

  好似有一把重锤猛然击在她胸口上,猝然的疼痛让人喘不过气来。其后又好似有一把刀,从骨头里面开始,隐隐地,一点点地,从里往外将她整个人切开、撕裂。

  她忽然拼了命般去撕那张御诏,一边疯狂撕扯着,一边嘶声说道:“假的,都是假的。别以为我不认识圣上的印章,这是假的!”

  “你明明知道是真的!”说话的军士冷冷说道,森冷的目光中暗含着一丝同情,“来时公子让我告诉你,他从未喜欢你,他心中另有其人,这一世他对不住你,倘若有来世,他自会回报你。”

  她停止了撕扯,抬起惨白的脸望着军士。

  死寂的屋内忽然响起了笑声,磔磔的声音好似夜枭的鸣叫。

  过了好久,她才发现声音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

  多可笑啊!

  原来她的痴,她的恋,她飞蛾扑火般去求的,只不过是利用。

  那些她以为的美好,对他而言,只不过是微尘,轻轻一抹便了无痕迹。

  来世回报她!?

  她只觉得浑身血液逆流,愤怒好似潮水开闸般涌出。

  “去他娘的来世,你告诉他,我这辈子就要他血债血偿!”她嘶声喊道,从未想到,平生第一次骂人,竟然骂得是他!

  “恐怕这辈子,你没有机会了!”军士同情的目光中迸发出杀意,“黄泉路上那么多亲人陪着你,一定很热闹,一路好走啊!”

  原来,他还要她死!

  真是一出和话本子里那些俗的不能再俗的戏差不多,痴情的小姐遭遇美男计,被情郎利用完毕,就像扔掉抹布般将她扔掉了。甚至于,他都不屑于亲自动手。

  她挣扎着走到织机前,胸口的闷痛让她动作有些滞涩。

  她将织机上的锦缎取了下来,双手托着走到军士面前。

  “这是我答应给他的,回去对他说,他虽负了我,我却死也不会欠他任何东西。再告诉他,来世,我不要和他有任何牵扯!”她轻轻地幽幽地说道,没有任何的爱恨,就像在叙述一件很平淡的事情。

  可两名久经沙场的军士却忍不住听得心里发酸。

  她说完,便默默转身,缓步向桌边踱去。

  裙袂拖曳在地上,带着凄美的华贵。

  两个军士在屋内洒满了灯油,然后扔出了火折子。大火烧起来前,两个军士身形敏捷地退了出去。

  她摔倒在地上,头擦破了,鲜血染红了她的脸,看上去惨不忍睹。

  她眼睁睁看着火焰很快烧到了她的衣衫,烧到了她的身子。

  这宛若地狱烈火般的焚烧,这深入到灵魂深处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嘶吼出声。

  烟雾漫了过来,早已经流不出眼泪的双目竟被熏出了泪,滴落在光滑的地面上,竟然是殷红的颜色。

  她依然努力地睁着眼睛,可是她什么都看不见,眼前除了血红一片,依然是血红一片。

  整个世界都在燃烧!

  耳边只有一片空白,好像声音都被抽走了,可偏有一道声音穿过烈火传了进来。

  “畏罪自焚!”

  ------题外话------

  一:终于赶在末日前传文了,本来要填弑妃那个坑,但写这个文的执念太强烈了,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先写这个。因为我一直有妖女控,这篇写了,也算了了一个心愿。

52书库推荐浏览: 古代言情小说作品| 月出云小说作品|报纸糊墙| 架空历史| 千山茶客| 兽人文| 风雅| 沈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