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皇后_天下归元【完结+番外】

   《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内容介绍:

  考古界“红发魔女”挖墓挖得动静太大,墓室坍塌光荣做了烈士。

  十七年后,穿越到五洲大陆、在底层挣扎的混混孟扶摇,一刀劈开即将另娶他人的心上人五指。

  “相信我,她会是个十全十美的夫人,你带着她,就像贵妇牵着贵宾犬,到哪都身价百倍,相得益彰。”

  不忠所爱,弃如狗屎。

  从此后海阔天空,跋涉万里,夺七国令,争天下先,为了心底回归的信念,与七国权谋皇室悍然碰撞,同天下英才逸士际会风云。

  而这一路相逢的爱情,是苍山之巅温暖的篝火、是刀光剑影清冷的回眸、是秋日金风飞掠的衣袖,还是冷月深林如箭的长奔?

  当爱情与抉择狭路相逢,谁胜?

  她说,我能献给你,不过这一身热血,你若不要,我只好放你的血。

  她说,我一生的所有努力,都在与真爱背道而驰,天意弄人是么?那我就只好弄天吧。

  裂帛三尺,溅血一丈,扩疆千里,横尸万计。

  鸾凤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自述抒情版文案】

  孟扶摇:

  代价这东西,在漠视爱情的人面前,泰山般重;在珍视爱情的人面前,什么都不是。

  长孙无极:

  我要她像这朵生于我血肉体肤之中的莲花一般,永远伴随我身侧,无论四海之远,五洲之阔,无论刀锋之利,血火之烈,直到跨越生死和时间,照见我和她同时湮灭成灰的末日之终。

  皇天后土,永不离弃。

  战北野:

  看着我的剑,那剑柄上雕着天煞皇族苍龙在野的图腾,我握剑时,中指指腹按着的是苍龙的血晶石双眼,那是无上尊贵的剑神之目,整个天煞皇族,只有我能按在那个位置,现在我将剑交给你,我允许你,触碰天煞皇族最为神圣的剑神之目,以及…我的一切。

  燕惊尘:

  你说过,有些错误,就像快刀划过的伤口,一开始什么都发现不了,时间久了,便要疼痛流血。

  那么,让我去痛,胜于被你擦肩而过,漠然相忘。

  燕惊痕:

  拉住我,噩运在左,我带你向右。

  宗越:

  过最复杂的人生,做最简单的人,扶摇,我只想最简单的爱你,哪怕你给我,最简单的拒绝。

  长孙无极:

  和你在一起,需要下地狱么?

  那么,我去。

  【骨感恶搞版文案】

  一个长期处在蹂躏美男与被美男蹂躏临界状态、向着“没有最彪悍只有更彪悍”境界不断进军的女子的传奇人生。

  【楔子】

  《扶摇》部分简介及背景介绍

  ※※※

  部分人物简介:

  宗越:

  十二年前的碧海月明之夜,孤崖翠柏之上,为什么我就没看清那粼粼水波里飘摇而去的竹篮,到底流向了哪个方向?

  我曾以为那是对命运的放生,谁料最终却是为自己筑了相思的壁垒。

  如今我终于明白,我渡得过万里狂风,渡得过千条性命,渡得过诗酒年华,却渡不过,你不顾而去的目光。

  ※※※

  《扶摇》背景地理简单介绍:

  天下五洲大陆,分青、夷、衡、明、狄五大洲,五洲划为天煞、无极、扶风、穹苍、太渊、璇玑、轩辕七大国,太渊位于大陆版图东南夷洲,与轩辕国相邻,天煞位居明洲,在大陆版图之西,与西域摩罗族接壤,两国间相隔葛雅沙漠,常年有战争;无极在大陆中心衡洲、扶风位居青州,有内海鄂海,璇玑位于天煞和扶风之间,穹苍位于大陆最北端,扶摇一开始出现的玄元剑派,是太渊国三大剑派之一。

  天煞国皇族战氏,皇帝战南成,其弟烈王战北野,恒王战北恒。

  无极国皇族长孙氏,皇帝长孙迥,太子长孙无极。

  扶风国无皇族,分三大部族,发羌、烧当、塔尔,族中巫女地位极高。

  穹苍国为神权国家,全国最高政治权力中心是长青神殿,神殿中人智慧神授,天命相传,地位至高无上。

  太渊国皇族齐氏,皇太子齐远竞,皇三子齐寻意。

  璇玑国皇族凤氏,是唯一一个皇子皇女皆可继位的国家。

  轩辕国皇族轩辕氏,皇帝轩辕旻,摄政王轩辕晟。

  ※※※

  十强者介绍:“天机、圣灵、雷动、玉衡、大风、云魂、月魄、雾隐、星辉、烟杀。”

  就目前出场的十强者简单列名:星辉方遗墨,大风步东辰,云魂皇甫云,月魄月湛。

  ※※※

  本文正剧,女主孟扶摇,《扶摇》书名正是取自她的名字,这是成长型女主,扶摇直上,步步生莲,九万里横渡,如画江山。

  楔子

  “三十三天宫,离恨天最高;四百四十病,相思病最苦。”

  “我不相思。”

  “哦?那你的那个印记,却又是为谁而刻?”

  “为生命里不可错过之人。”

  “那不就是相思?”

  “不,人生苦短而相思漫长,红尘不尽生死一刹,天知道等待我的将是邂逅或是错过?怎能立于原地,任光阴被日日消磨?”

  “那你将如何?”

  “红尘有她,我去红尘。”

  “红尘将乱。”

  “红尘乱,我挡;地狱开,我去;四海怒,我渡;苍生阻,我覆。”

  “何苦?”

  “但为她故,不惧十丈软红,颠倒磨折之苦。”

  【第一卷 风起太渊】

  序章 墓室吹灯

  “头,这墓穴里怎么阴森森地?有点邪气啊这,今天出门看了黄历没?”黑黝黝耳室里,挪动着几个灰头土脸的影子,其中一个擦擦汗,半直起腰冲着里面的主墓室喊。

  “看了,”孟扶摇嘴里叼着个微型手电,半跪于地,头也不抬刷着墓穴里那具巨大的青色石棺上的浮灰,难得说话还口齿清楚,“今日黄道吉日,宜入殓、除服、移柩——你看,移柩就是搬棺材,真巧,都和死有关。”

  “靠,你能不能说点吉利的?”先前喊话的胖子翻翻白眼,一抬头看见壁顶形貌诡异的牛头人身壁画,在灯光映照下笔触鲜活,仿似随时能走下来,不由有点心惊的缩了缩。

  孟扶摇根本懒得理他,专心干自己的活儿,浮灰渐渐刷尽,现出三头双身独角的异兽图腾,背生双翼,凶睛怒目,看在孟扶摇眼里,别有古文明圣物狞厉之美。

  眉开眼笑的抚摸图腾,孟扶摇手一伸,“尺子!”

  有人赶紧递过软尺。

  “胖子,来,和皇帝棺椁来张亲切合影,”孟扶摇一把扯过胖子,“你那边,我这边,报数。”

  “别啊老大,你为啥总抓着我不放?”胖子小袁死命挣扎。

  “因为你是菜鸟,”孟扶摇对他露齿一笑,“菜鸟就是用来给老鸟蹂躏的,别磨蹭,快点,赶着把这个墓给搞定,今年我评教授职称的论文就有料了。”

  “疯子,工作狂,才22岁就快评上副教授,你这种人的存在,简直是考古界精英们的耻辱……”胖子咕哝着,就着手电读数,“完整,长2.8米,宽0.94,高0.66。”

  “OK!”孟扶摇一拍棺前石兽,震得四面浮灰一阵飞起,她满意的看着棺材,想着评上职称之后工资会水涨船高,医院里老娘的透析费用支撑起来就不那么艰难,不由心情大好。

  想着老娘的病,孟扶摇有点开小差,就没注意到她刚才那一拍,棺底发出沉闷的回响,穿透连接着幽长墓道的墓室,再在远处的墓门处反弹回来,余音震震,悠长阴森,像是远古巨人从地下蹒跚走来的脚步声。

  明明是密闭的地下,却不知道哪里吹来一阵冷风,吹得人人都打了个抖,墓室内光线微弱,映得每个人脸上一片惨青之色,望去如同鬼魅。

  这支考古队来自江苏考古研究所,到这西南边陲之地发掘这座据说比曹操墓还要早上近百年的无名大墓,从发掘第一天开始,队里事儿就没断过,先是吃错了山间野菜,人人拉肚子拉得前赴后继,免费为云贵高原的贫瘠土地提供了来自富庶城市的宝贵肥料若干,再是队员小李早上钻出帐篷莫名其妙被一条守在门口的毒蛇给咬了,更糟的是,今早打开墓门时,根本就没打算下去、只是赶过来送工具的队医小王,生生被一块突然掉落的梁石给砸破头,捂着脑袋光荣倒下了。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按照盗墓贼的逻辑,有点诡异,不宜再探;按照考古队的规矩——其实也差不多,不过一个私营,一个公办,干的都是挖祖宗坟的活计,禁忌自然也一样。

52书库推荐浏览: 古代言情小说作品| 天下归元小说作品|非天夜翔| 京极夏彦| 忆锦| 潇湘冬儿| 张恨水| 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