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迟到了许多年/终有一爱_金陵雪【完结】

   《你迟到了许多年(终有一爱)》作者:金陵雪

  有多久没见你,以为你在哪里,原来你就住在我的梦里,陪伴着我的呼吸。

  曾经人人都当她是玻璃罩里的玫瑰,

  童话破灭了许多年,她竟似野草般活到今日。

  爱,爱,爱……

  这世间的爱于她而言,曾是阳光雨露、蛋糕蜜糖一样唾手可得的东西。

  直到剧情瞬间坍塌,星光陨落。

  他的出现,是她平静生活里的狂雷闪电。

  梦中纠缠多年的无脸人被赋予五官,却愈加狰狞。

  一个大信封,果断地断她生计,却又峰回路转,与她合演一场险象横生的戏。

  她久无风浪的心,开始因一个约定而摆荡。

  他是何时认出她,或许仍在试?

  无脸人唇角竟漾出笑意,他向她伸出手,是梦境的接壤,抑或另一段故事的伊始?

  好多好多年过去了,她都忘了,被那铺天盖地毫无道理的爱包围的感觉。

  她曾经被宠坏,又跌至谷底。他年少动荡,早已忘却温暖的滋味。

  终于,在迂回的迷藏中找到彼此,轻轻问一句:

  咦,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就算世界无童话,如你信爱,废墟中亦能开出花来。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小白领与精英

  格陵肖记牛肉面每天的营业时间是早上七点半至九点半,傍晚五点至七点半。名声在外,等位的永远比吃面的人多。

  利永贞站在面摊前看手机,余光瞥见一人已经吃完离座,立刻伸出右腿钩来一把塑胶凳,添在旁边。

  “有初,有位子了!”

  肖记的欣欣向荣,带动了周边饮食业蓬勃发展。叫钟有初的小白领,正在隔壁摊位买无糖豆浆。

  “来了。”

  桌上有半份《鲜闻乐见》的娱乐版,利永贞折一折,垫在钟有初拎来的豆浆下面。

  “快坐下。老板,来两份牛肉面!”

  钟有初和利永贞并不是朋友关系。

  她们怎么可能是朋友关系?钟有初是月薪四千的中级行政小白领,利永贞是年薪三十万的高级电力工程师。钟有初老家在距格陵两个小时车程的云泽卫星城,在格陵只能租住一套两居室,灯泡坏了要自己换,马桶堵了自己通。利永贞是格陵原住民,工作时住公司高级公寓,集中供暖;休息时回家,爸妈供暖。钟有初身高一米六五,穿中号衫、中号裤。利永贞是时尚“纸片人”,可以轻松穿下每一件衣服。钟有初旅游去青要山露营看星星,利永贞在大溪地买珍珠。

  经济基础决定追求层次。钟有初为劳动节只放一天假郁郁寡欢,利永贞为去黄河科考站的唯一名额全力以赴。

  利永贞一个月只放假三天,难得今天有空,约了钟有初吃牛肉面,还在膝头放手机翻看企划书。尽管忠言逆耳,钟有初仍出声提醒:“永贞,小心胃疼。”

  利永贞一边往碗里加辣椒油,一边道:“我必须分秒必争。”

  哦,对了!利永贞有宿敌——和她同为高工的封雅颂先生。钟有初没有见过这位封先生,利永贞直接用“一山不容二虎”来解释,简单明了。

  人人皆可为难中级行政秘书,但谁会耗精力与她为敌?所以钟有初没有死对头。

  吃完面走到街上,心满意足的利永贞伸出手来捏钟有初的肚腩:“哇,你这里的肉摸起来好软。”

  利永贞常去变电站野外作业,有时也亲自爬上爬下,所以身形矫健;钟有初久坐办公室对着电脑,肉全堆在肚子上。

  “哎,不要乱摸,我的懒筋正盘在这里。”

  利永贞兴致勃勃:“这样吧,我们来制订一个运动计划——每天早上抽半个小时去晨跑。”

  “晨跑?不适合我。”钟有初道,“嗯,说到睡觉,我昨天做了一个噩梦。”

  “什么梦?”利永贞立刻无比羡慕,她总是一沾枕头就睡死过去,“你总是有梦可做。”

  钟有初一哂:“我梦见好多人在室内BBQ(烧烤大会)。我站在烧烤架边,看见解冻的鸡翅血水滴到炭火上。门口的高凳上坐着一个男人,他穿一件左胸上有三道明黄色横纹的深红色衬衣,突然走过来向我求爱。”

  “这场梦哪部分让你害怕?”

  “那男人没有脸。”钟有初语气如常,听不出一点儿沧桑,“这不是我第一次梦见无脸人,我梦见过他和我赛跑,梦见过他手持国旗站在大使馆前挥舞——每次梦见他都会有大事发生。”

  钟有初是格陵千千万万小白领中的一员。她毕业于一所专科院校,后进入百家信公司工作,起起伏伏,迄今已有八年。

  百家信是董氏贸易设立于格陵的子公司,专营各类高档保安系统,远销至全球各地。其办公地址位于格陵滨江区区标——鼎力大厦第十八层,近可瞰海伦路,远可观百丽湾,风水极好。

  时近中午,何蓉在即时通上喊钟有初:“有初姐,快来文印室救命啊!”

  咋咋呼呼的何蓉是钟有初的徒弟,两年前刚到公司时分配在她手下学习。不出三个月,就因显示出惊人酒量被调到了总经理蒙金超身边工作。

  “来了。”

  何蓉正手忙脚乱,见钟有初进来,立刻将门掩上,大倒苦水:“梁安妮勾搭上九楼的一位设计师,很不着调!十一点就去吃饭,两个小时还不回来;谈晓月看医生看了一早上。还有这影印机,又给我闹脾气,只能一张张地印。”

  说着她便挥拳咚咚咚敲下去:“时英姐说拍两下就会好……”

  总经理蒙金超身边围绕着四朵金花:负责涂指甲油的梁安妮;负责煲电话粥的谈晓月;负责拼酒的何蓉和负责一切大小事务的丁时英。

  女人总相信一切电器坏了都只要拍两下就会好,就像她们相信一切负心事骂两句就会雨过天晴。梁安妮是总部派遣来的高级秘书,在百家信地位超然,年年都是她陪同蒙金超回美国总部汇报兼旅游。可怜丁时英跟了蒙金超十五年,没有离开过百家信半步,劳心劳力,还被蒙太当众掴过两巴掌。吃了这么多亏,还常常被蒙金超骂得狗血淋头。

  钟有初立刻动手帮她整理文件:“我们分工,抓紧时间。”

  何蓉不愁工作枯燥,只愁没人和她八卦:“有初姐,你知不知道——四月份有个澳洲农场主订走价值六十万澳元的报警器,用信用证交易。”

  她刚到公司搞不清楚什么是信用证,钟有初只好言简意赅:“信用证就是大人用的支付宝。”

  钟有初边复印边道:“四月份澳币跌得厉害。”

  “可不是,发货之后就一直跌跌跌,结算时利润少了百分之十六。公司今年流年不利,后来陆续有几笔出口生意都吃了亏。”

  百家信实习员工在董氏上海分部洗脑,哦,不,培训时曾一再受到谆谆教诲——企业与个人的荣辱观、价值观、道德观要保持高度一致。

  “人民币今年一直在升值。市道如此。”

  何蓉恨骂道:“企宣部炒外汇的那几头白眼儿狼,一听说接了国外订单,即刻抛售手上的外币,还戏称蒙总是铁公鸡风向标。”

  “总部哪里管这些,劈头就骂蒙总。”她叉着腰,活灵活现地学大董先生在越洋电话里的语气,“不要解释,不要找理由!凡事找个借口就能解决?你,你,你不要做这个总经理了,你做梦去吧!”

  大董先生一激动就有口吃的毛病,可见确实气极。

  “更何况多张订单都是蒙总使尽浑身解数,不惜以本伤人,从求是科技手上抢来的。”何蓉提起“楚求是”这三个字简直咬牙切齿,“这年头,小赚即赔。楚求是明摆着是以退为进,设计蒙总。”

  百家信自从前经理闻柏桢离职后,业绩一直未有起色。楚求是本为销售主管,闻柏桢的亲信,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闻柏桢离职,蒙金超上位,楚求是的地位变得十分尴尬,索性和蒙金超闹了一场,拉走不少骨干出来打江山。

  “为表决心,蒙先生主动提出开源节流——哎呀,真该打,我说漏嘴。好吧,只告诉你一个,有初姐。”

  何蓉是一员勇猛无双的八婆,她若说“我只告诉你一人”,那大可放心,不须惴惴,因为这事估计早已传开。

  钟有初平静地说:“你说吧。”

  “听说总部聘了雷再晖过来做事。”何蓉神秘道,“你知道他吗?”

52书库推荐浏览: 现代言情小说作品|籽月| 非天夜翔| 雨田君| 罪加罪| 虐文| 张爱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