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教师1_张君宝【完结】

   《超级教师 第一部》作者:张君宝

  【内容简介】:

  黑道奇才当教师,教书泡妞玩黑道。

  我的口号是:“凡是叛徒,统统都应该下地狱;凡是我的学生,一定要成才!因为我是中海有史以来的超级教师。”

  [风格]:轻松、趣味、叛逆、high到爽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卷 流氓教师

  第1章 飞车党老大

  又是一个漫长的夜晚,廖学兵撑着眩晕欲裂的脑袋爬起床。抖开凌乱而且沾满酒渍的床单,他暗自苦笑一声,抽空看看闹钟,已经早上九点钟了,急忙洗脸漱口整理衣服,时间不等人,昨夜贪杯过度,一时昏睡过头,误了上班时辰。

  他朝嘴里塞了个隔夜的包子,这时电话叮铃铃响了,当下不敢怠慢,接起用温柔和善的声音说:“是钱主任吗?我是小廖。”

  “哦,营销部实习人员廖学兵,我有个公司的重要决议要传达给你,你听好了。”电话那头的话语平静而冰冷。那人是廖学兵实习公司的顶头上司,平时有什么命令也是由她直接转达。

  “好的,我听着。”廖学兵吐出隔夜包子的残渣,轻轻吸了口气,按捺下心里突然窜起的揣测:“才实习了三天,莫非就要升职转正?我觉得自己做得没想像中那么好……”

  “嗯。”钱主任仍是不温不火、不急不躁,颇有领导风范:“鉴于你实习三天迟到三天,上班时间睡觉,顶撞上级领导的恶劣表现,公司决定立即终止你的实习合同,你从现在开始可以不用来上班了。”

  “什么?喂喂,我迟到是有原因的!前天我曾祖奶奶去世,我得去参加她老人家的葬礼;昨天我乘坐的公交车出了车祸,耽误了时间;今天早上,呃,今天早上我因为吞食包子姿势过当,引发短暂性缺氧昏迷,刚刚苏醒。至于上班时间睡觉,那是因为我每天都跑业务到凌晨一两点钟!顶撞上司?你怎可曲解我的意思,我那是跟上司提出建议,双方引起善意的争辩罢了!”廖学兵急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却莫名其妙被解雇,仓促间想到一切可以利用的借口。

  电话那边好像听到什么笑话,轻轻笑了一声:“廖学兵,这不是理由。”

  “喂!你这个老女人,跟你解释都不清楚,你一定是内分泌失调了吧?那我这三天的工资怎么算?”

  “因为你违反公司的规章制度,所以公司一分钱工资都不会支付给你。后会有期。”

  “后……”廖学兵听着耳边传来的电话盲音,骂道:“婊子!下次再见之日,就是你被五马分尸之时!”

  这份工作对他而言,实在太重要了,偏偏还未得到就失去,令人沮丧无比。

  又有一个电话打进来,他看看破旧的黑白显示屏,按下接听键,淡淡地说:“小白,如果没什么大事的话,你就别想在这条街混了。”这话虽然平静,却透出难言的盛气凌人的冷酷。

  “老,老大,昨晚上你走后,浅水街光头党的人借机生事,砍伤了我们好几名兄弟……”

  “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再来烦我,我对打打杀杀的没兴趣。”廖学兵啪地挂了电话,揉揉发昏的太阳穴,找了一张报纸在招聘广告版面上一排排搜索。“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份工作。”

  今年二十八岁的廖学兵大学毕业后一直游手好闲,是中海市黑社会某帮派的小头目,六年来浑浑噩噩地混日子。他的内心纤细敏感,因为对现状的不满,精神状况越来越糟糕,长期的失眠与焦虑令他患上了轻微的分裂性人格。

  他认为自己只有找到一份稳定长久的工作,建立正常的人际关系,才能让内心得到满足和宁静。只可惜整整两个月了,积习难改,生活作息毫无规律,上班不是迟到就是睡觉,还受不了气,从最开始的柜台营业员到最后的业务营销员,换了七八个工作,没一个能够超过一星期。越是这样,反而越激发了他的争强好胜之心,誓要找到一份充实又有乐趣的工作,干上十年二十年不可。

  《中海早报》稍微符合自身条件的工作职位都用红线醒目地勾出来。廖学兵打起精神,先看第一个:建筑工地急招工人,要求身强力壮,吃苦耐劳,包吃包住,月薪900元……这个……他摸摸自己不是很粗壮的胳膊,叹口气,把目光移到第二行:丽晶大酒店二十三楼厨房急需洗菜工二名,洗碗工二名,待遇从优,有意者请拨打咨询电话38384388。

  这个嘛,我好歹也是知识分子,应该出现在最能发挥自己能力的岗位上,不太适合。顺手划了个大叉叉,接着往下看,新宁城区电力公司招聘会计一名——当初学的不是会计专业,不用说直接淘汰掉了。

  找工作如同找老婆,经常出现高不成低不就的问题。太高级的职位难以应聘得上,粗重的抛头露面的低工资的活计又不情愿屈就,把整个版面浏览完毕,仍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他困顿异常,回床上睡起回笼觉来,只是心情烦躁难以入睡,在床上翻来翻去,脑中胡思乱想。一直赖到晚上,真正睡着的时间不足三个小时,腰骨酥软难受,终于起身,心想:“不如先和兄弟们去收收保护费,省得下个月生活难过。”

  晚上八点半钟,朱雀大街灯火辉煌,行人车辆穿梭如织,中段一百二十七号麻雀大厦的夜莺酒吧刚刚开始营业。地下停车场陆续停了不少车辆,从夏利到奔驰,什么档次都有。负责泊车的服务生小弟刚刚鞠躬送走一名趾高气扬的大胖子,又来了一辆宝马,车主潇洒地跳下车,把钥匙抛给他:“小子,帮大爷找个好的车位,别刮花了。来,打赏你10块钱。”

  泊车小弟接过钱,谄媚地笑着:“多谢大爷。”暗想:“有钱是大爷,没钱是孙子。”刚说完话,身边哧溜一声,滑进一辆车。那是一辆市面上价格最便宜的电瓶动力单车,漆皮碰得七零八落,挡水盖边缘生满铁锈,卖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车上坐着一个面色阴沉的男子,满下巴都是胡渣,头发凌乱不堪,衣服式样老旧,乍一看去,赫然是个中年落魄、久困风尘的大叔,与先前那位服装光鲜的胖子形成鲜明对比。泊车小弟心想:“又一个事业生活失意的人来买醉了。”见那男子的车子占了好大一块位置,说:“先生,这里是机动车车位,请你把电单车放到对面的单车车位去。”

  这男子正是廖学兵,他放好电瓶单车,笑道:“不碍事,我找你们老板商量一些事情,一会就出来了。”泊车小弟见他不肯合作,便想动手把电单车推开,突然看到他腰间涨鼓鼓的,显示出一个刀柄状的轮廓,不禁吓了一跳,连忙改口道:“就停在这里吧,那你快点出来,别妨碍了别的顾客停车。”

  廖学兵走进夜莺酒吧,推开厚重的橡木大门,俄罗斯歌手Vitas高亢犹如十七世纪阉伶的魅惑高音扑面而来。昏暗交错的灯光扫来扫去,落魄的酒客、烂醉如泥的中年男人、寻欢的男女在四处落座,各自寻找属于自己的心灵藉慰。

  他走到吧台前,敲敲桌子,坚硬耐磨的红山榉木台面发出噔噔的响声。调酒师正在奋力摇晃不锈钢酒壶,以期使里面的液体混合得更均匀,扭头看他一眼,顿时露出不自然的神色:“廖老大,是您……”

  “给我来一杯马蒂尼。”

  “廖老大,要不要试试我新学的鸡尾酒配方,蓝色火焰,口感独特火爆,包您满意。”

  “不用了,顺便帮我把老板叫过来。”廖学兵接过酒杯,浅浅尝了一口,皱着眉头说:“这杯马蒂尼不是原装货吧?”

  “说哪里话呢!绝对正宗!你不会喝就别乱发表意见!”身后一个男人冷冷接过话头。这是个高大精瘦的秃顶男人,衬衫西裤穿得异常齐整。

  “哈,原来是段老板到了,一个月没见面,你倒是越来越精神了,不会是有了女人的滋润吧?”廖学兵笑道。

  那男人是夜莺酒吧老板,听了他的话,只重重哼了一声。

  廖学兵又说:“段老板,我们闲话少说,这个月的费用该结一结了吧?”

  段老板一巴掌拍在吧台上,怒道:“你还有脸来要钱?你这个流氓痞子无赖,大骗子,我当初怎么就相信了你的话呢?快走,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的!”附近几位客人听到吵闹,诧异地转头望了一眼,只见两个大男人正在虎视眈眈地对视,这种酒吧的争执场面几乎每天都有上演,毫不感到奇怪,低头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廖学兵赔着笑脸道:“段老板,有话好好说,别气坏了身子。我们当初可是有过协议的,每个月两千块,我保你酒吧夜夜平安不出任何问题。试想你上哪找我这么便宜又可靠的保安?”

52书库推荐浏览: 现代言情小说作品|叶冰伦| 虐恋| 马伯庸| 巫九| 暗夜行路| 快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