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媳_舒长歌【完结】

   内容介绍:

  一朝穿越成新嫁女,让身为恶人的顾盼儿凌乱了。

  小相公是个病猫,婆婆是个哭包,吃了上顿没下顿。

  隔壁虽然是娘家,可也是一群极品,爹娘弟妹凑成一笼包子,指望不上不说,还三头两天过来打秋风。

  好在顾盼儿是个有本事的,上山打猎下水摸鱼,日子倒也过得不错。

  可这隔壁的也忒不是东西,见天地跑到她家里祸祸,闹得小相公见了她就翻白眼,婆婆天天以泪洗脸,还捞不着好处就往死里磋磨原主亲爹娘弟妹。

  顾盼儿想了又想,认为自个又不是原主,管他们去死!

  可还是忍不住提着柴刀上了门,见了东西就砍!

  ——叫你们欺负我爹娘弟妹,分家,分家,不跟你们讲理,不分就败你家!!!

  于是乎,隔壁的消停了。

  ——……——

  小相公十三岁:“我睡床上你睡地上,别想我跟你圆房。”

  顾盼儿伸手一掀,将小相公掀到床内侧:“小病猫,你要是不想睡地上,就给我老实点。”

  小相公十四岁:“男主外女主内,我要睡外侧!”

  顾盼儿照掀不误:“等你啥时候打得动野猪的时候啥时候你主外。”

  小相公十五岁:“婆娘,咱该圆房了!”

  顾盼儿一脚将他踹到床内侧:“毛都没长齐,洞什么洞!”

  小相公十六岁:“我要睡外面,我要洞房!”

  顾盼儿立即将他关到房外面:“必须满足你的要求,后山上的洞就给你住了,祝你在洞房愉快。”

  ——……——

  小相公估计穷怕了,抠门得要死,眼见着就到了雨季,却死活不肯修房子,说什么住这么多年也没见房子出问题,不乐意花那个钱。

  顾盼儿:“要刮风下雨了,这房子真没事?”

  小相公:“你放心,顶多就漏点雨,没事的。”

  风来了,雨来了,房顶被掀飞。

  顾盼儿抹了把被雨水打湿的脸:“这叫漏雨,这叫没事?”

  小相公一脸镇定:“没事的,等雨停了就好了。”

  顾盼儿:“……”

  ——

  都道顾盼儿嫁了个短命鬼,迟早得变成寡妇,她却不那么认为,这小相公弱是弱了点,可一看就是营养不良,养养就能活了。

  都道顾清娶了个凶残的疯婆娘,这辈子可怜咯,他却不那么认为,这婆娘虽然凶残了点,可看家护院的本事不差,堪比镇宅神兽啊!

  本书标签:种田 搞笑 宠文 爽文 冤家 养成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坑爹的穿了

  “大丫你个赔钱货还不起来喂猪,懒成这作死呢。”

  “我呸,嫁人了我这当奶奶就吆喝不动了?叫破天也没这个理。”

  “凭什么?就凭你们两个都是病鬼,迟早死货。”

  “边儿去,别挡着我叫人。”

  ……

  门外不断地传来砸门声,震得墙灰直下,顾盼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烦躁地拉起被子将脑袋蒙住,可那声音还是无孔不入,怎么也无法再次入睡。顿时就感觉不好了,猛地跳下床,鞋子也不穿地冲到门口,拉开门大吼一声:“一大清早嚎丧呀嚎!”

  “哎呦!”

  门开得突然,一个头发稀疏,却梳得一丝不乱的老太太没稳住滚进了门,骨碌到顾盼儿脚边,若不是顾盼儿躲得快,说不定得压到顾盼儿脚丫上。

  “好你个赔钱货,扫把星,开门也不说一下,想摔死我啊!以为摔死你就不用干活了吗?就知道你个小蹄子不是个好的,跟你娘那懒婆娘一个德性,就盼着老婆子死呢……”老太太骂声不断。

  顾盼儿不耐地挖了挖耳朵,低吼:“闭嘴!”

  老太太嚎声噎了一下,立马拍着大腿更夸张地嚎了起来:“天呐,大家快瞧瞧,这就是我那好孙女啊,我老婆子怎么就这么命苦,辛辛苦苦养这么大,一家子吃不饱给她攒下嫁妆嫁出去,回头就这么对我这老婆子,我咋养了这么个白眼狼哟,现在长大了,长本事了,竟然忤逆起长辈来了!才说道两句,就嫌老婆子吵,老天啊,怎么不让老婆子去死……”

  这哭声是各种凄厉,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干巴巴的哭,没半点泪花子。

  顾盼儿膛目结舌,嘴角一抽:“那你就去死呗!”

  老太太一听,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抡起胳膊就朝顾盼儿打了过去,破口谩骂:“你个天打雷劈的不孝东西,竟然还敢叫老娘去死,命硬专克人的丧门星,克死你那两个短命妹妹不说,现在还想来克老娘,就该在你生下来一把掐死,还敢躲……”

  不躲还能让你揍?顾盼儿倒想反揍,可没敢揍下去。

  自个跟这老太太倒是没关系,可奈不住这身体跟这老太太有关系呀!要真下了手,自个也别想在这顾家村混下去了。以这里的人对孝道的注重来看,自己就算没被打死,也得被唾沫淹死。

  刚穿到这里,还没搞清楚情况,顾盼儿可不乐意去死。

  可这老太太嘴巴也忒能捣鼓,跟没把门似的,要没人喊停能一直骂下去。顾盼儿又挨得太近,没躲成被连打了好几下,别看老太太五十好几,力气却是不小,连打带挠的,疼得顾顾盼儿呲牙咧嘴。

  不打人,丢人行吧?

  顾盼儿躲了一会儿,没忍住将老太太拎了起来,一把丢出了门口。

  砰,门关上!隔着门吼了一句:“你个老虔婆,也忒能烦人。”

  一个急急赶过来的瘸腿男人没看到老太太被丢出来的一幕,却将顾盼儿那一句大不敬的话听了个正着,顿时就吓了一大跳,赶紧喝斥道:“大丫,你怎么跟你奶奶说话的,快跟你奶道歉!”

  紧跟在瘸腿男人身旁的妇人也白着脸道:“大丫,听你爹的,快向你奶道歉。”

  顾盼儿门缝里瞧人,看到来人眼角一抽。

  这夫妻二人,正是顾大丫的爹娘,按脑里的记忆,分明两大包子。

  老太太估计被顾盼儿这么一手给吓到,一直在老顾家作威作福的她哪里想得到,平日里跟个闷葫芦似的,打死也不会放出个屁来的傻丫头,竟然还敢跟她这个奶奶动起手来,饶是屁股摔得不疼,心里也有些发悚。

  这傻丫头可不比别人,打小力气就大,比得上一个壮男。虽然一直也没有犯过混,可毕竟是个傻的,犯起混来哪有假,不定得六亲不认。

  老太太心里头直嘀咕,想就此作罢又觉得怪没面子,嘴里嚷嚷:“我滴娘咧,孙女想摔死亲奶奶咧,我这是养了个孙女还是养了个牲口噢!”一骨碌爬起来,朝大丫爹娘奔了过去,抓住大丫娘就是一顿猛打。

  “我好好的孙女被你这好吃懒做的婆娘教成这样,败家娘们丧门星,当初怎么就让老三娶了你这么个玩意。”

  大丫娘哪敢躲,缩着脖子挨打,疼得眼都红了。

  大丫爹急了,不敢去拉架,又心疼媳妇被打,只好护着媳妇一起挨打。

  顾盼儿门缝里斜眼看三人,黑瘦的小脸各种抽搐!

  这就是原身的家人!

  内心极度郁闷,没忍住狠狠踹了一脚门。

  砰!

  老太太被巨声震得消停下来,有些发悚地看着那犹自颤抖着的门,心里头直打鼓,这傻丫头鬼上身了不成?

  咋……咋看着像疯了呢?

  这么多年没丢了这这傻丫头也是因为这傻丫头光傻不疯,只会埋头一直干活。可附近也不是没有疯子之鉴,一疯起来不管老小都敢下狠手打,老太太也怕傻大丫会犯混打人。

  自个可是刚打了大丫娘,谁知道这傻大丫会不会给她娘报仇,刚可是把她这老婆子给扔出来的,要使点劲说不定得扔成什么样。

  房内顾盼儿则踢完一脚后就直挺挺地向床走去,僵硬地倒在床上,瞪大眼睛瞅着房顶,一脸被雷劈了的相。

  怎么就穿越了呢?还是同名同姓,连小名也一样。

  原主的爹娘可能是日子过得太苦的原因,俩人都是一脸苦瓜相,看着顾盼儿胃里直泛苦水,干脆来个眼不见心不乱。安慰着反正这是原主的爹娘,跟她有个鸟关系,这个身体的原主早被逼着嫁过来盖着盖头时,不知道谁敲的那一闷棍,把魂给打没了,然后被她鸠占鹊巢。

  摸了摸天灵盖,上面还有个大包,可见这闷棍打得有多狠。

  安静也只是一会的工夫,没多久外面又嚷嚷起来,连同她那小相公和婆婆也遭了殃。饶是顾盼儿一直装作听不见,门外那一声比一声高的嚎叫还是不断地传入耳中,让人烦不胜烦,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老太太。

52书库推荐浏览: 古代言情小说作品|丁墨| 忆锦| 娱乐圈| 红九| 桑玠| 夏七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