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记(上)_六月浩雪【完结】

   《嫡女重生记》 作者:六月浩雪

  在家是小透明,嫁人后是摆设,最后葬身火海尸骨无存,这是韩玉熙上辈子的写照。

  重活一世,韩玉熙努力上进,只愿不再做陪衬与花瓶,然后觅得如意郎君,平安富贵过一生。

  可惜事与愿违,嫁了个身负血海深仇的郎君,韩玉熙的人生开始翻天覆地,但她新的人生却是好事多磨,苦尽甘来。

  六月已完本小说:《重生之温婉》、《世家》。

  作品标签: 重生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身死(1)

  京城的城墙高大巍峨,好似巨人似的屹立在那里。

  玉熙满脸的惊喜地看着城墙。从庄子上逃出来到现在她徒步走了半个月,忍冻挨饿受尽了苦楚,终于要到家了。

  城墙上的守卫看着玉熙狠命地敲城门,厉声叫道:“赶紧走开,要再不走开不要怪我不客气。”京城的城门一个月前就关了,没有文牒不准出入。

  玉熙仰头大声喊道:“我不是难民,我是韩国公府的姑娘,求你们打开城门放我进去吧!”

  守门的士兵觉得很有趣,这年头什么人为了活命什么样的谎话都能说得出来:“你怎么不说你是皇后娘娘的妹子。”士兵倒不是讥讽,当今皇后就是出自韩国公府。这女子说自己是韩国府的姑娘,可不就是皇后娘娘的妹子。

  玉熙立即叫道:“皇后娘娘确实是我的姐姐。”她跟皇后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城门口传来一片笑声,守城的士兵懒得再废话,对付这样的人武力震慑最有效果。此人拉起弓箭,准备射城墙下的女子。不过却被旁边满是胡子的一个士兵也阻止了,胡子男冷着连说道:“将弓箭放下,朝一个手无寸铁的妇孺下手,你不觉得丢人吗?”那些流寇强盗不能杀,只能欺负这些妇孺,算什么英雄好汉。

  年轻的士兵放下弓箭,不敢再射了。

  胡子男朝着玉熙叫道:“西边有难民营,你若是想活命就往西边去。”他也算是给这个女人指了一条活路了。

  天渐渐暗下来,风吹在身上,玉熙冷得直打哆嗦,当下不得不拄着手里的木棍一步一步朝着西边的难民营走去。

  灾民太多,朝廷怕不安置好这些人会有****,所以划出西边一块地给他们,每日再施两顿粥,让他们能活下来,这样他们也不会闹事。

  难民营建了不少的木屋,不过这些不漏风不进水的木屋是没玉熙什么事了。难民营里的一个妇人将她带到用树枝跟树叶搭建的茅草棚前,说道:“这茅草棚原先住的人今早上死的,正好空出来了,你就住在这里吧!”

  玉熙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越发白了,嘴唇蠕动了半天,才说了一个字:“谢谢。”

  妇人看了玉熙一眼,瞧着行为举止像是大家闺秀,也不知道怎么落到这般田地。不过她自己也无暇顾及,哪里还能顾及眼前的女人,她面无表情地说道:“晚上不要出去,要不会有危险。”

  玉熙这半个月受到不少的惊吓,好在她为了逃避危险不仅脸上抹得脏兮兮的,身上还涂了一种草,一种散发出腥臭味的药草,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安然走到城门口的原因。

  玉熙钻进茅草棚,一股异味扑面而来,再加上她身上的腥臭味,混合的味道让人闻了要呕吐。玉熙咬着牙忍住了,晚上能有这样一个茅草棚已经很不错了,至少茅草棚能挡风。

  走了一天的路,玉熙已经异常疲惫,躺在茅草棚里很快就睡着了。睡到半夜给饿醒了,她不敢出去,一直捂着肚子撑到天亮。

  难民营一天施两顿粥。玉熙一直到等临近中午,饿得头昏眼花,这时难民营才开始施粥。她从茅草棚找出来一个布满口子的木碗。与其说木碗,不若说是空心的木头。

  难民营的秩序还不错,没有出现抢夺的事情。一碗粥下肚,玉熙觉得胃舒服了许多。她也不回茅草棚,而是问起了施粥的人:“大哥,我们吃的粮食是从京城送来的吗?”

  等知道这粮食是从京城送来的,玉熙就想着得寻到送粮的人请他们帮自己送个口信到国公府。她运气还不错,傍晚的时候就见到送粮的人了。

  送粮的人闻着玉熙身上的味道,大半都捂着鼻子。其中一个长着国字脸的男子站出来问道:“你拦住我们有什么事吗?”

  玉熙忙说道:“我是韩国公府的姑娘,我想请你帮我到国公府送个口信,让国公府派人来接我。”

  这男子面色惊疑,国公府的姑娘怎么会在难民营,这太奇怪了:“你是韩国公府的哪位姑娘?”

  玉熙脸色一僵,艰难地说道:“我是韩国公府的四姑娘。”她除了是韩国公府的四姑娘,还是吏部尚书的儿子江鸿锦的妻子。只是她恨江鸿锦,恨江家所有的人,所以不愿说自己是江家的人。

  这话一落,当中一个穿着豆绿色衣裳的人嗤笑道:“你冒充什么人不好非得冒充一个死人。江家大奶奶半个月前在庄子上被强盗杀死了,讣告都发了,棺木也在数天前都下葬了。”这事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江鸿锦太有名了,那可是周朝最年轻的状元郎

  玉熙听到这话浑身哆嗦,她没想到江家的人这么狠,尸身多没找着就对外宣布她死了:“我没有死,我从庄子上逃了出来。”

  那男子不屑道:“那伙强盗穷凶恶极从不留活口,别说你,就是五大三粗的男子都逃不过。”

  玉熙咬着牙一字一句说道:“强盗冲到庄子上的时候我正好在后山摘花,也是这样我才逃过这一劫。”她看到庄子上燃起的熊熊大火,哪里还敢回庄子上,直接从后山逃出去了。

  国字脸的男人望着玉熙,问道:“你身边的丫鬟婆子呢?”大户人家的夫人身边丫鬟婆子一堆。

  玉熙紧紧握住双手,慢慢地说道:“我身边只一个婆子伺候,那婆子的丈夫孩子都在庄子上,见山庄出事,她丢下我自己跑回庄子上去了。我没有骗你们,我真的是国公府的四姑娘。”逃亡的路上,她将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换成吃的,导致一件信物都没有。当下只能哀求国字脸的男人:“我求求你帮我给国公夫人递个口信,她知道我没死一定会派人来接我回去的。”

  国字脸的男人满是同情地看着玉熙,说道:“就算我愿意帮你带了口信,也不会有人来接你的。”

  玉熙摇头说道:“不可能,大伯母知道我没死一定会派人来接我的。只要你帮我带了口信,我回去以后一定重谢。”

  国字脸的男子觉得玉熙的智商堪忧,直接说道:“就算你真是国公府的四姑娘,你失踪半个月,回去后也不会有你的活路。”失踪半个月的女人哪里还有清白可言,这也是江家为什么对外宣布她被强盗杀死的原因。同理,韩国公府也丢不起这个脸。所以,这女人回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第2章 身死(2)

  玉熙坐在地上,整个人都是懵的。这半个月她能支撑下来是因为她相信回到京城就会没事了,可如今国公府跟江家都对外公布她已经死了,那她坚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就算挨过了今天,挨过这场灾难,以后怎么办?在世人眼里她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天下之大,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

  走远了,穿着豆绿色衣裳的男子这才开口问道:“大哥,你干嘛跟她说这些?莫非你还真相信她是江家的大少夫人?”其实是他自己有些相信了,虽然这女人身上味很难闻,但这女人的行为举止瞧着就不像是山野妇人。

  国字脸的男子回头望着坐在地上已经陷入呆傻的女子,摇头说道:“相不相信又有什么关系。”都已经这样了,真相如何都不重要。

  绿衣男子听到这话,就知道这女人真的是国公府的姑娘了。他也起了八卦心:“说起来江家大奶奶为什么会被送到乡下庄子上去?”若是在京城也不会落入到这样悲惨的境地了。

  国字脸男子说道:“江家大奶奶是因为谋害子嗣才被送到庄子上去,这已经是一年半前的事了。”这事当初被传得沸沸扬扬,京城很多人都听说过。

  绿衣男子脸上的同情之心一下没了,只留下满满的厌恶。孩子多么无辜,也亏这女人下得了手:“这样的毒妇,死有余辜。”

  国字脸男人摇头说道:“大户人家里面的事哪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的,这里面的水深着呢!”见绿衣男子还想再问,当下说道:“赶路了,这些事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当成谈资说两句就够了,深究下去没任何的意义。

  绿衣男子见状也就不再相问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穿越重生言情小说作品| 六月浩雪小说作品|空间文| 东奔西顾| 梨花烟雨| 明晓溪| 公子歌| 夜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