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得相逢未嫁时_是今【完结】

  《幸得相逢未嫁时/云雨(出书版)》作者:是今【完结】

  【内容简介1】

  有一种债主,你借了他的钱,还钱他不要,非要让你还别的,还要连本带息!

  她就是因为借了他三两银子,结果,被他“欺负”了,手段“令人发指”

  【内容简介2】

  三两银子引发的“祸端”,搅乱了三个人的姻缘

  最清雅的王储之争,最从容的刺杀,最低廉的诱惑,最心痛的交易

  虽然相识太晚,相知太迟,幸得相逢未嫁时

  初见时,她还未及笄,踮着脚尖还不到他肩膀,这样的小人儿竟已定亲,而且还被退婚了。

  朝夕相处间,她出落得亭亭玉立、含苞待放,然而,她情窦初开的心里何时装入了另一个男子?

  纵然情伤,她依旧浑然不觉他的爱怜之意,甚至神不知鬼不觉地又定了亲。这一次,他决意不再放手。

  身为仓澜王又如何?他就是要打破几百年的规矩,娶个平民女子。身为大师兄又如何?他就是不遵同门不能结亲的无理门规,誓娶他的小师妹。

  虽经坎坷,幸君未嫁,天涯海角,我亦追随。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内容标签:强取豪夺 情有独钟 春风一度

  主角:司恬 ┃ 配角:商雨,裴云旷,邵培,谢聪,林西燕,苏翩,蒙里海棠 ┃ 其它:强取,豪夺

  【正文】

  一个吻

  楔子

  一个算命先生,见到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立刻如见天人,激动地扑了上去。

  “哎呀,小公子真是龙章凤姿,相貌不凡。老夫相面这么多年,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贵气天成的小娃娃,小公子,你的生辰八字是什么?”

  粉妆玉琢的小男孩看了他一眼,扭头叫了一声"娘"。

  一个年轻女子站在小男孩的身后,嫣然含笑。

  她身姿婀娜,眉目如画,娉婷玉立在明艳的春光里,象是薄雨之后初绽的莲花。

  她突然敛了笑容,对那算命先生色厉内荏:“回去告诉你家主人,他是我的儿子,别再费心思变着法儿的来打探他的生辰。”说着,拉起男孩就走。

  一朵绰约的莲花生生变成了呛人的朝天辣,辣椒沫子扑了算命先生一脸。

  “司恬,你一个人是怎么生出儿子的,我倒想知道。”

  她象是被定住了一般,牵着孩子的手,抖了起来。

  他,终于还是找来了。

  第一章

  三月春光如画笔,在兰周山的脚下勾勒出一片藤蔓须扶薇待架的良辰美景,让人心旷神怡。

  可是,融融春光里,司恬却觉得有股凉气象条小蛇一样从脚底往上窜。

  兰周山陡峭险绝,极目远眺,山峦叠嶂奇峰林立,袅袅云雾盘绕山峰,如飞天身着披帛。眼前的石阶更是凭空骤起,似一道天梯凌云而上,气势雄浑仿佛要直通云霄。石梯不知道有多少级,反正还没开始爬,就已经让人望而生畏,想要敬而远之。一直将脖子仰到底,才在云雾飘渺之际,隐约看见山顶上的一道石门。

  她仰着头长吸一口气,一咬牙抬起了步子。

  最后的数级石阶,她手脚并用,爬的肝肠寸断,头晕目眩。爬上最后一级石阶,她已经全身瘫软,眼前一颗颗的金色星星在轻晃,她趴在地上喘息了一会才抬起头来。

  明艳的霞光穿透山顶的云雾,群山为靠,烘托着一座气势雄伟的山门, “七势门“三个狂草大字刻在山门之顶,力透苍穹。

  歇了半晌,觉得气息平缓了她才整整衣服站了起来。一阵清风迎面拂来,吹起她的衣袖,象一只展翅的飞鸟,临风洗羽。

  玄铁皮包着的门槛前,她略一犹豫,轻轻踏进了门槛之内。

  山门里,凉风鼓袖,清气入怀,深广宽阔的庭院里亭亭玉立着巨大的松柏和菩提。枝叶葳蕤繁茂,一碧浓翠欲湿人衣。山风徐来漾起松涛阵阵,令人心宁神安,自然而生一份灵逸静远。碌碌奔波,倦倦焦灼,她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宁静安然,如久经沙场之后释然卸甲,清风朗日一洗征尘。

  如果不是庭院里有人在轻声说话,她恍惚有种误入修仙之人的洞天福地之感。

  庭院右侧的菩提树下放了一张竹藤椅。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英气俊朗如云海中的朝阳,翘着一条腿半躺着,样子桀骜不羁。

  他身边围了几个年轻的女子,一派莺莺燕燕的春光,宛如红杏枝头春意闹。

  “大哥,你就通融通融嘛?我们上来一趟好辛苦啊。”

  “就是啊,大哥你心地最好了。”

  他仿佛没听见身边娇柔的莺声燕语,眼皮抬也不抬,手里只管懒洋洋地把玩着一把寒光粼粼的匕首。匕首的刀刃如蝉之薄翼,晃动间挑起一线疏郎的光影,在他俊美的脸上瞬息一闪,如惊鸿照影。

  突然,他眉头一蹙,对其中一个女子笑了笑,然后附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那女孩子听罢立刻脸色通红,站起身就走。

  余下的三个女孩子象是树上突然被惊飞的小鸟一般,“扑腾”一声,散开了!

  他拿着匕首得意地抿唇一笑,笑容说不出的好看,象是雨过天晴后的明朗碧空。

  他说了什么?她惊异地看着,好奇又钦佩,居然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身边一阵香风飘过,四个女孩子脸色绯红,从她身边匆匆而去。

  庭院里瞬间寂静下来,只剩下她。他抬眼打量着她,神情慵懒,漫不经心。

  如此放肆地坐在这里,一定是七势门的重要人物吧?她连忙对他微笑,一牵动唇角才发现又累又饿,唇瓣仿佛被糨糊粘住了一般,涩涩的僵着。

  他挑了挑剑眉,下巴一扬:“你是谁?”

  她连忙施礼道:“我叫司恬,是来拜师的,听说七势门要招徒。”

  他眯着眼,胡乱打量了她两下,问道:“可粗通医理?”

  她连忙点头,其实心里很忐忑,不知道这个“粗”,粗到何种程度可以接受。她其实,也就简单的认识些药材,知道些大致的药性而已,就这么大着胆子来了。

  他“哦”了一声,道:“你好象不行吧,门主说,要一路走上这石阶,不曾歇息过的人才可以进去见他。我可是见你趴在地上喘了好半天才爬进来。”

  说着,他拿起匕首,漫不经心地削着指甲。

  “趴”、“喘”、 “爬”三个字,让她情不自禁地想到了以前家里的一条小狗雪球。她有点不好意思,没想到她在山门外的狼狈都被他收在眼里。可是,眼下她没工夫羞赧,她鼓起勇气道:“我歇息了半晌,是因为早上没吃饭。我身体很结实,请大哥给我一个机会试一试。”说着,她挺了挺腰身。

  他抬起眼皮瞥了她的小身板一眼,不屑地垂了眼帘继续削指甲。显然,她那纤细柔弱如柳条般的腰身很没有说服力,实在和“结实”这个词,距离不是一般的遥远。

  他手里的匕首,把柄上是七星映月的图案,七颗星星用宝石和翡翠镶嵌,而一轮圆月是一整块上好的羊脂美玉所成。不轮那匕首是否玄铁精钢所制,单就那七星一月,已是价值不菲。

  他举起手指,迎着日光看了看,仿佛很满意。

  阳光从他指缝间透过,他的手指修长刚劲,面朝她的这一面手心,指根和指肚上清晰可见深厚的老茧,和周围年轻细腻的肌肤形成巨大的反差,有一种刚柔并济的力道。

  他将匕首随意往簏皮靴子里一插,眯了眯眼,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她迟疑了一下,道:“十,六。”

  “十六?太大了。”

  她连忙改口:“其实是十五,十六岁的生日还没过。”

  隔壁的铁牛哥在铁匠铺子做学徒,他说收徒弟的都不喜欢要小童工,没力气,所以她特意虚报了一岁,没想到弄巧成拙,他嫌大。

  他皱了皱眉,又道:“十五也太大了。”

  她连忙又改口:“我,我腊月十五才过生日,其实也算十四刚过。”说完,她开始慌张了,他要是再嫌她大,她难道要说自己十三?可她十四岁都过了三个月了,十三岁,那里说得出口

  啊。光这么想一想,她都要脸红了。

  他凛冽的眸光如匕首一般直射过来,直起身子猛地一喝:“到底十几?”他本就长的英气逼人,这么厉声一喝,更是霸气凶悍,象只凶猛的猎豹倏忽一跃从草丛里蹿了出来。

  她缩了缩身子,怯怯地看着他,小声道:“十,十四。”

  他哼了一声:“十四,太小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古代言情小说作品|零落成泥| 沈醉天| 公子欢喜| twentine| 公子恒| 碧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