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爱真做_圣妖【完结+番外】

  《假爱真做》作者:圣妖【完结+番外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文案:

  她叫傅染,他叫明成佑。佑染,有染…

  明三少说,他们的名字相配的如此销魂,不做点有染的事,简直是暴殄天物。

  傅染轻扬下巴看着男人压到她身上,她嘴角点缀了笑意,“我不是处女,你要不要?”

  她自己都觉得,她有一颗比石头更硬的心,在她眼里,他只是风流成性的明三少。

  ……

  傅染不知,爱情是债,有借必有还。

  前一晚,他们极尽缠绵,情欲散尽,他坐在凌乱的床边以一副睥睨的姿态望向她,“你爱我吗?”

  “爱。”

  他浅笑出声,渐渐的,笑到难以自抑,随之砸在她脸上的竟是一本结婚证。

  而明成佑配偶一栏上的名字几乎令她崩溃。

  那个名字使得她前半生错了位,竟还要颠覆她的下半辈子。

  ……

  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它如果是枯萎的,还能有救活的希望,可倘若……死了呢?

  且看妖妖打造的新一代腹黑闷骚男——明三少。

  ……

  精彩片段:

  “我愿意。”

  当明成佑对着另一个女人说出这三个字时,他看到被人群淹没的傅染缩在最阴暗的角落。

  她也会痛吗?

  他一直以为她是没有心的。

  傅染把揉碎的报告单丢在旁边。

  多么讽刺,他结婚的日子,她竟然查出了怀孕。

  01有染

  傅染身着一袭大红色凤凰朝阳旗袍站在人群中央。

  她难得盘起发,精致的小脸因化妆的原因分外突出,她个子高,脱掉鞋净身高正好170,这会踩着高跟鞋,累得要命。

  傅染眉宇间透出股不耐,今天是她的订婚宴。

  明傅两家联姻,大喜的日子。

  她的未婚夫,是明家三公子,迎安市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首屈一指的美男,高帅富齐集。

  傅染不怀疑他的相貌,他的确拥有一张能在第一面就能令女人觉得惊艳的脸。

  可这会,他正在做的却是不要脸的事。

  明家二老气得脸色铁青。

  傅家二老好不到哪去,全场的眼光汇聚成同情的暖流,弄得傅染浑身不自在。

  她站在高台处,目光定在男人结实的背部。

  他倒是知道挡在跟前,只不过要脸的话,别把事情做绝。

  沈宁哭哭啼啼抓着明三少的衣角不放,“你真的要订婚吗?你说过只要我一个,难道,男人在床上说过的话都不能算数吗?”

  明三少以修长指尖抚去沈宁眼角的泪,“乖,订婚而已,我不和她结婚。”

  这次联姻轰动全城,记者媒体自然不放过里头的八卦。

  “明三少,能给我们介绍下,这位小姐是谁吗?”

  “明三少,今天是您订婚的大好日子,您有没有想过,您的未婚妻还在场?”

  ……

  傅染望了眼旁边的傅家二老,对方均避闪不及,更没有一点冲上去质问的意思。

  她喟然低叹,摇摇头。

  明家率先丢不得面子,二老已上前劝阻记者采访。

  明三少和女子依依不舍。

  “宝贝,乖,回去等我的消息。”

  “还要等什么消息,你都订婚了……”

  “成佑,别胡闹!”明家二老自然知道他是对这订婚不满。

  “况子,”明三少朝旁边唤了声,“送沈宁回去。”

  沈宁难得见明家二老一眼,怎甘心如此离去,谁人不知明三少是她的男人,要想抢,也得掂掂分量,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柔若无骨的十指握住男人的手腕,“成佑,我怀了你的孩子。”

  “啊——”周围,齐刷刷一阵惊叹。

  明家丢尽脸面。

  沈宁抬起头,却完全怔住。

  明三少方才还温润的眸子,这会已变得阴霾冷凛,狭长的眼眸带着无比深壑的幽暗逼向沈宁,他嘴角噙笑,偏偏那种裹着阴冷的寒意还掺杂着令她无地自容的轻蔑。

  他抬起手掌,轻顺她颊侧细发,“沈宁,你方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

  “明三少,这位小姐说她怀了你的孩子!”旁边记者不忘‘好意’提醒。

  “是吗?”他笑意渐染,天赋的好皮相优于众人,沈宁瞧不出这个男人的喜怒,他向来懂得深藏不露,“沈宁,你告诉他们,你怀孕了吗?”

  他生气了。

  沈宁这次没再判断错,他真的生气了。

  “我……对不起,我没怀孕。”

  明三少眼里的阴鸷即刻散去,他拍拍沈宁的脸,力道不大,但发出的声音听在她耳中,却刺得她耳膜一阵阵疼。

  他保持住他的优雅,而她,自食其果,被大批闪光灯紧追不舍。

  “况子,送她走。”

  明家二老的脸色这才好看些。

  “成佑,晚上我等你。”沈宁临走之时,丢下句话来。

  明三少想起不远处还有个女人在等着他。

  傅染眼见男人颀长的身子正一步步走来,他身着纯黑色手工西服,穿相不显正派,里头的白色衬衣随意敞开两个扣子,更没有搭配领带,他跃上高台,顿时一股子盛气凌人的窒息感扑面而来。

  傅染同他相视,这便是明三少,明成佑。

  仗着身高优势,他居高睨望她的脸,细眉,大眼睛,樱桃小口,再往下……

  身材玲珑有致,胸前有货,是他喜欢的型。

  “拿来吧。”他手一伸,富家公子哥的浪荡模样,司仪把戒指递到他手里。

  明成佑执起傅染的手,她的手白皙细长,而他的,则透着性感的古铜色,他拿起戒指,往她中指套去。

  硕大的钻石戒指才进去几寸,来至骨关节处,却见傅染屈起了手指。

  “怎么,不愿意?”男人嗓音透着他独有的磁性,蛊惑力十足。

  傅染抬起头,目光不经意瞥过男人敞在外的锁骨上,她靠他如此近,以至于能看清楚一排还未来得及消去的齿痕,她扫过男人坚毅的下巴,嘴唇真薄,鼻梁很挺,眼尾细而略弯,是典型的桃花眼。怪不得扫那么一眼,便要命的勾魂。

  “傅染,”他轻念她的名字,“染字,是与人有染的那个染吗?”

  傅染波澜不惊的潭底猝然激涌,她轻咬唇瓣,彼时的阳光洒向她吹弹可破的侧脸,明成佑眼见怒意染上她的眉梢,傅染用力收回手,戴进去半截的戒指摔到台上,发出叮咚脆响。

  台下诸人均面面相觑。

  明三少薄唇抿成一道乖戾的弧度,眼角挑起倨傲,“你不愿意?”

  傅颂庭轻推旁边的妻子。

  范娴忙上前,弯腰欲捡起那枚掉在香槟区内的戒指。

  “住手,”明三少一个厉色丢去,“她自个不会伸手?”

  傅染静立不动。

  “脾气还挺大,我不过就说了句有染,怎么着?被人戳中痛处恼羞成怒了?”

  “傅染!”身后传来傅颂庭地厉喝。

  一阵难忍的寂静后,傅染轻叹气,这头实在低的不情不愿。

  范娴见似有缓和的余地,收回的手再度伸出去。

  “让她自己捡。”他倒想看看,她的骨头能有多硬,能不能弯曲。

  傅染走过去,发现台下的记者们正将闪光灯一一对准她的脸,得,她这一弯腰,可算卑躬屈膝了。

  但她更知道,事情僵下去,她得不到好处。

  顶多,明天报纸上的新闻头条这样写:明三少娇惜小情人,订婚现场弃正房。

  傅染顿在那枚戒指跟前。

  范娴面色悻悻起身,目光不敢同女儿对视。

  傅染身上的旗袍是特意定制的,开叉至大腿根部,只要一做下蹲动作,立马见光。她顾不得许多,只能尽量小心地弯腰。

  “慢。”原本在旁看好戏的明三少款款向前,他先傅染一步弯腰,拈起那枚戒指,他深壑的眸轻扬,薄唇浅勾,滑出一道斐然的春色,“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这种事,该我来做。”

  有惊艳和羡慕的轻呼蹿入傅染耳中。

  明三少执起她的右手,把戒指缓缓套入她中指。

  傅染抬头,不知怎的,目光再次逡巡至男人锁骨处那枚令人遐想的齿痕上,他把高调优雅玩弄的游刃有余,他这一弯腰,倒显得她多小家子气。

52书库推荐浏览: 现代言情小说作品|那多| fahrenheit| 飞鸟鲨鱼| 雨田君| 一世风流| 桔子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