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出游记_畅青【完结】(12)

  被人不痛不痒的顶了回来,这老狐狸的嘴巴可真严,贺长离心想。他不死心,又问了其他几个问题,都没问出想要的答案,最后意兴阑珊,准备告辞。

  大宗师却抬头,没由头道,“千辞那丫头终究是要回金陵的。”

  贺长离诧异,朝大宗师行了一礼,“晚辈知道。”

  “你知道便好,对她,也好。”

  萧千辞拖拖拉拉彻底病好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月氏人迎接匈奴使臣的宫宴。

  作为大梁的使臣,刘延刘大宗师自然也在宾客之中。

  大宗师架不住萧千辞和刘长松的左磨右泡,终是将这两个麻烦精带了过去。

  宫宴开始前,贺长离早早看见了她,预先过来同她通气,“今晚人多眼杂,你乖乖坐在原地,哪儿也不许去,听到没有?”

  萧千辞瞧见一堆人坐在梁使对面,态度嚣张,吵吵嚷嚷,扯着贺长离问道,“那些人是匈奴人吗?”

  “嗯。”四周无数眼睛盯着,贺长离不敢久留,“记住我的嘱咐了吗?”

  “记住了。”萧千辞松了手,没来由的对这个曾经劫持过自己的男人信任有加,“你快去吧。”

  贺长离一走,她就瞧见匈奴人里,有个男人朝她微微一笑,点头致意。萧千辞不明所以,忙端起甜酒喝了一口,转过头去跟刘长松说话。

  塞外胡人的宫宴,不比大梁王庭,热闹得很,也没规矩得很。

  起初只是歌姬舞姬在场下献艺,后来有些王公贵族耐不住了,径直下场又唱又跳,还美名其曰,赞扬阏氏平安永寿。月氏王大笑不止,倒是他身边的萧韵毫无表情,一直饮酒,神情格外的落寞。

  酒过三巡,大宗师被请上高台,不知是匈奴人说了什么,紧接着就请大宗师过去了。过了半晌,来了个婢女把刘长松也叫走了。

  大宗师作法的时候离不开他这徒弟,说是协助他问灵,其实在萧千辞看来,就是个托儿而已。

  萧千辞安安分分的待在位置上,她答应了大宗师和刘长松的,绝不给主动找麻烦。

  她不找麻烦,不代表麻烦不来找她。

  场下闹得最欢的时候,有人在她肩上轻拍了下,“美人儿?”

  萧千辞不悦回头,有点眼熟,是刚刚朝她点头致意的那个人。

  他着一身宝蓝色袍子,服饰打扮略奇异,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嘴上一圈青茬短须。

  他说的是中原话。

  是以萧千辞反问,“你是谁?”

  “哦……”来人不拘束的在她身边坐下,拍拍衣角,“在下霍律伊,匈奴人,我是单于第七子,早年曾在大梁为质,所以会说中原话。”

  他倒豆子一般说了自己的身份来历,这让在贺长离这块硬石头面前屡屡碰壁的萧千辞啧啧称奇。

  “美人儿,你叫什么名字?”霍律伊微笑着问她。他笑起来实在不好看,嘴角一勾有点邪里邪气的,看得人发怵。

  萧千辞刚刚消散的警惕瞬间又提了上来,朝旁边躲了躲,“我叫千辞。”

  “千辞?”霍律伊歪头想了想,“这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

  “算了。”他脑海里搜了一圈没记起来,果断放弃,“对了,你跟虞支赫义那家伙什么关系呀?……哦,就是贺长离。”

  “哦,他呀……”

  主人公贺长离找来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的过往已经被扒了个底朝天。霍律伊手舞足蹈的朝萧千辞比划什么,萧千辞托腮看着他直笑。

  贺长离心里莫名的有点堵,上前一把扯开了霍律伊,“你怎么在这儿?”

  霍律伊转头见是他,呦了一声,“兄弟,我和千辞正说到你呢。”

  “谁是你兄弟!”

  霍律伊戳他,“哎,你怎么翻脸不认人啊!我这次帮了你多大忙!”

  贺长离冷哼了一声,“你帮了什么忙?你可没告诉我虞支明月也会回来。”

  霍律伊一拍大腿,“这我哪知道哇,我们途径乌孙,你那大姐非要让乌孙王备了礼送她回来。你要说是我们匈奴蛊惑的,那也没关系,但你要是冤枉我可就不对了,要不是我提前通知,你怕是还屁颠屁颠的去接这差事吧?”

  贺长离最烦他这幅德行,瞧他也不是很顺眼,张口反诘道:“滚蛋,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猪脑袋。”

  萧千辞托腮瞧着他俩斗嘴,嘿嘿傻笑。她脸颊酡红,眼神略微迷离。

  “你给她灌了多少酒?”

  “不多,就四五杯甜酒而已,这小妮子太娇气!”霍律伊一摊手,甚是无辜。

  贺长离气急败坏,“你!你知不知道她大病初愈!”

  场中早已乱成一团,载歌载舞。贺长离托起萧千辞的手臂,“走,我带你出去醒醒酒。”

  “哎哎哎,我也去。”

  月氏王宫的花园不比大梁那样曲折幽雅,直就是直的,竖就是竖的,层次分明。

  霍律伊像个讨人嫌的小尾巴,跟在他们两人身后。听见贺长离在训小美人儿,“你怕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又想喝药了?”

  “是他要我喝的。”萧千辞指指身后的霍律伊,嘟起嘴,“他跟我说,我喝一杯他就讲一个你的故事给我听,所以都怪他……”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天作之和 古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