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色_唐梦若影【完结】

   《妾色》作者:唐梦若影【完结】

  内容介绍:

  “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他冷眸微眯,席卷起暴风雨般的危险。

  与他成亲一年,两个月前暴病去世的女人此刻竟然悠闲的逛着街,而她身边四五岁的男娃为何该死的越看越像他?

  这个女人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他?

  “公子,我们认识吗?”明眸轻抬,她一脸的无辜,一脸的茫然,那神情竟是比她身边的小娃儿还要纯净上几分。

  男娃儿双眸轻眨,虽然娘亲伪装的能力所向披靡,只是,此刻他觉的眼前的这个男人太过危险,绝不会上当,这次娘亲只怕……“秦可儿,我不介意用行动来好好告诉你,我们到底认不认识。”果然,下一刻,如暴风狂袭,他已经近到眼前,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而他所谓的行动……

  绝宠篇:

  “秦可儿。”惊起的怒吼,急步而来的他一脸的冰冷,酝酿着惊心动魄的风暴,她知不知这么做的危险?

  众人幸灾乐祸,谁都知道惹了这位爷绝没好下场,此刻他这般狂怒而来,接下来,她只怕骨头都不剩……“夫君,我错了。”转身,回眸,前一刻还冷若冰霜,雷厉风行的女子瞬间化身柔弱清白合,楚楚动人,小鸟依人,清莹的眸子无辜的望向他。

  “娘子,咱能换一招吗?”顷刻间,随着一声无奈的轻叹,冷冽的冰霜已化为柔情似水的宠爱与疼惜。

  每次都这般,偏偏他每次都无力招架。

  “好呀。”顿时,笑颜如花,她轻挽起他的手臂,理所当然的回应,“等我想到比这招更管用的,咱就换一下。”

  他唇角轻抽,她这是明目张胆的承认想方设法的糊弄他?!他到底娶了怎么样的一个女人?

  众人一个个晃瞎了眼,瞬间呆若木鸡,难以置信,这真的是那个冷酷无情,人人敬畏的男人?

  从此,众所皆知,号称冷面阎王的他宠妻宠到了极致,即便前一刻他怒火滔天,只要她一个弱弱的撒娇,他便没有了一点办法,半点脾气。

  她:

  冷,足以冰封千里。

  笑,顷刻春暖花开。

  静,宛若人间仙子。

  动,瞬息风云变换。

  外加,“一点”腹黑,一点可爱,一点娇萌,当然,这只是针对他才会有的。

  谁能告诉他,这是他的幸?还是不幸?

  本书标签:宠文 女强 王妃 王爷 皇后 宝宝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这是赏你的

  痛,全身如千万只的虫蚁啃噬般,刺痛如骨,痛不欲生。

  难受,虫蚁啃噬处,如同瞬间点燃了炙热的狂焰,肆无忌惮的焚烧着她的身体,沸腾的血液如狂涌的岩浆,所到之处,尽是残酷的毁灭。

  只是,毁灭之中偏偏席卷起一种无法控制的异常冲动。

  她死了吗?她这是下地狱了吗?

  “还敢跑?老子收了钱,自然要办事,岂能让你就这么跑了。”突的一掌狠狠的摔在她的脸上,随即衣衫也猛然的被撕开。

  她瞬间惊醒,双眸遽然睁开。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衣装,不知身在何处?

  只是,眼前的一切却让她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她被人下了药,正被这个猥琐的男人非礼,而听他刚刚的意思显然是受人指使。

  她的便宜也敢占,活的不耐烦了吧。

  冷眸微眯,腿运足了气力猛然的踢向正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男人闷哼一声,眸头紧皱,但是那男人竟然没有倒下,只是痛的微微弯了腰。

  她刚刚可是用足了力气,踢上他的要害,那人不死也绝对会晕倒。可是,他此刻似乎都不是太痛。

  这副柔弱不堪的身子是她的?是她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脑中浮出最后的记忆,她明明选择了与他同归于尽。

  难道她没有死,只是受了伤?

  可是这药?这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如此弱不禁风的身子自然是无法与那个男人对抗,所以,她必须尽快离开。

  顾不得一身狼狈,挣扎着起身,却发现自己满身,满脸,满头的淤泥,宛如刚刚从泥塘中爬出来。

  来不及细想,她抬起脚步,逃离。

  好在,那男人也受了伤,虽然紧追来,速度却慢了很多。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到了哪儿,她只感觉越来越难受,滚烫的身子如同随时都能燃烧起来。

  意识越来越薄弱,那沸腾的冲动似乎随时都可冲涌而出。

  所以,她并没有发现,她身后的男人,此刻并没有再追上来,而是望着她踏入的地方,满脸的惊竦与恐惧。

  这个地方没有人敢进入,进去的人绝没有能活着出来的。

  滚烫的身子越来越无力,昏沉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恰恰在此时,她突然发现眼前出现了一方水池。

  心中暗喜,没有丝毫的思索,秦可儿毫不犹豫的跃了下去,水的清凉至少可以让她舒适些吧。

  否则,她只怕要被体内的热火活生生的烧死。

  只是,下一刻,她惊竦的发现,她似乎压住了什么东西。

  一瞬间,她那可怜的意识微微苏醒。

  她终于意识到,她压着的是一个人。

  触感之下那修长的身体,平坦而结实的胸膛都清楚的告诉她,她此刻压着的是一个男人,更要命的是,这个男人竟然没穿衣服。

  水池中的水没有丝毫清凉,反而火热滚烫,弥漫着满满的药味,很显然,这是一个药池。

  秦可儿突然发现,此刻体能的那种异样的冲动,更加疯狂的涌动,比起先前更强烈了几倍。

  理智告诉她,必须要快速离开,离开这个药池,离开这个男人。

  但是,此刻,她那点仅存的可怜的理智很显然已经控制不了她的行动,这一刻,她的身子只能无力的压下,整个的压在了他的身上,滚烫的唇恰恰落在男人刚好探出的颈部。

  一瞬间,她最后的一点理智轰然倒塌,再也无法控制的冲动终于破茧而出。

  崩溃的焚烧,肆意的疯狂。

  秦可儿红唇微启,突然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肩膀,又快又狠,想要释放出体内沸腾的欲火。

  男人的眸子遽然睁开,冰寒彻骨,深不见底。

  死死的盯着,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不知死活的压着他狠狠的咬住他,一双手还肆意在他在身上乱摸的女人。

  若是平时,他敢保证,她此刻定会化的灰都找不到。

  只是此刻身中异毒的他,脆弱的如同一个初生的婴儿,没有半点的反抗力,亦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所以,此刻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该死的女人不要命的非礼着自己。

  生平第一次,他明白了何为身不由已。

  猛然惊觉自己体内涌出一股异样的冲动,他冷眸微沉,该死的,这个女人的身上显然带着不该有的东西。

  此刻,毫无抵抗力他,那怕是一丁点的异常都可能会导致毁灭。

  更何况,这药池中加了特殊的配剂,可以将所有药物的药力提升十倍。

  转眼间,一双冷眸掀起翻天复地的变化,冰冷不再,狠绝无存,只有那不断升腾的嗜血的红焰,如妖如魔,迷乱而疯狂。

  下一刻,他的掌心狠狠的扣住压在他身上极不安分的女人,由被动转为主动,一个翻转将她反压在药池中。

  瞬息间,风云变换,缠绵中,焰火焚烧。

  山谷间,幽静的不闻半半杂音,只余两人的气息急促交错。

  呢喃中,谁乱了谁的呼吸,迷乱中,谁入了谁的温柔。

  霸道中,谁迷了谁的气息,狂妄中,谁醉了谁的依恋。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结束了,平静了,秦可儿睁开眸子,理智苏醒,也恢复了平时的冷静。

  抬眸,望向眼前的男子,却见他一动不动,只是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她,冰冷如锥,狠绝如剑,那眼神足以将人挖心刺骨,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她此刻只怕早就被他那眼光刺穿了几个窟窿。

  他脸上戴着银色的面具,看不到其它的神情。

  她敢肯定,这个男人此刻肯定不能动,否则,他定会直接的将她掐死。

  只是,他那是什么神情,就算是她有错,不该乱入了他的地方,然后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可是,这种事情,还是女人比较吃亏,更何况她也是身不由己。

  不过,他那样子,若是忽略掉那份冰冷与狠绝,宛如就是一个被人欺负的小媳妇。

  秦可儿本来还觉的尴尬,此刻却突然想笑。

  秦可儿的人生格言,即便是再艰难的处境下,都要保持一刻坚强而乐观的心。

  曾经,经历了那般的伤害与打击,若她还看不透,只怕早就不知道死了那少回了。

  比起那些伤害,此刻的这些根本就微不足道。

  快速的起身,整理着衣衫,秦可儿突然惊住,这副身子?!根本不是自己的,这纤细的手腕,这柔稚的素手,这含苞欲放的身子,绝不是三十岁的她该有的,似乎,似乎只是一个十五六岁女孩子。

  头欲裂,记忆中突然涌现出一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片断。

  她?!她不会是穿越了吧?!然后被人下药陷害,不,应该是这副身体先前的主人被人下药害死,然后她穿越到了这副身体上。

  想到这种可能,秦可儿心中一惊,再对上那男人的眸子,突感觉到后背发凉。

  怪不得那男人一副狠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碎石万段的神情,不,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若这儿不是现代,而是古代,那么某些人是有杀人不用偿命的特权的,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显然正是那种特权的拥有者。

  那狂妄的气息,那霸道的孤傲,那冷冽的危险,所有的一切,都足以证明这个男人绝对不是那种能够轻易招惹的人。

  那眸子中的冰冷与狠绝,也足以说明,他绝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主。那杀她之心绝对是真真切切的。

  想必,他定是恨毒了她。

  现在,他是不能动,一旦他能动了,那她?

  当然,若是她趁他不能动时,先下手为强……只是,她终究不是残忍的人,更何况,他毕竟无辜,要说错,也是错在她。

  那么,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趁着这个男人能动时快点离开。

52书库推荐浏览:综英美| lililicat| 风过无痕| 凉雾| 道门老九| 周德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