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戏真婚_逐云之巅【完结】

   《假戏真婚》作者:逐云之巅【完结】

  内容介绍:

  她是即将进阶为‘中级剩客’的‘剩斗士’,新上任的锦阳城公安局第二把手!

  十年的等待,奋斗努力只为了想凭自己的努力,能配得上他那高贵的身份,却不料等到他归来的一刻,所有的梦想破碎成为了泡影,还被冠上‘棒打鸳鸯,以权压人’的恶名。

  他,锦阳城牛逼的年轻权贵,清冷俊雅,是锦阳城倍受人尊敬的少爷。

  破碎的豪门盛宴,灭顶的狂澜,万念俱灰的转身,迎上的却是他那负手而立的身影。

  她黯然一笑,说,“现在以身相许,还来得及吗?”

  他说,“上车吧,迟点民政局就要下班了。”

  于是……

  就这样,锦阳城最年轻的女副局嫁给锦阳城最牛逼的少爷。

  她以为,大家都是理智青年,结婚之后若是能过那种相敬如宾的生活,那也没有什么不好。

  可是……

  “少夫人,少爷说他今晚想吃咖哩饭,让小的马上过来接您回去给他煮!”

  “少夫人,少爷包了电影院,说要跟您约会看电影,让您马上过去。”

  “少夫人,少爷把花店的红玫瑰都包了,还有他亲笔写的检讨书让小的一起送过来给您,希望您能原谅他,早点回家,他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事情似乎出乎她的意料了……

  比如,某一天……

  “行了,别扭捏得像个媳妇似的,我会对你负责。”她无奈道。

  边上的男人吭都不吭一声,就是冷漠的瞥了她一眼。

  “难不成还想让我给你拿把机关枪,让你把我给突突了泄恨不成?你是我男人,我睡你怎么了?多委屈似的!”

  还有,某一夜……

  “邪不压正,别以为你那点心思我不知道,等我找到证据,我就把你铐回警局!”她依然还是那么的铁面无私。

  他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二话不说将手里的毛巾一甩,顷刻之间就扑了上来,三下两下的将她剥了个精光,“说,我现在压着谁?”

  “你敢碰我,我就……啊!”

  他说,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两件事情:一件是能够遇见了你,另一件是能让你属于我一个人的。

  她说,其实,我一直在等待一个故事,等待一个人,所以,我错过了许多的东西,而幸运的是,我没有错过你。

  我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等你,我谁也不想要,就想要你,我谁也不爱,就爱你……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001 一束小白菊

  仲夏之际,天气异常的闷热,遥远的天际外孤独的飘荡着几朵洁白的云,阳光火辣辣的,炽烤着这A市大地,路两旁的树木也不禁无精打采的低下了头。

  繁华的街道,行人不断,人潮如海,挤挤嚷嚷的,好不热闹。

  这座城市听说也叫锦阳城,无数英才盘踞的地方,人才济济,年轻才俊多如过江之鲫,许多大企业的总部就落座在这里,虽然还无法与繁华的纽约相媲美,但也相差不远,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欲望的都市,性质差不多。

  生活在这样的繁华大都市里,势必要被这座城市给同化了,人得依附它活着,因为它而改变,不管是人的生活方式,还是人的那颗心,似乎,在这一点上,人类永远都是被动的,因为他们没有办法改变现实,却因为现实而改变了。

  转角的红绿灯不断的交替着,只见上方的绿灯一亮,车子就好像流水一般,往前面涌了去,大大的公交车也不甘落后,平稳的驶过了十字路口。

  可能是因为临近终点站了吧,所以这辆车子上的乘客并不多,前方的位置占满了,后方倒是还剩着几个位置。

  而,若是留意一下,就会发现,这车上的乘客的眼神似乎总是有意无意的朝某一个方向望着,顺着众人的视线望去……

  那是一个女子,就坐在最后面角落的靠窗的位置,车窗已经全部打开了,只见她双目微闭,肤色洁白没有一丝瑕疵,脸型有些消瘦,唇色有些发白,下巴尖尖的,长发已经被尽数的盘在那顶暗米色的遮阳帽里,帽檐被拉得很低,只有车子偶尔颠簸一下,才可以看到那双在长长的睫毛的掩饰下的微闭的双眸,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衣袖半挽起,露出纤细洁白的手臂,配着黑色的长裤,一双黑色而精致的高跟鞋,身子看着也有些单薄了,脚边还扔着一个干扁扁的行李袋。

  很安静,那个角落,这车子里,似乎也因为那个角落,显得分外的安静异常,只能听到车子不断前行的声音。

  ‘呃!’忽然车子又轻轻一震,一个颠簸,众人一不小心便蹦了一下,不知哪位剩客还撞上了车窗禁不住叹了一声。

  而这时候,那名女子似乎也开始清醒了过来,眼皮微动,微闭的双眸缓缓的睁开了,黑宝石一般的眼眸沁着冷淡的光华,漠然往车窗外扫了一眼,很快便收回了眼神,素手一抬,望了望手腕上的表,然后悄然抬起头,往前方望了去,远远就看到了前方的站台。

  默默的垂下眼帘,一手提起了地上的行李袋,缓缓的站起身,朝门这边走了过来,利落的按下了门铃。

  车子很快就靠边停了下来,众人只感觉一道若有若无的淡淡清香从鼻尖下拂过,接着,女子就消失在车门下了。

  都过了晌午时分了,这太阳依然还是这么火辣,女子抬起头,朝天边那轮金日望了去,不由得微微皱起了那弯弯的柳眉,漆黑的双眸里还徘徊着一丝掩饰不下去的疲倦。

  吸了口气,低下了头,很快的绕过了站牌……

  “老板,来一束白色的小雏菊。”

  正当花店的老板娘舒舒服服的坐在藤椅上悠闲的打着盹的时候,一道清冷而沙哑的声音响起了。

  略微有些发福的老板娘立刻打了个激灵,很快就清醒了过来,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往门边望了过来,才发现一名清冷如风的美丽的黑衣女子就这么直直的站在门口,淡然望着她,二十来岁的样子,长得挺标致出众的,老板娘不禁又多看了一眼,然后才笑眯眯的起身。

  “需要搭配其他的花色吗?小姐?”老板娘职业的微笑道。

  “不用。”女子简单的落下这么一句,接着一步跨了进来,清冷的眼神悠然扫了这个小小的花店一圈,素手一伸,随手拿过了搁在柜台上的报纸,漫不经心的翻看了起来。

  “小姐,单单要小雏菊可能会单调些,建议你搭配一些零星的小花吧,那样看起来会舒服一点。”老板娘很专业的开口。

  女子微微一滞,悄然回过头,望了望老板娘手里捧着一大束的白色小雏菊,眸光一扫,便落在了她身后那一丛紫丁香上。

  “那就来一些紫丁香,麻烦利索些,我赶时间。”

  老板娘这才点点头,说好,然后开始忙活了,片刻之后,花束就弄好了,很漂亮,女子付了钱之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这里是A市的一处墓园,就建在眼前这座山的半山腰上,安葬着成千上万个逝者的骨灰,让亡灵得以安息。

  还没有到下班的时间,所以陵园的门还是开着,周围的围栏边开满了美丽的兰花,纯白色的花朵沐浴着淡淡的兰花香,有时候,就在这里站上一下子,就会感觉自己的心境平静了许多,就像这小小的兰花一样,停驻了很久,她耳边忽然就恍恍惚惚的响起了那句话——无所谓计较,也就纯粹了。

  绕过了门前那巨大威武的石狮子,才刚刚踏进墓园里,一个蓝灰色的身影就映入了眼帘。

  他是这里的一名守墓者,有些驼背了,岁月无情的在他脸上刻下了一道又一道深刻的痕迹,但是笑起来却很温和,有时候,她也是挺羡慕他的,若不是能参悟了人生,看透了生死,是不能像他这样淡然的守着这么一块墓地的,跟千千万万个亡灵做伴,落得一个清闲的日子,而,也只有这样人,才会更懂得珍惜当下吧,什么事情的都看开了,多好……

  很快就意识道前方站着人,灰衣男子缓缓的抬起头,在看到那一张不算很陌生的清丽的脸庞的时候,点头笑了笑,“来了!”

  女子很尊敬的点了点头,“嗯,在忙着巡查吗?”

  灰衣男子又笑了笑,回道,“嗯,快上去吧。”

  女子淡然一笑,道了一声辛苦了,然后才越了过去,踩着那一直往上蔓延的阶梯,一步一步的往上走了去。

  太阳光渐渐的淡了下去,临近傍晚的天空很好看,夕阳拖着淡淡的余晖静静的洒在这片净土之上,晚风也格外的柔和,广袤的天地间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面纱,朦胧的天地之外那抹纯净的蓝色渐渐的淡了去,淡淡的兰花香扑鼻而来,心头的疲惫感消去了几分。

  白色的小雏菊就静静的躺在墓碑前的洁净地上,墓碑上的灰白微泛黄相片里,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一身警服的英俊男子,脸上的笑容很干净平和。

  纵使生前荣耀万千,死后,也不过化为一坯黄土,长眠于仅寸方的地下,随着沧海桑田不断的变更,终究也就散了,夕阳如昔的美丽,而你的容颜终于也慢慢的淡去了。

  女子沉寂的眼神定定的落在墓碑的那张照片上,一时之间,深不见底的眼神似乎有一道怀念的氤氲渐渐的散开了,只见她身子微微一斜,素手轻轻地搭上了那冰冷的墓碑,清冷的素颜撤去了原本的淡漠,染上一道淡淡的怅然。

  微抬起头,浅浅的吸了口气,眨了眨眼,清雅的容颜悄然扯出了一抹清和的弯月般浅笑,而却是显得有些无奈,最终也是默默的收回了手,悄悄的离开了。

  一座死城!没错,就像钱先生说的那样,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的一样。她淡淡的瞥了那高高的城墙一眼,便默默低下了头,清浅的小影就被自己踩在脚下了,空气里不断的传来了一道道糖炒板栗的香气,很甜,也很香,举目望去,很快就发现了城墙下几个骑着三轮车的小商贩正在热心的给顾客们称板栗,脸上挂着的,是那种劳动的喜悦,而她,一直就觉得这种笑容很动人,让人想要拥有。

  于是,她缓缓的走了过去……

  “这板栗怎么卖?老板?”她淡淡的问了一句,声音依然很沙哑。

  “挺便宜呀,又香又好吃!十块钱一斤,小姐要多少咧,要多的话,可以优惠到九块半!”那名花甲老人乐呵呵的开口。

52书库推荐浏览: 现代言情小说作品|水阡墨| 清越流歌| 淮上| 生子文| 周德东| 廿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