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嫡妻_三昧水忏【完结+番外】

   《侯府嫡妻》 作者:三昧水忏【完结+番外】

  文案:

  嫡出大小姐纪无殇怎么也想不到,只因一句话,她从正妻变成贱妾。

  备受庶妹丫鬟欺负不算,还被利欲熏心的夫君亲手送到别人榻上。

  当被毁容、双目被毁、棒杀下未出生骨肉化作血水,当寸寸骨钉打入脑中,所有真相浮出水面,她嘶哑仰天血誓:

  “若有来世,即使逆天而行、为善作恶,今日所受,他日定千倍讨回!”

  重生醒来,竟是未出阁的七年之前,一切还来得及。

  这一世,浴火重生的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保亲娘,抚亲弟,斗庶母,斗姨娘,斗庶妹,争地位,挡阴谋,打倒一切牛鬼蛇神鬼魅魍魉!

  只是没想到,一道圣旨,难逃嫁入侯府命运!这次,竟然嫁给前世夫君那跛脚的亲大哥!

  这一次,怎可让噩梦重新上演!撕开前世夫君假面具、斗三姑六婆九姨娘,却同时也看清楚那跛脚夫君的真心,她此生怎能不开始她的护夫之旅!

  可是,太子竟然找上门来要求夫君休掉她?开什么玩笑!

  跛脚夫君愁眉苦脸:“娘子,太子要我休了你。”

  纪无殇冷脸稍抬,“然后呢?”

  跛脚夫君捂脸叹道,“我应他的要求,写了休书。”

  纪无殇一拍桌子,大怒,“好!给我!”

  跛脚夫君摊手无辜状:“我让太子吃进肚子里了。

  一对一,宠文种田女强,男主干净。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001 由妻变妾,杀人偿命!

  隆冬,寒风彻骨,馨芜院仿佛被人遗忘般,连个送炭火的都没有。

  纪无殇面色忧郁地坐在桌前,烛轻轻的跳着,她呆呆地坐了很久,看到那烛挣扎地释放出最后的一丝光后,灭了去。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动了动已然冻得不能移动的双腿。

  炭火早就灭了,再也没有多余的炭可用。

  “小姐……小姐……”丫鬟珠儿手中捧着一碗热腾腾的粥,从外面走进来。看着烛芯上一点灯光映在纪无殇脸上,原本那清秀的脸上更加显得透明。珠儿有那么一刹那,感觉纪无殇就要消失而去。

  “小姐?小姐?”珠儿回神,放下碗,再喊了几声。她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粥,自己很想喝上一口,但,小姐更加需要它。自己饿,小姐也饿着呀!

  “嗯。”纪无殇弱弱应了一声,“珠儿?”

  “小姐,喝上一口粥吧?热热身子,你不饿肚里的小少爷还饿呢!”珠儿看着纪无殇醒过来,暖道。

  纪无殇听着点点头,“嗯。”她眉头紧锁,但还是抿嘴喝了一口,抬起头,才瞧见珠儿正眼睁睁地看着自己。

  她知道肯定珠儿今晚是饿着肚子给自己弄来这碗粥。这侯府里现在都忙着二姨娘赵端(赵姨娘)的生辰,好不热闹。

  赵姨娘虽然是妾,却在大夫人老年痴呆之后便深受老侯爷的喜欢,人又漂亮,身段又好,又会保养,性子又娇又辣,难怪老侯爷会喜爱呢!老侯爷现在出门在外,现在更加是那赵姨娘在主持着整个侯府。

  “赵姨娘的寿诞还不曾结束吗?”纪无殇皱了皱眉轻问道。这已经……三天了。

  虽然纪无殇是这侯府二少爷的正妻,可是,这赵姨娘却不满意她这个妻子,三头两日便给脸色看,而这侯府的下人自然是要看着赵姨娘脸色的,哪里会对这侯府正妻客气过?

  “没有。”珠儿担心地看了一眼纪无殇,道,“赵姨娘喜欢双喜临门,今日便让二少爷将二小姐娶过来了。”

  二少爷南金雪是赵姨娘所出,因为世子爷南旭琮(大夫人所生)十几岁便瘸了,当然这侯府自然的二少爷当权。

  “什么?”纪无殇一听,脸上煞白,“你说,你说,美媛也被抬进侯府来了?”

  “啊!”珠儿方知自己说漏嘴,慌忙跪下来,“小姐,珠儿我,我……”眼泪倏倏地就落下来,这样伤心的事情怎么能让纪无殇知道?纪无殇刚刚有孕才两个月,还没来得及告诉二少爷呢,就因为赵姨娘的寿宴给支开了去。这会儿却得了这消息,怎么能不伤心难过?

  纪无殇是纪将军府的嫡出大小姐,那纪美援只是个庶出的二小姐,论身份地位怎么能比及纪无殇?

  可是……

  “美媛应该嫁个好人家,不应该进这侯府为妾啊!”纪无殇摇摇头叹息了句,“你起来吧!”

  珠儿不敢起来,直直跪着。

  “珠儿,怎么不起来?”纪无殇看着奇怪,但想想,感觉不对劲,便道,“何事,你尽可说吧!”

  “赵姨娘说,小姐为妾,二小姐为妻。二少爷同意了。”珠儿将头埋下,不敢去瞧纪无殇。

  纪无殇闭上眼睛,到口的粥都咽不下。怪不得,连这过冬的炭火都没人来送,怪不得这一日三餐都是青菜豆腐,连些肉末都没有,怪不得,珠儿去厨房弄些喜欢吃的点心都是空手着一脸丧气回来,怪不得珠儿连端着碗的手都布满了那扭拧的伤痕……

  纪无殇别过脸去,“你把粥吃了吧!我一个人静静。”

  “小姐……”珠儿看着纪无殇,站起来,安慰道,“二少爷还是挺喜欢小姐的,不然,他不会每一次出去回来都带着好吃好玩的东西,还有那些金银珠宝,别的院都是白眼看着咱们呢!”珠儿只感觉纪无殇性格软弱,温婉,又将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揽,这会儿就怕她扛不住。

  听着珠儿这样说,纪无殇脸上才有些笑容,平日里二少爷的确对自己是好的,虽然赵姨娘给的脸色看,但二少爷南金雪至少还是疼着她,吃的用的,都是他亲手操劳着,可就这初冬时南金雪外出了才变得糟糕起来。

  “我只是累了,想睡一睡。”纪无殇笑了笑,“别忘了把粥给喝了。”

  这些年,自己虽是嫡出的大小姐,却因为性格较为软弱、温和,便也没有在意那些刁钻白眼。只是,珠儿也随着自己受了不少的气,也怪心疼。

  “是,小姐。”珠儿看着她约摸着她不会寻死觅活才放下心来。珠儿帮忙着整好纪无殇的床榻,才端着碗出去吃。

  纪无殇想起以前在纪将军府的日子,嫡母心悸早逝,弟弟不知怎地从假山上失足摔死,四个姨娘犹如瘟神一般不让自己好过,连那几个庶妹都三番两次来找茬,下人也不把自己当大小姐看,还以为嫁入侯府也好过些,却也不尽人意。

  莫不是那南金雪还疼着自己,肚里有了这骨肉,自己也万万不能撑下来。只愿为妻成妾也好,肚中的骨肉能长大成人,也不枉了此生。

  纪无殇抹泪睡下。

  可还没有睡多久,纪无殇便感觉自己的身上压着一个人,纪无殇知道那是个喝醉酒的男人,因为他的那带酒味的鼻息喷在纪无殇的脸上,让她好一阵感觉恶心。

  那似乎能点火的大手抚摸着纪无殇的每一寸肌肤。她原本就穿着里衣,这会儿更加被这个男人得寸进尺。

  男人的力量是如此的大!纪无殇奋力反抗,却怎么也抵不过他的力气!这个男人双眼染上浓厚的欲望,他那坚硬甚至已经是触碰到纪无殇的肌肤!

  “放开我!放开我!”纪无殇一边喊一边拳打脚踢。

  男人被她凌乱之下踢中了小腹,头脑中终于有点清晰,他看着满头大汗的纪无殇,邪恶一笑,“想不到,他南金雪娶的不仅仅是美娇娘,而且还是个野猫子!本太子很喜欢!”说罢,又要狂暴地乱吻下去。

  纪无殇慌乱中基本上没有听清楚面前对自己施暴的竟然是当朝太子皇甫云,而是顾着大声呼喊,“放开我!你这个疯子!救命啊!救命!”她呼喊着,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来救自己!珠儿呢?还有,平日里巡视的侍卫家丁呢?现在到哪里去了!

  “你是不是脑子入水了!”皇甫云愤怒她的挣扎,一巴掌就甩在纪无殇的脸上,顿时,纪无殇的脸上五个手指印,纪无殇被打得晕头转向,上上气不接下气。可是因为心里念着自己那还刚成型的孩子,纪无殇顾不了脸上火辣辣,拉起太子的手就狠狠咬下去。

  “啊!你这个疯子!”皇甫云被咬,一下子甩开纪无殇,纪无殇整个人从床上翻滚下来。连同梳妆台上的一些金银首饰、剪刀女工刺绣都摔在地上。纪无殇肚子疼得翻滚着捂着。太子看着地上翻滚着的女人,那几乎透明的里衣投入到皇甫云的眼中,更加让皇甫云心猿意马。

  皇甫云几乎扑过去,骑在纪无殇的身上,一手握着纪无殇的肩膀,一手朝着纪无殇的脸上就抡过去,啪啪几声,愤怒道:“贱人!本太子上你是你的运气!你不过是个贱妾!本太子在此,什么人敢来打搅?明白告诉你!你夫君南金雪将你今夜卖给本太子!他可是去和你妹妹春宵去了,本太子不忍你独守闺房,才来此处!”

  “什……什么?”纪无殇睁着大大的眼睛无法相信皇甫云所说的话,一时间也忘了要去挣扎这个禽兽男人的侵犯!

  “还不够明白?”皇甫云欲望上身,大手搓着纪无殇面前的柔软,“南金雪想取代那跛脚的世子南旭琮成为侯爷,让本太子出面!这样行了吧!够明白!乖乖躺下享受!以免说本太子太粗鲁不懂得怜香惜玉!”皇甫云啐了一口,不等纪无殇反应过来,就去撕扯着她的亵衣。

  不!不是的!南金雪怎么可能这样对待自己!他曾经口口声声说过,他是爱自己的!他深深爱着自己!他娶庶妹只不过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有了孩子、是因为传宗接代!他让自己为妾肯定是赵姨娘所逼的!他是自己的夫君,怎么会做出对自己伤害的事情!

  纪无殇思绪紊乱,使劲挣扎!

  不可以!不甘心!自己一定要去亲口问他!这怎么会!这不是的!

  肯定是这个男人强迫自己的夫君!皇甫云撕烂了她的亵衣,只剩下贴身肚兜,他还骑在纪无殇的身上,不断地去摩擦想着寻找快感。纪无殇脸上肿起来,她疯了似的,凌乱之下,抓起地上不明物体,就朝着上面压着的人深深刺过去……在那瞬间,房门立即被一众人打开,所有人都看着傻愣在原地。

  他们的火把照亮了这充满血腥的房屋。

  “小姐!”珠儿几乎是爬着过来的,满身泥土伤痕,但看着地上的两个人的时候,也愣住了。纪美援(大庶妹,纪府二小姐)看着面前倒在血泊中的纪无殇,脸上闪过一丝的得意,下一秒,却是嘶喊着,“死人了!太子死人了!纪无殇杀人!杀人呀!”看她,脸上还有些红润,估计是刚刚从床上爬起。

52书库推荐浏览: 女强文小说作品| 种田文小说作品| 宠文甜文小说作品|风言青| 暗夜行路| 红九| 总攻大人| 明晓溪| 蛋蛋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