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_偏方方【完结+番外】

   《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作者:偏方方【完结+番外】

  书籍介绍:

  “玲珑啊,太子乃天潢贵胄,你一个山里的野丫头就别去丢我们尚书府的脸了,让你妹妹代你出嫁,还有,你既然不嫁太子,府里给你备的丰厚嫁妆你也用不着了,都送到我这儿来吧。”——恶心嫡母。

  “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把你儿子打残的,也不是故意把你女儿烧伤的,更不是故意爬上枫哥哥的床的。”——伪善嫡妹。

  —————————————————————————————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

  花她娘亲的钱,还一个个跟大爷似的,对她呼来喝去,顺带着害来害去?

  来来来,本姑娘告诉你们,前世今生的帐都该怎么算!

  嫡母贪得无厌?巧计让你身败名裂!

  嫡妹无耻抢夫?随手送你个破烂户!

  渣男强毁清白?踩你猪腰,让你一辈子也“立”不起来!

  赚钱花,斗渣渣,偶尔心血来潮,做做青霉素,动动手术刀,看顺眼的救,不顺眼的杀,上辈子善无善终,这辈子没心没肺。

  原以为小日子就这么惬意下去了,可一不留神,蛇蝎嫡母给她找了个“好”夫君,人称京城第一恶少!

  身世显赫,俊美无双,却——

  打架斗殴、聚众赌博、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外加断袖之癖!

  唉!世子爷,你病入膏肓,得治!

  于是,报完仇正准备去过那闲云野鹤、田园生活的她,不得已又展开了另一项伟大的革命事业。

  只是谁能告诉她,到底是谁调教谁?

  为什么她每天一睁眼就发现自己浑身酸痛……

  ——————————————————

  简言之:

  这是重生女和穿越男的巅峰对决!

  这是《孙子兵法》与西方博弈论的激烈碰撞!

  这是霸王级忠犬和腹黑狐狸携手缔造的爱情传奇!

  男强女强,一对一,身心干净,虐渣虐得大快人心!宠妻宠得上天入地!

  求收藏、求留言、求包养,但谢绝恶意拍砖,你好我好大家好,嗯嗯。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章节内容开始-------

  序言 死不瞑目

  大周。

  春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滴在瓦上,发出叮咚叮咚悦耳的声响。

  破旧不堪的寺庙,蜘蛛网结满了房梁,盘根错节,像框住了谁的命脉。

  水玲珑拿着两个发霉的馒头,慢慢地爬回寺庙,一天一往返,三百六十个台阶。

  她走不了,因为她被砍去了双腿。

  里屋,一名被烧得面目皆非、全身焦黄的小女孩儿有一声、没一声地着,苍蝇和蛆虫在她腐烂的身躯上肆意作乱,她痛得肝胆俱裂:“娘……娘……”

  清儿,娘在这儿呢,娘这就过来了,别怕!

  想说话,但她只能发出“伊伊啊啊”的声音,因为她被拔了舌头。

  水玲珑艰难地爬过去,挥手赶走了苍蝇,又把新生出来的蛆虫一个一个摘干净,随即用屋檐下的水净了手,这才咬了一口馒头,咀嚼成碎末之后喂到女儿口中。

  小女孩儿的生命终于快到尽头了,她一口也咽不下。

  清儿,你吃啊!你怎么不吃?

  水玲珑哭得心都碎了,她掰开女儿的嘴,用食指把碎馒头往里压。

  小女孩儿努力睁开满是浓液的眼眸,虚弱地道:“娘……你……自己吃……清儿……快不行了……”

  清儿死了,你就再也不用被清儿拖累了。你是个好娘亲,清儿不后悔做你的女儿,清儿下辈子还要喊你一声“娘”。

  “娘!”

  熟悉的呼唤,让水玲珑浑身一震!

  是儿子的声音!儿子来了,儿子找到她们了!

  五年了,她做梦都想着能带女儿远离这间破庙,她不求恢复女儿的容貌,但求大夫能给女儿一世平安!

  可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水玲珑如坠冰窖!

  “娘,你怎么会想到这个破庙歇脚?臭哄哄的,指不定里边住了什么不干净的人。”说这话时,少年厌恶的眸光扫过廊下的蜘蛛网,空气里还有腐烂的腥味儿。

  水玲珑的心口又是一震,荀斌,你喊谁“娘”?我才是你“娘”!

  水玲溪迈着优雅的步伐,美如降落凡尘的九宫仙子,一颦一笑都那么勾人心魄。那华美干净的裙衫与这脏乱不堪的破庙格格不入,但这里越脏乱,她越欢喜!

  她握住少年的手,状似疑惑道:“我刚刚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斌儿你听到了吗?”

  少年的腿有些残疾,行走时略微不便,据说,他这腿就是刚出生没多久被生母给打残的!不仅如此,那个无情的毒妇,还背叛了父皇,带妹妹与人私奔了!

  他时常想,要不是眼前这个美丽妇人菩萨心肠待他视如己出,他这个残废皇子怎么会被父皇多看两眼?所以,他一定要替她铲除宫里的所有障碍,助她登上皇后宝座!

  少年笑着道:“娘你在这儿等等,我进去看看。”

  水玲溪摸了摸他的俊脸,和蔼道:“娘跟你一起,你知道,娘总是不放心你的。”

  少年露出依恋的笑,像三月阳光,暖得人心底发烫:“娘,你对我真好。”

  水玲溪温婉一笑,和少年一起往侧屋走去,当她看到水玲珑抱着一具已不能称作是“人”的躯壳时,“吓”得花容失色,一头扎进了少年的怀里:“天啊,斌儿,那……那是什么?”

  这一幕,生生了水玲珑的眼!好一个母慈子孝!她的儿子居然认贼做母!水玲珑的心像被一双无情的大掌狠狠撕裂,再丢到磨盘间死死研磨,每一次的呼吸都痛得她喘不过气来!

  “娘,你放心,我去解决那个吓了你的怪物!”少年软语安抚了水玲溪一阵,尔后上前一步,拔出腰间的佩剑,二话不说便一剑刺穿了小女孩儿的身子。

  水玲珑大惊失色:“啊……啊……”

  荀斌,她不手物!她是你妹妹啊!你怎么能杀她?

  少年挑剑一扔,将小女孩儿从窗子丢了出去,他没有丝毫愧疚,仿佛丢的只是颗豆芽或白菜,浑然不管窗外是悬崖峭壁、万丈深渊……

  空气里,隐约飘荡着几声似有还无的“哥哥”,悠悠忽忽,梦幻一般。

  水玲珑疯了似的扑向了水玲溪,水玲溪后退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无声地讽刺道:

  “姐姐,你当初不是说我这伺候过太子的身子配不上枫哥哥吗?你看,现在陪在他身边的人是我呀!”

  “还有,你喂我喝下绝子药,原来不生孩子也没什么,你看,你儿子成为我的了。”

  “哦,忘了告诉你,你女儿是我烧伤的,你儿子是我打残的,他的记忆也是我毁掉的,可在他心里,你是毒妇,我是慈母,他还说这辈子不助我为后誓不罢休,呵呵……姐姐啊姐姐,枫哥哥留你一双眼,就是为了让你看清自己的报应啊!‘背叛’他,这就是下场!”

  背叛他?她爱他爱得无法自拔,何时背叛过他?不记得自己为他挡了多少明暗箭,也不记得自己为他陷害了多少忠良,她浑身血债,遭万人唾弃!他却德厚流光,成为众望所归!

  皇帝是她杀的,呵呵……

  太子是她杀的,呵呵……

  三公是她杀的,呵呵……

  她持剑浴血一片山河,助他荣登九五,他却因三、两句挑拨让她沦为而今这副半人半鬼的模样!

  荀枫,你够薄情寡义!

  水玲溪,你够狠辣歹毒!

  我水玲珑在此立誓,即便化作厉鬼,也要与你们两个永世纠缠,一同堕入十八层炼狱!

  她翻身一纵,跳下了万丈深渊。

  ……

  一辆马车,停在湍急的河爆一名身穿墨色华服的俊美男子正斜靠在软榻上,静静凝视着河对岸,南越国的方向。

  “王爷!王爷!你看!”安平指着河爆被泡得却紧紧抱在一起的两具尸体,失声大叫!

  诸葛钰顺势看去,不知想到了什么,目光变得深邃如泊,而那看似平静的湖面下,又潜藏了无尽的暗涌,仿佛一个碰撞便要毁天灭地。

  良久,他打了个手势,缓缓地道:“是一对母女,河流湍急,她却抱得如此之紧,其慈母之心,日月可鉴。好生埋葬,找个得道高僧做场法式,给她超度亡灵吧。”

  “是!”安平惊愕不已,追随王爷二十多年,这可是王爷头一回发善心。

  德宗八年,水玲珑卒。

  【第一章】交易

  更新时间:2014-5-16 13:19:33 本章字数:3873

  大周,严冬。

  京都三十里以北,通县的一个小庄子里最不起眼的屋子,吧嗒吧嗒漏着雨水,滴入三个破旧的脸盆中,眼看其中一盆将满,水玲珑探出骨瘦如柴的小手,端起脸盆泼了水入院子,又将其放回原处。

  这时,钟妈妈拧着食盒走了进来:“小姐,奴婢熬了点儿粥,您将就着用些。”

  “你也吃。”水玲珑淡笑着接过,分了一半到另一个空碗中,钟妈妈忙又将粥倒回去,咽下口水,“奴婢吃过了,不饿!”

  咕噜。钟妈妈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

  水玲珑浅浅一笑:“我吃过之后,给你留点。”

  再穷的地方也有富户,再富的门第也有穷人,他们属于后者。

  母亲在世时,父亲偶来探望,她们的日子过得还算凑活。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便再也不来了,她们被赶出宽敞的院落,挤进了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屋子。一扇屏风,左是她的“房间”,右是钟妈妈的“房间”。

  她母亲董佳氏原是江南富户之女,机缘巧合下认识了穷书生水航歌,父母棒打鸳鸯,董佳氏便带着巨款与水航歌私奔,水航歌果然高中了状元,但董佳氏没来得及欢喜,水航歌就迎娶了当朝丞相之女秦芳怡为妻。

  那时,董佳氏已有三月身孕,想反悔也没了退路,加上,她又实在爱惨了那个男人,于是,董佳氏忍痛看着水航歌用她的“嫁妆”在京城建大宅、娶老婆、贿赂官员,一路扶摇直上,从六品修撰做到了而今的二品尚书,她自己的身体却在一次次的背叛和失望中每况愈下,最后撒手人寰,留下水玲珑饱受下人的嘲讽以及生活的煎熬。

52书库推荐浏览: 腹黑文小说作品|余以键| 何马| 宠文甜文| 疯丢子| 徐徐图之| 老草吃嫩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