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妃绝爱_吕颜【完结】

  《弃妃绝爱》作者:吕颜【完结】

  本文大虐。

  虐心,虐身。

  古穿古,俗称灵魂附身。

  新婚?大红的花轿,娶的是当朝的八公主。

  亲人?却在她伤心欲绝的那一刻将她推落了悬崖。

  生无可恋,活着亦是枉然,可幽幽转醒,不是森冷的阎罗殿,

  却是面对着最暴戾的凶残,那冰霜般冷寒的男人,那仇恨中染血的目光。

  大红的嫁衣,绣着鸳鸯戏水的锦被上却触目惊心的鲜血,

  她茫然的看着身侧邪戾而狂暴的陌生面容,那眼中是可以燃烧一切的仇恨。

  心死,身残,再一次转醒,却是铜镜里一张陌生的面容,

  背负了一个已死女子的过去,忘却了曾经的自己。

  重生后,她又将何去何从?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弃妃绝爱·上部

  作者:吕颜

  内容简介:

  古穿古,俗称灵魂附身。

  新婚?大红的花轿,娶的是当朝的八公主。

  亲人?却在她伤心欲绝的那一刻将她推落了悬崖。

  生无可恋,活着亦是枉然,可幽幽转醒,不是森冷的阎罗殿,

  却是面对着最暴戾的凶残,那冰霜般冷寒的男人,那仇恨中染血的目光。

  大红的嫁衣,绣着鸳鸯戏水的锦被上却触目惊心的鲜血,

  她茫然的看着身侧邪戾而狂暴的陌生面容,那眼中是可以燃烧一切的仇恨。

  心死,身残,再一次转醒,却是铜镜里一张陌生的面容,

  背负了一个已死女子的过去,忘却了曾经的自己。

  重生后,她又将何去何从?

  前记:朝朝暮暮

  第一计:失败诱惑

  紫莨山。

  春日暖暖的阳光照射在半山腰的平坦处,一个绝美的女子依靠在身后的岩石上,闭着双眼,悠然的享受着深秋特有的温暖。

  “沐颜。”低沉的嗓音冷冷的响了起来,目光落在悬崖边那白色的身影上,英挺的眉宇不由的挑起,她又睡在悬崖边了。

  “师哥。”听到熟悉的嗓音,沐颜倏的从直起身子,白色的衣裙在悬崖畔随风舞动着,一个不察,掉下去,便是香消玉陨。“师哥,你回来了。”

  脆声喊着,沐颜笑眯起眼睛,看向站在阳光下的南亦风,微微的晕眩感席来,师哥长的还真是好看。

  “师傅找你。“南亦轩看着坐在石岩上的沐颜沉声开口,金色的阳光照射在他周身,却怎么也消融不了他散发出的冷漠气息。

  “哦,我还以为是师哥一天没见到我想我了呢。”原来是师傅找她,害她空欢喜一场,樱红的嘴唇失望的扁了扁,沐颜哀怨的瞅了一眼神色淡漠的南亦轩,眼中闪耀起顽劣的精光,笑容愈加的诡秘。

  片刻后。

  “啊!”一声尖叫,响彻云霄,惊起了山间休憩的鸟儿,可知她的嗓音有多么的尖锐。

  “小心!”嗓音依旧低沉,可却听的出里面蕴涵的担忧,南亦风身影一个闪动,长臂快速的一拉,将跌向悬崖下的身子猛的拉回到自己怀抱里,深邃的眼中依旧冷漠,可冷漠之下多了份无奈。

  成功的被师哥抱住了,沐颜眯眼一笑,如无尾熊一般攀上了南亦风的身子,满足的叹谓一声:师哥身上好温暖。

  “胡闹!”察觉到她眼中的淘气,南亦风斥责一声,松开手,径自的向前走去,她每次都玩这一招,可该死的每次自己都会上当。看着离开的背影,挺立而僵直,看来真的生气了,沐颜暗自的吐了吐舌头,撒娇的开口:“师哥……”

  刚喊了一声,沐颜抬脚准备追赶南亦风的身影,可视线却落在石岩下一条青色的小蛇上,瞬间脸色大变,惨白下是惊恐的慌乱。

  “师哥,救命啊。”惊恐的大叫着,沐颜抬起的脚却在最惊险的一刻扭伤了,身子重重的跌坐在地上,握成拳头的手颤抖着,可惜那惊悚的感觉却清晰的传递到每一寸肌肤上。

  “师哥……”惨白的脸纠结在一起,娇小的身子也缩成了一团,只余下惊恐的嗓音带着哭腔凄楚的响了起来,自做孽不可活,这报应来的也太快了一点。

  三两步后,没有听到身后跟随而来的脚步声,而是一声高与一声的惨叫,南亦风无奈的停下步子,叹息一声,明知道她又在胡闹,可自己却怎么也狠不下心丢下她不管。

  “师哥。”话音已经不调,惊吓之下,沐颜颤抖着身子,瑟缩的偎在石岩旁,泪水磅礴的落下,湿润了一张小脸。

  忽然草丛一动,青蛇昂起头,一副胜利者的高傲姿态,青色蛇身扭动着,向着被它成功吓倒的人游了过去。

  “师哥!”尖叫声划破了山林,下一次,她绝对不会轻易的吓师哥了。

  “又胡闹……”低沉的话音猛的停顿住,南亦风神色一沉,手快速的一个扬起,流星镖随即射了出来,准确的打落在一旁游动的蛇身上。

  “师哥。”死了死了,哇的一声痛哭起来,如同看到了救星,沐颜蹭的跳起身子,一把扑在了南亦风的怀抱里,那蛇只差一点就要咬上她了。

  “别怕,已经死了。“抱住她身体的瞬间,南亦风掌心一动,被飞镳击中的青蛇已经被他的掌风推到了悬崖下。

  抽噎着,沐颜顶着红红的眼眶,红红的鼻子,平复着呼吸,努力的将刚刚的影象自脑海里驱除。

  可无论怎么想,那青蛇的样子依旧清晰的回放在眼前,恍然间,她似乎又回到了十多年前,那巨大的黑洞里,缠绕在周声的毒蛇,冰冷的裹在她身上,那红红的蛇杏子喷吐着,发出丝丝的声响,那巨大的蟒蛇盘旋的缠绕在她身侧,带来死一般的惊恐。

  如果不是师傅为了选找百年巨蟒,她会在惊吓里死去,可纵然被师傅带回紫莨山后,只要一看见蛇,那惊恐的过往会在瞬间放映在脑海里。

  感觉到怀抱里那颤抖的身子,南亦风目光一沉,轻柔的抱紧沐颜的身子,低声开口,“别怕沐颜,蛇已经死了,师哥在这里陪着你。”

  “师哥。”泪水从脸颊上滑下来,沐颜呜咽着,泪水朦胧的看着一旁的南亦风,怕倒不怕了,只不过委屈的成分多了些,“师哥,你下次不准丢下我一个人走。”

  大手带着特有的安定,轻柔的拍在了沐颜的背上,南亦风横抱起怀抱里哭泣的身躯,沉声道:“我们先回去。”

  点了点头,沐颜将头埋进了南亦风温暖的怀抱里,紧绷的情绪慢慢的放松下来,嘴角露出一抹奸诈的笑容,其实蛇一死,她就什么都不怕了,不过师哥似乎很久没抱她了,看来老天对她还是不错的。

  “颜丫头,你又和亦风胡闹了。”看着被抱回来的沐颜,困山老人无奈的叹息着,他们师徒都被这丫头吃的死死的。

  “师傅,沐颜在山上被蛇吓倒了。”南亦风看着怀抱里已经睡熟的人,语气不由的轻了下来,“我先把她送回房去。”

  担忧染上困山老人的矍铄的双眼,低声叹息道:“这丫头,都十多年了,依旧走不出来当初的回忆。”

  轻柔的将谁下的沐颜放在床上,一抬头,目光却落在她依旧挂着泪水的脸颊上,南亦风轻轻叹息一声,修长的手指轻柔抹去残余的泪水,弯下腰,脱下沐颜的鞋子,忽然眉头一凝,视线落在她红肿的脚踝上,她扭伤了脚。

  手上动作愈加的轻柔,南亦风轻柔的盖好被子,这才转身向一旁的柜子走去,在一大堆的药瓶里准确的拿过消肿的药酒,这才再次的坐回床边。

  将芳香的药酒倒入掌心下,南亦风小心翼翼的将药酒抹在了红肿的脚踝上,白皙的小脚柔软的落在他大掌心下,竟只比自己的手掌大了些许,眼光里不由的溢出温柔,擦药酒的动作更加的仔细,似乎在呵护着比他生命都重要的珍宝。

  擦好药酒,南亦风眷恋的看了一眼睡的不安稳的沐颜,轻柔的伸出手将她皱起的眉头抚平,这丫头,看起来都是嘻嘻哈哈,可却永远都无法忘怀过去,总是喜欢借着笑容来掩饰曾经的记忆。

  关上门,最后看了一眼睡下的沐颜,南亦风这才转身离开,却见师傅在不远处站立着,“师傅。”

  “亦风,那丫头睡了。”困山老人叹息一声,看着紧闭的房门,“当年的记忆确实很难抹去,连师傅到如今都记忆犹新,更不用说在蛇窟里待了三四天的丫头。”

  冷漠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森冷的神情,南亦风回头看了一眼,深邃的目光里染上坚定,“师傅,当年的事情我查清楚的,那些人给沐颜一个交代。”

  “亦风,又何必去追查当年的事情,如果没有那些人的狠绝毒辣,我们就不会和丫头相遇,因果循环,不必过于执着,更何况当年丢下丫头的可能是她的亲人,如果我们去追查,到最后伤心的还是丫头,这样就很好了。”

  困山老人拍了拍南亦风的肩膀,从沐颜第一次被蛇惊吓倒,高烧了三天,昏迷了七天后,他就知道这个看似冷漠的爱徒,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愤恨丫头当年的遭遇,甚至连丫头都不愿意追究了,可他却一直不愿意放弃,一心要找出真相,还给丫头一个公道。

  入夜,睡在床上的人却因为噩梦而不安着,那染血的面容,那森冷的笑声,一个个混乱的出现在耳中。

  不要,不要,惊恐的声音低缓而惊恐的响起,小手也因为不安而在半空里挥舞着,可转眼间,一切都变了。

  一片黑暗下,忽然发出了丝丝的声响,无数的毒蛇从四面八方游了过来,碧绿的眼,昂起的蛇头,丝丝声响的吐着杏子,慢慢的游移过来。

  沐颜惊恐的环住身子,一点一点的后退,突然背后一阵冰亮,快速的转过身子,一条巨蟒粗壮的蛇头赫然出现在背后。

  啊!一声尖叫下,猛的从噩梦里惊醒,汗水湿透了白色的亵衣,惊恐的喘息着,才知道是噩梦。

  该死的蛇,连做梦都不放过她吗?气恼的抹去脸上的冷汗,沐颜抬眼看向窗户外,天色阴沉的黑暗,可远处,却依稀可以看见微亮的灯火,师哥又在看帐了!

  嫉妒的嘟起嘴角,忽然惨白的脸上染上一丝狡黠的笑容,她一定要把师哥从那帐册里抢出来。

  “师哥……”一把掐在自己的白皙的大腿上,剧痛之下,泪水扑朔的流了下来,好痛,真的好痛,颤抖着身子,拐下床,沐颜呜咽着,光着脚快速的向着屋子外跑去。

52书库推荐浏览:疯子三三| 鲜橙| 凉雾| 叶落无心| 吴沉水| 金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