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我你还能爱谁_四叶铃兰【完结】

  《除了我你还能爱谁》作者:四叶铃兰【完结】

  【文案】

  人家女扮男装,她也女扮男装,人家风流潇洒,反串钓金龟婿,而她却经历百般磨难,却是要甩掉金龟婿,老天爷何其不公平啊!

  这书已经出版了,喜欢的去支持正版,买书去吧,这书真让人看得欲罢不能……【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拒婚的伤害

  六月,一连数日的阴雨绵绵,心是浮躁的,惜日看着庭院中星星点点的白色茉莉花,脆弱的在斜风细雨中摇摆,弱小的白色花瓣因经不起几日来的冰冷侵袭似再也撑不住的零落成泥,心中隐然升起一种烦闷无力之感。

  忍不住的想起两年前——

  她15岁,及笄。

  夜宴上,皇上玩笑般的意有所指,他当场玩笑般的推拒,看似一切都只是谈笑而已。

  还记得,那夜透过珠帘,听到他清朗的声音,看到那样挺拔的侧影,便令她隐约的期待着什么,可他的一句话却顿令她刚情窦初开的心轰然碎裂,他说:“田大人之女,艳冠京城,未及笄时便听闻时有许多世家子弟欲求姻缘,奈何听闻此女只嫁烈男,决不二女共侍一夫,而今臣美妾成群,岂敢有些许妄想?!呵呵,臣恳请皇上就饶过臣的风流吧。”

  众人哄堂大笑,似乎就此一笑而过,可从此后她俨然成为京中妒妇楷模,再无人问津!

  如此一过,便是两年。

  父亲因她成为朝中笑柄,就算两年后,父亲仍旧对此耿耿于怀,母亲因此病情愈加严重,最终未能挺过那年冬天,一时间,又有好事者散布谣言说她命硬有克夫克母之相,京城便更无她立身之所。

  父亲虽对她不薄,但终找了个缘由把她送到了这江南之地——苏州。

  苏州这座城镇,初来时她并不适应,因水土不服气候潮湿温热而病了许久,幸而有田双、田勇二人细心照料,终于挺过了冬季。待病终于好了,走出房间,却又见眼前这满园的茉莉花瓣纷纷不支零落,顿时让她心感凄凉,不仅又忍不住回想往事。

  那年,京城闺阁中谈论最多的是袭郡王索格,他几乎成为京城女儿家心目中理想的少年英雄,他英姿俊美,屡立战功,15岁被封为前锋参领,后调守边疆三年,近日回京,赐封袭郡王加封护军统领职,官至二品,手握京城重兵,最是被皇帝倚重。

  听说他擅使一柄金头长枪,战场上杀敌勇猛是个以一敌十的热血男儿,听说他用兵如神,熟读兵法,熟知礼仪,听说他长得温文尔雅,即使最挑剔刻薄的姐姐田妃都在她的面前提起这个男子,说他是一个真正的贵族子弟。

  听过太多太多对他的传言,但因他长年在兵营,成年后又驻守边疆历练,始终京城内很少的女子见过他,恰好,今晚,皇上邀群臣及家眷入宫夜宴,其中就有这久闻却不曾一见的袭郡王。

  多少名门淑女都想一睹俊颜,当晚,各臣子故意携及笄的女儿入宫争奇斗艳,那晚亦是她第一次看见如此温雅俊美的男子,举手投足间都张显贵族气质,连皇后也和姐姐田妃一样赞叹他是一个真正的贵族。

  虽然听得多了,可似乎不关她什么事,她从来只把这当成故事听,但仍免不了女儿家心里的好奇,这样的男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惜日躲在珠帘后和一群世家女儿一起,偷偷地看着外面,听着几个女子小声对他的议论和偶尔的嬉闹,更不经意间看到有些个大胆的女子似无意中撩起珠帘目含秋波盈盈递送,不禁面露笑意,觉得此情此景甚是有趣。

  惜日手握精致的绸扇,轻轻的摇着,透过时而被不经意撩起的珠帘,也多少看清了外面男子的面貌,懵懂的心思,在乍见那温文俊美的面容后也不禁多看了几眼。

  当听到皇上说有意把她赐予他时,她的心突然跳越得及快,那种感觉从未有过,是陌生的,期待,彷徨,兴奋,那一刻,似乎再有一刹那心都要跳出胸口了。手心中不禁蓄满了虚汗。

  在一片惊讶声中,四周充斥着妒忌、凌厉、审视的目光,更夹杂着几许低低的惊呀声,但她只是用力握住手中的绸扇,企图遮掩自己快控制不住脱口而出的那声惊呼,之后唯剩窒息一般的屏息等待。可就在听到他的回答以后,心猛然坠落――忽然有种想夺门而出的冲动,更有种想把自己闷在被子里闷死的欲望,可后来那一切的感觉都没有了,隐约间似乎自己轻摇起了绸扇,嘴角不受控制的弯起,一丝苦涩由胸腔涌了上来。原来,不是不期待的,不是不在意的――――她猛然打断自己思绪,不能再想了,都已两年,该丢的,就不该留。

  大踏步走向大门,田双、田勇紧随其后,蓬――,她伸手接过田勇刚打开的雨伞,迎着细雨,大步而出。

  初遇龙茗

  雨绵绵延延的下着,天依旧阴阴沉沉,南方的潮湿她依旧不太习惯,虽然面前似呈现着一幅一幅的山水图画,虽然小桥流水中倒映的是一张若隐若现的美丽容颜,虽然这平静的日子已得来不易,可心还是不能平静。尤其是想到那些令她始烦躁的往事,心便会浮躁。

  信步过了双拱桥到了苏州最繁华的街道,虽然连日阴雨,可能是这里的人习惯这种天气,街道依旧热闹非常。看着这里人来人往忙忙碌碌的身影,听着四处传来商贩和顾客讨价还价吵闹的繁杂之声,反而让她心中的烦躁之感有所缓解,竟有了想逛上一逛的念头。

  如今远离了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反倒是无拘无束,未尝不是件好事,她开始闲散的沿着街道一家一家的逛了起来。

  其实长这么大,她很少有机会这般闲散的逛街,如今真放纵起来竟有种从未有过的自由畅快,苏州,她开始有点喜欢这个地方了。

  苏州自古多雅士,山水风情中自透有一股风流之气。几日了,自从病好后,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快乐,风依旧温柔的吹,小雨依旧淅沥淅沥的下,但如今看在眼中却是别有一番闲情逸致。

  今日,她主仆三人已逛了几个时辰,刚从停鹤楼看完古董字画,便来到桥边的凉亭上歇脚,刚刚坐下不久,四周狂风大起,雨点也随之而来,越下越大。人们手中的雨伞被大风大雨吹得已开始撑不住了,整个街道没有了刚才的秩序,变得混乱起来,许多人开始大跑,纷纷找避雨的地方,一个妇女牵着孩子跑了几步便跌到在地,衣衫溅满上水渍,孩子也跌得大哭,妇女赶忙爬起,不顾自己的狼狈,抱起了孩子轻声安抚,而后继续跑远。

  一会儿的功夫,原本来来往往行人的街道就变得冷清了。

  田双说道:“小姐,雨下大了,我们还是暂且停留一下,等雨小些再离开吧。”

  惜日闻言点了点头,抬首看着还在街道上寻求躲雨之地的行人,就在这时,两个男子急急奔入凉亭,当先那人虽然衣衫尽湿但却不显狼狈,衣着华贵尤其是领口、袖口都秀着极其精致的金色兰花,一看便是有身份地位之人。额头及脸颊都有些许雨水溅上,他只抬袖随意擦了一下,一抬头正和惜日的目光相对,那样清澈却放肆的目光令惜日一愣,脸微微一热,立刻偏转过去,不敢再看,却仍感觉得到他的注视,不知为何被这样的目光盯着看顿觉心慌起来,手脚姿态都变得有些僵硬了却无勇气斥责此人放肆的行为。

  随他一起奔入亭中的另一个男子似是他的仆人,刚奔入亭下不久也不顾亭中还有其他人自顾的大叫起来:“公子!怎么办?我们怕是赶不及了!”

  那公子轻声笑了笑,声音清亮优雅:“没关系,这雨下得急,一会儿便会小了。”

  那小厮想必是个急性子,听了这话也按耐不住着急的情绪,仍旧不停的望天叫苦:“公子,叫你坐车来,你偏要步行,这下子可怎么办好,迟了王爷的邀请,那可是……”

  当!小厮的额头被弹了一下,声音清脆,惜日忍不住又转头看了过去,正听得那位公子笑道:“你不必如此急躁,肯定来得急,你这家伙总是这样一副急性子,大惊小怪的也不顾这里还有旁人在!”话音刚落便回眸对这三人一笑。

  惜日及田双、田勇同时看到了那一笑,三人竟然同时愣住了。

  惜日心中一震,‘回眸一笑百媚生’,竟会在此男子身上应景。

  忽然那个小厮大笑起来:“公子,您的魅力真是无穷尽,若是江总管在场……”小厮的话因为再一次惨招毒打而中断,“再多嘴,下次再也不带你出来。”

  那小厮摸着额头讪讪然的笑笑,竟似对这类威胁颇不以为然。

  这时又有两人为蔽雨奔进了亭子,刚一进亭,似忽然看到正在亭中躲雨的男子,眼睛一亮,急忙整理了发髻衣衫,不时偷偷看向亭中男子,慢慢的,脚步微挪,二人一点点的欲靠上前去,眼看着近了,中间却忽然串出一人,正是那猴子一样的小厮,只见那小厮昂首挺胸,气势凌人:“若有情书欲相递,每人十两,若想和我家公子说话,每人二十两!”边说,手边伸到了两位姑娘的身前。

  被他这样一说,两个姑娘立刻面颊生红,躲在了一旁只是偷偷看向男子,那公子转过身去,微微挑了挑眉,似乎对刚刚他家小厮说的话并不以为然。

  此时,雨下得愈加急躁了,街上行人极少,亭外因这场疾风暴雨变得雾气朦朦,这时,亭中又连续奔进来三个人,本来不大的亭子更显得拥挤了,田双、田勇把惜日护在身前,自成一方天地,使外人不能靠近,那位公子在田勇身后,闲适的看着亭外的朦胧,听着噼噼啪啪的雨滴声似乎自得其乐,而他的小厮像是在备战状态紧紧的盯住了刚刚进来的三人。确切的说是三个女人。

  忽然,亭内又想起那小厮清亮的声音,连巨大的雨声都遮掩不住:“若有情书相递,每人十两,若想和我家公子说话,每人二十两!”

  “给你!二十两!”一个女音,声音不大,但却让惜日听得清清楚楚,再也忍不住好奇回头望去。只见那女子身着红衣,衣饰精致,咋一看煞是娇媚。

  那小厮接过银子,在手里掂了掂,又放在牙上咬了咬,后欢欢喜喜的收了起来,却仍不让开去路,嬉皮笑脸的又道:“姑娘有什么话请说,小的会立刻替你转告我家公子。”

  那红衣女子闻言有些生气,瞟了一眼小厮,目光看向小厮身后的那个挺拔的背影,再也移不开目光:“我要和你家公子当面说话,你开个价吧!”

52书库推荐浏览: 虐恋小说作品| 宫斗文小说作品| 古言小说作品|青浼| 萝卜兔子| 浩瀚| 三两二钱| 穿越重生言情| 桐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