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_锦竹【完结+番外】

   《白日衣衫尽》作者:锦竹【完结+番外】

  备注:

  白芷爱慕屠苏,爱至卑微,愿做他的小妾,却不能换得他一点一滴的眷恋。他心系她人,目空世间所有女子。于是,她绝望地自杀了……

  后来,她重生回到家和美满的五年前。

  她暗自发誓,再也不爱慕、屠、苏!

  再后来……

  慕屠苏大怒:白芷,你爱我一下会死啊!

  白芷庄严地点头:嗯。

  慕屠苏:……

  【这是一篇重生女死活不肯去爱旧爱,冰山旧爱终于炸毛,干起强取豪夺的……轻松文-_-|||】

  同时更的网游文:

  重要通知:此文终于要入V了,以后满25字送分,一个月三百分,送完为止。= =10月02号留

  ==================

  ☆、1前世——再见

  冬日雨后,寒光打在纸糊窗棂上,木屋内透着森森冷意。屋内,似一切皆已冰凉,看不出丝毫生机。

  “滴滴……”水珠落地,在寂静的屋内回转,如地狱之门开启的水漏,在倒计时。

  他没来,他始终不肯来见她。无论她怎样恳求,无论她这般落魄。是啊,他不来是对的,他从未爱过她。他明确说过,他只爱一个女人,为了那个女人,可以摒弃一切爱他的女人,那样决绝,不留一丝一毫的退路。

  她不是他爱的女人,她只不过是千万个爱他的女人之一,一个天真的以为得到就是幸福的开始的蠢女人。她父亲说过,慕屠苏这样的男人,费尽心思去争取也是枉然,倘若一朝得逞,拿到他的心,那么想甩开他也不可能。他就是这般彻底的男人,这般让她疯狂去追求却又狠狠被他抛入深渊的男人。

  她输了,彻彻底底,没有后路地走上了绝路。

  她什么都没有了。娘家被她挚爱的屠苏满门抄斩,她挚爱的屠苏终于娶到他心尖尖的南诏小公主,而作为他蓦然回首依旧不屑一顾的小妾,被美其名的“放生”。

  她可还有“生”的希望?

  白芷仰天大哭,一张引以为傲的绝美脸庞纵横滚滚热泪,那双平时充满自信的大眼剩下的只有绝望、绝望、无止境的绝望。

  今天,是她挚爱的慕屠苏烽火连天的凯旋之期。他依旧是当年她挚爱的慕屠苏,没有比他更适合穿白衣,一尘不染,挥袂生风,有睥睨天下之姿,一笑倾人城之态,绝代风华之容。

  睫羽微微颤动,泪水戛然而止,她倏然起身,逶迤长裙着地,她离开了木屋。

  十五,京城号角响起,四处皆已洋溢着胜利的喜悦。百姓们齐体集中在城郊十里外西南边的“望苏台”,此楼台每逢十五开放。望苏台在京城传为佳话,它见证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将军常年驰骋沙场,娇妻思君心切,倾尽嫁妆特造“望苏台”,以念着自己远在沙场的夫君。

  白芷站在“望苏台”下,仰头凝望着慕屠苏视如珍宝的女人。未必有她美却有十足的运气。于诸多女人之中,她得到了慕屠苏的爱,将会幸福一生。

  身后响起悠悠马蹄声,铿锵有力。这是慕屠苏的爱马,疾风。白芷心想,她也许连那匹马都不及吧。

  眼睁睁地,慕屠苏从她身边走过,未在她身上多停留一秒,仿如不认识一般。白芷不再像以前那样,要死要活,而是冷然一笑,低垂眼睑,看着自己的脚尖。滚金兰花绣的白鞋经久未换,已染成灰色。何时,她是如此邋遢之人?

  再次抬眸望向“望苏台”,上面的女人嘴角绽放着沐浴春风般的笑容,眼神也从方才的忐忑变得明亮,她兴冲冲地转身下楼,去迎接她的夫君。

  白芷禁不住再看一眼慕屠苏,他早已停下疾风,一双生动的眸子闪动着莫名的光芒,宠溺、爱恋以及唯卿不可。

  白芷仰头,染成橙黄色的天际,这光,真让人昏昏欲睡啊。她抬腿朝望苏台走去。迎面而来,是那女子巧笑言言朝慕屠苏奔去的倩影。

  她们就那样擦身而过,互不相识。白芷上了望苏台。

  “看,望苏台上的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是谁?她想干嘛?”

  落日余晖下,似一片轻飘飘的落叶从望苏台上飘落。白芷最后望了一眼正在惊愕看她的慕屠苏,他终于看到她了,终于。他是否还记得那年乞巧节的花灯下,有一位羞涩少女递给他一盏红艳的花灯?少女腼腆地道:“白日依山尽打一成语。”也许在他心里永远没有她的下落不明,他从不曾对她上心。

  她会向佛祖打听她一生的归宿,她知道慕屠苏不是。如果有下辈子,她,白芷绝对不要爱慕屠苏,绝对不要。死亡,是她对他最深的恨意,也是对自己最决绝的忏悔。

  落叶终于落在地上……

  什么都结束了。望苏台,忘苏台。

  作者有话要说:不要被第一章给骗了,这是一篇虐楠竹的欢快文!!!不改楠竹,就是慕屠苏!

  脑抽写的一篇文,如有不良反应……吐完了继续看哈~

  ☆、2重生——苏醒

  香炉的白烟袅袅升起,有一双手慌忙地拿起香炉边上的茶杯,疾步走向床旁,扶起榻上的女孩,喂她水喝。

  白芷感觉干涩的嘴唇被一股温热的茶水滋润,舒服不已。她微微睁开眼,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副水墨山河,栩栩如生,大气磅礴。

  怎看这幅画,如此熟悉?

  “小姐,你总算醒了。”

  又是熟悉的声音。白芷侧目看着眼前梳着双角发髻的姑娘,错愕不已,“清荷?”清荷不是嫁人了吗?眼前的这个清荷似乎还是缩小版的,年龄不过十二三岁。

  “小姐。”清荷扑倒白芷的怀里,梨花带雨地哭个不停。

  怎么回事?难道她跳楼自杀没成功?

  “吱”地一声,门被打开,一位清素装扮,手持佛珠,样貌慈爱的女人走了进来,她走到白芷身侧,安然一笑,“芷儿,你终于醒了,老天保佑。”

  当白芷见着自己的亲娘那刻,已经无法用错愕惊讶来形容,早就被此番情景吓得三魂出窍。她的亲娘早在她十五岁那年的一场瘟疫之中病逝。

  夫人见白芷的脸色惨白,以为是大病还未初愈,吩咐奶妈说道:“赶紧请王大夫过来看看。”

  “是。”

  事情的真相,足足让白芷消化了三天。她重生了,回到自己十三岁那一年。

  现在是康顺七年,她自杀前的第五年,先皇在位之年。彼时,她还是个刚及笄不久的少女,母亲尚在,父亲也不过是江南水乡从五品知州,二娘也乖顺。

  白芷忽然感觉自己的幸福再一次拿捏在手,实实在在的,心里无比满足。真是否极泰来。

  如果这是上天的安排,她一定努力去保护,她不会再任性,不会再糊涂,更加不会再爱慕屠苏。

  “小姐,你身子已经康复的差不多,去后院走走吧?桃花开得正艳,漂亮极了。”清荷一边帮刚刚起床的白芷梳头,一边提着建议。

  “好啊,我这身子骨,好久没活动了。”白芷伸了个懒腰,重重呼了口气。

  清荷捂嘴偷笑,“小姐难不成还想跳一次水?”

  “这都被你发现了。”白芷打趣说道。

  清荷脸色发白,慌忙说道:“呸呸,这话不当真。夫人说了,那湖早晚用土给填了,免得小姐一不开心,又跳湖自尽。”

  白芷失笑。这就是以前的她,一不高兴,就爱一哭二闹三上吊,任性得令人发指。她也不否认清荷的话,只是老老实实地低头认错,“以后再也不敢了,死一回,足以满足我的好奇心。”

  清荷放下发梳,十分不满她这句玩笑话,“你这好奇心可是害死我了,害的我被老爷训。”

  “嗯,白糖双炊糕作为补偿。”

  “这还差不多。”清荷满足地羞涩一笑。

  白芷也在微笑。这样的清荷,真好。她多么希望,她会一直如现在这般,一块白糖双炊糕便满足了。

  白府的后院种满了桃花。每逢三月,粉嫩的桃花,花枝满桠,落英缤纷,美得不可思议。白芷提着裙摆,走在石卵小路上,看着粉嫩的一片,心情舒畅极了。

  “姐姐。”身后忽然有个唤她。

  白芷顿足,自然知道唤她的是谁。那是与她如出一辙的同父异母的庶出妹妹。白芷转头,面带微笑,“妹妹也来赏花?”

  “是啊,如此美景,不目睹一番,着实浪费。”白芍走上前,抬手为白芷摘去头发上的落花。

  真是体贴的妹妹!白芷在心里冷笑,曾经的她当真是被她这番表面给迷惑了,她把白芍当亲妹妹,可白芍却在背后捅她两刀。

  心存芥蒂,白芷已无法有那份清明的亲情,她道:“二娘最近身体可好?”

  “托佛祖保佑,一切安康。大娘方才还说要去白马寺还愿,口信传到姐姐那儿没?”

  “无。”

  白芷的母亲柳氏常年吃斋念佛,三天两头儿小住白马寺。作为长女的她,本因是她侍奉左右,但以前的她实在对这拜佛求神没兴趣,便由乖巧的白芍代替。

  如今不如往日,白芷对白芍说道:“妹妹,以后陪母亲上白马寺之事便由我做即可,以前真是麻烦你了。”

  白芍脸色发白,略显尴尬地笑道:“姐姐哪里的话,侍奉大娘,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你有这份心,就够了。”白芷眼中倒是充满了疏离。

  聪明如白芍,自然看得出白芷的意思。她只是觉得奇怪,如今的白芷与她认识的白芷似乎不是同一个人,又像是同一个人。

  得知白芷要陪同柳氏去白马寺还愿,柳氏倒颇为吃惊。毕竟是自己亲生的,自家女儿是什么样的人,一清二楚,这上香吃斋之事,白芷不可能会有兴趣。

  去往白马寺的马车上,柳氏终究耐不住地问道:“芷儿,今儿是吹了哪儿的风陪母亲去上香吃斋?”

  白芷正用紫砂壶泡一杯碧螺春,端在嘴边,吹了口凉气,递给柳氏。待柳氏接住,白芷才道:“以前是芷儿不懂事。从鬼门关走一圈,忽然悟出个道理来。不得乎亲,不可以为人;不顺乎亲,不可以为子。”

  柳氏甚感欣慰地抚摸着白芷的发丝,“芷儿,你父亲要是知道你有这番改变,定欢喜。”

  她会好好努力保护这个家,不受内患,不遭外侵。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一年,她的父亲会遇见他仕途的转折点,太子太傅。原因正是由她妹妹陪同母亲去白马寺而起。

52书库推荐浏览: 锦竹小说作品|姒锦| 莫里| 荔箫| 报纸糊墙| 梅毅| 雨田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