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蒂择凤_何韵儿【完结+番外】

  《并蒂择凤》作者:何韵儿

  乾坤日月同辉,满城并蒂花开,两个女婴降世,哪个才是天临凤命?

  天命所归,人心所向,她偏偏不愿母仪天下。

  倾国倾城,何故倾不下一人之心。

  锦笺交心五载,爱慕之人却非他。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情深深几许 第一章:锦笺传来终觉浅

  暮春之际,浓郁的大雾笼罩了整个潋滟谷,远处一极速飞翔的海东青刺穿雾霭后,突然减速缓缓落在朱红玄铁门上。

  遮云蔽雾的朝霞从天际尽头流淌下来,映在白衣胜雪面如冠玉的男子身上,静谧美好的一塌糊涂。

  落在门上的海东青用嘴巴梳理了梳理自己沾染风尘的羽毛后,抬头看到那眉如墨画的男子轻抬手指,便张开双翅小心翼翼的落在了他散着光晕的指尖上。

  如玉男子淡然轻笑,温和的笑容像一阵柔和的轻风荡漾开来,连四周的雾气都淡出许多,当他取下海东青脚上素色花笺后,海东青扑棱一声飞了出去。

  “夜雨惊鹊离人醉,舷窗鲛人泪。锦字传来终觉浅,碧空不染纤尘忆江南,丹青素手伊人笑,暮暮念朝朝。梦萦魂牵许来世,横渡万里彼岸三生石。”

  拢着柔和晨光,花笺上隽秀精美的字体仿似午夜颗颗星辰,入目秀丽清雅,如一股凉泉洗涤了双眸,尤其是落款处那碧华二字,恰似一轮明月当空而照。

  “这般蕙质兰心的女子,不知是谁?”

  “若谷主想知道,传信给鸣谦公子查一查不就是了?”

  彼时一十三四岁面容精致的少年,手捧一雪白狐裘披在了那如玉男子身上。

  “谷主,这里风大,您身体还未大好,还是不要吹风的好。”

  如玉男子徒然一怔,嘴角浮起一抹失落,指尖轻柔的拂过花笺上还带着墨香的小字。

  “若真要等到大好,我这一生岂不是没机会出门了。”

  少年看如玉男子神情落寞,也咬着唇角垂下了头,天下尽传南宫家的医术可以起死复生,可谷主身为南宫家仅留的一脉传人,却治不好他自己这一身恶疾。

  “笨钟灵,又惹谷主不开心了吧!”

  高墙之上一红衣少女屈膝而坐,漂亮的脸颊与钟灵如出一辙,此时她手里抓着一个大出她手掌许多的苹果,咔嚓一口恶狠狠的咬了下去。

  “毓秀,大半个月不见你人影,又跑哪疯去了?”

  钟灵不甘示弱的揭短,说他笨,那他偏要告诉谷主,她又跑出去玩了。

  “我才没有呢!”

  毓秀随手丢掉了手里咬了几口的苹果,用衣襟胡乱擦了擦手,飞身一跃,从高墙上翩然而落。

  “毓秀是帮谷主查传那花笺的女子了。”

  毓秀挑眉扬起了头,邀功似的凑到了那如玉男子身边。

  “那你到说说,你查到了什么?”

  钟灵毓秀的对话如玉男子起初并未放在心上,他们是一双龙凤子,从小到大斗嘴为乐,他早已习惯了,可当毓秀说查到了传花笺的人,他明显的神情一恍,移目过去。

  “谷主,现在天朝有两个女子名气最胜,一个是左相千金颜沐之女,天籁弦阳仙人醉的颜弦阳,另一个便是右相千金慕瞭之女,瑶池碧台赠锦月的慕锦月。”

  “这花笺的主人落款可是碧华,跟那并蒂明姝有什么干系?”

  颜弦阳跟慕锦月的事情,钟灵先前就听鸣谦公子讲起过这两个人。

  情深深几许 第二章:日月同辉并蒂开

  据说十六年前出现日月同辉的奇观,从皇宫观星台上望去,太阳刚好落在左相府,而月亮恰好又落在右相府上空,同一时刻左右相府传来一阵婴儿啼哭,彼时整个临都的牡丹并蒂绽放。

  此事曾经在天朝轰动一时,也正因此,二人被并称为并蒂明姝,这也一度引起皇家的重视,二人弦阳锦月之名还是经先帝所赐,这可是除了皇家的龙子龙女,无人敢去奢望的殊荣。

  如今两个都已经过了及笄之年,二人不光容貌出落的天人风姿,才华更是千古难寻,那天籁弦阳仙人醉的颜弦阳,乐绣歌舞倾尽天下,而瑶池碧台赠锦月的慕锦月,琴棋书画举世无双。

  “哼,笨钟灵,你只知道弦阳锦月的闺阁芳名,却不知那颜弦阳的小字是羲和,慕锦月的小字是碧华吧。”

  “白景归西山,碧华上迢迢,碧华二字,除了她,还能有谁配的起,我早该想到的。”

  如玉男子沉沉叹了一口气,背手离去,留下钟灵毓秀望着那更加落寞的背影面面相觑,不明所以的跟了过去。

  夕阳缓缓下沉,暗红色阁楼的玲珑悬窗突然被推开,一阵凉风拂过开的如火如荼的桃花,花瓣纷飞而起,从窗子飞进去,此时一只如同白玉雕琢而成的皓腕伸出,纤长的手指一根一根摊开,一片花瓣落入掌心。

  绣花的烟罗衣袖如花绽放一般层层落下,接花的女子转身朝着依窗而放的桌案上望过去。

  荆州寸纸寸金的宣纸上花瓣飘落之处,赫连鸣谦四个隽秀小字堪比苍芎颗颗星辰,好看的让人炫目惊艳。

  “别梦依依到谢家,小廊回合曲阑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正在收拾桌案落花的侍女,抓着掸子的手顿住,诧异的侧头。坊间流传,她仙姿月色,词魂绝代,却不知这些他人望尘莫及的风采,从来不曾带给她一日的欢愉。

  “青鸾,璎珞近日可好?”

  青鸾放下了手里的掸子,将锦月写的那副字收了起来。

  “先前跟温香软玉的纤娘打过招呼,倒是没人去为难她,不过她还是日日酗酒。”

  锦月眼帘轻轻垂了下去,微不可闻的默叹一声,天际边缘的日头已经完全沉了一下去,只留下一道暗红的光晕。

  “命易活,心难救,罢了,随她去吧。”

  “瑶池碧台赠锦月果然是个不俗的女子,难怪能与弦阳齐名。”

  突然一声雀跃清甜的嗓音响在耳畔,青鸾一惊,接近这揽月阁的人她都能提前察觉,可这人已经近在咫尺,若不是她出声,恐怕到现在她还浑然不知,可见来人武功不容小觑,于是迅速抽出腰间的软剑,挡在了锦月前方。

  “什么人?”

  刚才出声那人并未答话,反而传来银铃相碰的声响,窗前的桃树伸出的一支突然一晃。

  一个黄色衣衫的女娃踏着桃花枝干立在花间,皓白的脚踝上戴着一串闪闪发亮的银铃,看似也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有一双澄明乌黑的凤目,弯弯细眉中平添一股女子不该有的英气,一颦一笑灵气荡然而生,不由得让人眼前一亮。

  情深深几许 第三章:画染天韵星辰字

  “来者是客,青鸾看茶。”

  锦月看那女娃脸上无拘无忌的笑意,明朗似携韵清风,狡黠的目光带着不加伪装的赤诚,便断出她其实并无恶意。

52书库推荐浏览:楚云暮| 凌豹姿| 白饭如霜| 维和粽子| 公子寻欢| 十四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