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狂妃,将军请入洞房_白木枭【完结】

  《绝色狂妃,将军请入洞房》作者:白木枭

  作品简介

  她,本是地狱的一位勾魂使者流暖酥,阎王的心上尖,新婚当夜,胆敢违抗天帝的命令,逃婚到人间!

  成为凡人后,没想到会偶遇呆子书生墨子矜,于是两人阴差阳错结拜成姐弟,开始了一段姐弟恋……

  世事难料,这段孽缘终是没有结果,两人甚至反目成仇。

  昔日情爱,成了前尘往事,她举杯痛饮下绝情毒,永远忘记他。为求生存,成为太子的贴身秘使,执行暗杀任务。

  鬼使神差,墨子矜竟是她的第一暗杀对象,这位权相识文断字了得,但身手极差,借着与皇子的交情,平步青云,好不要脸。但不想,暗杀失败,还被这个家伙占了便宜!她誓要将此人大卸八块不可!

  再相见,她是心狠手辣宸妃,擅长妖言惑众,好与佞臣为伍。而他已成为大宋的将军,威风凛凛,为排除异己,不择手段。两人针锋相对,后宫与前朝将会掀起一场怎样的腥风血雨……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序幕

  夜……

  又是这般如鬼魅的夜……萧蔷的荼靡迎着凄美的月光肆意疯长。

  红烛明明暗暗,夜风吹霞影沙帘飘,锦绣的床榻上,两具雪白的身体碰撞融合在一起,红润的口边传来声声低吟。

  身下囚,他没有忘记今时往日的疼痛,每时每刻清晰的浮现眼前,十年前的夜晚……

  经浓墨渲染的小村庄已无了人烟,勾魂使者四处游荡,凉如水的月光均匀撒在地面,夜风卷起满地黄叶。

  年迈的更夫打着响锣咚咚,高喊,“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一阵怪风如海啸席卷而来,吹翻了几口破窗子,只听嘭地一声巨响,打更的人凭空消失了。

  沿着月光的痕迹望去,屋顶上摇曳出一个巨大的可怖黑影,那狐不知生了几条尾巴,一摇尾巴掀翻整座屋檐,眼若两个巨大的红灯笼,四处扫荡食物,长着尖锐獠牙,发出惊悚的嘶吼声。

  “啊!”夜里陆续传来大人孩童惨绝人寰的叫声,撕裂异物的声音,吞食血肉的声音……都被杀了?

  村庄陷入沼泽般的死寂,满地的尸体不见首尾,浓烈的血腥味夹杂着夜风拂过少年的素面,令人恶心作呕。

  忽地,四周弥漫一股诡异的烟雾。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落城?

  充斥着死寂的夜晚,一曲玉笛燃,声声催人泪下,悲凉凄婉,好衬得高悬于天的月最是无情,惟有笛声超脱世俗的浮沉,抚慰每个躁动不安的灵魂。

  薄雾中少年的俏影忽隐忽现,手执一支温润精美的玉笛,青淀的笛穗像一尾蓝烟飘游世间,小小的身影犹如大海蕴藏着深不可测的力量,轻触间便可叫六界灰飞烟灭。

  吃鬼仙狐落地褪去一身绒毛,幻化作人的模样立在少年面前,只消动一动狐鼻,灵魂的洁与浊即可在顷刻间深知。

  猛地,仙狐震惊麻木,因激动咬紧了朱唇,跟前的少年可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生的四阳人。这是何等的纯洁,从里至外,如美玉一般晶莹剔透!

  少年不惊不怕继续吹笛。仙狐倒是聪明知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等千年一回的珍馐需要一口一口的细嚼慢咽。他在旁静静望着少年,时不时对他暗送秋波。

  仙狐雪腮边浮起涩涩的红晕,眼迷离若琉璃,发出磁性柔和的声音叫唤道,“少年,我府邸里恰好有满桌的佳肴与美酒,不知可否与奴家小酌一杯?”狐狸笑颜如芙蓉。

  “你不说,我就当你是答应了。”他妖娆笑着伸出手触碰那散发着纯洁气息的少年,刹那间一道怪异的力量轰炸而出,他灼伤了身子,骇然挥袖离去。

  不速之客走后,笛声随之消了停。少年双膝重重落在地上,颤抖着手扶起地面血淋淋的尸体嘶吼,“奶娘!”

  风一吹连着老妪的魂魄飘起,少年伸手挽留老妪,可不论他怎般努力他还是没能抓住老妪的魂魄,他只能用微弱的声音拼命留住旧物,“奶娘,别走!别走!不要离开!”

  急风吹得老妪的魂魄四处颠婆,“子衿,奶娘走了,今后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他的一举一动使一旁的勾魂使者为之震撼,不单是他眼能见彼岸,更是他浑身的品质。勾魂使者以泪洗了面,掷出手中的索魂绳勾住老妪漂泊的魂魄。

  他上前紧紧拥住奶娘冰凉的魂魄,似要将奶娘的魂魄蹂进体内永不分离,久久不曾说一句话。最后他缓缓抬头,清冷的眸底灌满一池秋水,平静说,“姐姐,替我送奶娘最后一程。”

  第二章 清袖

  人分九等,这鬼也不例外。

  清晨岳山脚下,烟雾袅袅。众人一袭素青羽衣,手持索魂绳,远远望来好似青烟缕缕,分不清哪儿是胳膊哪儿是腿。唯独流暖酥仙姿玉色,自持一股轻灵之气脱颖而出。

  “都给本官拿好你们手头的鬼器!”

  “是!”

  管教这群初生牛犊的便是四大判官之一的罚恶司,着的是紫袍,向来怒目圆睁,双唇紧闭,他的话无人不听从。

  “剩余时间,自行练习。”交代清楚,罚恶司嗖地一声没了影。

  某些人趁着罚恶司不在又要开始兴风作浪,发狂的鞭绳朝流暖酥攻来,猛地一躲,青丝散乱在侧,抬眼一看便是那性情泼辣的亡国辛阳公主。

  辛阳挽唇冷艳而笑,月眸闪出凛冽刀光,不待暖酥喘上一口气,持索魂绳便向她一顿鞭笞。

  流暖酥也不怕,轻身跃起,羽衣飘然,挥手迎上。

  两人对立,鞭绳擦碰出噼里啪啦的碎响。公主挥出一鞭,地上竟生出一道足足一尺的痕迹,若是抽打在身,只恐血肉绽开。吓得众人有眼力见散到一旁吃瓜。

  暖酥迎着她的一招一式,咬紧贝齿,“大家本是鬼,相煎何太急!”

  此刻她的内心是崩溃的,自打当上这勾魂使者,不知自己究竟是怎的就惹了这位大公主,她总能无时无刻使出浑身的蛮劲儿对她,她不累暖酥可累了。

  “你才是鬼!”事到如今辛阳还不愿承认自己成为鬼的事实,怒的眼中恍若能喷出火来,她算个什么鬼竟敢将本公主与她这等乌合之众相提并论。愤怒之下挥绳索的手更有力,连着打断了四下好几只巨大石柱,吓得底下众鬼一片哗然。

  暖酥本就体态玲珑,平日里静如处子,怎能抵挡辛阳的连连攻击?不一会儿她的身体开始吃不消渐渐虚脱。乱鞭之下,暖酥的后背狠狠吃上一鞭,她疼地惨叫,立在石柱上的身子如瓜坠地。

  见状久在一旁观战的修竹疯了般冲出人群飞冲上前,拼命喊着暖酥的名字,欲接住即将掉落的她。

  她疼得阖了双眼,已无半点期望,静待即将迎至而来的生冷地面。意料之外的是她跌入一个宽实温暖的怀抱。她有些不安,鼻间隐隐是一股松软的琼脂气息,掀开眼帘,先是男子如画的眉目砸入眸中,而后便是他用羊脂玉发簪绾起的墨色发丝,一丝一缕挠过她的脸颊,挠得她脸红耳赤。

52书库推荐浏览:松本清张| 百川鱼海| 安宁| 时镜| 李可| 青罗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