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慕君半浮生_only六月凉【完结】

  《陌上慕君半浮生》作者:only六月凉

  作品简介

  妖都之女,恋上仙界第一战将,百般迁就,用尽万年。最终,他却站在噬魔台上,告诉她,妖便是妖,是妖就是魔,逆仙道,威胁众生!

  她死心,告诉他,前世,今生,他的模样就是那蚀骨的毒药,中毒,削骨若能解了去,她定然还会感激于他!

  最终,所有的伤痕被冲散在百年的寂寞里,再相遇,她势要安定天下,寻回琈玉盏。而他,放弃一切,只盼她转眸望见,他还在。

  信任的人将她当做匕首,任意利用,不爱的人,执意靠近,护她周全。她在棋局间穿梭,却看不清前方的人是友是敌。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第一章 九山会审

  唐后,瑞雪和历三年,分立九州之地,御九座仙山——太白,昆仑,蓬莱,封尘,长生,玄虚,天玄,歧,蜀,分别护佑。其中,以太白为首,行天下大道,匡扶正义。

  届时,太白山,腊月初六。

  夜间,一向晴朗,少见阴郁的苍上,忽地阴沉下来,空气变得浑浊,接着,便簌簌地下起如同绒花一般的白雪。

  一夜的雪,将整个太白山裹住,银装加身,万里皑皑,好似故意要掩盖些什么一般。

  “?~——?~——?~——”

  身着白衣的太白山弟子,青丝显得尤为突出,手执枯草扎成的扫帚,在噬魔台上,一下一下地仔细扫着。

  般若楼里的慕烨离立在窗前,目色比外面的冰雪还要冷上数倍。他轻轻呼出一口气,玉琢一般的脸上满是惆怅。

  “尊将,会审马上就要开始了。”门外传来的通报声,就像冰凌一般,刺入他的耳中。

  良久,他沉默,面无表情,眼中却是掩饰不住的失落。转眸,再去注视苍白的天空,嘴角,却牵起一抹,不可理解的笑意,转瞬消失。

  与此同时,被缚仙绕捆住,关在九十九重天的云之陌,也已经被太白山弟子,提了出来。

  单薄的身体,晃晃悠悠地走在前面,每行一步,仿佛就要栽倒下去一般。手上的玄铁锁链,随着身体的摇晃,敲击着发出声响,在寂静的雪天里,显得更加苍凉。

  “之陌,你莫要失了生的心念,即便你是妖族后裔,如今已是凡人,相处如此之久,即使你不是我的妹妹,我也早已将你当做亲人。所以,为了我们这些亲人,你一定要挺过去!”

  走在云之陌身后的青雨抹着眼泪说着,语气很轻,就像刚刚落下的白雪跌进湖面,连波纹都还未见,便已经消散在风里。

  闻声,她忽地停住,被缚仙绕捆住的身体闪着微光,在雪地里更加显眼。若不是那苍白憔悴,毫无血色的脸,和“叮叮当当”敲击不断的锁链,当真会被误以为是哪个迷路的仙子。

  见状,跟在后面的太白弟子也住下步子,青雨赶紧擦干脸上的泪,生怕云之陌转过身来。

  不出所料,她缓缓转身,如白纸的脸色,却是挂着星辰一样灿烂的微笑。眉眼中的光彩就像阳光下的清泉,粼粼之间,不可掩盖。

  青雨怔住,从未见过受审之人竟能如此从容面对。目色定格,就似失了魂魄一般。

  见他如此,云之陌止笑,认真地说:“我可是还记得,你说过要教我四级弟子才能修习的踏羽剑!”

  他愕然,木讷点头,接着笑道:“等你脱了这缚仙绕,我便教你!”

  就在这时,风声划过云之陌的耳畔,将青雨的话绞得粉碎,冲进她的耳朵里。所有的记忆,瞬间被扭曲,重组,一股脑得冲向她的双目,痛感清晰,大脑似是要炸裂一般。

  她不得不摊倒在地上,厚厚的积雪被锁链砸地飞扬,落在她布满血污的宽松裙袍上,似是换了一件洁白的锦衣。

  “你没事吧?”

  见此,青雨赶忙上前,温热的双手,扶住她将要歪进雪里的双肩。

  肩上传来温度,她才勉强睁开如水的眼眸,摇摇脑袋,表示自己没事。但是,刚才的那一阵冷风,却让她的心中许久不曾打开的门,亮起了烛火。

  继续前行,走过剔骨道,便踏上了噬魔台。一路冰晶花开,在雪中更显晶莹剔透。云之陌无力欣赏,立在噬魔台上,灭魔门的铭文清晰,句句映入她的眼帘。

  “违逆仙道者,妖者,皆为魔。魔生,则天下不定,噬魔,灭魔,方能九州安宁。”

  缓缓闭上双眸,干涩的唇边,嘲笑。接着,薄唇轻启,张张合合,吐出一个“魔”字,便悲中无奈地笑了。

  九山的掌者门人,皆分立在噬魔台的两侧,中间留出一条宽敞的走道,露出地上栩栩如生的千莲浮雕。

  过了半晌,太白第一仙界战将,慕烨离终于脚踩祥云,从九天之上,衣袂翻飞,伴着被风吹起的雪瓣,徐徐落下,立在冰晶花开遍的仙尊台上。

  云之陌远远地望着他,眸中却无半点喜色。果然,万年之久,他的模样,依旧还是让人想要飞蛾扑火般地靠近。

  她垂眸,心里嘲笑自己。思量间,不觉面上竟然是笑的,那种笑,让人看一眼,心上,便如同被捅了一刀一般。

  “仙将万安。”九山众仙皆躬身行礼,浩浩声势,响彻太白山上空。

  “尊将,妖族女子已经从九十九重天的仙牢内提出,等待会审。”负责司法的仙官从人群中走出,脚步细碎,额头埋于掌下,行礼说道。

  慕烨离不语,眸色与行礼的仙官相遇,示意他先下去。随后,他脚下生花,冰晶瞬息,便已经抵达噬魔台下。轻步踏上台阶,方才感受到这台上,比台下的雪还要刺骨得寒。

  目色如常,静静望着眼前的女子。只见,她发丝散乱,原本身上的流苏锦缎长裙,此刻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污脏无比。蓦地,平坦的眉间,生起微小的起伏,待女子抬眸时,他却赶忙急急地抚平,隐藏。

  “到如今,你希望的,还是我叫你大叔?”她鬼魅一样的瞳色,钳住他的目光,似乎要将他逼到角落。

  他淡然。立在九山众仙面前,他不能失礼。不语,眼中似是藏了一泓泉水,目光流转,便轻易离开了云之陌的视线。

  见他消失,她刹那之间,竟有些惶恐。赶忙去环视那些要治她于死地的仙人,想要再次捕捉到慕烨离的身影。

  “我在这里。”他立在云之陌的身后,弯下腰,语气轻得如同鸿毛。

  她闻听他的气息,瞬间从潜意识里苏醒。瞳色微颤,她果然已经毒入骨髓。前世,今生,慕烨离便是她见过的最致命的毒药。

  “你是仙界尊将,身处第一尊位,掌握众生生死,可惜,你却分不清是非黑白……”

  云之陌定住心神,语气悲切,字字锥心。

  慕烨离淡漠,面色不改,良久,珍贵的目色才落在她的身上。洁白如雪的袍子波浪翻滚,他缓步走下噬魔台,立在了剔骨道上。

52书库推荐浏览:公子寻欢| 乌蒙小燕| 犹大的烟| 柳暗花溟| 肥妈向善| 莫言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