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心_月言午【完结】

  书名:惑心

  作者:月言午

  文案:

  这大概是一个先爱上的人妄图被爱的故事。

  她一直以为她会赢,却输了。

  他一直以为她会输,却赢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宫斗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宛心,温砌 ┃ 配角:齐鸣,秦枝 ┃ 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夜深灯火上樊楼

  明王十二年除夕,国君设宴邀请众大臣共渡新年,庆贺温氏王朝建立百年,御花园内歌舞升平,歌妓舞妓往来穿梭,鼓点雷动,丝竹喑哑,众大臣杯盏相交,慷慨陈词,好不热闹。这繁华人间却苦了祁宛心这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她只想安安静静地呆在相府里吃一碗娘亲做的馄饨却不料一早醒来被父亲耳提面命带到了宫里。

  她端坐在席上,谨记父亲来时的叮嘱:你只管吃不要说话,就是皇帝问你话,也由为父来代答。可是这皇帝不问她话却总是偶尔瞥她一眼,圣意难辨,宛心惶恐,坐立不安。

  她自问没有特别优秀突出的地方,长得也只能尚算清秀,在京城人家中连小家碧玉也算不上,唯一能被人觊觎的也就是当朝丞相独女的身份。她定下神,琢磨近来听哥哥说起的朝堂上的琐事,除了太子渐渐摄政外也便没有其他,而这皇帝又是宝贝太子宝贝得紧,莫非是为太子选妃?

  她还在细细思索,那边太监却传太子到了,传闻太子继承了皇后娘娘的美貌,一颦一笑都倾国倾城,宛心看着眼前孑然独立的少年觉得传闻一点都没有夸张,少年肌肤如瓷,以白衣相称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然而他额头一点朱砂灿如烈焰,鹰眼薄唇,眸中深邃毫无波澜,五官精致,不过勾一勾嘴角都摄人心魂,又像传闻里的妖。

  宛心看呆了,而那人似乎也注意到她的视线冷哼了一声,她摸摸鼻子,心里暗想长这么好看不就是为了让人看吗?可也觉得此举唐突了倾国倾城的美人,默默低下头。百无聊赖地坐了会儿,她装作不小心打翻酒杯的样子借口到御花园走走,她爹深深看她一眼便随她去了。

  宛心悠哉的走着见小湖旁边的草丛里没人干脆横躺下来,从这个角度看星空,星空浩瀚,繁星点点,她仔细地辨认着织女星和牛郎星,从小便听娘说,织女牛郎是多么美好的爱情故事,没有门当户对,没有利益纠缠,一段简简单单的爱情,一段相携终老的痴情。她眸色渐渐暗淡,甩甩头准备回去时却听到了太子和一个小姑娘的对话。

  “砌哥哥,皇上和皇后娘娘好恩爱啊,每年除夕节守岁皇上都会和皇后娘娘独处,而且皇上从来不去别的妃子那。”

  宛心点头,皇上皇后恩爱的事早在民间传遍,当时皇上继位时另几位王爷虎视眈眈,甚至有王爷抓了当时还是太子妃的皇后娘娘威胁皇上,要不是她爹祁相从中周旋,皇上本打算要美人不要江山。宛心不自觉咧了嘴角,皇后娘娘真幸运。

  然后她就听到了少年的回答:“嗯。他们一直如此。若有一日我成亲,吾待吾妻,必逾孝宗。”

  宛心愣住,胸膛里一颗心剧烈地跳动,她听见他继续说:“生当同衾,死当同穴。虽沧海桑田,吾待吾妻恒一。”

  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穿出草丛走到了少年面前,她紧紧地按着心口:“如若汝妻与这万世当选其一,你待如何?” 温砌似乎早已知道有人偷听对她的出现并不感到惊讶,那张魅惑众生的脸在星空闪烁中也没有褪色半分,他沉沉说到:“生死相随。”

  宥于生灵,欢于人间,不忍毁之,而吾爱吾妻,然则二者不可得兼,愿与汝生死相随。

  宛心一回到相府连请安也来不及便奔回自己的小院子,她的小院子里种满了蔬菜水果,还养了一缸红鲤鱼,宛心喜爱做菜,祁相宠女儿便特地给她建了一个小院子,她每天便在这一方院落里折腾她的菜。宛心此时躺在院里的躺椅上,静静想着那个眉间一点朱砂的少年。

  祁宛心是相府独女,她的婚姻自然和政治分不开联系,这一点自她懂事起就接受了,她想的是,和一个门当户对的夫君成亲,以相府的地位,她必定是正妻,两人相敬如宾,她借他手维护相府,他借她手增强权势,生几个小孩子,老来儿孙满堂,弥留之际能再回相府看一下她的小院子她这一生足矣。

  祁宛心不求爱情,因为爱情往往会让人丧失理智,她必须得很清醒才能保证百年后相府无忧,所以她将此页翻过,少女心事尘封,新的一年大家看到的依然是作为丞相独女的祁宛心。

  三载匆匆而过,祁宛心及?那日满朝轰动,皇上携皇后亲临相府给太子提亲,对相府来说这是千载难遇的殊荣,有谁听说过皇上亲自登门提亲的呢?

  而此刻的丞相府内却是鸦雀俱静,宛心乖巧地在皇上皇后面前奉茶,她的爹爹娘亲还有哥哥皆垂手站在一旁,父亲眼里有她读不懂的深意,娘亲似乎不愿意脸上没一点喜色只是苍白,至于她那个高深莫测永远喜怒不变的哥哥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一点也不关心她的终身大事。

  皇上呡了口茶直截了当地问宛心愿不愿意给他儿子做媳妇,宛心看着皇上皇后跪了下去,“小女请问此次提亲太子殿下是否心甘情愿地同意。他若同意,我便同意。”

  成为太子妃入主东宫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新皇登基需要相府扶持,同样相府也能保证新皇的火不会太快烧到自己身上。但是如果他不愿意的话,她也不愿意勉强,勉强的后果相府承担不起,毕竟他是君,而他们是臣,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不如另谋一条生路。

  皇后娘娘笑了,心甘情愿嘛,入了东宫成了太子有多少人问过我儿是否心甘情愿,她瞅着宛心又顺眼了几分,“自然。他若不愿意我们又怎会来提亲,我儿见过你呢。”

  宛心垂头,害羞,眼中精光闪过,“皇上,皇后娘娘,我嫁。”

  皇上和皇后娘娘了了一桩心事,夫妻双双把家还,皇上脸上却露出不忍:“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他想起那丫头最后坚定的眼神便有些同情。

  皇后叹了口气:“那还有更好的人选吗?总不能真让小枝那丫头当太子妃吧?”她撇嘴,当时一时好心收留了一个孤儿没想到却成了祸害,哎,她那儿子也是不让人省心。

  “哎,砌儿也确实太倔,小枝的家世和性子怎么能当未来的皇后呢。”两人连连摇头,他们不想当拆散鸳鸯的人,就只好换一个聪明人来了。

  明王十五年五月,明王下旨传位太子,同月,新帝登基大婚,先皇先后云游海外不再归来,丞相告老还乡,相位按先皇遗诏传于相府独子祁宛康。

  宛心成婚的那日穿的是真正的凤冠霞帔,十里红妆艳羡了数家闺阁千金,迎亲队伍挤满了整个长安街,长安街上的大红灯笼琳琅满目,更以鲜花铺路,步步生香,街边的商铺新饰,门口窗户俱以红色丝绸掩映成花,街上火红染红了半边天,爆竹烟花齐齐鸣放,响彻三日三夜,有人说,皇帝举全国之力迎娶丞相之女,当是喜爱之极。

52书库推荐浏览:戴西| 飘阿兮| 东野圭吾| 连城雪| 血吟| 公子寻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