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途识故人_似世中人【完结】

  书名:归途识故人

  作者:似世中人

  文案:

  无爱恨不疯魔,无仇恨不成活

  无贪嗔不漂泊,无归途不识我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七年之痒

  搜索关键字:主角:一念、容云兮、容安卿 ┃ 配角: ┃ 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 1 章

  深秋的风凛冽刺骨,漆黑的寒夜里不知掩埋了多少肮脏不堪。

  一念暗暗咬着牙警惕的戒备四周,每次转移地方,头一晚都注定是睡不好的。

  破败的庙里除了她还有五个看不清身影的乞丐蜷缩在角落躲避冷风,多了一个人就意味着他们多了一个抢饭的对手,而她看起来瘦弱不堪仿佛一只手就能捏死,多的是人想第一晚就除掉这个隐患。

  握紧手里早已磨得光滑无比的银簪,一念心里默默盘算着若是他们群起而攻之,她该如何自保。

  今夜,她没有听到一声呼噜。

  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狂风肆意的从破烂的木门的缝隙间、没有遮挡物的栅栏间汹涌而出。

  寒冷席卷着她瘦弱的身躯,握着银簪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从心底发出的冷意在不断考验她的意志。

  可她不敢放松半分。

  活着,一定要活着。

  这个念头深深扎根在她心里,越想让她消失,她越要活得比谁都长久。

  微不可闻的窸窣声夹在风里传入她耳中,一念靠在墙角佯装熟睡。

  凌乱的短发遮住了她黑暗里凝视一切的眼神,借着微弱的月光,她看到了他们默契的从四周向她慢慢聚拢。

  排除异己,保全自己,这无可厚非。

  而这几个人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皆是因为一个时辰前,踏着余晖进来的一念身上沾上了许多干涸的接近黑色的血迹,而她头发下的眼神像极了一头随时准备展开厮杀的狼崽。

  莫名的,他们都被这个看似弱小的人震慑住了。

  可经过商讨,先下手为强最终成为了他们的选择。

  这样的厮杀,一念经历过了几次,从一开始的震惊惶恐到如今的麻木不仁,她已见惯不惯。

  活在最底层的人,哪有资格躲避血腥。

  他们越靠越近,慢慢遮挡住微光,无声无息像一片乌云压上来。

  他们默契又安静,似乎做惯了这种排除异己的事。

  眯着眼,她面前的一双手离她的脖子越来越近,因她双手放在身侧,其余的人也有条不紊的朝她的四肢伸去。

  看来他们想一招制敌。

  近一点,再近一点。

  眼看她右手边那个准备按她右手的人弯着腰,很是小心翼翼的接近她,在对方进入她手臂攻击范围内的刹那,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准狠的用银簪插入对方后脑勺。

  借力将右手边的人往左边推去挡住其余几个人,一念迅速翻到动弹不得的第一个倒霉蛋身上,在他们手忙脚乱之际又抓了一个人的衣裳,不留余地的朝着对方胸口位置插去。

  见第一个倒下的人不再起来,他们中有人慌乱大叫道:“他有武器!老四起不来了!”

  甜腻又熟悉的血腥味迅速蔓延开来,其余四人也算镇定,在有人喊:“一起上!”后没有后退,反而朝着一念发动更凶猛的攻击。

  这个狼崽子,果然不好惹。

  成功击倒老四,给了她莫大的鼓舞,但她没有骄傲,反而更沉静的控制着四肢的动作,寒冷席卷导致身体出现轻微的失控,缺失任何一分力道都足以让她错失杀掉一个人的机会。

  还活着的四人不再掩饰杀意,直接朝着黑夜里那个灵活鬼魅的身影扑去。

  这场争斗,本就是你死我活。

  逮着任何的机会,一念都不留余地的给予致命一击,即使失手不敌要害,也要重创敌人七分。

  他们手里拿着石块、木棍,朝着一念就狠下死手,一念借着灵活的身子如鱼得水般穿梭在几人身边。

  地上她之前布下的一堆烂布条在她绕来绕去之间发挥了作用,将几人通通缠住,而她,左手拉布,右手插簪,双管齐下。

  论力气,她远比不过他们,可她借着巧劲儿专打敌人薄弱的要害部位。

  一场血腥的杀戮,就在不为人在意的小破庙里紧张而快速的进行着。

  银簪深深扎入皮肤里,没有比这更刺骨的东西了,没有立即死去,缓慢的痛苦由内而外渗透他们全身,痛苦嚎叫充斥在这座小山丘上,惊起一片飞鸟。

  一场活动下来,一念身体里充斥着隐隐的沸腾之感,没有寒冷,没有颤抖。

  整个过程,不过半柱香时辰。

  几日未进食,此时她用尽全力拼杀自保,早已精疲力尽,但还是毫不懈怠的去检查他们死透了没。

  检查完了后,她缓缓走到他们之前休息的地方去,坐在厚实的稻草上,她拿出似乎还带着温热的银簪,细细擦拭收入怀中后才缓缓阖上双眸。

  睡梦中,一念本能的警觉蓦地睁开眼,眼前整整齐齐,站满了两排衣着光鲜的小厮,每人手里提着一盏低调华贵的灯笼,中间站着一群衣着华丽的人,有老有小,有男有女。

  看来她太累了,这么群人出现,她竟然现在才醒来。

  讶然之后的懊悔被她藏在眼底,而后她忽略掉别人惊讶、震惊、恐惧等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人群中看来最有地位的那个男人,像个被闯入领地的野狼一般,凶狠、警惕。

  庙里的惨状所有人有目共睹,她身上也如浴血水一般骇人,一头凌乱的短发沾了汗水和些血还没干透,带着湿气贴在她削瘦的脸颊两侧,没人相信这是个看起来瘦弱如十岁的孩童所作所为,可又不得不信。

  好几个女人看到五人的惨状后脸色煞白,没忍住恶心由人扶着出去呕吐了一番,一声又一声呕吐的声音让一念没由来的烦躁。

  从未被那么多灯光和目光聚拢过,一念有点头晕目眩,仿佛只是一场梦。

  “是她!一定是她!那双眼睛,那个要杀了人的眼神,不会有错!”

  人群后一个面目刻薄的女人恨恨伸出戴着宝石的戒指,坚定的指着一念。

  那个看起来稳重些的男人侧过头给了她一记警告,再没人敢出半点声音。

  一念和男人,互相打量着彼此。

  没有半分的友善和蔼,也没有半分的杀意算计,那个男人让一念觉得很危险,位高者独有的压迫感让一念最终收回了与他对视的目光。

  容耿心里暗暗讶异,这么倔强固执,一定是他们的孩子了。

  “我是你大伯,我们来接你回家了。”

  容耿这句话,落在一念耳中是这般不真实,她实在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与这样的人有半点交集。

  勾起沾了血迹的唇角,一念冷声道:“你们认错人了。”

  她声音低沉沙哑,像从黑夜里挤出来的一般,靠在墙角不为所动的她让人不敢靠近。

52书库推荐浏览:刘恒| 法医秦明| 女强文| 桐华| 宋雨桐| 叶落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