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是朵两生花_唐七公子【完结】

   《岁月是朵两生花》作者:唐七公子【完结】

  【内容简介】

  和你擦肩而过的遗忘,成了我一生的惊涛骇浪!

  这是一个关于遗忘、守护与重逢的故事。

  这世上有种植物,每年会开两次花,一次盛开在萧瑟的深秋,一次盛开在葱笼的初夏。很多年之后,颜宋想,她的岁月,花期太短还是太长?

  都市太喧哗,红尘太嘈杂,我们有一万种可能在霓虹灯下与爱情擦肩。

  颜宋是谁,她顽强像杂草,不似花却比花妖娆。她勇敢,她乐观,她是个青春年岁里仿若活了两个永远的女人,幸或不幸?

  林乔是谁,是那青葱年华下,宛如白雪翠竹的少年郎。五年前,他的爱如斯残忍,五年后,他的爱如许安静。面对他的时候,怎会忘记永远。

  秦漠又是谁,曾是她在遥远岁月里最初却最懵懂的爱。八年前,她饮下一口忘川,从此忘了他是谁。然而世上有忘川,也有记川。想起他的时候,便想到了永远。

  如何才是我爱你,是五年前不堪的过往,还是五年后相顾的无言?

  如何才是我爱你,是八年前残存的记忆,还是八年后剪不断的牵绊?

  岁月是朵两生花,涉江而过,花开千朵,惊回眸如何才是我爱你?

  (每日更新精彩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52shuku.com/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一章

  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坐在对面的才俊已经把话题从周易转移到了周恩来。

  我松了口气。

  这位工科出身的才俊,他的联想能力丰富得令人发指。当他从门德尔松谈到龙门山周口店再从龙门山周口店谈到周易时,我就一直担心他会从周易谈到易筋经。

  出门前,促成这次相亲、并对其寄予厚望的好朋友周越越语重心长教导我:“宋宋,我大舅的这个朋友特别欣赏才女,尤其是跟他志同道合的才女。你要把握机会。等把他搞上手了,带到林乔和韩梅梅跟前晃一晃,保管你什么气都出了,神清气爽啊那个神清气爽。”话毕在我肩膀上搭了条市价三十五块钱的波西米亚风格大披肩,并勒令我将平底单鞋换成一双市价匡威牌帆布鞋,以增强我是一个才女的可信度。

  由于之前的二十五年我从来没有穿过披肩这种服装,对它的运用不够纯熟,所以在和这位才俊用餐时,不慎打倒装满水的杯子一个,碰落沾满酱汁的刀叉一双。才俊很有修养地皱了皱眉头。

  我肩负着将才俊搞上手的使命,为了不辜负周越越的期望,丝毫都不敢懈怠。但话题曲折回环九转十八弯,却总弯不到郭晶晶和田亮的分手真相或李嘉欣迄今为止共傍了多少位大款这种我擅长的方面。在我几乎要绝望的时候,才俊终于意识到不给我发言机会有点违背我们此次相亲的公正平等原则,握着杯子笑道:“颜小姐平时喜欢看什么书,听什么音乐?”

  我把最后一口肉咽下去,两眼放光地嘿嘿告诉他:“金瓶梅玉蒲团什么的,听歌就偶尔听听洪湖水或者大刀像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他的笑僵在了脸上。

  才俊付账的时候气色不太好,看得出来他不是很满意我,觉得付出去的这几张钞票是无意义投资,他亏了。我本来想安慰他,现代社会有很多上班族压力太大,每个星期不得不花钱请心理医生听他们倾诉,心理医生两个小时的收费比今天我们吃的这顿晚饭贵太多了,如果他实在想不通,可以当作这两个小时其实是在看心理医生,但突然想起周越越提过这位才俊比较好面子,于是我思考再三,还是决定保持沉默。

  窗外万家灯火,我裹着披肩跟在才俊后面。途径一张餐桌的时候,蓦地感觉到两道凌厉的视线。我条件反射地侧头一看。看到了一个中国人和两个外国人。呃,也有可能是一个外国籍华人和两个外国籍外国人。

  向我这个方向致以凌厉视线的是那位中国人或是外国籍华人。

  我有一刹那心花怒放地觉得这个视线可能是投向我的,但是下一刻,我立刻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假想。电视里不是经常演么,美女在街对面边挥手边对着主角做各种暗示性强烈的诱惑动作,当主角乐颠乐颠地跑过去占美女便宜时,热辣的美女嘟着嘴一边大喊”Honey”一边兴高采烈地投进了站在主角背后的猛男的怀抱……

  周星星的每一部电影都在数十年如一日地向我们传达这样一个中心思想:“表错情是件很悲摧的事。”

  按照周星星定律,这位中国籍帅哥或是外国籍华人帅哥的视线终端必然连接着某位惊世骇俗的大美女。我垂涎了下这位帅哥的美貌,识时务为俊杰地侧头回去向前大迈了两步,正好赶上今晚埋单的才俊的步伐。

  我和才俊在餐厅门口分了手,意料之中他并没有问我要电话号码。这一点我表示理解。但令人气愤的是,他不打算送我回家,却一相情愿地叫来了出租车,并坚持将我塞了进去。这使我不得不多花了十一块冤枉钱,而我本来是可以步行到对面汽车站,花一块钱硬币坐230路公共汽车直接坐到小区门口的。

  洗澡的时候似乎听到窗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作为深秋的夜风,它今天晚上吹得有点狂暴。

  我隐约觉得刚才餐厅里那位用视线扫射我的帅哥有点眼熟,擦头发的时候突然福至心灵,记起他长得像颜朗喜欢的某个女明星的绯闻男朋友。前两天颜朗还在电视上指给我看过,难怪不得眼熟,那男的叫秦啥来着?我决定等颜朗上完奥数补习班回来问问他。

  擦头发擦到一半,周越越在外面边挠门边大叫我的名字。那门挠得撕心裂肺惨不忍睹。我不得不放下毛巾前去接应她。

  周越越义愤填膺地倒了杯水,义愤填膺地喝了一口,义愤填膺地指着我的脑门数落:“你出息啊你,刚才人家小伙子打电话来把我骂了一顿,说他明明要求介绍一个才女,我却弄一个革命欲女给他。你说说你都干了些啥。我不是告诉你了吗,装天真装忧郁不好装,装才女还不好装啊?又不需要你四十五度角仰天流泪,他说什么你点头微笑应着就行了呗。为了你能成功,我还特别借给你我的匡威牌帆布鞋。你这倒霉孩子,你多么叫人失望啊!”

  虽然觉得对不起周越越,但我还是不得不指出一个事实:“你那双匡威牌帆布鞋其实是仿冒的吧?”

  周越越生气地甩门而去。

  这次相亲虽然惨败而归,但它在某一方面成功地改造了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今天晚上以前,受诸多言情小说的影响,我对于才俊这两个字一直抱有一种不切实际的美好幻想。在我的美好幻想中,才俊必然是才的,而且是俊的,就像《赤壁》中的金城武一样,谈笑间草木为之含悲风云为之变色,偶尔弹弹琴带带兵业余还能给战马接接生。

  所以当周越越对我说对方是个才俊时,可想而知我是多么的激动啊。但这位才俊,他先是用他稀疏的头发和鸭梨一般的体型颠覆了我对“俊”这个字的理解,再用关公战秦琼和龙门山周口店发现元谋人的历史故事颠覆了我对“才”这个字的理解。当我好不容易调整出听穿越故事的心态,他却用“司马迁遭受腐刑之后,身体全腐烂了,该是多么痛苦啊”这个感叹句再一次深深地刺激了我。

  我不晓得为什么这位才俊一定要找个才女处对象,但我晓得他想要找个才女处对象的愿景是有点难于实现的。

  颜朗八点半才回来,错过了电视上火影忍者第306集的播出,发了一会儿脾气。我和他商量,只要周五他语文测试能考过八十分就告诉他家里电脑的密码,他表示接受。

  补习班老师留了题目,让他们思考“在十个房间里,有九个房间开着灯,一个房间关着灯,如果每次同时拨动四个房间的开关,能不能把全部房间的灯关上?”这个问题。我给他做了碗蛋炒饭,陪他坐在灯下思考了一会儿,没思考出来,就先去睡了。

  我忘了问颜朗他喜欢的那个女明星的绯闻男朋友到底叫秦啥来着。

  周越越三天没跟我说话。实在是难得的清闲。在这难得清闲的72个小时里,我让于阿红得了白血病客死异乡,从而结束了我的长篇小说《对面竹楼上的裸女》的创作。编辑表示欣慰,看完后建议我重新写结局,把白血病换成肺痨,她觉得《对面竹楼上的裸女》作为一部乡土气息浓厚的文学作品,不适合使用白血病这样时尚的、富有韩国气息的文化元素。我严词拒绝了她的提议,表示乡村文化和工业文化的融合是大势所趋。在这部作品中我要有所提高,要让多种文化元素和谐共存。编辑威胁我如果不改的话这本书的出版将困难重重,稿费打入我帐户的日子将遥遥无期,我把钱包里工商银行卡、建设银行卡、招商银行卡以及农业银行卡中的所有存款统计了下,对编辑表示了妥协。

  第四天下午的文艺美学课上,周越越发来短信,邀请我下课后去吃钵钵鸡。她说昨天晚上她大舅生日,她终于见到了曾经和我相过亲的那位才俊。她觉得挺对不起我的,她以前听她大舅赞赏过这位才俊长得像某位伟人,便古道热肠地介绍给了我,但她绝没想到这位才俊长得像皮球版的朱元璋。

  我就知道,区区一个胖才俊是毁灭不了我和周越越之间山无楞、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深厚友谊的。遂欣然应约。

  人一旦有了追求,光阴就荏苒了,岁月就如梭了,时间就白驹过隙了。在到底是去北门吃陈记钵钵鸡还是去南门吃廖记钵钵鸡的痛苦抉择中,下半堂文艺美学课悄然而逝。

  我和周越越各抒己见,经过一番磋商,最终决定光顾南门的廖记钵钵鸡。

  南门校门口有家书报亭,周越越突然想起要买一份参考消息。事后我非常后悔自己趁机去上了个厕所,没有及时制止她这个冲动的行为。

  据说在买六角钱一份的参考消息的过程当中,透过琳琅满目的书报读物,周越越一眼看中了本以一位端庄典雅的美男做封面的全铜版纸豪华杂志。这本叫做《名筑》的豪华杂志价格一点都不名著,薄薄一小本竟然要三十六块钱人民币。随身只带了四十块人民币的周越越本来牢记着要请我吃钵钵鸡的誓言,准备明天再来买这有且仅有最后一本的杂志的,哪晓得半路却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想夺她的心头爱,于是她毅然掏出了人民币,酿成了只能请我吃个烧饼的惨剧。

  我把那本罪恶的杂志接过来翻了翻,配图大多是酒店度假村什么的,原来是本建筑类专业杂志。

52书库推荐浏览: 唐七公子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