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暗_饶雪漫【完结】

   《临暗》作者:饶雪漫【完结】

  序

  “你必须听!”她站在他面前,口气不容置疑。

  她把她的IPOD的耳塞塞到他的耳朵里,他歪了一下头,始终是没能躲开。耳朵里传来的音乐是奇怪的,吉他的前奏,完全听不懂的歌词。她站在他面前,一脸严肃的表情。

  他把耳塞取下来,扔到沙发上。人站起来,走到窗前,点燃一根烟。

  她站在他身后,背对着他,眼泪掉下来。

  一分钟后,她拿起他的烟盒,用他的打火机,也点燃了一根烟。

  她坐到沙发上,盘着腿,一面流泪一面抽烟,样子很有些滑稽。这是这个月来他和她之间的第N次冷战,一个月前,他们互相称对方“宝贝”,用同一双筷子吃同一个碗里的面条。一个月前,他信誓旦旦地对她说:小爱,我会爱你一万年。

  这就是爱情。

  他终于拉开门走了。她被香烟呛得七荤八素却坚持着没有昏过去。她近乎于倔傲的把香烟再次送到唇边,继续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眼角的余光掠到放在门边的一双大大的拖鞋。一只朝南,一只向北。

  这就是爱情。

  (每日更新精彩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52shuku.com/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1)

  一夜

  二十四小时后,小爱站在了丽江古城的街头。

  这时是黄昏。

  不过丽江是没有黄昏的,不管天是什么样的颜色,这里永远都有来来往往的人群。小爱拿着手里的纸条询问客栈的所在地,客栈是走前在网上查到的,有个奇怪的名字,叫“一夜”。小爱穿了非常招摇的花裙,厚厚的红唇,背着个大大的花包,招摇地走过丽江才下过雨的小街。两边都是小店,卖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不过这些对于她都没有兴趣。话又说回来了,对于一个失恋的女子,要让她对什么别的东西感兴趣,是一件比较难的事。

  站在“一夜”门边的时候,小爱看到了她。短发,短裙,乱七八糟的服饰,一双眼睛又大又亮,正在跟服务员吵架。

  “床上有蚂蚁,怎么不能打折?我还没跟你要医药费呢!”她的声音又脆又响,把胳膊举得高高的,非要让服务员看。

  “红点,红点,都是红点点,你说疼不疼,咬你一下啦。哼哼。”

  女服务员吓得把身子往后仰过去,再仰过去。

  小爱走过去,轻声问:“还有房吗?”

  “有预订吗?”

  “没有。”

  “去别家吧。”服务员说,“这里早满了。”

  小爱背着包往外走,还没到门口,被她一把拉住了:“喂,跟我住啦,房费各一半。”

  小爱回过头,她正冲她眨眼睛。

  “放心,我睡觉不打呼噜。”她说。

  小爱还在犹豫,她已经拉着她往里走:“走啦,我那间房不错的,在二楼,光线又好,可以看到半个丽江城呢。走啦,走啦,有缘千里来相会嘛,晚上我们去泡吧,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哦。”

  小爱就这样被她拖拖拽拽地拖进了房间。一间很小的房,有两张床,一个小小的卫生间。两张床上都摆满了她的东西,她把其中一张床上的衣服一把收起来,抱在怀里,冲着小爱点头说:“你睡这里。”

  小爱把行李放下来,问她:“我应该给你多少钱?”

  她伸出手来:“一天二十,你交我也行,交总台也行。”

  小爱不信:“这么便宜?”

  “你以为这是在巴黎?”她眼睛一瞪。

  “我还是……喜欢一个人住。”小爱把包背起来说,“要不,我去找找别的地方。”

  “不要不要。”她忽然挡住门口,很怕小爱离去的样子。

  “不要。”她说,“这里真的很好的,要不,我可以不收你的钱。这还不行吗?”

  小爱奇怪地盯着她。

  “叫我离离。分离的离。”她咬着下唇说,“我失恋了,我一个人住会害怕。”她看着小爱,眼睛又大又亮,有些湿湿的。

  小爱的心忽然就软了,她把行李放下来,书上说得一点儿也没错,丽江是一个很戏剧的地方。

  除了离离,或许小爱应该还可以偶遇一个帅哥,当然,这是后面的事。

  (2)

  两个人

  没答案,没答案,真爱在哪儿。

  用力想,用力想,难道是他?

  …………

  进酒吧一小时了,离离一直在唱歌。一开始是跟三个小姑娘唱,她给了她们三十块钱,可以得到三支玫瑰和六首歌。小姑娘们扯着嗓子唱了半天的“阿哥阿妹”,捏着三十块钱心满意足成群结队地走了。离离就开始一个人唱,唱着唱着不过瘾,她就跑到酒吧的台子上去扭着身子跳舞,没有人关心她,在丽江,在丽江的酒吧,没有人会用奇怪的眼光看离离。

  离离冲小爱眨了眨眼,大声说:“来啊,一起跳。”

  小爱喝着一杯啤酒冲离离摆摆手。

  离离笑,声音低下去,但嘴型很夸张,小爱知道她在说:“放不开!”

  离离扭着身子,像蛇一样地从台子上滑下来,趴在小爱的桌上,低下来喝了一口她的啤酒,然后说:“忘了自己,就可以忘掉失恋啦哦。”

  小爱瞪着离离。

  离离说:“你别告诉我你没失恋,好孩子都不许撒谎。”

  说到这儿,离离的手机忽然响了。诺基亚很清脆的铃声,离离眯起眼睛来看了一下号码,把手机忽然伸到小爱面前说:“你替我接!”

  小爱躲开。

  诺基亚不折不挠地响着。

  离离不折不挠地说:“接嘛,替我接嘛,求你啦。”

  手机贴近小爱的耳朵,小爱听到那边传来一个特别好听的男声:“离离,你在哪里?”

  “我……”小爱指着离离,“她……”

  离离朝小爱做鬼脸。

  “她……”小爱结结巴巴地说,“她,她上洗手间去了。”

  “噢,你不是她。”对方说,“谢谢你,等离离回来,你转告她,让她来官房大酒店708房间找我,我来丽江了。”

  “哦。”小爱说。

  对方把电话挂了。

  “什么?”离离瞪大了眼睛问,“他说什么?”

  小爱把手机塞回离离手里:“他说他在什么官房大酒店等你,让你去。”

  “官房?”离离尖叫起来,“他在丽江?啊啊啊!”

  “你怎么了?”小爱问。

  “我没什么。”离离说,“亲爱的小爱,你是否愿意陪我去一下官房大酒店呢?我介绍一帅哥给你认识。”

  “不去!”小爱干脆地说。

  “可是你不去,如果他杀了我,谁来救我呢?”离离说。

  “那我更不能去了。”小爱说,“我还要留着一条命去爬玉龙雪山呢。”

  “走嘛,好小爱。”离离说,“你陪我去见他一面,我们今晚还是回客栈住,明天我陪你去爬雪山,还不行吗?”

  “离离。”小爱说,“要知道我们并不熟。我来这里是度假的,希望你不要干扰我,行不行?”

  离离松开小爱。

  她的眼泪忽然从大眼睛里流了出来。

  小爱吓了很大的一跳。

  “喂。”小爱慌里慌张地递过纸巾说,“喂,你不要这样啊。你到底怎么了?”

  离离继续哭,无声的,大滴大滴的眼泪。

  “哭吧。”小爱说,“伤心总是难免的。”

  离离却忽然不哭了,扑上来要抱小爱的样子,小爱躲开了,拿着自己的包往门外匆匆走去。

  (3)

  初遇

  很累,小爱回到客栈就睡了。

  睡以前,真是有些想他,手机拿在手里翻来覆去,最终没有给他发短消息。就这样捏着手机睡着了。

  半夜醒来的时候,她感觉到有个滚烫的东西靠着自己。清醒过来后,发现是离离。离离全身烫得要命,爬到她床上来,抱着她,嘴里在哼哼。

  “你怎么了?”小爱爬起来,开了灯,看到脸色绯红的离离,用力拍她的脸说:“你没事吧,离离,你是不是在发烧。”

  “我要死了。”离离气若游丝地说,“你们都不管我,我要死了。”

  “你得去医院。”小爱穿上衣服,把离离扶起来说,“你先喝点水,我带你去医院。”

  “让我死了算了。”离离说。

  小爱把矿泉水硬灌到离离的嘴里。水流下来,把离离的衣服弄湿了。她没换睡衣,穿一条在丽江才买的花裙,人软软地塌在那里,烧得不行了,脸上却好像在笑。

  喝完水,离离倒到床上。

  “你起来,”小爱说,“我们去医院。”

  离离不理她,好像睡去了。

  小爱急得有些手足无措,又去弄了冷毛巾来替她盖到额头上,再到服务台去找药,睡得蒙蒙眬眬的服务员朝小爱摆手说:“没有,没有。”

  小爱跑回房间,离离的烧依然没退,她开始说胡话,喊一个人的英文名:Tony,Tony.

  小爱忽然想起什么,她在离离的包里找到离离的手机,手机关了,小爱打开来,找到那个“已接电话”,拨过去。

  凌晨四点,那个电话并没有关机。

  还是那个很好听的男声:“离离?”

  “不是。”小爱说,“我是离离的朋友,她发高烧了。”

  “噢。”那边说,“你们在哪里,我这就赶来。”

  小爱报出地址。

  “谢谢你替我照顾她。我带着药,尽快赶到。”

  “没事。”小爱说。

  挂了电话,小爱坐在床头看着离离,她忽然发现离离看上去真的很小,好像就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只是服装和化妆让她显得老气而已。再又想,自己跟离离的命运是不同的,不会有谁为了自己追到天涯海角,不会有谁会为了自己不离不弃。

  这世上肯定是有真正的感情的,只是自己遇不到而已。

52书库推荐浏览: 饶雪漫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