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最好的时光_匪我思存【完结】

   《爱你是最好的时光(出书版)》作者:匪我思存【完结】

  作品简介:

  等不等是我自己的事,爱不爱,也是我自己的事。你不再爱我,你当年为什么离开我,或者你真的从来没有爱过我,没有关系,这不影响我。只是你说错了,我不是曾经爱过你,我是一直爱着你,从过去,到现在,甚至,还有将来。

  内容标签:言情,都市爱情,现代,至死不渝

  搜索关键字:主角:聂宇晟,谈静┃配角:┃其它:

  网站宣传稿:匪我思存开年巨献,虐恋情深后的温情暖爱大团圆,献给每一位有幸遇见爱情的女孩,越勇敢,越幸福!

  主要人物介绍

  男一号:聂宇晟女一号:谈静

  男二号:盛方庭女二号:舒琴

  七年前

  谈静VS聂宇晟

  她说:“聂宇晟,我是故意的,怀孕我是故意的,去打掉也是计划中的事,因为这样你才会难过。这世上最残忍的事并不是别的,是让你以为自己拥有一切,最后才发现一切其实都是假的。你知道失去最心爱的一切,是什么滋味了吧?你知道失去将来,是什么滋味了吧?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们两清了。”

  他说:“谈静,你以为这算完了吗?早着呢,不让你身败名裂,我绝不会放过你。”

  七年后

  谈静VS聂宇晟

  她说:“十万。你知道我需要钱,也许你还……还喜欢我。所以,今晚你想留下来也可以,我要十万。”

  他说:“罗密欧没有遇上朱丽叶,不是,罗密欧遇上了朱丽叶,可是朱丽叶给了他一刀,还正插在他心口,罗密欧没法挣扎……他也没想过挣扎……就被朱丽叶给杀死了。还有什么比这种事更残忍,你爱的人,往你心口上捅一刀?”

  七年,时光已经成了一条无法逾越的河

  他们隔着命运湍急的河水,眼睁睁地看着对岸的对方,越走越远。是无法戒掉的毒,是不能割舍的痛,隔了七年重新拥抱这个女人,聂宇晟才真正知道,有一种爱它不会因为时间改变,有一种爱它反而会越挣扎越深刻。

  “等不等是我自己的事,爱不爱,也是我自己的事。你不再爱我,你当年为什么离开我?或者你真的从来没有爱过我?没有关系,这不影响我。只是你说错了,我不是曾经爱过你,我是一直爱着你,从过去,到现在,甚至,还有将来。”

  番外

  谈静VS盛方庭

  她说:“如果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会伤害到很多人,而另一个选择,也会伤害到很多人……”

  他说:“中国有一句话,叫两害相权取其轻,哪个选择造成的损失少,就选择哪个。”

  聂宇晟VS舒琴

  他说:“过去的一切终究会过去,那个人,我会努力把她忘记,我想试试,能不能爱上你。”

  她说:“我决定了。原来你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决定了,跟你交往看看,看能不能治好你的病。”

  舒琴VS盛方庭

  她说:“你从来没有担心过我会爱上聂宇晟吗?比起他来,你真是更像一个魔鬼!”

  他说:“魔鬼跟魔鬼才会永远在一起,你我是一样的人,我永远也不会担心,你会爱上天使一样的聂宇晟。所以,也请你放心,我对聂宇晟的前女友,不会有任何别的想法。”

  结束语

  有情皆孽,无人不冤,是爱情的缠绵悱恻;

  恩怨纠葛,悲欢离合,是命运的颠沛流离。

  在历尽千难万险之后,最动人心弦——爱是给予,不是掠夺。

  我爱你,所以我愿意!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52shuku.com/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一章(1)

  谈静上的是下午班,正巧又是双休,忙得脚不沾地,最后打烊的时候发现收了一百块假钱。收到假币是最懊恼的事了,谈静向来心细,以前从未犯过这样的错,今天也是忙昏了头。王雨玲正好跟她一起上下午班,王雨玲说:“要不给梁元安。”梁元安虽然向来嘻嘻哈哈没个正形,可是很照顾店里这些女孩子,偶尔有人收到假币,交给梁元安,没两天他就拿一把零钱来,说:“喏,还有十五块买烟抽了啊。”虽然少了十五块,可是小姑娘们总是高高兴兴,嘴甜的还会说:“谢谢梁哥。”

  谈静觉得不好,虽然梁元安拿去也是花掉,可是别人小本生意,收到假币,肯定一样的难受。

  王雨玲不以为然:“你是榆木疙瘩。”

  谈静没脾气的笑:“算了,当买个教训。”

  其实还是心疼,一个月工资算上加班费也不过两千出头,突然没了一百块,当然懊恼。埋头继续轧账,突然听到风铃声响,王雨玲说:“对不起,我们已经打烊了。”

  “我想订个蛋糕。”

  低沉悦耳的男中音,仿佛有磁性,听在耳中,令人一震。

  谈静不由得抬起头来,首先看到的是衣领,衬衣领子,没有系领带,解开了两颗扣子,显得很随意的样子,一边肘弯上还搭着西服。从收银台这边看过去,只能看到客人的侧脸,虽然只是侧脸,可是眉目清朗,是难得的俊逸男子。

  谈静觉得很失态,低下头继续数钱,耳里听到王雨玲连声音都温柔了好几分:“要不这样吧,如果您不急着要,今天先挑个蛋糕样子,明天您再过来取?”

  男人似乎微微沉吟了两秒,说:“算了。”

  看着他转身往店门外走,王雨玲忽然灵机一动,叫住:“麻烦您等下,我们还有位裱花师傅没走,要不我让他给您加班做一个?”

  梁元安其实已经下班了,可是王雨玲给他打了个电话,他正好还没走到地铁站,很爽快的回来了,洗手换了衣服就去了操作间。

  男人非常有礼貌的道谢,然后选定了蛋糕的样子,估计是送给女朋友的,因为挑的是心型,又全是玫瑰花图案。这种蛋糕店里卖得最好,俗是俗,腻是腻,可是爱情从来没有不俗不腻的。

  王雨玲还在耐心的询问蛋糕上要不要写字,要不要撒巧克力粉,要不要放上糖霜,男人说:“给我张卡片吧。”

  店里蛋糕附送的卡片非常精美,男人想起什么似的:“我去车上拿支笔。”王雨玲忙回头叫:“谈静,把笔拿过来。”

  谈静只得将笔送过去,离得近,闻得到男人身上淡淡的香气,似乎是薄荷的清凉,又仿佛是绿茶的气息,纯粹而干净。

  “谢谢。”

  男人回过头去写字,因为半低着头,谈静就看到他的手指,非常修长。

  谈静快快走回收银台去,把钞票理一理,男人来交钱的时候,她的心还怦怦跳,就像第一次看到聂宇晟。

  那时候她刚刚考进十四中。课业重,路又远,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每次回家都是周六,妈妈总是事先给她弄点吃的,跟她说不到几句话,就匆匆忙忙赶着要走。那时候妈妈利用双休教钢琴课,每个学生住的都不近,来来回回要倒换好几趟公交,可是收入还是相当不错。谈静知道妈妈的不易,从来也很乖巧。

  妈妈第一次病发的时候,谈静还在学校上课。班主任把她叫出教室,告诉她妈妈进了医院。谈静仓惶的赶到医院去,却在急救室没有找到母亲,她正焦急的询问护士,忽然听到身后有人问:“你是谢老师的女儿吧?”

  低沉悦耳的男中音,仿佛有磁性,听在耳中,令人一震。谈静转身,首先看到的是衣领,T恤领子,淡蓝色的条纹T恤,很清爽随意的大男生。

  谈静那时都急糊涂了,只会问:“我妈妈在哪里?”

  “已经转到观察室,医生说住院部暂时没有床位,等腾出床位再转到住院部去。”他稍顿了顿,说:“我带你去。”

  谈静跟着他穿过医院长长的走廓,又拐了一个弯,才是急诊中心的观察室。妈妈就躺在床上,身上还插着一些仪器的管子,盖着医院的被子,脸色煞白,连嘴唇都是灰的。谈静一声“妈妈”噎在喉咙里,眼泪顿时流下来。

  他安慰她:“医生说已经没事了,你不要太担心。”

  谈静从来不知道妈妈有心*,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多年,今天骤然听说,顿时觉得像塌了天,六神无主。幸好那男生虽然比她大不了几岁,行事倒挺沉稳。一一告诉她前因后果,谈静才知道原来他叫聂宇晟,今天妈妈去他家给他上钢琴课,没想到课上到一半的时候就昏了过去,幸好送来的十分及时,医生经过急救后已经并无大碍。

  谈静自然是感激万分,谢了又谢。倒谢得他不好意思起来:“你别这样见外,别说是谢老师,就是一个陌生人遇上这事,也应该送到医院来。”补了一句又说,“谢老师平常对我挺好。”

  后来谈静才知道,聂宇晟还垫付给医院五千块的押金。妈妈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出院后才去银行取了钱,因为医生一直嘱咐要卧床静养,只得由谈静拿去还给聂宇晟。

  聂宇晟家住的那个小区在山上,背山面海,风景格外的好。那时正是凤凰花开的时候,路两旁全是高大的凤凰树,大朵大朵的艳丽花朵,远远看去像是无数只火色的蝴蝶。高大的乔木掩映着黑色的柏油路,一直延伸到山顶。山道曲折,谈静坐到公交的终点站,偌大的公交车上,只剩了她一个乘客。

  门口的保安不让她进去,谈静借了保安的座机给聂宇晟打了个电话,就站在大门外的树下等。人行道边落了一层狼籍的红花,更像是下过一场花雨。谈静站了没多大一会儿,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砸落在她头顶上,伸手摸索,才知道原来是朵落花。刚刚把花顺着头发捋下来,已经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谈静转过身,果然是聂宇晟。他一身白T恤白裤,踏着火红的落花走来,对她笑:“等了好一会儿了吧?”

  谈静这次才看清楚聂宇晟的样子,眉目清朗,是难得的俊逸男生。谈静素来内向,在学校里都不太跟男生说话,所以还没开口倒先红了脸:“没有。”定了定神,把手里的信封交给他,“这是妈妈叫我拿来的,还有,谢谢你。”

  聂宇晟没有接信封,却先问:“谢老师好些了吗?”

  谈静说:“好多了,谢谢你。”

52书库推荐浏览: 匪我思存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