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子天王_河汉【完结】

书名:送子天王
作者:河汉
文案:

不想当演员的歌手不是好爸爸。
作为新生代人气小天王,尚哲顶着舆论轰炸含辛茹苦养个儿子,到头来连儿子带自个儿都送到了人家亲爹手上,故得一雅号——
送子天王。
控制狂总裁攻X好奶爸明星受。
轻松,温馨,扯淡,1V1。

排雷:
1、非生子。
2、背景和人设纯属虚构。
3、狗血狂撒傻白甜。
*******
内容标签:甜文 都市情缘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嘉言,尚哲 ┃ 配角:恰恰,谭杰 ┃ 其它:傻白甜
==================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52shuku.com/ 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第1集

  尚哲秘密归国!携私生子赴家宴!
名为出国进修,实则掩盖地下恋情?
隐婚?孽债?小天王之子生母是谁?
……
尚哲滚动鼠标,满屏幕的猜疑揣测从眼前划过,都是围绕跟他一起回国的儿子,还有几张偷拍的照片被放了上来,虽然有点模糊,但还是能看出他和他怀里孩子的轮廓。
仔细看了看照片,尚哲啧啧道:“不愧是我儿子,跟我一样上镜。”
他的个人网站上留言数已经拖垮了服务器,票选出了16个疑似“孩子他妈”的女星;粉丝后援会对那几张偷拍照片进行了深度剖析,得出的结论是“后面那个女路人割过双眼皮”;微博上“尚哲私生子”已上了热门话题榜,话题页面下一片狼藉——有哭嚎的,有不信的,有抨击的,有路过的,有单纯发自拍的,还有打减肥广告的。
此时已是夜深,作为八卦主角的恰恰早就睡下了,这孩子刚满两周岁,长得圆滚滚的,四仰八叉地睡在尚哲床上,小睡衣撩起来,露出白嫩嫩的肚皮。
他懂什么?他懂个屁!
尚哲冲他龇龇牙,给他拉好睡衣盖好小被子,轻轻拧了拧他的鼻头:“叫你淘气!就知道给我惹麻烦!”
恰恰吧唧吧唧嘴,照睡不误。
床头柜上的手机亮了起来,尚哲开了静音,屏幕上一张哈士奇的二货脸静静地跳跃着,头上顶了三个字:周扒皮。
尚哲走到阳台接电话:“喂?周总。”
周康不跟他浪费时间:“我等你给我个解释。”
尚哲清清嗓子:“没有解释。”
周康冷笑:“出去一趟,挑事的技能又提高了。”
尚哲打哈哈:“人嘛,总是要更上一层楼的。”
那边深吸一口气:“你给我要点脸吧尚哲!我警告你!这几天给我老实待着!经纪人没到位之前你给我宅在家里一步也不准出去!”
“……哦。”
“还有你那个儿子!”
“啊?”
“下次让我看看!凭我的一双厉眼,分分钟看出他亲妈是谁……”
尚哲果断挂了电话。
他的复出之路还没开始,就惹来这么一茬,也难怪公司会有意见。
看着外面灿烂又浑浊的都市夜色,尚哲长叹一口气。
他本不想闹出这么大的事,奈何就是碰到了那么一个人。从那几张照片的背景来看,就是在对上那人的时候被偷拍的。
怎么说呢,这就叫冤家路窄。
十小时前。
尚哲是前一天回来的,带着有生之年还没来过中国的恰恰。
父子俩休息整顿了一天,尚哲添置了小床、奶粉、新衣服、围兜兜、玩具车、儿童座椅等一系列幼儿用品,总算安抚下了恰恰那颗躁动又兴奋的心。
今天是去给恰恰庆祝生日的,约在了东都酒店,就家里人在一块儿吃个饭,也算是给他们父子接风洗尘。只是他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这场家宴有着可以预见的尴尬。
尚哲的父亲和谭姨都会来,他亲妈多年前患病去世,谭姨是他父亲的第二春。
说起来尚哲的父亲是某军事院校的物理学教授,军衔高,学术上的成就也挺高,给国家载人航天技术还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不过生活上就是个挺木讷的理工男。也不知道他女人缘怎么那么好,尚哲的母亲就不说了,当年红遍全国的大美女不知怎么就着了他的道,中年丧偶之后,连遇到的第二春也是很不错的女人,说实话,尚哲都有点嫉妒了。
谭姨性格很温柔,在家里也很会做人,尚哲虽然没改口,但跟这个继母的关系还算融洽,这倒不是什么尴尬的事。真正尴尬之处在于,尚哲的大伯和前婶子也在。
之所以叫“前婶子”,是因为大伯和这位婶子离了婚,这大概是20年前的事了,两人早已有了各自的新生活,今天一起出现在这里,完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尚哲忙忙乱乱的,临近中午才出门。
他一手拎着从美国给长辈们带的礼物,一手牵着恰恰,歪着头用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讲电话:“……嗯,我刚出门。”
那边的男声嗓音带着磁性:“今天正赶上出庭,只能隔空欢迎你回国了。”
“行了,知道你忙,B市离这儿又不近,别来回折腾了。”
“这不是想见见你么。”
尚哲乐了:“咱俩见面还不容易?你上报刊亭里找本《娱乐风声》,再找本《尖峰律政》,对着放,不就见着了?”
那边调侃道:“现在《娱乐风声》上哪儿有你,你一走三年,都要过气了吧。”
尚哲哼笑:“那是我低调,我要是高调起来,信不信我明天就能上头条?”
那边沉沉地笑了两声:“我信,我信。”
尚哲走到车旁,打开后备箱把手里的东西放进去:“哎不跟你说了,我要开车了。”
“嗯,注意安全。先别挂。”
“怎么?”
“让我跟恰恰说句话。”
这人两个月前在美国待了一阵子,跟恰恰混得挺熟。
尚哲把手机放到恰恰耳朵边,估计那头说了生日快乐之类的,恰恰乐呵呵地听完,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奶声奶气地喊了声:“舅爷爷……”
尚哲眉头跳了跳,每次一听这称呼他就觉得别扭,明明这人也没比他大很多,平白涨了一个辈分,偏偏这人还就喜欢拿辈分说事。
果然,手机刚撤回来,就听那边说道:“还是恰恰乖,一教就会,要让某人喊我一声舅舅简直比登天还难。”
“去你的舅舅!谭杰你就指着这个占我便宜是吧!也不怕把你喊老了!”
“专心开车,大外甥再见。”
“滚走!”
尚哲郁闷地挂了电话。
不是他大逆不道不尊重长辈,这谭杰是谭姨最小的弟弟,现年35岁,原本跟他半点亲戚关系都没有,就因为谭姨嫁给了他爸,这人就白捡了他这么个“大外甥”。
不过他跟这个名义上的“舅舅”关系不错,说起来比跟谭姨的关系还要亲近些,这人是个大律师,尚哲有时只能憋着气,尽量不跟他斗嘴,否则多半是输。
上了车,恰恰坐在儿童座椅上,扒着窗边往外瞅,瞅半天了也没换个风景给他看,他转头看尚哲:“车车动啊,quickly。”
虽说是个纯种中国仔,也把汉语当母语学的,但毕竟一直待在美国,恰恰有时卡壳了,会中英文混着说。
尚哲指着前面一条长龙告诉他:“在堵车,动不了。”
“哦……”
无聊地玩了会儿背带裤上的扣子,恰恰开始不安分地扭身子,跟屁股上长了钉子似的。尚哲问他要干嘛,恰恰仰着脸拍拍肚子:“便便。”
尚哲一脸黑线:“要便便?在家里问你的时候你不是说不要吗?”这会儿让他上哪儿找厕所给他“便便”。
“爸爸……”
“忍着点啊,恰恰乖,马上就到酒店了。”
“哦。”
车子终于动起来了,尚哲一手开车一手从恰恰的专用包里翻出一张尿不湿,想着实在不行就让恰恰在车里解决。
好在恰恰够争气,也可能不是真的很急,愣是忍了十多分钟。
到了地方,尚哲飞速停好车,抱着他就冲向酒店大堂的卫生间。
尚哲穿着很普通的T恤牛仔裤,也没戴墨镜什么的做伪装,他抱着那么胖一个恰恰,俊脸就被遮住了一大半,一时也没人认得出他。
伺候恰恰畅快淋漓地拉完便便之后,尚哲正在洗手,谁知一没留神,恰恰自己先摇摇摆摆跑了出去。等尚哲洗完手追出来,就看到恰恰坐在锃亮的大理石地面上,身边是散了一地的纸张,对面一个女白领又想扶孩子又急着捡材料,慌慌张张的不知如何是好。
尚哲赶紧过去把恰恰扶起来,上下左右看看好像没受什么伤,拍拍他的屁股说:“让你乱跑,闯祸了吧。”
恰恰识相地往他身边靠靠。
女白领连连摆手:“不不,是我的错,我跑得太急了,没注意到孩子,孩子没事吧?”
尚哲蹲下来帮她捡材料,大概扫了一眼,好像是某个项目的投标书,右上角盖了保密的戳,看样子挺重要的:“孩子没事,不好意思啊。”
恰恰看到这两人在捡东西,大概是想弥补一下自己错误,也蹲下来帮着捡,手指头抠啊抠的,好不容易拈起来一张,走了两步又掉地上了,还被他自己的脚踩到了,他想再把它捡起来,就听刺啦一声——
投标书上法定代表人的签字被一分为二。
恰恰看看手上的半张纸,又看看脚底下的半张纸,有点傻了。
女白领已经快哭了。
尚哲怒气值蹭蹭往上涨:“Steven!”
恰恰脸上的肉肉一抖,喊他英文名就意味着爸爸真的生气了,他一脸无辜地抬头,伸出肥短的手臂:“爸爸抱……”
还抱!老子掐死你的心都有了!
总不能真在这里打孩子,尚哲剜了他一眼,认命地把这个惹祸精抱起来,余光瞟到他手上的半张纸,上面的签名看上去有点熟悉。
就在这时,他旁边传来与这个签名同样熟悉的声音:“怎么回事?叫你去拿投标书,怎么磨磨蹭蹭这么久。”
女白领脸都吓白了:“郑总,我……”
尚哲回头,与郑嘉言打了个照面。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预告:
恰恰的来历
闲言碎语:
1、开坑啦,这个光看名字就会掉粉的坑……终于开了。
2、本文所有设定均为虚构,均为虚构,均为虚构。很多东西都是汉子添油加醋的胡扯,大家当个轻松文看看就行。
3、虽然没什么存稿,但是汉子会尽力更新的,信我,MUA~
献菊感谢:
故园の桫椤树、listenonline投喂的地雷!
Piu投喂的手榴弹!


☆、第2集

  尚哲回头,与郑嘉言打了个照面。
他一愣,郑嘉言也是一愣。
随后郑嘉言看到了被恰恰撕坏的投标书,视线在恰恰脸上轻轻刮过。
恰恰立即把脸埋在尚哲脖子里,像一只受惊的小鸵鸟:“爸爸……”
郑嘉言又看向尚哲:“你儿子?”
尚哲:“……嗯。孩子不懂事,我代他向你道歉。”
最终郑嘉言也没说什么,叫秘书重新打一份投标书出来,他再签一份。
尚哲拍拍孩子的背,和郑嘉言点头道别,觉得这事就算揭过去了。
殊不知当时他们那个角落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也包括那个后来害得他被禁足的狗仔。
咔咔几张照片,就让刚回国的歌坛小天王和其“私生子”上了当晚的娱乐版头条。
忽略心头怪异的感觉,尚哲去车子那儿把后备箱里的东西拿了,带着恰恰进了包间。捏捏恰恰的小手,尚哲指着在座的长辈给他示意:“恰恰,叫阿公阿婆,爷爷奶奶。”
恰恰睁大眼睛挨个儿认人,对着尚哲的大伯和前婶子喊道:“阿东,阿婆,”又转向另一边的尚父和谭姨,“爷爷,奶奶。”
以常理来看,这称呼实在离奇,但四位长辈显然并不在意,对这孩子喜欢得不行,一边答应着一边往他胸前的兜兜里塞红包:“恰恰真乖。”
恰恰抱着红包咯咯笑,完全忘记了刚才受到的惊吓。尚哲懒得理他这个人来疯,兀自把东西给长辈们分了。他送了父亲和大伯一人一块手表,给谭姨和前婶子带了名牌手包和护肤品套盒,把大家都哄开心了,他才坐下来吃饭吃菜。
吃过饭,恰恰呼呼吹掉两根蜡烛,象征性地吃了点蛋糕,之后就迫不及待地要去玩新收到的玩具礼物,软软地喊一声“爷爷奶奶”,就让尚父和谭姨心甘情愿帮他拆包装。
尚哲被他大伯和前婶子拉到另一边聊天。
尚正德跟前妻互看了一眼,叹了口气说:“小哲,我们家对不住你。”
尚哲忙道:“大伯,说什么呢,都是一家人。”
尚正德说:“尚心那丫头从小就不让人省心,我跟她妈妈离婚离得早,她也受了很多委屈,性格变得乖张得很,后来又跟我们说什么‘出柜’,她妈妈差点被她气得进医院,可到底是亲闺女啊,这一下撒手就没了,我们实在是……”
堂姐是拉拉的事情,早几年就跟家里摊开说了,尚哲一直挺佩服她的,她很任性,但活得洒脱,她努力追求自己想要的,同时也深爱自己的家人,这几年刚与家里的关系有所好转,又千难万难地生下了恰恰,只可惜,那场突如其来的空难把她从他们身边夺走了。

52书库推荐浏览:阎连科| 风起涟漪| 木子喵喵| 姒锦| 香小陌| 袖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