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暴力不合作_诚心【完结+番外】

   非暴力不合作 BY 诚心

  简介:曾经虐待过小受的小攻在其离开后幡然悔悟

  费尽心机把小受追回的故事

  1

  "下个月开始我女儿的同学要来住。"房东大爷说,眼睛透过老花眼镜片看着我,表情有点奇怪,但他一向都这个样子。

  我点点头:"那我要去重新找房子了。"

  这两年来,我换过很多次住处,有时候是我主动换,有时候是房东不让我继续住,所以这次我也没有多么介意。

  从房东那里出来,天已经快黑,我信步走进附近的酒吧。

  最近工作起来,用的时间比较多,赚钱却比以前少,我很有危机意识,已经尽量减少去奢侈场所的花费,但是既然来了酒吧街这边,就去坐坐也无妨。

  酒吧里如我想象地很热闹,很久没有和许多人这么近距离长时间地接触了,街上虽然很多人,但都是擦肩而过。

  我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喝酒。

  一边喝一边努力地想下一个要去的城市,我和房东说要去找房子,好象我还会留在这个地方,事实上我每次搬家都是从一个城市搬到另一个城市。

  不过这次我本来还想再在这里住三个月的,这个城市环境好,天气好,食物美味,物价低廉,离A城又远。

  啊,还加个,酒也不错。

  喝着喝着,我认真考虑起来要不要在这里另租间房子,继续呆下去,呆到我想走为止。

  想到最后,结论是,还是不要在一个地方呆太久。

  很遗憾,但这也是为安全计。

  毕竟我被私下悬赏通缉。

  还要过这样半逃亡的生活多久,自己也不知道。

  三年?五年?十年总够了吧?一个人失踪10年都可以判定死亡了,任何事情也该过了时效。

  或许明天翻开财经报纸看到他结婚的消息,那我立刻自由了,可以继续在这里住下去。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他早该结婚了。

  喝完了两杯酒,我还是不想从这里离开。

  太久没有见到这么多人聚集在一堂,虽说他们于我的关系和街上擦肩而过的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毕竟和这么多人在一起,可以让孤身一人的我沾染点人气。

  间或有人过来搭话,男女都有,我一一礼貌地拒绝了。

  对于只是想多找个人大家一起热闹一下的邀约,很抱歉我已经没有了一堆人一起说说笑笑,大喊大闹的那种精力;对于别有所图的,我本能地感到害怕。

  虽然我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总财产为负数,我还是害怕。

  喝到午夜,我才打了车回去。

  一回到家,我就扑上了床,开始睡觉。

  头很晕,一定是喝醉了。

  但是,醉得很惬意,从心到胃,全身醺醺然。

  很久没有这么放松,也很久没有一挨床就睡了。

  我伸手抱住枕头。

  这一觉梦到了他,很久没有梦到了。

  这次的梦境不是那些重重叠叠可怕的景象,梦里的时间仿佛是我才认识他的时候,那时候的我年轻而快乐。

  一直以来我做的关于他的梦总是被追捕,被恐怖的黑影压下来,还从来没有梦到过在最开始那个时候。

  过了两年的平静生活,我的心境已经平和下来,差不多要走出那噩梦了,我在梦里这么想着,觉得心情难得地好了一些。

  等到我再也不梦到关于他的任何事情,那时候就好了。

  醒来屋里黑黑的,我的卧室由于位置的关系,不论白天黑夜,都是一片黑暗,不过就是因为这样,租金才特别低。

  除了黑之外,房子住起来很舒适,所以我很满意,另外我也很喜欢黑的屋子,自己就经常不开灯。

  才睡醒,头有一点晕,或许还有些宿醉,我不大清醒地打开卧室门,出去客厅看钟,意外地被一片迎面而来的金黄色光线刺花了眼睛。

  相对于我的黑屋子,我的客厅门窗众多,采光出奇地好,但我平时都把它们紧闭、拉上帘子,让它们能够透过来的光线也不比我的小黑屋多多少。

  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亮?我不知道。

  才经过长时间黑暗的眼睛不能适应这样的强光,我一时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

  经过无比的努力,我才勉强辨认出眼前大致的景象:屋内门窗全部大开,我清楚地记得在昨天出门前才把它们全都关好了,风从对面的落地窗吹来,长长的窗帘迎风飘舞,窗旁沙发上有一个坐着的模糊的人影,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中,让我更加看不清楚。

  不过从他的坐姿和大概的衣服样式来看,应该不是入室抢劫的,难道是新房客来看房子?我眨着眼睛,走到离他不远也不近方便问话的距离盘问:"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他不答话,似乎在看着我。

  我揉揉眼睛,走近一步问:"说话吧,你睡着了?"

  还是没有回答。

  "难道是我的衣服在沙发上摆了这个姿势?"我有点疑惑地凑过去,看自己扔在沙发上,已经修炼成精的衣服。

  刚差不多要看清那张脸,我猛地被一只手从后抱住腰,往前一拉,扑进一个确切是人的怀抱。

  而且,还是故人。

  虽然还没来得及看到脸,但是仅仅是身体接触,我就能完全肯定。

  即使我想忘掉,也忘不掉的这个身体的触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每晚让我做恶梦的这个感觉。

  我的酒一下完全清醒了,冷汗冒了出来。

  他抱得并不紧,但我缩着他怀里,一动也不敢动。

  在曾经的整整一年里,我害怕他,比现在更甚。

  即使已经过去两年,他余威尚存,还能使我身处虎口而不能动弹。

  我伏在他身上,被他抱着,被那一和他身体接触就立刻感到熟悉的气息包围,心里很绝望。

  还是被他找到了。

  我原本预计在我把他完全忘记之前,他就会对寻找我失去了兴趣,或者因为时势变迁无暇他顾而放过我。

  "怎么不说话?"他在我耳边笑着发问,牙齿轻啮着我的耳朵。

  热热的气息和熟知我敏感点的啮咬,让我在自己的意识还没察觉之前,腰往前轻轻一挺。

  我的身体饱受他的调教,他的一点点碰触就会让我难以自持。

  原来在暴力和虐待下的性调教如此有效,事隔几年还能让我对他的碰触立即起反应。

  和我贴身的他当然发觉了我的小动作。

  发出呵呵的笑声,他愉快地问:"想我了吗?"

  我不作声,心里冷冷地想,只不过是条件反射而已。

  那一年,我不迎合他,就会挨打,或者遭到各种各样希奇古怪的惩罚。

  我的身体已经变得这样了,两年的时间也不足以消除他在我身体里留下的印记。

  他看着我,似乎在等我的回答。

  想羞辱我吗。

  我依旧不出声。

  这两年来,我已经想通了,当初我何必要在公司出事后激烈地骂他,后来又在床上那样地反抗他。

  何必。

  反正到后来都是要屈服。

  我斗不过他。

  即使最后侥幸逃跑出来,现在还是被他抓住。

  他的手段,无论是明的暗的,商业上的性技巧上的,我统统斗不过。

  不如他爱做什么就让他做什么。

  他的手从后面钻进我的睡裤,先摸了几下,中指往里探去。

  我任他施为。

  应该是早在被他关起来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我就已经学会了顺从。

  他却好象从来没见过一般,似乎很开心的,带着笑意说:"今天这么乖啊。"

  我不想听到他的声音,偏了偏头,把头从他胸前避到他的肩膀那边。

  他却笑得更高兴了。

  我讨厌听到他的声音,笑声更讨厌。

  但我早已经没有力气管这个,只能默默地伏在他肩上。

  随便他吧,我不想和他像曾经有过的那样争吵,也不想对他有出自我本人意识的任何反应,现在他要发出我讨厌的声音要做什么都与我无关。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沉默。

  他抱起我,走去我的卧室,我沉默。

  他把我放到床上,身体压上来,我沉默。

  他吻我,我沉默。

  他进入我,我还是沉默。

  反而是以前看着我气势汹汹地跑到他面前一说一大串,半天才说一句话,一句话就能制服我的他,今天先是在我身上,然后是完事后从身后抱着我,说了特别多的话。

  说他想我,说他在我离开这两年里怎么想我。

  有一个时刻,我想相信他,但是我不敢。

  他未必不是说反话,我两年前是怎么离开他的,想必他还不至于不记得。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