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我错了_离壬【完结+番外】

   书名:哥哥我错了

  作者:离壬

  文案:

  同样是打架,为什么别的小孩子可以说“我叫我哥哥来打你”,而我的哥哥只会说“敢惹事先打断你的腿”,这不公平!!梁程礼泪流满面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程意,梁程礼 ┃ 配角:尚肆 ┃ 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我找我哥哥打你

  梁家有兄弟两人,老大梁程意,老二梁程礼,梁家父母工作忙,梁程意从小就get了照顾弟弟的技能,虽然他只比梁程礼大了三岁,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而已,按理,他这么努力总该有所成就才应该,只可惜,梁程礼,那是个一点也不让人省心的熊孩子。

  梁程意从小就是个少年老成的孩子,喜怒不形于色,一般的小孩儿都不敢和他一起玩,只有梁程礼没皮没脸的,一直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哥哥身后,被他哥哥的冷脸吓了无数次仍然不屈不挠,想做一个依赖哥哥的好弟弟,然后,终于在小学三年级,坚强许久的小心肝碎成了渣渣。

  那天班里有两个小男生为了抢一本漫画书打架,稍微瘦弱的小男生鼻青脸肿的,擦着自己的鼻血哇哇大哭:“你,你等着,放学别走,我,我让我哥哥来打你。”

  壮实的小男生一听勃然大怒,正要再冲过去就被听到小报告赶来的班主任制止住了,两人各打三十大板就让大家散了。梁程礼站在旁边兴致勃勃地从头看到尾,心里默默地想,以后自己打架可得注意啊,绝对不能和那么壮实的人打架,一拳下去自己鼻子一定会歪的吧,自己可舍不得这张脸,想着还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嗯,鼻梁还是有点小挺的嘛。

  梁程礼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结果第二天,他一进教室就看到那个壮实的孩子眼角淤青了一片,不太明显,然后目光闪烁,不敢看他昨天打了的那个孩子,他想起那个孩子那句“我让我哥哥来打你”,心中一惊,果然啊,有个哥哥果真是件好事。

  他用羡慕的眼光看了那个孩子整整一天,下午放学他做完值日工作飞一般地冲回家直奔他哥哥的书房,是的,虽然他的哥哥只有六年级,却已经要求有自己的书房,对于这种做法,梁程礼心中崇敬得不行,我哥哥真是个厉害的哥哥啊。

  他轻轻地把门推开一个缝,探头探脑地往里看,他哥哥正在专心地做作业,坐姿端正,面无表情,他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在这时进去时,梁程意抬了抬头:“回来了。”声音也是冰冰冷冷的,极不像一个孩子。

  梁程礼缩了缩肩膀,慢吞吞地走进去站到他哥哥的书桌前,讨好地问:“哥哥,我们班昨天有两个人打架了。”

  梁程意头也没抬:“哦。”

  梁程礼硬着头皮接着说:“输了的那个叫他哥哥把那个人又打了一顿。”

  梁程意仍然反应平淡:“嗯。”

  “那个人的眼都青了。”

  “噢。”

  “有个哥哥真好。”

  梁程意终于停下笔,抬头不冷不淡地说:“所以呢,你到底想说什么。”

  “哥哥,你会帮我吗?要是我打架?”梁程礼试探着问,想着他哥哥虽然不可能像别人的哥哥一样拍着胸脯说“没问题交给哥吧”,大概也会淡淡地说句“会”,吧。

  果然他还是太天真了,他亲爱的哥哥梁程意的反应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让我知道你敢打架,我就把你腿打断。”

  梁程礼哆嗦了一下,他真的从他哥哥的眼睛里看到了满满的杀意,战战兢兢地说了句“我,我知道了”就小碎步同手同脚地逃出了梁程意的书房,再回头看,那里,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大魔窟啊,大魔王还阴森森地散发着煞气,蔓延整座房子。

  作者有话要说:

  ☆、别人家的哥哥

  梁程礼上小学四年级时,梁程意考入了本市最好的也是最严格的私立初中,从此开始他的住校生涯,每个月只回家一次,每次一天,梁程礼也自此便开始长时间地一个人守在家里,当然,仍会有保姆来按时给他打扫,做饭,洗衣服,只是,再偷偷摸摸推开梁程意的书房门时,再也看不到那个冰冰冷冷的大魔王坐在书桌前看书写字,梁程礼那时候还不懂什么是惆怅,只是总觉得一个人看着空空的房子心里就会失落得不得了,连带着想起梁程意那满身的杀意时都觉得可爱起来。

  小孩子都是贪玩的,梁程礼这样的小孩子更是一刻不得安生,平时放学恨不得不回家才好,一直在外边和小伙伴玩,到了周末更是脱缰的野驴子一般,疯得没边没沿的。

  这天周六的下午他与几个邻居家的小孩一起去爬山,说是山,也不过是几个荒郊野外的小土包,杂七杂八的树木植物,不是什么好去处,偏偏梁程礼还兴奋得不得了,一路直往上冲,然后,他光荣地发现自己找不到跟在身后的小伙伴了,茂密的植物蒙蔽他的视线,黑压压的使人心慌,他叫了几声没人理他,一路沿着上来的路走,七拐八拐的很快迷了路,越来越不知道方向。

  恰好今天梁程意从学校回家,一直到晚上保姆来做好饭梁程礼都没有回来,他一直觉得梁程礼虽然是个笨蛋,但应该不会太蠢,也就没有很担心,一直到更晚一点,他把自己所有的功课看了一遍梁程礼还是没回来,梁程意这才有些担心,去邻居家询问,那个小孩支支吾吾的,又被梁程意的黑脸吓着了,半天才交代清楚下午的事情。

  梁程意毫不顾忌那人的父母,冷冷地丢下一句“梁程礼最好没什么事”转身就走,威胁意味不言而明。

  看着那在黑夜里更显狰狞的黑山,梁程意面无表情地上山,心想,梁程礼你就给我找麻烦,我看你能给我找多少麻烦。他的手电筒很亮,在黑暗里破出一圈光明,一边走一边喊着梁程礼的名字,不知道走了多久才在一棵粗壮的已经枯死的树旁发现了梁程礼,他的脸很红,虚弱地靠在大树旁,委委屈屈地嘟囔了一句:“哥哥。”

  梁程意把自己之前想掐死他的心强压下去,轻描淡写地说:“走了。”

  梁程礼不起身,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哥哥,我的脚扭了。”

  梁程意冷笑:“你不是本事很大吗,还带着别人出来玩,现在怎么就你走不了了?”

  梁程礼低着头不敢说话,委屈得想哭,这不是书上和电视上那些哥哥啊,凭什么人家的哥哥是那样的,我哥哥是这样的,不公平啊。

  梁程意看他不说话,在他面前蹲下来:“上来,我背你。”

  梁程礼还是不说话,专心致志地扮演被虐待的小孩儿,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梁程意见他没反应,回头:“到底走不走。”

  “我不走。”梁程礼脱口而出,说完就马上后悔了,一时图了口头之快,万一哥哥真把自己丢在这里怎么办,他可是做得出来的。

  梁程意冷冷地看他,他低下头去,忐忑地等待着命运的裁决。

  作者有话要说:

  ☆、我再也不敢了

  出乎梁程礼的意料,梁程意居然没丢下他,也没有再说什么重话,他只是很平淡地坚持:“别闹了,我背你回家。”

  生怕是什么暴风雨前的平静,梁程礼不敢再犟,乖乖地趴到哥哥的背上,乖乖地被背回家。

  九月底北方的夜晚已经相当凉,梁程意出来得急,只穿了单薄的短袖衬衫,梁程礼趴在他背上,透过薄薄的衬衫可以感受到温度源源不断地由他身上传来,梁程礼在这一刻终于感动得落下泪来,梁程意对此的回应是:“收回去,衬衫脏了。”

  回到家已经很晚很晚,梁程意把梁程礼的外套扒了丢在地上,把人丢在沙发上,然后去给与父母关系交好,一直对他们加以照顾的私人医生周医生打电话,梁程礼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梁程意的背影,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梁程意打完电话又去厨房热了热饭菜,端到餐桌上,然后终于舍得甩给他一个眼神:“先吃点东西,周医生一会儿来看你的脚。”

  梁程礼“哦”了一声,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往餐厅走,吃力地把自己瘫在椅子上,梁程意看着他吃,自己的筷子动都没有动,梁程礼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吃,偷瞄一次,哥哥在看他,又瞄一次,还在看他,梁程礼几乎崩溃:“哥……”

  “怎么。”

  “……你能别看我了吗?我吃不下去。”

  梁程意冷笑:“不看你,我才多久没看着你。”

  梁程礼又愧疚地垂下头,及时响起的门铃声终于挽救了他的尴尬与羞耻。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