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锦的年华_尼罗【完结】

   文案

  三锦是位寓居租界的蒙古小王公,此人一方面好吃懒做色迷迷,另一方面又很讲朋友义气。

  在本文的开端,他为了死党严司令的事业,自告奋勇的离开天津,跑去草原的封地上弄钱去了……

  内容标签:民国旧影豪门世家欢喜冤家强取豪夺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三锦和严云农

  一九三二年,天津,英租界。

  严云农掀开玻璃珠子串成的门帘,探身迈步入房,迎面就见三锦衣衫不整的躺在大铜床上,正一手夹着纸烟,一手拿着个苹果,边抽边吃。

  身为三锦的发小儿兼死党,他自自然然的走到床尾坐下,口中笑道:“我来啦!听说你有主意,说出听听吧!”

  三锦架起腿来,将一只有红有白的赤脚晃来晃去——他手脚都生的秀气,而且由于骨骼纤细,所以还很有一点肉感的意味,并不枯瘦。严云农看他不但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现在连躺都躺不出正经模样了,就伸手握住他的脚踝一扯:“有话快说!你当我有时间在这儿欣赏你的脚丫子?”

  三锦这回把烟叼在嘴里,伸手扯过羽绒大枕头垫在了后背,半躺半坐的望向了对方:“着你妈的急?你现在回察哈尔有个屁用?没有军饷,当心大兵们撕碎了你!”

  严云农在他小腿上拍了一巴掌,又急又笑:“那你给我画条路,你说我上哪儿能弄来军饷去!我告诉你我现在马上就要成光杆司令了,没有钱我谁也笼络不住!”

  三锦把手里那半个苹果放在桌头矮柜上,随即一挺身坐起来,神情严肃的深吸了一口烟呼出来:“你瞧我的吧!”

  严云农望着三锦那张泛着青的小白脸:“你要干什么?”

  三锦把烟头掷到了床下地毯上,又回身拿起那半个苹果咬了一口:“我他妈回旗里去,非给你弄点钱回来不可!”

  严云农瞠了眼睛:“什么?”

  三锦快啃几口,而后将苹果核也随手扔出:“你当我是谁?”他眨巴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一拍胸脯说道:“我可是正儿八经的札萨克亲王,现在我回趟旗里筹点钱,有什么不行的?你放心……”他抬手一推严云农的肩膀:“我绝不能眼看着你那边穷的闹内讧,这次必定给你搞点银元回来!”

  严云农目光下垂,盯着地毯上那被烟卷烧出的一处处小洞:“算了吧!这两年都是灾年,科尔沁那个什么王爷不就让下边牧民给勒死了么?你别闹了,我本来也没指望你,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

  三锦没理他,自顾自的转身下床,两条腿在地上划了两下,没找到拖鞋,就不甚耐烦的伸长手臂去拍床头电铃。一时有仆人跑进来,见他两只光脚垂在床下,便四脚着地的跪伏下来,从床底翻出了两只绒毛拖鞋,规规矩矩的摆在了他脚下。

  三锦穿上拖鞋,下地在严云农面前来回走了两圈。遣走仆人后,他侧过脸斜了严云农一眼:“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上旗里转一圈,看看能不能有办法,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到张家口办事处去,让云克诚给我把地卖了。我在河北还有两个庄子,多少总值些钱。”

  严云农弯腰把鞋脱了,爬到床里去翻三锦的枕头,果然找出一只镀金烟盒来。一边打开烟盒抽出烟卷,他一边低头笑着问道:“你帮了我这一次,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三锦嘿嘿笑了两声:“咱是讲究人嘛!”

  严云农很不屑的“嘁”了一声:“别不要脸啊!”

  三锦听了这话,并不着恼,可也正了正面孔,摆出一副认真姿态说道:“真格儿的,咱们认识多少年了?算算,我今年十九,你是二十五——认识了能有十五年吧,你没向我求过帮忙,这次算是开了口,我怎么着也得给你出点力气!”说完他望向严云农,口中笑道:“你放心吧!我绝对不能让放羊的勒死,我和科尔沁那个糊涂蛋还不一样!”

  严云农见他脸上一本正经的,眼神却飞来飞去的很轻佻,就忍不住笑起来,同时找到打火机为自己点燃了烟卷:“你老实点吧!现在关外到处都是日本人,你好容易巴结张学良混了个顾问职位,这次再乱跑,万一让人说你是勾结满洲国,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三锦用眼角眉梢溜着严云农,气派俨然的摆了摆手:“那不至于,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能有人注意我。”

  严云农抬眼看着他——看了片刻,“噗嗤”一声笑着喷出烟来。

  三锦转身面对了严云农,皱着眉头深吸一口气,仿佛是要发表一番言论的样子,可最终还是欲言又止,只把那口气又吁了出去。

  三锦天生的有点斜眼,不严重,一般人看不出来,严云农看得出来,就总是笑话他。

  这两位至交密友在房内唧唧咕咕的相谈许久,最终也没有得出共识来,便暂且中止讨论,一同出房,按照英国规矩用下午茶。

  三锦是个中等身量的青年,然而饭量惊人,借着下午茶的由头一天吃四顿以上的饭。仆人按照惯例摆了一桌子的西餐冷食,而三锦长袍马褂的穿戴了,挽起袖子坐在首席,开始一言不发的大嚼。严云农心里有事,倒是没什么胃口,喝了两口橘子水后便站起身来,在一旁的空地上踱来踱去。

  三锦边嚼边拿眼睛扫视严云农——严云农生的单眼皮、高鼻梁、薄嘴唇,是个薄情兼薄命的长相;不过身材奇好,不但高挑颀长,而且宽肩细腰长腿,是公认的背影比正面销魂。严云农也知道自身的长处,所以一贯西装打扮,出了名的风度翩翩。

  三锦非常羡慕严云农的这个形象,有时他想如果把自己的脑袋揪下来按在严云农的脖子上,那凑出来的人就堪称完美了。

  他觉着自己的相貌比严云农强,这一点严云农也承认。

  慢条斯理的吃完这顿下午茶,三锦一手扶着餐桌桌沿,一手捧着肚子,很小心的站了起来。

  严云农见他吃成了这个样子,就走过来扶了他一把:“你天天这么往死里吃,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三锦抑制不住的打了个饱嗝,而后就瞟着严云农说道:“有的吃,为什么不吃?”

  不等严云农回答,他的思维又忽然跳跃到了别处:“对了,上月有个日本人找我,叫做三好太郎,是个什么机关的机关长,你听说过这人吗?”

  严云农身为察哈尔保安大队的挂名光杆司令,见多识广,这时就点头道:“认识,他算个特务吧!”

  三锦也跟着点头:“那就对了,他请我去赤峰开什么大会,我没做回答。”

  严云农思索着说道:“你有话好好讲,顶好不要得罪日本人。”

  三锦嗤之以鼻:“我是非常的看不上小日本,太坏,近不得远不得,靠不得惹不得;要说好交的,还得是英国人,有一说一,实在!”

  严云农知晓他一贯亲英,从北平迁来天津后便一直住在英租界,于是也不再多说,只劝道:“现在形势很乱,你还是灵活一点为好。”

  三锦停在一扇穿衣镜前,审视着自己的衣着,结果发现这黑色长袍配上红色马褂,还真是老气横秋的可以;有心也去搞一身西装穿穿,又怕旁人瞧了稀奇。呆呆的出神片刻,他掩口打了个哈欠,回头对着严云农笑道:“吃饱了就困,上楼烧两口烟去!”

  严云农略显忧郁的点点头,想起部下那帮要哗变的兵士,他就忍不住叹道:“吸鸦片……要是再这么着下去,我得去吞鸦片了。”

  这两人到了楼上一间特地布置出来的烟室中,先让仆从将烟盘子摆上,又将烟泡也烧停当了,然后才脸对脸的躺上了烟榻。严云农没有瘾,无非是玩两口;三锦却是热爱这个,呼噜呼噜的一口气吸掉一个烟泡。待他把嘴唇从翡翠烟嘴旁移开了,严云农便抢空儿问道:“哎,你这次给我费了这么大的劲,我怎么报答你呢?”

  三锦睁着一双大眼睛,眼神有点涣散:“劲在我身上,还没费出去呢。”

  “你就说你想要点什么?你说出名字,我必给你弄回来!”

  三锦听到这里,却是垂下眼帘一笑:“要说我想要的,还真有一件——是个人,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给。”

  这话可是出乎了严云农的意料:“人?谁?你说,我肯定给,反正我孤身一人,没老婆没妹子没闺女,不怕你打主意。”

  三锦斜睨了严云农,脸上的笑意加深扩大了:“我就想要你那个小副官……”他腾出手来比划着:“细高个儿的那个,一笑有个小虎牙,叫什么来着?马国英?”

52书库推荐浏览: 尼罗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