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珀_尼罗【完结+番外】

   本文承袭《恶徒》,讲述段珀的成长故事。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黑帮情仇欢喜冤家不伦之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老虎尿床

  一九六一年,缅甸掸邦高原,掸邦自卫军总司令部。

  掸邦自卫军的总司令段提沙独自站在床前,很为难的抬手大挠短发。床是竹床,上面铺着一层席子,席子正中央……汪着一小泡尿。

  居高临下的眼望着那泡尿,他放下手回头面向门口,打雷似的大吼一声:“老虎!”

  老虎,大名叫做段珀,是他四岁的小儿子,这时候就睡眼惺忪的走过来扶着门框站住了:“爸爸。”

  段提沙转身大踏步走过去,弯下腰一把将儿子抱了起来——他这儿子生的细胳膊细腿,一个苍白俊秀的小纸人,是可以捧在手中的一点小分量。

  这次折回床边,段提沙作势要掐儿子的屁股:“老虎,你又尿床啦!”

  段珀抬起胳膊搂住他父亲的脖子,又用一只小手捂住眼睛,十分老成的叹息了一声。

  段提沙对着儿子张大嘴巴:“嗷呜!”

  段珀立刻面对了父亲,声音洪亮的进行反咆哮:“嗷……吼吼吼!”

  段提沙年纪轻,满打满算也还不到三十岁,兼之是个大男孩子的性情,所以把这父亲角色演绎的很是勉强。他爱段珀,宁愿像只袋鼠一样用帆布背包把儿子装起来,挂在前胸后背随身携带。而段珀随着父亲东奔西走,已经快要出落成了小号的暴徒,只是一直尿床。

  段提沙在这个清晨叫来勤务兵,让他把床上的席子擦净后拿出去晾一晾。把段珀扛到肩膀上,他走到了冯参谋长所住的铁皮房子门口。冯参谋长是从国民党残军里流落出来的汉人,对段提沙一直忠心耿耿;而段提沙也十分尊敬他,无论何时都要称他一声“先生”。

  “冯先生!”段总司令赤脚穿着一双破拖鞋,隔着一扇门蓬头垢面的呼唤参谋长:“醒了没有?”

  这时冯参谋长军装整齐的从远处走来,忽见了段提沙这般模样,就赶忙迎上答应道:“将军,我在这里。”然后又伸手摸了段珀一下:“老虎,不要这样。”

  原来段珀没吃早饭,现在饿了,正在口水淋漓的大啃父亲脑袋。冯参谋长在他那里有如慈母一般,所以此刻一旦发话,他立刻就抬头闭了嘴。

  段提沙倒是并不在乎,未曾开言,先对着冯参谋长粲然一笑——他是个高鼻梁大眼睛的长相,长圆脸蛋,因为总带着点儿要撒野的孩子气,所以看起来很不显岁数。

  “冯先生,老虎又尿床了。你还有没有新方子了?”

  冯参谋长很谨慎的摇头:“不要乱试那些土方,上次用药草烧烟熏老虎的肚脐,不是把孩子都呛的哭了?”

  段提沙认为老虎将来是要子承父业做大事的,总是尿床可不成。手里攥着儿子的一只小脚,他郑重其事的问道:“他都四岁了,四岁的孩子还要尿床吗?”

  冯参谋长久居深山中的总司令部,与世隔绝,也变得有点不那么讲究了。当着段提沙他解开裤子,把束在裤中的衬衫下摆重新整理了一下,然后一边系腰带一边答道:“要我看,还是夜里叫他起床尿上一次比较好——尿净了,没有尿,看他怎么尿床。”

  段提沙听闻此言,当即打了个大哈欠:“啊?大半夜的我还要叫他去撒尿?哈呀,那要困死我的啊!”

  冯参谋长想了想:“那我来带他睡觉?”

  段提沙抬手护住老虎,非常伶俐的一扭身体,随即用鼻子哼出了答复:“不给!”

  冯参谋长见他这样一个高大汉子,居然发出了撒娇一般的哼唧声音,就很觉可笑:“将军,你要是不听我的,那就得天天晾席子了。”

  段提沙舍不得放开儿子,可是夜里又很贪睡。这天的凌晨时分,他明明觉着一股子热流在腿上弥漫开来,可就是不能清醒。片刻之后他好容易睁开了眼睛,坐起来伸手一摸,结果就冰凉精湿的摸了一手童子尿。

  闭上眼睛向后一仰,他又睡着了。

  因为按理来讲,四岁的男孩子实在是不该再天天尿床了,所以冯参谋长心生一计,这天下午给段提沙领来了两名男孩子。

  这是一对双胞胎兄弟,都是本地华侨遗留下的后代,一个叫做张启明,一个叫做张启星,今年刚满八岁,统一的聪明伶俐、面目洁净。冯参谋从新招的童子军中发掘出这么两个出类拔萃的孩子,就将其带过来给段提沙看:“将军,让他们带着老虎在外间床上睡——第一,他们夜里可以带着老虎去撒尿;第二,这一对兄弟还算聪明,培养培养,以后大概都能用。”

  段提沙站在一堆干草上,胸前的帆布口袋中装着正在打瞌睡的段珀。居高临下的看了看那两兄弟,他忽然嘿嘿一笑:“有意思,相貌是一模一样啊!”

  冯参谋长见张家兄弟不懂事,愣呵呵的只顾着瞻仰将军风采,就照着两人的后脑勺,一人给了一巴掌:“双胞胎嘛,自然是一模一样。”

  两记巴掌扇下来,其中那位年长一分钟的哥哥张启明先反应过来了,立刻在草地上跪拜下去,给段提沙行了个大礼;张启星随即跟上,也膝盖一弯下了跪。

  段提沙并不理会,只是抬手用指头弹醒了段珀:“老虎,你看前面这两个小崽子,你喜不喜欢?”

  段珀朦胧双目望向张家兄弟,而后毫无兴趣的又缩回了口袋里,用一种十分暴躁的语气咕哝道:“老虎喜欢爸爸。”

  段提沙托起口袋低下头,把嘴巴拱进去亲吻段珀,又用甜腻的声音哼道:“爸爸也最喜欢老虎了。”

  冯参谋长哭笑不得的旁观了片刻,见段氏父子两个亲个没完,就忍不住出言问道:“将军,这一对孩子,你倒是要不要呢?”

  段提沙抬起头,心不在焉的捧着儿子答道:“那就先留下来吧!”

  张家兄弟听闻此言,赶忙又弯腰拜了一拜。他们都是苦出身的孩子,心思狡黠而清明,深知自己一旦留到了将军儿子的身边,那将来的前途,就要和营里那帮小野兽似的童子军伙伴们大不相同了。

  虽然将军的儿子只有四岁,虽然自己的任务不过是半夜起床,抱将军的儿子出去撒尿。

  第2章 午夜

  段提沙的住所,乃是一座最常见不过的铁皮房子,里外两间,作用和一个窝相当,仅供他夜里回来睡觉。

  如今冯参谋长命人在外间架起一张竹床,让张家兄弟夜里睡在上面——正好是两个人,可以分开轮换着守夜,作用和一条狗相当,不过又比狗强,因为可以抱着段珀出去撒尿。

  童子军们往日住在营里,都是像沙丁鱼罐头一样紧贴着睡在地上的大草席上,所以张家兄弟对于这张大床很觉满意,但同时又十分紧张,因为这回是贴身伺候段将军了——此荣誉未免有些太高,简直超出了他们的招架能力。

  傍晚时分,在无需拥挤打斗的情况下,他们安安生生的吃了一顿肉汤泡饭,一起撑出了个圆滚滚的大肚皮,幸福的简直要坐不住。张启星坐在大床上,摸着肚子说道:“启明,我这回一定老老实实的,再不去惹事生非了。留在这里真好啊,白米饭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张启明穿着短衣短裤,赤脚站在门口向外张望:“那咱们得好好伺候老虎少爷,将军要是喜欢我们,就不会我们再送回营里去了。”

  张启星深以为然的一点头,打了个饱嗝儿。随即他弯下腰去,用手去搓凝结在小腿上的泥土——他们兄弟和童子军中所有的小孩一样,都是肮脏不堪,骨瘦如柴,不过一个个的力气可是不小,因为每天都要斗殴抢饭吃。今天由于要来见将军,他和张启明提前在小河边洗了手脸,可是其余部位就被忽略掉了。

  张启明是个谨慎的,永远担当放风重任,抻着个细脖子只是往外瞧:“将军是不是要天黑之后才能回来呢?”

  张启星跳下床来,冲出房门跑向后方的一条小溪,手忙脚乱的卷起裤管,撩起水来拼命搓洗了自己的手臂腿脚,又蹲下来想要洗洗脖子耳朵。然而此时不远处忽然响起了张启明的呼喊——他们兄弟连心,张启明出一点动静,他都能清楚的听到。

  水淋淋的上了岸,他撒腿又跑了回去。

  张启明先看他不言不语的冲出去,很觉纳闷,如今见他是洗澡归来,就一把将他拽进屋内:“你不要乱跑啊!到时候将军不要你了,咱们就要分开啦!”

  张启星累的气喘吁吁:“将军要回来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尼罗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