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狮_桃千岁/离尘乱【CP完结+番外】

   文案:

  堂兄弟年下,受是个坏蛋,攻比他更坏,有强X等情节,不喜勿入。

  =================================

  爱上变态哥哥怎么办?

  抓回来,操到服。

  主角:阮成锋&阮成杰

  友情提示:1、本文搭配《秋以为期》食用味道更佳。当然,你不搭配味道也很美。

  2、骨科年下,囚禁PLAY。

  3、攻受都是变态。慎入啊同志们,真的要慎入!

  4、每天中午12点日更。

  已完结的两篇文《无地自容》和《秋以为期》TXT资源请去我微博搜索。当然,也欢迎在长佩直接食用。

  微博号:@桃爷千岁千千岁

  好了,没什么要说的了。

  请走过的路过的新老读者们,喜欢本文的请戳一下收藏戳一下评分戳一下鲜花再留个评论,你们的评论是我写作的动力,看在桃爷这么忙还不停给自己挖坑的份儿上,请多多支持,谢谢~~~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上)

  非洲,Zimbabwe。

  雨季来临,草原上铺天盖地生出浓绿,羚羊角马撒了遍地。吃草的畜生不那么怕人,尽管也有黑洞洞的猎枪对着它们,但是偶蹄目的智商总是不太高。相比较而言,五大兽就稀罕得多,常常要在望远镜视野的尽头,才能看到象或者犀牛模糊的影子。至于豹子和狮,那就更加难得。

  要不然,阮成锋也不会花了近两周的时间,以及用将近六位数请了三个向导,另外还包括一名追踪者一名割皮手。

  他是来猎狮子的。

  包括他在内一共八个人,分了两辆车,花钱请的五个人都是当地的老黑,另外俩人,一个是跟了他多年的助手,一个是MALAPATI狩猎区的森林警察,警衔上挂着星,一笑一嘴白牙。

  夕阳红得妖异,云层拉成了长长的丝,灌木和矮树丛镶嵌着猎场边缘,风呼啦啦吹着,草原倒伏成一波又一波的浪。阮成锋懒洋洋地交叠着一双大长腿,沾满了泥灰的脏靴子就这么架在陆地巡洋舰半旧的驾驶台上,仿佛要昏昏欲睡。助手拉开车门,给他递过来一个斑驳的锡制扁酒壶,他接过来拧开了,灌进一大口,惬意地眯了眯眼。不像是在遍地苍莽的黑非洲就着西北风干喝,凭空生出几分醉卧美人膝的懒散。

  也是,他们追踪着一头孤狮的脚印已经快十天,断断续续,每每觉得下一刻就能纳入射击范围,却又总因为天气、配合或者干脆就是毫无原因的消失。若不是Nixon先生——那位森林警察极力劝说阮成锋不要放弃,毕竟一张合法的猎狮牌照来得不容易,阮成锋基本已经打算把此行当做草原十日游了。

  上风向远远的一株平顶金合欢上落满了鸟,忽然间嘭的一声密密麻麻飞了起来,聒噪鸟鸣灌满了风。一个最年长的向导忽然打了个手势,冒出一串叽里咕噜的土语。车外抽烟的Nixon和助手都还没反应过来,阮成锋懒洋洋的眼神已经倏地为之一变。

  他顺手抄起手边一支塞尔维亚产的M93——虽然年份老得已经够得上古董级别,但是在150米射程以内,这是当地性价比最高的选择。阮成锋不挑武器,他从好些年前,就已经奉行一个原则:任何武器都是靠人来操作的。

  这次也是一样。

  那头被他们取代号叫Neo的雄性狮子,明显是从狮群里被驱除出来的孤狮,鬃毛依旧浓密发黑,一直延伸至胸,体长目测至少180cm,全盛时期想必威风凛凛,胯下雌伏无数。然而现在,它只是一头被放逐在外的弃子。

  它受了伤,体型消瘦得厉害,连续数日躲避人类的追捕,也让它已经很久没有吃过顿饱饭。尽管狩猎技巧和兽类本能依旧保持着水准,但是再猛的兽,折损了肢体之后,也无法再复往日雄风。

  现在,几近走投无路的它看上了一头花豹的猎物:大半只羚羊。

  豹子从来都不是狮的对手,然而Neo现在即使虚张声势地发出低低咆哮,花豹也没立刻抛下口粮逃之夭夭,反而叼着食物绕树迂回。Neo须发贲张,粗硕的前爪击倒一大片长草,但是后腿成了它的拖累,它根本无法完成一次昔日易如反掌的冲击。

  事实上,它曾经只需要大吼一声,便能震动四方。

  而今拖着残躯,再三再四的被花豹戏耍。积攒起来的体力一步步消散,阮成锋甚至已经看出了这头猎物奄奄一息的架势。一次又一次勉强的扑击被花豹闪过去,金合欢树上空盘旋的鸟渐渐落下去,像观众,欣赏狮王的穷途末路。

  向导伏在他身侧,已经低而迷惑的提醒了他三次可以开枪。按照惯例,作为付费的大爷,阮成锋是必须来开这第一枪的。他开了这一枪之后,花钱请的猎手就可以一拥而上群起而攻之,把无论是否被击中的猎物直接拿下。割皮手会完成娴熟的切割工作,过几日将一具栩栩如生的标本交给外国大爷。

  但是这一次,阮成锋冷静而专注地审视了许久,久到向导已经有些不耐烦,低声和自己的同伴用土语抱怨了句,这人是不是不会开枪。

  “闭嘴。”阮成锋冷冷地同样用土语开了口。向导一惊,扭头看到这位亚裔大爷的眼神里透着种古怪的专注,像一杆淬过火的标枪,笔直射向远处。

  Neo的再一次袭击又告失败。

  花豹已经不打算和它纠缠,两者拉开了一段距离,花豹叼着自己的食物准备离开。

  Neo发出一声充满了愤懑和不甘的嘶吼,就连这一声吼叫,也被半截掐断在它的胸腔里,它的体力已经基本耗尽,连吼叫都成了嘶哑的哀鸣。金合欢树像个残破华盖,赤红的太阳给树和末路狮王勾上了浓墨重彩的边。

  之后一声枪响。

  向导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嘴巴张成了一个O。Nixon警官一愣。剩下的几个老黑面面相觑。只有助手小哥一脸淡然,因为阮成锋就是这么不按理出牌。

  他把还在冒着一缕薄烟的枪口杵在地上,手搭凉棚眯眼看了看。合欢树下的狮子一瞬没了踪迹,听到枪声了,什么动物都会立即躲起来,哪怕是将要断气。栽倒在地的是那头花豹,阮成锋将之一枪爆头。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Nixon警官,满脸不快,用生硬的英文说。

  “阮,你这样是不合规的。”

  阮成锋吊儿郎当地把枪扔给了助理,尽职尽责的小哥接过,顺手递给他一个雕着复古花纹的烟盒。阮成锋打开,从里头抽出两枝雪茄,塞了一枝到Nixon的厚嘴唇里,另一枝叼上,嚓地燃着了火机,在淡蓝色火焰上缓慢熏烤了许久,才悠然吐出一缕淡白烟雾。

  猩红色烟头点了点暮色渐浓的原野。

  “猎狮,玩的就是个心跳。”

  他转身向陆地巡洋舰走去,反手把银制的打火机抛给了Nixon。“送你。猎狮牌照注销了吧,就说我打狮子没打中,准头偏了打到豹子身上了。你赚了,狮子30万刀,豹子10万。”

  第一章(下)

  脏得已然看不出漆面的陆地巡洋舰驶入了哈拉雷城,灰头土脸的车仿佛从蛮荒地带一夜回到文明社会。车窗外的街道大约能类比九十年代的中国,黑哥黑姐们往来。这个南非小国的经济已经停滞得不能再停滞,不过仰仗中国人提携,国家经济在墙头草似东倒西歪的联合政府治下勉强还保有一丝基本的体面。

  阮二爷在近郊有套别墅,丰田车驶过被浓荫植被覆盖的蜿蜒车道,缓缓地停在了黑漆漆的大门前。

  大门洞开,车子驶了进去,复又悄无声息合上。阮成锋从车子里出来,神清气爽地往会客室走,那里有他等了小半年的猎物。猎狮中途接到了电话,“货”到了。

  像是一个饿了很久的饕餮之徒,即将要面对一场声势浩大的盛宴,阮成锋脚踩厚密纯手工织毯,大步走到了关着门的会客室门口,忽然停下了步子,嘴角露出一抹奇特的微笑。

  他整理了下呼吸,然后屈指扣了两声门。

  并没有等里头有什么回应,事实上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不过里头的人值得他报以基本的礼貌,毕竟……

  毕竟这是几乎较量了二十多年后的一个结局。

  阮成锋一指头顶开了厚重实木门,施施然走了进去。

  他扬了扬眉梢,目光讥诮得像把手术刀,嘶嘶冒着冷气似的锁牢了那个有气无力陷坐在短沙发里的人。阮成杰在进了疗养院之后被灌了不少药,其中有一些的副作用让他的神经略微迟钝,这时向阮成锋投来的视线几乎有些麻木,但是不过几秒,立即犀利起来。两人目光一对,静默无声的休息室里忽然像是听到了“嗡——”的一声。

  阮成杰知道自己是幻听,那些乱七八糟往他嘴里灌进去、身体里注射进去的药,全部都是医生在眼前这个恶魔的授意下精心调配出来的。阮鸿升老爷子还没死之前,阮成锋阮云庭兄妹忽然空降,一个做了华瑞副总,另一个领着虚衔开始查账。那时正是他被边以秋的裸照事件弄得心烦意乱的时候——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