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刀_飞鸟鲨鱼【完结+番外】

  《给我一刀》作者:飞鸟鲨鱼

  文案

  十六岁那年,我为你舔刃饮血,我为你打下铁臂江山,我为你走上这条不归路。

  如今我二十六岁,为你断了一条腿,为你坐了四年牢。

  如今我是叠影的小股东,瘸着一条腿给每位客人做精致的蛋糕。

  十年前,我为你鞍前马后;十年后,我连耳光都懒得赏你。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黑帮情仇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印风 ┃ 配角:钟明,任非云 ┃ 其它:成长,任性,怀念,温馨【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编辑评价

  当年黑道人人惧怕的“黑蛟龙”印风,现今只是一个瘸了腿坐过牢,只想平凡过生活的蛋糕店店员。奈何过去背叛过他的情人任非云又来苦苦纠缠。另一方面,新结识的商界精英钟明也来掺和一脚,但是钟明表面精明对于感情的事却再三闪躲。是努力掰弯温柔好男人还是回归强势旧情人的怀抱?印风已有定论!本文并不是特别新颖的题材,但是能将老套的情节写出新意实属难得。特别是主角印风敢爱敢恨的个性十分讨喜,再加上黑帮情仇,旧爱新欢等桥段的加持,弥补了作者文笔上的不足。

  第1章 瘸腿黑蛟龙

  J市的晚上,依然繁忙。霓虹灯照在路边青年的脸上,多少让人感到飘渺。

  印风坐在花坛边上捶腿,边捶边掏了面包片出来吃,心里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把叠影开在闹市区?我可已经走了两个小时啦,就算走到了,估计明天腿也有得疼了。

  两名穿着校服的学生路过,不禁多看了印风两眼,脸微微红了。

  印风对她们礼貌地笑笑——这要是在十年前,是根本不可能的,想当年,黑蛟龙印风……印风甩甩脑袋,什么黑蛟龙?这名字真恶俗。

  印风收拾了布包,慢慢站起身,不远处不停回头看他的女生,脸色一变——什么嘛,这么好看的一个人,原来是瘸子。

  叠影门口,印风长吁一口气,终于到了……

  午夜,J市步入深沉的狂欢,闹市区只有叠影一家是蛋糕店,周围遍布酒吧和地下赌场。印风敲门敲得手都快掉了,叠影的玻璃门后才慢慢走出个睡眼惺忪的人。

  印风隔着一扇玻璃门,对着店里的胖子做了个鬼脸。

  周清立即清醒了,疯了一般往印风面前冲。随后,“碰”的一声巨响。印风在外面若有所思地敲敲玻璃,哇塞质量真好,当年没选错材料。

  周清开了门,布满痘疤的脸上,肥肉一抖一抖的,嘴巴张张合合半天,只在那喃喃:“龙龙龙龙……”

  印风瘸着腿走上前,拥抱二胖子——这是当年自己给他取的外号,没想到十年过去,他依然这么胖……“二胖,我叫印风。”

  “印印印印印……”

  印风拍拍周清的肩膀,道,“进去吧。”

  凌晨的叠影蛋糕店,两瓶冰啤,一个胖子一个帅哥。“乒”的一声,酒瓶相碰。

  周清抖着脸上的肥肉道,“你应该先通知我一声,我好去接你的。”

  印风摇摇头,抬头猛灌一口啤酒,道,“接什么嘛,我现在就一瘸子,只想每天有顿安稳的饭吃。”

  周清沉默盯了印风许久,才道,“龙哥,我……”印风抬眼瞟他,周清立即改口道,“印印风,嗨,还叫不习惯呢。这店,当时你出了大半的钱。既然你回来了,就是你的。”

  印风摇头笑笑,“不了,我就在你这儿打打工,管店什么的,我不在行。我只会做蛋糕。”

  周清无奈道,“恐怕不行。你这一回来,云哥他们不出三天就会知道。”

  周清仔细观察了,却发现在提到任非云时,印风面上再无波澜。

  十年前,印风为保任非云太子地位,掀起的腥风血雨,至今仍被道上的人津津乐道。

  十年前,印风除了是罩住一条街的黑蛟龙,还是道上传言的,任非云的情人。

  说好听些叫情人,说难听些,不过是床伴罢了。

  道上对这行子事,早就见怪不怪。不过听说太子爷任非云,是不爱男色的,至于为什么最后和印风搅在一块了,众人不得而知。印风为任非云做的一切,早就在十年前成了传奇。

  印风又灌了口啤酒,道,“他们知道就知道呗,我只是个卖蛋糕的。嘿嘿。”

  周清眨眨眼睛,以为自己幻觉了。

  十年前的印风,血珠子溅到眼睛里,都不带眨一下。

  而面前这人,笑得好像刚毕业的大学生一般,纯洁清朗。只不过周清不知道,那所大学名字,叫监狱。

  叠影楼上是住的地方,三室一厅,乱得像猪窝。

  印风对着一屋子的臭袜子和脚底下的内裤叹气,“你应该找个老婆。”

  周清不好意思地笑笑,随即眼珠子瞪得快要掉下去。

  印风把包丢在一旁,在收拾房间。

  这事放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正常不过的。只不过面前的这个人,是印风,是当年叱咤风云的黑蛟龙。黑蛟龙正弯腰捡起自己扔那一个多星期的内裤,放在换洗篮里。

  第2章 如今回头看当年

  印风一大早醒过来,这是监狱这所学校教给自己的第一项课程:早睡早起,身体健康。

  厨房是这间公寓最干净的地方。

  印风把米和水按比例放好,开始熬粥,然后一拐一拐地下楼买早餐。二胖子呼噜打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印风摇摇头,把衣服丢进洗衣机。

  开了叠影的玻璃门,印风挤了拖把开始拖地,早习惯了瘸腿,拖地动作竟比正常人还利索。

  穿着校服的小女生探进脑袋,“今天开张怎么这么早?”

  印风正好拖完地,收了拖把在柜台后抬头,笑道,“我是新来的伙计,以后每天都这么早开门。”

  小女生走进店里,地面干净得能反射出人影。在柜台前红着脸挑了块肉松面包道,“我要这个。”

  印风拿面包包好,递给她。

  “多少钱?”

  印风想了想,笑道,“我第一天上班,不是很清楚。我请你好了。快去上课。”

  小女生脸红得厉害,嗫嚅道,“那个……哥哥,我明早也这个时候来,行么?”

  印风笑了笑,点头。

  小女生顶着番茄头跑了。

  二胖子下楼,正好看到这一幕,腆着大肚子道,“龙哥,不错啊,风采不减当年。依旧是秒杀一条街。”

  印风擦了擦手道,“又叫错人。我煮了粥,上去吃早饭吧?”

  黑蛟龙煮粥?!

  周清揉了揉眼睛,却只看见一瘸一拐上楼的身影。

  周清跟上楼,就见印风在煎荷包蛋,厨房里的背影依旧如当年完美,腰身依旧劲瘦。周清调侃道,“不错嘛,还会煎蛋,我觉得我在做梦。”

  印风抬起勺子向身后摇了摇。周清端起桌上的粥喝了口,恩,清香润口。

  “手艺很不错嘛。”

  “嗯哼,谢谢老板厚爱。”印风端上倒了醋的荷包蛋,坐在周清对面。

  喝了一口粥,印风忽然抬头,“对了,我爸他……”

  周清放下碗,正色道,“龙哥你放心!呃……印风,放心,他走得很安详。”

  印风点点头,继续喝粥。

  周清一碗粥喝完了,印风仍然埋着头。

  周清有些尴尬,推了推面前的空碗道,“很好吃啊,手艺真好。”

  “呵呵,我要是同性恋,就和你作伴。”

  周清说完了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和黑蛟龙作伴……那一年二十岁的印风,罩着整个北行区的兄弟。那一年帮里有不知死活的元老,竟也斗胆对印风动了手,结果生生被印风砍下了那玩意,他是大动脉失血过多而亡的。周清至今记得,那人惨死前一夜的哀嚎。他被印风关在帮里的地下室,而印风在楼上和任非云轰轰烈烈地上演爱情动作片,周清在楼下守门,地下室里,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吼声,声声如啼血。

  印风终于抬起了头,周清小心翼翼地看着,却发现他的眼眶是红色的。

  周清又懵了。

  印风吸吸鼻子道,“粥太烫。对了,我爸葬在哪?今天下午要跟你请假,我去看他。”

  “龙……龙泉公墓。”

  印风点点头,站起身拍周清的肩膀道,“吃饱了没?吃饱了就下去做生意。”

  周清愣愣地跟在印风身后。

  上午的蛋糕店生意清冷,印风靠在柜台后悠闲地看报纸。周清偷偷瞧了他好几眼,在店里窜来窜去的,又跑到不远处的镜子前偷瞧他。

52书库推荐浏览: 飞鸟鲨鱼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