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的金色婚戒_飞鸟鲨鱼【完结+番外】

  《苏文的金色婚戒》作者:飞鸟鲨鱼【完结+番外】

  毕业那天,我们分手

  杜杰开着那辆耀眼的大奔,在A大门前停下了车。这里熙熙攘攘全是学生,今天是暑假第一天,也是大四学生在校的最后一天。他等了一会,终于失去耐心地找了个僻静的弄堂把车开进去,打盹前,他瞪了眼银白色的手机,恨不得瞪出个洞来。

  天知道,他有多讨厌这个地方!

  W市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一句话,便是地下有阎王,人间杜十狼。杜杰这种桀骜不驯年轻有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又男子气概十足的,无疑是圈子里所有0号瞩目的对象,就算是1号,只要是杜十狼看上了,一样给他生生掰成个0!

  好吧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位耀眼的同志圈里的狼主殿下,正百无聊赖地坐在车里等一个只见过两面的女生——付笛。女人就是麻烦,永远要比约好的时间迟到最少半个小时,似乎这半小时之前到了,那便是掉了自己的身价。付笛?杜杰恶毒地想起一款女性清洁用品的的代言人的名字。可是,母命难为,堂堂杜氏集团大少,家里人怎么可能放任其流连于男人圈中?

  杜家可不想绝后。杜妈妈是名门之后,大家闺秀,与儿子并不多亲近;杜爸尽管喜欢这聪明伶俐的孩子,却也无暇多顾,于是小小的杜杰在保姆的陪伴下背着行囊,给送去了美国。二十六岁的杜杰,留学归来,开始接管家族企业,各方面都完美的不像话,杜妈妈简直哈皮的嘴都要裂了,结果半年过后,发现了儿子唯一的也是最致命的一个问题——杜杰喜欢男人。

  眼前是正午时分,夏天的气息从每个地缝里面钻出,尽管如此,校门前合影留念的还是不少,一个个穿着最引以为傲的衣服在相机前摆出最夸张的姿态,留给同学们四年中最后的一次身影。

  巷口,穿着深紫色T恤的男生拉着一人急急地走了进来,细碎的刘海下一双黑亮的眼睛。杜杰顿时双眼一亮。

  那男生身后牵着一人,被他急促的步伐带得跌跌撞撞。杜杰这才看到他身后那人,顿时眼珠子都要暴出来了,如果说刚刚那男生让他眼前一亮的话,那么后面这个一身白衬衫、脸色苍白的男生,简直让杜杰眼珠子着火!

  苏文还在发着烧,连毕业聚餐都没能去,就被王子卿一个电话给呼了出来。他从来都是这样,王子卿一喊,他便出现,王子卿少什么,他便去买,王子卿想吃什么,他便去做。

  一室一厅的小公寓,两人一起住了三年多,愣是没见着过冷清的时候。有苏文在,那就是个温馨的家。

  王子卿松开手,看着眼前虚弱的苏文。他可真是好看,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因为生病氤氲出了层水汽,面色苍白地让人想忍不住好好疼爱一番,雪`白的衬衫勾勒出曼妙的颀长身材,双腿无力地交叠着,整个人靠在长了些青苔的墙上,无力看着王子卿。

  王子卿顿时生出浓浓的不舍和不忍。

  但他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的人,他答应了家里,找个好女人,结婚生子,继承父业。王家是W市世代相传的书香门第,父亲的书法那就跟国家文物一样的级别,奈何这般有底蕴的世家,出了个同性恋的儿子。其实王子卿本来也不是那圈子里的人,高中时甚至和几个女生发生过特殊的关系。可是新生报到的时候,他远远地见着了苏文。当时脑子里就一个想法:完了,我完了……苏文大致也感觉到了什么,他不是傻瓜,这两天刻意的回避;一张不算大的床,俩人愣是分了两头,离得远远的,好似南北极一般。但是他一直相信,相信王子卿,他们曾有过很多誓言,王子卿的素描很好看,家里到处贴满了他为苏文作的写生,刚刚出门前,苏文还挂了一张到窗台前,画纸和着碧绿的小仙人掌在夏风中飘啊飘的,煞是好看。

  王子卿干咽了一下,下定决心般开口说,“小文,咱分手吧。”

  苏文低着头,靠着墙站着。背后的青苔湿漉漉的凉滑,可以让他过热的体温得到缓解。

  王子卿又喊了声,“小文?”

  “嗯。我听到了”苏文说,他突然抬头看着王子卿,眼睛里无悲无喜,语气平淡,“我等下就回去收拾东西,正好毕业了,我去把房子退了。你过两天直接回来拿行李,那个蓝色的包给你用,我知道你喜欢蓝色。”

  王子卿看着苏文的眼睛,张了张嘴,终究没说什么。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未完成的父爱

  王子卿走后,苏文静静地倚着墙站了许久,才扶着墙一步步慢慢往回走。

  杜杰看着他的背影,纤长,却不显得柔弱。他刚追下车,手机却响了。“杰哥,在哪呢?我在校门口。”那边苏文的背影越走越远,杜杰顿时扯了个谎道,“真是抱歉小笛,刚刚路上出了点事故,回头我再联系你,就这样!”

  这边杜杰毅然决然挂了电话,抬头却发现,佳人的背影已经消失了。他慌忙追出巷子,结果正对大门的地方,付笛一身名牌身材高挑地站那,眼睛跟老鼠夹似的,一把就夹住了马路对面东张西望的杜杰。

  这会杜杰失了佳人,得了夜叉,恨不得钻车里去戳自己菊花。

  苏文憋着一口气走回出租屋,登时失力地倒在床`上。眼前天旋地转的,整个世界都在跟他玩旋转木马呢。迷迷糊糊睡了一会,被手机铃声吵醒,窗外天色已黑,一首韵味的老歌悠扬地在屋子里唱开,是陈晓东的情有独钟,那是苏文专为王子卿设的铃声。

  他不想接。

  过了一阵,铃声终于停了,屋里的电话却又不依不饶地响起,话机里服务小姐礼貌地转接成语音留言,王子卿熟悉的声音传来,苏文静静地闭眼听着。

  小文,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你有没有替我想过?我是王家的独子,我才只有二十二岁,我不可能一辈子跟一个男人在一起,这样以后我们老了怎么办?我的家业怎么办?我的父母怎么办?我知道你在听,你不想说话也没关系,我给你留了张存折卡,就在床头柜边上的抽屉里,里面……有一些钱,你家里条件不好,我也不能给你什么,这些钱,就当是补偿吧,我……苏文站起身摇摇晃晃走过去,拔了电话线,又走回床头柜,对着柜子发了会呆,才慢慢拉开抽屉,看到那张崭新的存折,中国银行几个镶金边的字体方正的戳在材质上好的红木纸上,竟有些刺眼,他沉默地拾起,刷刷两下,存折变成了满屋子飞扬的碎片。

  接着他开始收拾东西,脑袋晕沉沉的,苏文也不知道有没有收拾错什么,总之一股脑全往那只大红色的皮箱里塞。收完自己的,又开始收王子卿的。苏文一直面无表情,哪怕他已经打破了七八个玻璃杯。全部收拾好后,他走出屋子,把钥匙丢在门前的邮箱里。

  走出去几步,他又折了回来。打开邮箱去拿钥匙,发现有一封信,接收人是他,苏文直接塞背包里,去开门。他又把晾着的素描,王子卿送他的画册齐齐地收了一大袋子带上,才恍惚着出门了。

  盛夏的夜晚,路灯下聚集着一团的蚊子,嗡嗡声很是烦人,苏文拉着皮箱慢悠悠走过。身后那间住了三年的屋子,他再没回头看一眼,反正,该带走的,他都带着了;想带走的,他带不走;不该带走的,已经被他毁了。

  苏文拎着个大皮箱子,走了半天才见着了一辆出租车,到了中医院,他又牵着箱子游魂般的晃了进去。

  如果没记错,今天应该是爸爸值班吧?苏文模糊地想。没办法,三年没回家,现在突然被王子卿赶走,工作也没着落,只能向父亲求助了,而且现在最主要的,是给自己挂上一瓶点滴!

  消化科,苏明生震惊地看着一身狼狈的儿子,心里生出些鄙夷,却又因着苏文憔悴的脸色放软了心肠。这孩子长得像他`妈,很温柔的那种漂亮。三年不回家,跟个男人鬼混在一起,苏明生为这个儿子丢尽了脸面,前妻生前最不放心就是苏文,小小年纪没了妈,不知长大会有什么心理阴影。苏明生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心理阴影,要以断子绝孙来做代价。

  其实看到苏文,苏明生颇为头疼,好在滕丽娟带着小女儿回娘家去了,倒不至于因为苏文而生出些什么矛盾。

  “爸……”苏文看见了父亲瞬息变换的脸色,有些尴尬的开口,“最近毕业了,没地方去,可不可以先回家待两天?那个……我发烧,来您这,挂瓶水成不?我身边钱不够买药了……”

  苏文涨红了脸憋出这么一句话。几天没去打工,店里已经辞了他,可怜辛苦了一个月的薪水就这么没了,简历投出去几份,回音还没有;恰巧王子卿又在这个时候说分手。苏文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飞鸟鲨鱼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