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见钟情_飞鸟鲨鱼【完结】(6)

  邵宁忽然不冷不热地开口问道:“现在还抽这牌子?”

  许帆这才低头一看,竟然是长寿烟。他是个实在恶俗的人,十来岁的时候,就觉得这长寿烟养眼又吉利,因此在一帮朋友身边掏出一盒盒都是花体英文印刷的香烟盒时,他拿出的都是那盒子白色长寿烟。

  许帆无奈地低头一笑:“现在不怎么抽了,省钱,呵呵。”

  邵宁冷冷斜了他一眼,没答话。

  许帆看看路,忽然问道:“我们这是去哪儿?这不是回我家的路。”

  邵宁:“去海边。”

  许帆惊讶地张大嘴,半晌才问道:“去海边做什么?”

  邵宁声线依旧是冰冷:“以前你不总说要去看海么?正好今天我想去,遇见了你,一块儿吧。”

  许帆以前追邵宁时,总爱耍浪漫那一套,什么看海看日出啊,什么环球旅游啊,什么最佳世纪婚礼啊都胡吹过。当时他们的城市,并不临海,所以他的很多话,都是说说。没想到在五年后的今晚,阴错阳差的倒让邵宁实现了。

  许帆无奈地撇撇嘴,将胳膊肘搁在车窗上,看香烟灰在夜色里被风吹得一干二净,就像他们过往那些无稽不作数的承诺和回忆。

  第6章

  海风清朗,带着微湿的咸气。夜空下,海天连成一线。若是几年前,那么许帆是有成百上千的甜言蜜语可以应景而发,现在,如果他面前换上一个人,一个不知他过往的人,那么他也是浪漫得起来的。

  奈何这个人是邵宁。

  许帆暗暗叹一口气,勉强笑道:“真腥啊,不过很漂亮。”

  邵宁淡淡地应了一声,“恩。”

  “那个……”许帆尴尬道:“再给我一支烟。”

  邵宁从兜里掏出一盒长寿,塞在许帆的口袋里。指尖隔着衬衫擦过皮肤,带起心灵上悸动的战栗。

  邵宁侧过头,眯起眼不动声色地打量许帆。

  男人在十七岁到二十多岁之间的变化,是可以很大的。许帆就是这样。

  五年前,他就像个调皮任性的小孩子,顶着一张娃娃脸,带着一帮不知所谓的校园青年无法无天,自以为睥睨了整个世界,其实不过是一只幼稚的井底之蛙。而如今的许帆很明显的长大了,不说那张脸,浑身的气质也不一样了。虽说还带有一些玩世不恭的气息,但终归……是沉稳了许多。

  许帆现在很瘦,瘦的带着一点病弱的可怜,往日,他可是有些婴儿肥的。

  邵宁收回视线,阖目想,他跟许帆之间,还真是有那么一点的缘分。

  许帆讪讪的,不知说些什么才好,膈应了半天,才没头没脑地吐出一句:“啊,今天的月亮真是圆润啊!”

  邵宁:“恩。”

  其实在以前,邵宁大多时候是嫌许帆聒噪的。他仿佛有用不完的精神力量,连中午吃的一块红烧肉也可以发散出无数的思维,纠缠着他喋喋不休,恨不得贴一块大胶布堵了他的嘴!只是现在,许帆在他身边,依旧是有一颗悸动的心,那份永远用不完的热情,却已经消失殆尽了。

  壳还是许帆的壳,内里却已经变了一个人。

  两人基本上没有过多的交谈,都是静静地看着窗外海边,不知不觉地,竟然都睡着了。

  许帆睡得很深沉,梦里竟然见到了许盛名。依旧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骂完了他之后又丢了张金灿灿的卡给他。那卡片在日光熠熠下,几乎能灼痛人的眼睛。许帆兴高采烈地拿着卡,豪迈地在电器店一刷,一帮人抬着五花大轿,上面放着全自动洗衣机,跟在许帆后面走着。

  许帆乐呵呵地笑了出来,然后感觉胸口一痛,窒闷地醒了过来。

  窗外天色已经露白,海天之间呈现一种压抑的黑青色,海面上波光粼粼,他一转头,对上邵宁漆黑的眼睛。

  邵宁斜眼看着他:“梦到了什么?笑成这样?是不是终于找人堵到了我,把我摁在巷子里给上了?”

  许帆低下头,脸上呈现淡淡的红晕,他咂巴了下嘴,闷闷地答道:“哎,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记恨我呢。别老记着了,我那会儿不懂事么,更何况当初你也没吃亏不是?哎,现在几点了?”

  邵宁:“凌晨四点。”说完他看向窗外,顿了一会儿又补充道:“马上有日出。”

  “喔?”许帆嘴巴张圆了,眼睛也跟着瞪圆,滑稽又漂亮,“那可得好好看着!”

  邵宁开了电台,这种时段竟然也有广播。伴随着主持人淡淡低沉的调调,天空逐渐被染上了一层淡红。

  电台里悠悠地放出一首歌,不知名的,歌词却是应景,温婉略带沙哑的女生轻轻吟唱:“如今已时过境迁沧海桑田,你已不是当初的少年。”

  同一时间,天空被瞬间染成金黄,一轮夕阳像是在瞬间跳跃了出来,红彤彤金灿灿,让人猝不及防地闭了一下眼,又猛然睁开。

  许帆伸手将音响拧小,看着朝阳道:“肉麻的歌。走吧,邵哥,麻烦送我回家,我得洗个澡赶去上班啦。”

  邵宁淡淡地看他一眼,又眯起双目凝视了会儿朝阳,这才发动汽车掉头离开。

  许帆刚进门,正巧瞧见了老妈穿着睡衣,蓬头垢面地往厕所挪的背影。眼看老妈就要一头撞在墙上了,许帆也顾不得换鞋,几大步上前将老妈给扯住。

  李素珊揉了揉眼睛,看了看许帆,又看向外面的烈阳。夏日的早晨,阳光已经是炽热。“你回来了?啊!这都几点了你才回来?!”

  李素珊瞬间瞪圆了一双眼:“逆子!你昨天去什么地方鬼混了!连个电话也不给我打?和谁在一起?”

  许帆搓了把脸,推着老妈道:“你快去解决,我得赶紧洗个澡去上班,回来再跟您解释还不成么?”

  李素珊眼睛瞪得滚圆,“什么?你还要洗澡?你做什么了你要洗澡?许帆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你别去上班了!”

  许帆:“……”他总算知道自己的胡搅蛮缠是从何而来的了。

  许帆咂咂嘴,故作深沉道:“妈,我上班真得迟到了。今天我们代理的那家工程开工,我得赶去现场的!您别急,我回来跟您慢慢解释。还有啊——”许帆故意停了一停,眨巴着眼睛对老妈卖萌:“honey老妈,我要带个人给你看喔!你瞧了铁定喜欢!就上次相亲那娘们,我昨天就是去见她。对了,那娘们叫什么来着……”

  李素珊一张脸已经漆黑。

  “哦!”许帆一拍手掌,“叫刘静!妈,我回头再给你解释哈!”许帆一阵风卷进卫生间,洗漱换衣一气呵成,五分钟搞定。

  李素珊厕所还没上完,许帆就夹着公文包,一阵风又出门去了。李素珊在卫生间里扯着嗓子喊:“别忘了给自己买早饭——”

  第7章

  许帆直接赶到工地。一大片的灰尘中,楼房的雏形已经形成,灰色的水泥墙裹着数十层高楼拔地而起,直冲云霄,颇有泰山压顶的气势。

  秦秋香穿着一身火红长裙,带着一顶硕大宽边太阳帽,站在临时施工楼的门口。看到许帆时捂着嘴笑得像黑山老妖:“喔呵呵呵呵,小许你看啊,等这边几栋楼成型了,这边就是我们城市的地标。”

  许帆看看楼房,又看看秦秋香,应和道:“是的,地标,就像秦阿姨是公司里的支柱加形象标志一样,鲜明又漂亮。”许帆说完,微笑着抖掉一身的鸡皮疙瘩。

  秦秋香眼睛一亮,带着许帆回了办公室,看着外面的吊高机器轰隆隆地运行,掩嘴笑道:“年轻人就是会说话,听着阿姨一把年纪,心花怒放的。小许啊,你要真欣赏阿姨的话,阿姨的女儿跟我可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样吧,中午阿姨喊她出门,我们三个一块吃顿饭,喔呵呵呵!”

  许帆:“……”

  秦秋香:“我女儿啊,什么都好,就是不爱出门。哎,真是不懂你们年轻人啊。阿姨年轻的时候,每天都有赶都赶不走的男生来家门口约,从家门口一直排到学校呢!”

  许帆:“……”

  许帆忽然有点理解,那次相亲时刘静的感受。遇上这么个精神极度自我的人,他现在真是恨不得掉头就走!

  不行!为了全自动洗衣机!许帆咬牙忍耐着。他们一小工程代理公司,难得接这么大单生意,虽然合作对象惨不忍睹了点,但是,这真的是个肥差啊!费英强既然给我这么个机会,我必须得抓紧了!要是能凭着这项工程一战成名,那么年薪起码是翻一小番了!

  一小番代表着老妈可以换一台液晶的大屏幕电视,换几身大方典雅的好料子衣服,客厅里那台不停漏着氟利昂的立式空调可以换成中央的……但是无论如何,跟秦秋香母女进餐他是万分不想啊!虽说秦秋香也算是半个上司,巴结很有必要,但是……可是……毕竟……奈何……许帆咬咬牙,勉强笑着,对秦秋香道:“秦经理,谢谢您的欣赏,我很感动哈。但是,有件事儿,得跟您说下。”

52书库推荐浏览: 飞鸟鲨鱼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