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有引力_桔子树【完结】

  《万有引力》作者:桔子树

  “好好的,这么拼干什么?”蒋惟倒了杯温水,无奈的递给眼下倒在沙发上结合了死猪与懒猫的特质于一身的生物体。

  “赚钱啊!”夏扬睡眼朦胧。

  “现在才想到赚钱?会不会太老了一点?”蒋惟不屑。

  “就是因为老了,才更要赚钱。”夏扬艰难的把杯中的水喝尽,然后再度倒下去,约会周公。

  “哎……哎……夏某人?你的家在隔壁啦,回家去睡啦!”蒋惟非常“好心”的拍拍他的脸,然后又扭扭他的耳朵,只换来这个睡梦中的人一声含糊的低喃,拧着眉,不知在报怨什么。

  真是一只幸福的猪呢!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好好的,这么拼干什么?”蒋惟倒了杯温水,无奈的递给眼下倒在沙发上结合了死猪与懒猫的特质于一身的生物体。

  “赚钱啊!”夏扬睡眼朦胧。

  “现在才想到赚钱?会不会太老了一点?”蒋惟不屑。

  “就是因为老了,才更要赚钱。”夏扬艰难的把杯中的水喝尽,然后再度倒下去,约会周公。

  “哎……哎……夏某人?你的家在隔壁啦,回家去睡啦!”蒋惟非常“好心”的拍拍他的脸,然后又扭扭他的耳朵,只换来这个睡梦中的人一声含糊的低喃,拧着眉,不知在报怨什么。

  真是一只幸福的猪呢!

  蒋惟无奈的站了一阵,将他从沙发上拉起来,半扶半抱的拖进客房。席梦丝的弹性很好,夏扬被扔上去的时候略跳了一跳,这家伙居然在睡梦中也知道脱鞋,随手抱起一只枕头调整出最舒服的睡姿。

  蒋惟在床边坐,不自觉的微笑,这个家伙应该是很怕寂寞的吧,即使是睡着了,也要紧紧的抱住些什么,他的怀抱很温暖呢!不知道听着他的心跳入眠会是怎样的感觉?会很满足吧,会幸福。很希望,所以只是希望。

  蒋惟的笑容很暖,双手抱着肩,他从不曾想过更多,也不曾要求更多,这世界有太多不如意,做人应该要学会满足,这样会比较快乐。

  夏扬不爱他!

  有什么关系?

  他们是最好的兄弟,这个关系已经足够牢固。

  第2章

  “蒋惟?”仍然是很含糊的发音,不过这两个字够熟,所以仍然听清了。

  “嗯?”蒋惟以为他醒了,偏过头去听下文,不料随之而来仍是一串含混模糊的梦呓,看着他微微皱起眉,似乎很有些愤愤的样子,蒋惟不由得哑然失笑,这家伙连做梦都要向自己抱怨吗?报怨什么?工作太累,水太冷,还是他家的客房床不够舒服?蒋惟好奇心起,索性凑到他耳边去听,只可惜梦话是一门太艰涩的语言一时之间难以通晓。

  蒋惟无奈的一笑,微微抬起头,却又怔住。

  好近,太近了!

  他是无心的,但是这样的距离,让他无法有心的离开。

  从很早以前就想要好好的凝视这张脸,看清他的每一颗痣和每一个毛孔,想要数清楚他睫毛的根数并量出他鼻子的角度。手指从所有他迷恋的部位上掠过,似乎是碰到了,又似乎又没有。据说原子与原子之间会有应力存在,那距离越小,力就越大,他忽然相信自己与夏扬之间应该也会存在有这样的力,当他离开了会拉近他,靠得太近了又将他排斥开。

  一寸寸一分分的接近,直到引力转化为斥力将他凝固在一道透明的坚幕之外。

  太近了,在这个距离已经可以交换彼此的呼吸,嘴唇与嘴唇的之间相差零点零一毫米,随着呼吸的起伏,似乎是碰到了,似乎又没有。

  蒋惟沉醉在这气息中,然后,蓦然的,看到夏扬已经睁开了眼,脑中有一秒钟的空白,当所有的思考能力恢复时他发现自己已经弹开了很远,跌坐在床沿上。

  脸红,心跳,尴尬……惊慌失措!

  完了!

  他已经连狡词推托开玩笑的机会都错过了,蒋惟缓缓闭目,仰面倒在床上,然后把脸埋到被子里去。

  他想他在期待着什么,或者他没有期待什么,或者他只是在等待。

  他等到床微微的起伏,然后有轻柔的脚步声,然后一扇门打开,关闭了,又一扇门打开,关闭……第3章

  以这样的姿式入睡,以这样的姿式醒来,蒋惟捶着自己酸痛的肩膀,无力的苦笑,还真是个死脑筋。

  他曾经无数次想象过被夏扬撞破自己心事的场境,现在这样不是最好的结果,当然也不是最坏的。他不是18岁的惨绿少年,不会天真的以为他爱的人就一定要爱上他。他不会期待夏扬痛哭流涕的握住他的手,说:你爱我吗?你真的爱我吗?你可知道我爱得你有多苦?

  蒋惟摇摇头甩开这种疯狂幼稚的狗血情节,好吧,就当在他理智离家出走的千分之一秒里有过这样的期待,但那又如何,夏扬,他是夜店的国王,是所有雌性动物的宠儿,他喜欢女人,他时常与他谈论她们,这些认知的建立远早于他爱上他之前。

  蒋惟本来有些担心如何面对夏扬,不过该来的还是会来,一走进公司便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同他大声打招呼,那笑容澄澈一如往昔。他自然没有问起昨晚的事,当然更没有提后来他去了何方。

  很好,蒋惟微笑,这是他的好兄弟,他们有最好的默契,他们已经是最好的朋友的,所以不必做情人,就是这项认知,令他支撑到现在。

  被他本以为夏扬在了解了真相之后总会对他收敛,但他依然很粘,做种种危险惹火的事,被他的发丝拂过面颊的瞬间,总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咬牙,才能忍下想将他抱紧的冲动,有时候忍不住也就真的抱上去了,他并不拒绝,有时会用手握自己的手,握一会再放开。

  这样的事,过去会让蒋惟兴奋,而现在却是恍惚。

  夜不算太深,当建筑师当久了就会习惯晨昏颠倒的生活,不过这一段日子蒋惟没有接大项目,生活已经规律了很多。电梯的要合上的瞬间,他听到一声借过,然后,一个摇摇欲坠的身影扑了进来。

  “今天收工这么早?”看着这个男人把自己的每一寸都贴到电梯壁上,有一丝痛在心头搅开,但已经不能伸手去扶。

  “呵呵,连轴啊,快30多个小时了。”夏扬用力牵动嘴角笑一下。

  “这么辛苦?”

  “没办法工期赶得紧,过几天交了稿就可以休息一阵了,睡死也没人理。”夏扬疲惫的笑笑,声音里有小小的期待。

  同一层楼,一同跨出去,蒋惟心中一动,轻声道:“要不要来我家里坐坐。”

  他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他只知道在自己的头顶有一盏灯,那么自己的眼睛应该会很亮,他有看到夏扬的表情,在瞬间僵了一下,然后笑,并不太自然的笑:“不了,改天吧。”同样轻声的,听起来像一记叹息。

  夏扬似乎是很累了,连钥匙都有点拿不牢的样子,蒋惟有点看不过,就接过来帮他开了。

  “你,要不要,进来坐坐……”他进到门里,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眼神是错乱的,脸上有些许的红。

  蒋惟淡然一笑,轻轻摇一摇头,转身走开了,他听到身后有关门声,似乎是有些响,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四周太安静的缘故。

  第4章

  遗憾吗?失望吗?后悔吗?……

  或者,都有。

  不过还好,都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本来就没有抱什么希望。

  蒋惟躺在床上,并不觉得太悲哀,他就在隔壁,在一个与这里相似的地方安眠。他们是最好的兄弟,这样其实就已经足够,他们会一直碰面,一起工作,他是如此英俊潇洒,温柔有趣,他可以一直看着他,生活如此美好。

  这算是后退吗?蒋惟并不确定,但他已经开始练习在人群的角落里观察他想看的人。

  一个人的爱情不应该太长久,也不应太浓烈,否则就会酿出苦涩,这个界限很难把握,所以他宁愿离得远一点,即使觉得有一股引力在将他往回拉也咬牙忍住。他爱他,无论爱情是多么玄妙的东西,它都不应是负担,他相信自己应该可以胜任一个好兄弟的位置,而夏扬除了做情人,应该也有做一个好兄弟的价值。

  “蒋惟,我设计通过了!”

  “是吗?恭喜了!”

  “这么没有诚意!”

  “我很明显已经笑出了诚意的精髓了好不好?”蒋惟指自己的脸。

  “哪有?”夏扬伸出手想捧他的脸,他却将头一偏不动声色的避开了去,晃晃手里的文件夹,笑道:“干活啦!”

52书库推荐浏览: 桔子树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