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捕手_风过无痕【完结+外篇】(8)

  对于这种逼问,高轨一直信守地下党一般的珍贵品质,打死也不说。

  他越是这样,大家越要追着他问,就这么打打闹闹的,戴清一回公司就看到这样的场面。高轨如同过街老鼠,被人围着逼问。见了他更是一副见到亲人的表情,大叫着救命。

  “经理,你再不来,我就要被这群人给活杀了。”

  “根本不是这样的。经理,这小子不老实。明明有个大美女朋友,却死活不承认。”常易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在最后问了一句,“经理你说,是不是有问题?”

  “真的相当漂亮的女生啊。而且看衣着谈吐,家境应该也相当不错。我也想有这种艳遇,也可以少奋斗个几十年之类的。”

  “小高连人家脾气不太好都知道,可想而知肯定是非常好的朋友了嘛。还死活不肯承认的。”

  “你羡慕不来的,我早就有看到财务室的女孩子偷偷给我们小高递情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人家长得帅,谁叫你们一个个都长得像腌萝卜似的?”

  “财务室女生递情书?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小高同志保密工作也做得太好了吧!”

  面对大家的疲劳轰炸,高轨实在是哭笑不得。男人三八起来,真是比女人一点不逊色。甚至有过之无不及。既然已经是分了手的女朋友了,有什么好承认的。至于财务室女孩子的事情,大家同事,更不方便多提。背后说别人是非其实很没意思。这种基本礼貌高轨还是有的。

  所有无论大家怎么追问,他都只是逃命,死活不答。

  就在大家只顾着追问高轨,高轨只顾着逃命的时候。谁都没有发觉戴清越来越苍白的脸色。甚至等大家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回办公室了。

  问了半天,实在是不能从高轨嘴里问出半点情报。众人只能恨恨的离开。因为原本就是玩笑的性质,所以倒也不存在不满。反而对高轨这种愿意为“老”朋友守口如瓶的人相当的刮目相看。

  众人散了之后,高轨拿着领带敲了敲戴清的门。等到允许之后,推门进去。

  “经理,这个送你。”把包装精美的礼物放在他桌子上,“谢谢你这么久一直对我的照顾。”

  “不用了。你拿回去吧。”戴清头也不抬的一口回绝,“我,并没有特别照顾你。你想太多了。”

  “你看一下呀,我觉得真的很合适你。”以为戴清只是在客套,高轨相当诚心的再一次推荐,“相信我的眼光,一定会适合你的。”

  戴清抬起头,摘下眼镜轻轻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一脸无可奈何叹了口气,“真的不用。我,并没有特别照顾你。”他再一次重复。

  “是这样吗?那就算了。”原本就有相当高的自尊心,好意被人这样不留情面的拒绝。高轨自然也不可能厚脸皮的再送下去。

  更何况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对于戴清连看也不看一眼的态度,高轨相当的不满的,可是,因为是上司,又不能多说什么,只能转身离开。心里却是郁闷到了极点。

  随手把礼物丢进抽屉里,高轨打开电脑,随便点开电脑自带的扫雷小游戏,一通乱点。被炸得体无完肤。

  *

  原本以为这样的戴清只是一时心情不好,可能在哪里受了点委曲什么的。所以态度才会这么奇怪。可是,越到后来,高轨却越来越发现根本不是这样一回事。

  自从那次被戴清拒绝之后,他们两个的关系简直奇怪到了极点。戴清根本对他已经到了近乎他是透明人的地步。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回避他。就算有时候无意间两人的视线交汇,戴清也会飞快的转头看别的东西,或者其它方向。简直就当他是病毒一样。或者应该说当他是被病毒腐蚀过的一样,完全是连多看一眼都嫌难看,眼睛脏的感觉。

  到了最后连常易这种粗神经的人都看出了问题,明的暗的说了高轨好几回。什么要是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及时向经理道歉。什么经理不是小气的人,只要态度诚恳一点,一定会得到原谅的。甚至说到后来,索性干脆直接和高轨挑明了说,是不是觉得自己有了点成绩就可以不把经理放在眼里了,如果是这样,大家一定会跟着一起鄙视他之类的。

  说得高轨真是火大的要死,也冤枉的要死。他真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到戴清了。他自己也是委曲的要命啊。根本什么也没做,居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成了拒绝往来户。他不止一次的回忆自己和戴清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细到连两人一起吃饭时点的菜,或者是戴清每一个脸上的表情都仔细的重演了一次,可是就算这样,他依旧是毫无头绪。

  一段时间之后,最开始的委曲不解渐渐升级为不满。戴清愈演愈烈的回避也激得从小就顺风顺水的高轨相当愤怒。原本对自己那么温柔的上司,居然就像顷刻间被人洗脑一样,眨眼的时间变得前后判若两人。无辜的自己在承受他善变的同时,还得被小组同事不公平的误解。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

  这件事要是弄不清楚,高轨觉得自己晚上连睡觉也睡不好,肯定会短命。这种感觉根本就是拿小针在心上扎,扎,扎,扎的,一时半会是死不了,可是,扎的时候疼,想起来还是疼。偏偏还是那种说不出来的疼。既然这样,还不如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实在不行了,大不了拍屁股走人,何必受这种鸟气?

  决定之后,高轨挑了一天,一大早就去了公司。准备趁着人少的时候好好的问一问戴清。可是,等到快近上班时间的时候,公司里的人都来得七七八八了,戴清才来上班。经过高轨办公桌前的时候,连瞎子都看得出来,他根本就是逃进办公室。

  真狠。连上班时间都故意挨到人差不多到齐了才来。生活习惯都愿意改,可见自己有多么的不招人待见。高轨咬牙切齿的瞪着自己的电脑屏幕,一句话也没说的开始工作。

  到了中午的时候,高轨推了小张他们一起午饭的邀请。安静的等着那个从戴清进去就一直不曾打开来过的经理室门。在心里暗暗的发誓。躲,我看你躲到什么时候?就算要人死,也要给别人一个理由死不瞑目。哪有他这样不明不白被人冷冻的?再不问出原因,他就不姓高。

  等办公室的人都走光了,过了大约有十分钟。手里还拿着面包的戴清端着杯子打开门。一走出来就看见高轨愤怒到极点的目光。他头一低,装作没看见似的转身逃进茶水间。再也忍耐不住的高轨“啪”的推开门,也跟了进去。

  “经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了?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没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戴清转过身目光心虚的到处乱转。

  “你撒谎。你最近根本就是对我严重的不满。可是我做了什么了?让你这么生我的气?你以前不是这样的。”高轨转以他面前,逼他和自己面对面。

  “我真的没有,你,不要乱猜了。”戴清假装没事的去放泡茶。这个举动彻底的激怒了高轨,他一手打飞戴清茶杯,大叫了一句,“不说算了,我辞职不干了。没见过这么耍人的。”

  “你疯了?”看到高轨被开水烫伤的手臂,戴清急急忙忙拉着他到自来水笼头上冲凉水,还急急忙忙抬头问他,“痛不痛,痛不痛?”

  “我办公室里有薄荷膏,你在这里冲水,我去拿。一定要冲,不要停啊。要不然,还是去医院好了,万一伤口感染就麻烦了。”

  前一刻还气得几乎爆炸的高轨看着慌得手忙脚乱的戴清,脑子里一个从来没有的想法突然的跳了出来,“经理,你不会是喜欢上了我吧?”

  刚准备回办公室拿药的戴清握着门把手的手僵住了,整个人就像瞬间被冰住一般,愣在那里。他缓缓的回过头。只是那短短的数秒钟的时间,灰白的脸色却吓了高轨一跳。当高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居然会有那样的神情。苍白,绝望而且悲伤。似乎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一般。

  然后,就像准备认罪的囚徒一般,戴清低着头,沉默了很长一段的时间,他很轻很轻的点了点头,说了一个字,“是”。

  那么注重早餐的人,自己啃面包却把早餐留给根本不注重早餐的他;更在第一次方案失败之后,默默找到小酒馆安静的陪着聊天说话,甚至还在第二天,一大早就开着车子到他的楼下等着。只为了陪他去看别人做的成功方案。

  既便只是手指甲那么点点的小伤口,却依旧会夸张到替自己到药房去买消炎药;在大家加班的时候,不露痕迹的叫外卖给大家吃,却在被问起的时候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那么注重外表的人却宁可自己戴脏的领带,也不愿意让上司对他留下坏印象。

52书库推荐浏览: 风过无痕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