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捕手_风过无痕【完结+外篇】(4)

  不知不觉两人走到路口,高轨刚准备伸手拦车,戴清叫住他,“要不要,我送你一程?我有开车来。”

  “我都忘记经理自己有车了。”高轨想起上次聚会戴清是因为喝了酒才坐出租车回去的,“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了?”

  戴清笑着转身,“走吧!”

  两人坐进车里,高轨报出自己的住址,然后坐着等戴清开车,等了一会儿,戴清只是看着他。

  “怎么了?是不是不顺路?要不然我还是下去打的好了。”

  戴清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你怎么像小孩子一样?系安全带这种小事还要别人提醒?”说完,他弯下腰跨过半个身子替高轨拉过保险带扣好。

  高轨一脸无辜的看着戴清。他低下头的时候露出纤细雪白的脖子,一股淡淡的香味从戴清身上散出来,不是香水,有点类似肥皂或者沐浴露的香味,浅浅的,但是很好闻。他抬头的时候,柔软的黑发无意掠过高轨的鼻端,有点痒,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

  “没有!”高轨忍不住笑了起来,“经理的头发碰到我鼻子,好痒。”

  “对不起了。”戴清微笑着看着前面,发动车子。

  两个人在车里不说话,感觉有点奇怪。于是高轨没话找话说。

  “经理,你用什么沐浴露呀?你身上好香哦!”

  “很香吗?”戴清勾起嘴角,说了一个牌子。随后又加了一句,“那个味道很淡的呀,你狗鼻子。”

  高轨哈哈大笑,解释说,“是挺淡的,不过蛮好闻的。我用肥皂身上不知道有没有味道。”说完闻了闻自己的手臂。

  戴清转头看了他一眼,替他回答,“有!”

  “什么味道?我怎么闻不出来?”

  戴清但笑不答。

  “耍我!”高轨坐回位置。大概戴清比他大,人又很好脾气的关系。虽然是上司,可是在他面前,自己丝毫不会觉得紧张,反而常常会有点孩子气的表现。想到这里高轨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一笑,戴清就眼尖的看见了,“笑什么?”

  “没什么。”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心照不宣的摇了摇头。

  “听音乐吗?”

  “也好。”

  戴清伸手打开CD,音乐在车厢里回响。是一首英文老歌《昨日重现》。

  “经理明明还很年纪,可是爱好却像老头子一样的。”

  “我是老了。怎么可能和你们年纪人比。”戴清跟着音乐轻轻哼了起来,“你们年轻人,做什么事都只想着向前冲,我们老人家就喜欢回忆往事。所以听听《昨日重现》这种歌最合适不过了。”

  “经理到底多大了,老是说老老老的。”高轨奇怪的看着戴清,怎么看他都还是相当年轻的。

  “问别人年纪可是不礼貌的哦。”戴清说的话是指责,可是语气里却听不见一点点指责的味道,明显是开玩笑。

  “到底多少?”高轨不死心的追问。

  “三十二。”

  “一点也看不出来,我还以为经理只比我大两三岁的样子。”

  “比你大多了。没想到我这么老吧。”

  “八岁其实也还好,不过我有个远房表舅只比我大六岁,我这个人辈份小。还有个大五岁的阿姨呢。真惨!”

  “是吗?”戴清握紧方向盘,看着前面默默开车不再说话。

  车厢里安静下来,只有卡朋特干净而独特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唱着,“Whentheygettothepartwherehe‘sbreakingherheartItcanreallymakemecryjustlikebefore

  It‘syesterdayoncemore…”

  *

  到家之后,高轨刚拿出钥匙,就听到客厅里的电话在响,开门进去刚好来得及接。

  “终于找到你了,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呀?”这种说话没头没脑的,只有一个人,就是以前的老同学肖善。也就是S公司面试因为紧张的结巴被刷下来的那位。

  “找我干嘛?”高轨没形象的把脚搁到茶几上,整个人瘫在沙发上,恶狠狠的问他。

  “有个同学聚会,你来不来?”

  “真无聊,离开学校才几天呀?聚会?亏你们想得出来。”对于肖善的建议,高轨简直就是不屑一顾。

  “你这个怎么还是这么冷血呀!”肖善对高轨的态度相当的不满,“很多同学刚离开学校,还不是很适应社会嘛,聚聚头,交流一下经验也好呀!”

  “你不是已经找到工作了吗?怎么还这么婆婆妈妈的?别人怎么样关你什么事呀?你狗拿耗子的毛病怎么还是改不了?”对于肖善太过头的热心,高轨一向不满。要不是隔着几层有那么点亲戚关系,他才懒得关照他呢。这都什么社会了,善良热情有个屁用。做人就要靠自己。

  “反正,我给你寄请柬了。时间地点都写得很清楚的。你要是没事就来玩玩好了。黄伊莉也来的。她不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吗?也许你们还能重续旧缘也不一定呢。”

  这真是天底下最滑稽的笑话。高轨简直忍不住有点怀疑肖善的智商。想他是吃回头草的人吗?破镜重圆这种事在高轨看来,根本就是童话故事。当初他甩了黄伊莉就是因为受不了她的大小姐脾气。他是喜欢美人,可是光长得漂亮有什么用。

  “别胡说八道了,那根本不可能。”

  “别怪我没事先通知你,黄伊莉可是有向我问过你最近的情况的哦。你虽然没这个意思,可是人家似乎还对你念念不忘的样子。”

  “你脑子少根筋啊,告诉她干什么?”

  “那我怎么知道你没想和她合好呀?我还以为你们只是普通闹别扭嘛。”

  “白痴。”高轨握着电话,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黄伊莉老爸很有两把刷子的,我还是觉得如果你们在一起,你最起码能少奋斗个五年,十年的吧。”

  “我虽然现实,可是还没有到把自己贱卖的地步。”高轨看着自己的手掌,自信无比的说,“就算我要找机会往上爬,也不准备把自己摆在奴隶的位置上。我可受不了那样大小姐的脾气。我喜欢温柔的美人,光长得漂亮,任性的要死的那种,敬谢不敏。”

  “那你当初干什么还要和人家谈?”

  “关你什么事?”高轨才不想告诉肖善,那只是因为虚荣。的确有个那么漂亮的女朋友在身边相当有面子。不过……高轨摇了摇头,前任女友的面容和她的坏脾气是完全成正比的。交往了一个月,吵了三十天。吃不消!不分手才叫奇怪。

  “切。那同学聚会你来不来?”

  “再说,有时间就去,没时间就算了。”

  话题开始重复,说明两个人已经没有话可说了,高轨不客气的说了再见,就把电话给挂了。关于前任女友的事,高轨丝毫也不觉得有什么回转的余地。因为出众的外表和相当不俗的实力,十六岁之后向高轨示好的人就相当的多。

  可是也因为他性格的关系,他很难和别人长时间的交往。他喜欢美女,而且还要脾气温柔的美女。这年头,漂亮的女孩子,哪一个不是被人宠着捧着用心呵护着的。他又不是那种喜欢陪小心的人,遇到女朋友不讲理,也没有耐性妥协。有时候对方只是说气话要分手。他就真的分了。就算对方有意思重修旧好,他也不觉得有和好的必要。

  当时法国导演吕克·贝松的《这个杀手不太冷》相当流行,于是很多人都戏称高轨是“这个杀手相当冷”。这个绰号一直跟着高轨,到他毕业。

  其实,高轨也觉得有点冤枉,从来没觉得失去谁有什么大不了的,自然也不会死巴巴的舍不得放手。说得直白一点,就是没有遇到真正喜欢的人。所以理智相当清楚,恋爱不昏头还叫什么恋爱?

  打着呵欠高轨走进浴室,脱了衣服把水温调得高一点。因为租的房子没装浴缸,所以,只能站着淋浴。打肥皂的时候,高轨想起戴清说他身上也有味道,又闻了闻自己的手臂,不过,还是什么也没闻到。想到戴清脖子里那股淡淡的味道,实在很好闻。高轨决定自己也去买那个牌子的沐浴露。

  回到床上,头刚一挨到枕头,高轨就睡着了。一夜无梦。

  第二天,因为是休息天,所以高轨难得的想睡个懒觉。却被电话吵醒了。抓着头,高轨没好气的拿起电话,“喂!”

  似乎是被他的口气吓了一跳,电话那头稍微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戴清的声音才慢慢的传过来,“吵着你睡觉了吗?”

  “啊,是经理!”听到戴清的声音,高轨睡意消了一大半,“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我同学呢。今天休息……所以,我睡晚了一点。”

52书库推荐浏览: 风过无痕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