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萨尔_空梦【完结+番外】(3)

  “让他等著吧,除了我那愚蠢的父亲的消息,他也就没什麽别的可以告诉我了的。”萨尔打了个哈欠,“我睡十分锺,到了叫醒我。”

  从洗手间出来,萨尔掏出笔,在纸条上划了一到勾,跟比利时来的那个欠人操的黄毛小子打的赌他肯定是赢定了,这不,才三天,他就连续上了六个不同的各国美人了,看来用不了一个星期,顶多明天还是後天,他就可以赢了那小子了。

  他一走出门,在车里等候的大卫下了车,看著他微微一笑,“先生,你早了二十分锺。”

  萨尔一弯身坐进车里,舒软的座软让他舒了一口气,他早了个懒腰,毫不在意地说:“我把聊天的时间省下来了。”

  大卫看著他下半身完全没节操的主人,拿出一瓶水让他漱了漱口,这才开动车子往他们的别墅开去。

  萨尔萨尔第六章

  第六章

  人活著总是需要点追求的。

  身为一个豪门世家的後代,萨尔?霍顿觉得自己不纨!简直就是天理不容。

  见过自己儿子多都遍地都是,并不介意自己占了自己很多一部分财产的儿子死於非命的父亲没?没见过吧,虎毒都不食子,可他的父亲的爱好是老是希望有天能把他给食下去。

  所以一定要趁活著的时候随性纵欢,虚度生命,在他还没被那老混蛋解决前。

  这天,他操了比利时的黄毛小子,回到家中火冒三丈地对他的管家说:“那王八蛋能不能派个有用一点的?”

  手中的枪的烟哨味还没散去,萨尔像只愤怒的小豹子一样对著只一扑就被给吓死了猎物深深感到不满,觉得受了严重的侮辱,刚刚赢了比赛也操了那个婊子养的黄毛小子的喜悦只一刻就全部消失了。

  他的管家看著他的小主人咆哮著,还砸了客厅里最好看的一个花瓶,神色未改的说:“我会跟他们建议的。”

  他们刚回到家中,一颗子弹就朝他年轻的小主人的头上射来,可惜的是,子弹太偏,射中了门边的大花瓶,那个可怜的杀手还不不及开第二枪,他暴躁的小主人就从後裤兜里拔出枪一阵乱射,然後那人从二楼掉了下来。

  唉,自从三年前那场不大不小的枪杀後,他的小主人对於老是爱射偏的杀手显得有一点气急败坏。

  “最好是这样。”萨尔气得满脸通红,拿著枪指著地板上的尸体,“难道来暗杀我的都是白痴麽?我难道必须跟拉瑟尔舅舅说我又被一个枪法都不准的人挑畔了吗?”

  “当然不。”大卫把手中的枪暗地收回暗套,没让他的主人发现他的灭音手枪在他被激怒得跳脚乱射时已经打中了某个人的心脏,哦,当然,就是现在躺在地板上的那位先生。

  或许这位杀手先生枪法不准也是另一个因素吧?天知道,大卫不决定去探究原因了,等会他还要解决两个碎了的花瓶和地上那位先生,他习惯帮所有尸体都找到好归宿,无论是花瓶还是人,他是个好管家。

  而且他总是不吝啬於给别人……或自己一点乐趣的。

  尤其,当他的小主人以为受到侮辱时那通红的脸总是显得那麽漂亮,尽管他并不是个很领略漂亮的人,但有时看看也没错。

  “你看著我干什麽?”萨尔睁著碧绿的眼睛狠狠地盯他的管家。

  “我在想,先生,您需要喝点什麽?”

  “一点白兰地好吗?我帮您放水,您可以洗个澡,然後再睡个好觉。”

  “我不要。”萨尔烦燥地扯了下头发。

  大卫看著他站在楼梯上拿著手不停地敲打著扶手,走了过去,伸出手抱著他的主人,说:“先生,没事了。”

  “该死的。”萨尔踢了他一脚,却没推开他的拥抱。

  大卫抱著他,直到怀里的人慢慢平静了下来。

  “我想喝点你酿的果酒,再加点冰。”萨尔皱了下眉,推开他说。

  “是的,先生。”大卫温柔地笑著。

  “别给我什麽狗屁牛奶。”萨尔依旧皱眉,走下楼梯,狠狠地踢了杀手一脚,“妈的,婊子养的。”

  大卫看著趾高气扬走上楼的小主人,微微地牵动了下嘴角,金发小鬼长大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抱著他哭著问为什麽了。

  “大卫……”楼上传来了大吼声,“快给上来给我放洗澡水。”

  大卫听到暴躁的怒吼声微笑了一下,绕过尸体跟花瓶碎块,无声无息地上了楼梯,走到中间时,他居高临下的看著楼下,对著大门上的一个微小的摄像头做了个手势。

  萨尔萨尔第七章

  第七章

  萨尔浑身赤裸躺在浴缸里,脸庞因为热水和酒精而胀红著。

  “晚餐需要吃点什麽?”大卫尽职尽责。

  萨尔眼睛都懒得睁开,“什麽也不想吃,妈的……”说完,他把酒杯砸在了墙壁上。

  大卫对他的狂燥熟视无睹,拿起身旁的长浴巾,包裹住此时愤然而起的萨尔。

  金发少年粗鲁地接过浴巾系在腰上,“叫那混蛋律师滚回去,告诉老霍顿先生,我没死,叫他别给我再捣鬼,要不我就把股票抛了,该死的,我只有十个月就十八岁了,上帝保佑我……”

  大卫说了声,“好的。”

  萨尔斜眼,“你还有什麽要说的没?”

  “什麽?”大卫万年不变的温和表情看著他。

  “关於我的十八岁……”萨尔一个转身坐到了沙发上,翘起腿,毫不在乎自己下方的器官在他的管家面前呈现。

  “我需要说点什麽吗?”大卫站得挺直,但同时显得恭敬,对於白巾底下的风光当作什麽也没看到。

  “凯拉说,我十八岁後你就要走人?凯拉你认识吗?就是我那个抛弃掉我的母亲,也是雇了你当我管家的那个不怎麽有良心的女人。““当然。”大卫微笑点头。

  “好吧……”萨尔皱了皱挺直的鼻子,“反正除了你说好,当然,是的之外,我不能在你口里听到别的了。”

  大卫微笑,拿起毛巾站在他身後帮他擦著头发。

  “我讨厌你离开我,”萨尔不满地动了动头,然後又停住不动乖乖地让他擦试,“我还是不喜欢你,你是条让人猜不透的狡猾得要命的老狐狸,可是不管怎麽样我都需要你在我身边,我不准你离开我。”

  大卫在他看不到的上面哑笑,这个霸道的小鬼,聪明又无畏,只是真不知道他对自己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你是想留住我吗?先生。”

  “见鬼的,你听不明白吗?”萨尔抬起头,骂了句粗话,“操,我他妈不喜欢你,但我喜欢你当我的管家,这话够清楚了吗?”

  “是的,先生。”

  “是的,先生。”萨尔学著他的口气嘲讽地重复了一句,然後嘟囔著说:“反正你以後也是当管家的,那你就给我当一辈子的管家,你想怎麽样就怎麽样,我可不会放你走。”

  他霸道地决定好别人的人生自由後,接著打了个哈欠,“以後你生了儿子,也可以当我的管家,你教训好他就可以退休了。”

  决定了别人的一辈子不算,他干脆把别人的儿子一生也决定了,并且那麽的理所当然。

  大卫微笑,擦试头发的手一直都没有停顿,直到有九分干,他才放开毛巾,低头看了眼已经昏昏欲睡过去了的小鬼的脸,笑意更深了。

  他伸出手在小鬼已经俊美得像个男人的脸前探了探,没碰到脸又收了回来,低声自言自语地说:“当一辈子的管家吗?我的先生,这个事情可没这麽容易。”

  说完,帮萨尔盖了块薄羊毯,轻声地走出了房间。

  他一出门,萨尔就睁开了睡意朦胧的眼,看了被关紧的门一眼,哼了声,转了个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睡了起来。

  PS:今天更渊渊长江和离城,三更,哦耶。

  请膜拜我:

  谢谢。

  这世上,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勤劳的银了。

  那什麽,不许扔臭鸡蛋啊,要砸也要砸好的,我好捡来吃。

  萨尔萨尔第八章

  第八章

  大卫接到哈佛某位校长的电话时,他正在跟一个名媛在讨论喝咖啡是加什麽糖才会有幸福感之类的白痴问题。

  他甚至有些欣慰接到哈佛校长的电话,尽管为此他的小主人又得需要签一张数目不小的支票用来解决他自己制造出来的麻烦。

  高大英俊的大卫先生来到校长的办公室时,日理万机的校长先生有些头疼地说:“大卫,在图书馆做爱或许是件挺有性趣的事,但是,让人发现了就有点不好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空梦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