酗爱一场_空梦【完结】

  《酗爱一场》作者:空梦

  (谨以此文献给过去一年给我打赏的每一个同学,是你们的存在,才有还在写文的空梦。时更是谢谢多年还在我身边的老同学们,对我而言,你们不仅仅是读者,更是默默陪伴我多年的老朋友。)酗爱一场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上

  好像到了一定年纪,不知道是漠然还是习惯,过去困住自己的东西也就不在乎了,如果不是特定的那个时机,甚至很少去想起。

  瞿宁大年三十,接到了他父亲的电话,他父亲在那边沉默了一会,问他要不要回去过年,瞿宁客气地拒绝了。

  他很多年没有回过老家了,更别说与他父亲一起过年了,那都是二十多年前,他七八岁时候的事。

  他父亲以前六七年的也不曾过问他一声,现在老了,家里情况也不太好,就有点惦记着瞿宁,挺想亲近瞿宁。

  瞿近民想亲近瞿宁,也不是他突然对他这个跟前妻生的儿子有了感情,而是他跟后来的老婆生的小儿子太平庸,读书的时候成绩一般,工作了找的工作也一般,但瞿宁却有些出息,挣的也多,他就想让瞿宁帮衬着家里一点,最好是带带他弟弟。

  瞿宁以往都拒绝了,瞿近民很失望,过了一年没跟瞿宁打电话,瞿宁也不在乎这个,瞿近民看他不打电话要钱,瞿宁连赡养费也不给他打了,这才重新给瞿宁打起了电话。

  瞿宁是不会主动打电话给瞿近民的。

  他不是个太主动的性子,瞿近民也不是他在乎的人,所以瞿近民要是不给他打电话,他都想不起他还有个活着的生父。

  瞿宁以前,也就是十岁出头那阵特别需要父爱的时候还挺盼着他父亲的来电,只是瞿近民与他母亲离婚后,很少与他联系,后来是干脆断了联系,瞿宁在盼了几年后就断了这个念想,再后来,也就是现在,瞿近民在他生活成了不出现就不存在的痕迹,瞿近民不自己出没的话,他也就很少去想起。

  就如陈高。

  瞿宁在初一这天,在他度假的温泉山庄见到陈高那刻,就十足十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

  这是南方S市的一个温泉山庄,虽然有点名气,但不至于好到让远在帝都的人大过年的飞到这个地方来过年。

  不过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瞿宁在年过三十后就很少为那些看起来匪夷所思的事情费神了,再离奇的事情背后都有原因,明白了也不过如此,与自己没关系的话,实在没必要去多想。

  因此瞿宁只多看了陈高一眼,确定了一下就扭过头,沿着草地边的路继续往前走,去山庄的餐厅用早餐。

  他习惯早起,他订的独栋有配备叫餐服务,但瞿宁想走一走,散散步,就出来了。

  瞿宁到了餐厅,来吃早餐的人不少,现在城市人都流行出城出国过年,很少呆在家里,一到节假日,哪怕是过年,平时连看起来小猫老猫三四只的冷僻景点都人满为患,瞿宁也是昨晚到了地方才知道山庄已经满房了,现在已是一房难求。

  山庄餐厅的早餐是自助式,瞿宁拿了咖啡,沙拉和面后找了个靠窗的角落坐了下来,餐厅很温暖,他脱了外套,把毛衣袖子往上撸了撸,拿起了咖啡抿了一口。

  他对面坐着一桌带着小孩的小夫妻,此时小夫妻当中的老婆坐在他的正对面,这名清秀的女子在瞿宁坐下后,不断地朝瞿宁看了好几眼。

  瞿宁抬头的时候对上了她偷瞄过来的眼神,便朝她笑了笑。

  清秀女子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往耳后拔了拔头发。

  瞿宁向来不太关心打量他的眼光,笑过后就朝落窗外面的风景看去了。

  山庄的风景很好,餐厅外面的风景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很来佐餐很是不错。

  瞿宁早上一般是半杯咖啡的时间过后才会吃东西,这两年他事业稳定后,也刻意放慢了生活的节奏,只要不是工作日,他什么事都是慢悠悠地来,自由自在地享受每日尽在他掌控之下的状态。

  等半杯咖啡过后,人也清醒了不少,瞿宁拿起了叉子,正准备吃面的时候,就发现前面13点方向直直过来了一个人,这个人不太一般,在这满厅的陌生人里,他是瞿宁正好认识的那一个。

  陈高朝他走过来的时候,瞿宁吃着面也看着他,等陈高走到他面前定下后,他同时咽了嘴里的面,确定这个人是来找他后,他站了起来,也翘起了嘴角,“好巧,出来过年?”

  他没跟陈高装不认识,也没有多年后见到分手后的男友的别扭,乃至其它。

  瞿宁快三十五岁了,在这个00后叫90年后都叫大叔大婶的时代里,他这个中年人要是不具备点对一切皆波澜不惊的品质,都要被这极其喜新厌旧的年代抛弃了;抑或者,他要是不对一切游刃有余,只能说明他已成生活的牺牲品。

  多年后,再见到曾让他心如死灰,甚至还自杀过的陈高,瞿宁心如磐石,亦如止水,过去尤如不曾存在过。

  “嗯。”陈高看着他对面的瞿宁,简单地点了下头,硬朗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眼睛放在瞿宁身上没有动。

  瞿宁穿着黑色毛衣,撸起袖子的手腕上戴了块简单的表,刚才陈高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他修长节骨分明的手,好看得就像一幅画。

  瞿宁比他想的要过得好。

  陈高很久没见到瞿宁了,他跟瞿宁高中,大学都是同一所学校,但没有什么同学知道瞿宁在哪,而知道瞿宁在哪的那几个人,他跟他们也没有什么太多交集,生活圈子完全不同,陈高偶然碰到过其中一两位,问过瞿宁的消息,但他们都没有给他他想要的答案。

  不过没问到消息,陈高也不意外。

  他们是瞿宁的朋友,见到他,没抄起凳子砸他一头就算是好的。

  陈高与瞿宁交往了五年,他高一追的瞿宁,瞿宁跟他好上是高三,两人一起上了同一所大学,后来大三,陈高交了个新男友,那时候他跟瞿宁都好几年了,新男友新鲜有趣,他就跟瞿宁分了手。

  那手分得比陈高以为的要惨烈了些,他以为瞿宁也就跟他打一架让他滚而已,但他没想到,从来都很洒脱果断的瞿宁却苦苦哀求他,陈高因此也为此犹豫与他藕断丝连,但因为新男友跟他闹,新欢旧爱当中他也就选择了新欢,后来就出了瞿宁为他自杀的事。

  那个时候新欢新鲜,可爱,在家里哭着闹着不许他去看瞿宁,陈高想了想事情也不能再这样下去,不能再给瞿宁希望,也就没去看过瞿宁。

  那年他们正好大四毕业,陈高自那一年后就没见过瞿宁,连这个人的消息都没怎么听闻过。

  整整十年都过去了,陈高没想到在十年后,在一个他根本没想到的地方,遇到了在他回忆当中从未曾消失过的初恋。

  “一个人?”不等瞿宁招呼,陈高主动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瞿宁微笑着坐了下来,点点头,没有否认。

  “家人呢?”陈高淡道。

  瞿宁看着脾气看起来跟过去一样看起来霸道,实则盛气凌人的陈高,不禁失笑。

  他曾深深地迷恋过眼前这个霸道英俊的男人,迷恋到连维持着性命的自尊骨气也弃如敝履。

  “我一个人。”瞿宁失笑,回了一句,“你呢?”

  “和我弟一家。”陈高抬头往后,看了一眼几个往这边来瞧的人,回头与瞿宁道:“后面是我弟跟他未婚妻,他未婚妻是这里的人,这山庄是她爸的,趁过年,我跟他过来代家里商量他们的婚事。你一个人的话,一起过去,我介绍你们认识下?”

  说着他就站了起来,等瞿宁。

  瞿宁哑笑,抬起眼睛眨了眨,“不了,谢谢。”

  他明言拒绝了陈高。

  陈高顿了一下,只一下,他看着瞿宁的脸又道:“你住哪个房间?”

  瞿宁嘴角笑意更深,他不再说话,而是满脸兴味盎然地看着多年不见,却跟他熟得好像他们还同睡一个被窝似的一样的陈高。

  陈高这种浑然天成的霸道凌人曾对瞿宁有一种强烈的特殊魅力,瞿宁年轻的时候、深陷情爱意乱情迷的时候曾误解过,以为陈高把他当真爱当唯一,这才霸气凛然地控制管辖指挥他,瞿宁无所不从。直到后来陈高一样霸道地把新欢纳入怀抱保护,让他滚,瞿宁才幡然醒悟,发现这纯粹是他想多了、过度美化了那段感情的自以为是。

  瞿宁与陈高的那段时间不短,固然那段因那是瞿宁人生最初的青春成长时刻显得格外可贵特殊难以摆脱,但也没长到稳固到山崩地烈海枯石烂也不动摇的地步,以至于到瞿宁这个年纪,那些连珍贵都谈不上的过去早就被他放下。

  一段过去一旦被放下,那就成了不在乎。

52书库推荐浏览: 空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