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誓约_天娜【完结+番外】

  被遗忘的誓约(原名:左手无名指的夫夫生活)+番外 BY: 天娜楔子

  据说,左手无名指有一根血管直接与心脏联系,所以那里是婚戒的位置,代表爱的誓言与承诺。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就是这个意思吧。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喀嗒一声,门启后重新关上。

  顾永梵轻手轻脚的进了卧室,看了眼在那张大大的双人床上安睡的人。

  放下包,拿起整齐的叠在一边的睡袍悄悄走入浴室。

  很快的冲了个凉,褪去一天的疲惫,他现在只想安安稳稳的睡在那个人身边,如果能抱着他,就更好了。

  双手抖开浴袍,顾永梵突然傻了眼。

  浴袍上黏着一张便利贴,上头的黑色笔迹清晰写着几个大字:“冰箱有牛奶,热过喝了再睡。”

  暖心着微微一笑,顾永梵穿上浴袍,擦干头发走出浴室,手指间还捏着那张便利贴。

  最近顾永梵因为拍戏的原因,常常早出晚归,若要出个外景,更是几日不能回家。

  于是,手机邮件或者便利贴成了他与他之间最常用的交流工具,哪怕见不到面,还是可以将对方的行踪了如指掌,知道一切安好。

  而这几日,更是因为导演要求几个镜头补拍,让原本就紧张的通告时间变得更加紧凑得喘不过气。他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有陪他说上一句话了,为此他一直觉得歉疚。

  是的,歉疚。

  从两人决定在一起时他就总觉得歉疚。

  岑逸原本是职业舞者,优美而修长的身姿,有力而跳跃的节奏感,以及与生俱来的对音乐敏感的天赋,这些得天独厚的条件并不是人人都有的。他曾经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登上百老汇的舞台,却在通往那条舞台的路上,认识了顾永梵。

  那时的顾永梵不过是个刚起步的新人,有机会演个配角已是难得的机会。

  没有人会猜到在一年后,他会因为一部电影而一夜成名。

  岑逸更没有猜到,这个玩笑似的信誓旦旦要爱自己一辈子的男人,会突然间从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变成人们无限追捧且疯狂痴迷的大明星。

  那一年岑逸才二十一岁,离他的梦想还有几步之遥,而顾永梵也不过刚好经历二十岁的成人礼。而在那之后,岑逸放弃了遥远的“圣殿”,甘心陪在日益繁忙的顾永梵身边,这一过,就是五个年头。

  每次说到这,岑逸总是瞪着他那双圆亮乌黑的大眼睛,用无所谓的表情说:“若要在一起,总要有一个人放弃梦想。我不能要求他放弃得来不易的机会随我远渡美国,那只有我留下才是最好的,至少这里还有我的亲人和朋友,有我熟悉的环境与食物。”

  可是,顾永梵知道,要岑逸放弃百老汇,那是多么残忍的决定。

  以致到了今日,岑逸都没有再跳过舞。

  就算顾永梵以工作为藉口,他都一概微笑着拒绝。

  有一种伤口,是不容人碰触的,哪怕是与你最亲密的人。

  岑逸的睡姿并不老实。

  顾永梵上床的时候,他正翻卷着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个粽子,也不管天气多热。

  顾永梵摇着头,笑着拉过被子重新给他盖好,才在他身边躺下。

  不一会,就如他所料的,被一只八脚章鱼很坚决的缠上,让他一度怀疑这个一直浅浅平缓呼吸的人,是不是只是在装睡。

  “逸。”他用食指戳了戳岑逸皱在一起的眉头,果然听见那人不满的嘟囔了声,然后转过身,继续他与周公的美梦。

  顾永梵伸出手臂将岑逸重新拉回怀中,由身后搂着他的腰,贴着他的后背,交缠着的手指重叠,密不可分如一体。他喜欢这样的姿势,彷佛他是他的后盾,将他牢牢锁在身体里,仅仅属于彼此。春夏秋冬,四季不变。

  岑逸曾说:“矮子,你是怕我飞了还是怎样?”

  “煮熟的鸭子也会飞的,我当然要将你绑牢点,免得哪天就不见了!”

  他说得很认真,因为,就算他是人人羡慕和追崇的明星,可一到爱人面前,也不过是个平凡的男人,会嫉妒会吃醋会害怕,并没有因为身分地位的改变而有所不同。

  明天,他又是满档一天的行程,天没亮就要起床,还是看不到那人醒来后半眯着双眼,懒洋洋的不肯起床的样子了。

  当然,等过了这一阵子的繁忙期,他想跟事务所请个假,带着他出国旅游,他欠他一个蜜月,再不兑现,估计有人就要闹离婚了!

  清晨,太阳正蒙蒙亮。顾永梵的手机忽然响起电话铃声,是经纪人准时打来的morning call。

  顾永梵赶紧将电话掐断,回头看向睡得正香的岑逸,蹑手蹑脚的下了床,刷牙洗脸换衣服,十分钟后开始整理随身要带的物品,然后撕下一张空白的便利贴:

  “起床后要先吃早饭!不要一懒就忘了吃,对胃不好!今天我还是会晚回来,不用等我,早点睡。”

  写完后,他将它贴在昨晚喝空了的牛奶瓶上,放在床头。再然后,是给睡梦中的爱人一个morning kiss加goodbyekiss,正好一刻钟刚好用完,不浪费一秒。

  呼呼的汽车引擎声从窗外响起,直至远去。

  床上的人皱了皱眉毛,翻了个身滚到床的左边空位继续睡去。

  那里还留着刚离去的爱人的温度,比不上他自己这块的热度,却因为熟悉的味道和下凹的弧度而让他深深眷恋。

  睁开眼的时候,墙上龙猫挂钟的时针正指在十点的位置。

  岑逸在床上无聊地滚了一圈,这才拖着被子坐起身,呆呆发愣。

  他在心底盘算着今天需要做的事,比如给M杂的专栏文今天修改好要电邮出去,比如今天该将床单换洗,比如晚上一个人是煮点拉面还是去便利店买冷面。

  还有,他扳着指头算着顾永梵已经是连续第六日早出晚归,是不是该给他做点什么补补体力?

  岑逸捏转着手里的牛奶瓶想了半天,最后决定做顾永梵最爱的甜虾。

  想到这,便利贴正好迎面在他双眼之下,他出神得盯着看了半天,这才想到差点又忘了吃早餐。

  果然最了解他的还是这个一起生活了五年的男人。

  岁月积累的点滴让彼此在相互磨合与迁就中更加适应对方的步调,不再是当年年轻气盛时的冲动和莽撞,即使吵架,也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沟通体谅与和解。

  五年,这一路,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但又出乎意料的顺利。

  就连当初反对他们这种禁忌关系的长辈也已经默认了他们的关系。

  只不过,偶尔还是会有些恼人的小烦恼。

  毕竟和一个大明星成为恋人要付出的太多,虽然他小心逸逸不被人发觉他们的关系,而顾永梵的事务所也努力的封堵住媒体的口,可他总是隐隐觉得不安。

  更何况,他们又是两个男人相爱,若一传出去,就是对顾永梵演艺事业的巨大伤害。

  他已经失去了梦想,所以,他把另一半的梦想看成自己的,想好好替他守护。

  其实当年,因为他们的关系,曾一度陷顾永梵和事务所于一场谈判的僵局中。

  事务所极力威逼顾永梵与岑逸分手,而顾永梵坚决的以退出演艺圈反抗。

  一来一往拉锯了很久,顾永梵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其实,就差一点点。若晚一步,或许岑逸就会选择主动离开,毕竟那时侯还没有现在的坚持和倔强,他不能完全相信那个小自己几个月的男人,真的可以爱他到某种固执的程度。

  也就是从那以后,他开始重新审视这份感情,第一次想到了“永远”这两个字的意思。

  承诺一旦签下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更何况他们慎重地发过誓。

  傍晚的时候,岑逸出门去便利店。

  出门前,他再三确认自己没有忘带门钥匙和钱包。

  他个性糊涂,时常会忘记这两样重要的东西,甚至还曾错把车钥匙当作门钥匙。

  还记得有次顾永梵生日,原本说好自己请他吃饭的,结果到付帐时才发觉自己又忘了带钱包。

  回来后他一直自己生着闷气,顾永梵却高高兴兴得搂过他的肩膀,贴着他耳边说“你请我请还不都是一样?别忘了我们是夫夫!”

  一进便利店,岑逸却被书架上的杂志给吸引了全部的视线。

  今日刚出的八卦杂志的封面赫然着耸动而暧昧的标题 [ 人气偶像顾永梵夜会新片女主角 ]

  岑逸饶有兴趣地拿起那本杂志仔细翻阅,一字不漏得看起了里面的详细报道以及所谓的取证偷拍照。

  就在这时,忽然手机震动,是来了邮件。

  他一手举着杂志一手掏出手机查看,来邮者是顾永梵。

52书库推荐浏览: 天娜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