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飘摇难如意_茴笙【完结】

  书名:乱世飘摇难如意

  作者:茴笙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方如意相信,这世上到底还是有忠贞不渝的感情。

  而她等待的那个人,

  曾如天神救她于水火,

  曾握她的手教她重拾理想抱负,

  曾与她在这乱世相依相偎。

  他说过那样的誓言与情话。

  他一定会回来。

  谢谢WS图铺豆子大人做的封面,很漂亮~~~

  【点进阿笙的专栏,里面有我所有的文哦!】

  内容标签:民国旧影情有独钟报仇雪恨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如意,沈绍岩┃配角:秦敬流,余诗┃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五四

  民国八年五月四日,秦家长媳方如意一大早便起床服侍婆婆吃药。淡青色的细瓷小碗里盛着乌黑的药汁,她将盛了药的小瓷勺喂到婆婆嘴边,轻声劝慰。老太太皱着眉头只抿了一口便一把打翻了瓷碗,厉声叫她滚出去。如意经过抄手游廊回房时,却瞧见迎面走来的夫君秦敬流,一身长衫,面容清隽。他见如意又被赶了出来,眉头微蹙,接过一碗新的药便朝老太太的房间走去。如意望着他的背影,怔怔出神。

  这一次,他竟一眼也没看她。

  这是她嫁入秦家的第一年,同所有新嫁娘一样遭遇婆媳不和的问题。她的婆婆是满清贵族,念念不忘过去的一切,连带的便憎恶一切改变。如意自幼接受的是新式教育,精通三国外语,16岁那年还曾留学英国。这样的女子本来是决计做不了她的媳妇的。只是两家世代相交,婚事又是从小定下的,再加上如意在嫁进来之前方家遭逢巨变,父母双亡,家财散尽。秦老太太生平最爱面子,不愿背上见利忘义、轻信毁诺的恶名,不得不接受了她,但过门之后却对她百般刁难。幸好秦敬流对她一片真心,夫妻日日同进同出,感情和睦得羡煞了一干贵妇。旁人提起秦家少奶奶,总是说她命好,碰上了如此良人,对她百般呵护。

  然而如意知道不是这样的。

  这桩婚事她本是不愿意的。依从媒妁之言乖乖嫁进一个深宅大院,去做那了无生趣的少奶奶对她这样的新式才女来说实在是一种折磨。只是因着那婚约中的人是自幼爱慕的敬流哥哥,纵有千般不甘心,如意仍是欢喜地接受了,甚至还在心底下了决心,要放弃曾经的梦想,尽心做他的贤内助。

  可是新婚之夜,秦敬流却满是歉疚地告诉她,他已有心爱女子。因为那女子身份卑微,他不敢让母亲知晓,但说要放弃又无法做到,所以希望如意可以谅解。看到如意表情凝滞,他又忙不迭地保证,她只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他们不会有任何朋友之外的逾越,等时机成熟,他便会放她离开,并安排好她以后的生活。

  如意看着言辞恳切的新婚夫婿,双唇紧抿了很久,终于微笑着点了点头。

  心里的泪,却下成了雨。

  .

  那以后,他们便总是在人前故作恩爱。绾发画眉,饮酒赏花,数不尽的风花雪月,多少次让如意以为他已经爱上了她。

  然而终究只是以为。当秦敬流牵着心上人的手托她照顾的时候,如意才知道,这点错觉对她来说也是奢望。

  那女子名唤余诗,同如意一般岁数。瘦靥薄面,身段玲珑,素衣淡妆也难掩眉宇间的贵气。她面对如意时既不耀武扬威也不刻意讨好,那般的从容气度每每让如意汗颜。

  到底还是比不过吧。那么,便算了吧,就这么和他虚虚假假地恩爱幸福,也算是一种安慰。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起,连做戏也不愿意了呢?

  如意看着窗台上的兰花,默然无语。

  骚动起来的时候,她正倚着窗台几乎快要睡着。丫鬟们唧唧喳喳的议论将她惊醒。她只听到一句“闹事学生已经冲到了天|安门”便猛地跳起来,丢下目瞪口呆地下人跑出了府。

  .

  宽阔的长安街上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人,身着制服的青年学生,呼喊着口号,挥动着彩旗,大踏步地向前走,年轻的脸上满是赤忱和热情。如意挤在乌泱泱的人群中,激动得连指尖都在发抖。以身报国,这是她最渴盼的事情。为了那个不爱她的男人,她曾想放弃,可是如今置身于轰轰烈烈的游行队伍里,她才猛然发觉这一切都是和她血脉相连的。她无法抛弃,也不舍得抛弃。

  身后的人猛地推了她一下,如意脚步一绊,摔倒在地。幸亏她处在队伍的边缘,才没有被混乱的人群踩到,只是脚上传来的钻心般的疼痛,仍是让她几乎流下眼泪。正要挣扎着爬起来,一只手出现在她面前。骨节清晰,手背上隐约可以看到青色的血管。男子的手。

  如意慢慢抬头,对上一双冷冽如寒潭的眸子。

  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线条硬朗的五官,高大挺拔的身形,似乎永远隐忍克制,即使身处如此沸腾的游行队伍,眼中依然是冷静淡然。

  如意愣愣地看着面前的陌生男子,直到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耐,她才猛地反应过来他的手正伸在她面前,似乎是想扶她起来。

  她低下头,把手放到他手里,他掌心干燥,只轻轻一拉,她便被带起来。右脚还在疼,估计崴得不轻,如意小心的把力量都放到左脚站着,轻声说道:“谢谢。”

  那男子随意瞟如意一眼,又回头看一眼仍没有走完的游行队伍,淡淡地说:“这位夫人,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是快些回家吧。”

  他的声音冷淡却隐隐带一种磁性,有一种蛊惑的力量。如意却因为他话中明显的轻视而愤怒了——什么叫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她一把拉住转身欲走的男子,大声地说:“我才不是你以为的那种无知妇人。你别小瞧人!”

  男子看着她抓着他袖子的手,微微有些诧异,再听了她的声辩,皱了眉头,目光淡淡地把她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眼底浮出一丝好笑。

  如意这才发现她仍穿着秦府准备的满族服饰,过时的衣裙,头上还梳着繁复的发髻,贴满珠翠。这是在府里必须的打扮,她几乎已经习惯,然而此刻在这个男子目光逼视下,她忽然觉得自己说不出的古怪可笑。穿着这样,出来唱戏吗?难怪他会把她当成那些没见识的女人。

  她有些窘迫,骨子里的傲气却因此被激了出来,扭头正好在队伍里看到她在女子学校念书时的同学,立刻朝那男子说道:“我是来找我同学的。”边说边便朝人群里呼喊,然而周围人声鼎沸,她的喊声淹没在一声接一声的口号里。

  她尴尬地笑笑,好像自己撒了谎一样。慌乱地瞥那名男子一眼,她不自在地解释:“隔太远,她们没听到……”

  那男子一直平静地看着她,此刻见她闹完,便扯出自己的袖子,有些不耐烦地说:“那么这位夫人,如果您找完同学,还是请快回吧。在下还有事,恕不奉陪。”说完便转身离开。

  如意下意识想叫住他,刚张嘴又卡在喉咙里。叫住他又想做什么呢?她不知道。

  只得愣愣的看着他挺拔的背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

  这天晚上一见到秦敬流,如意便激动地问起白天学生暴动的详情。秦敬流的态度很敷衍,简单回答了几句便不愿详谈,直到如意提议联合各家商号一起罢市声援学生他才终于有了反应。

  橘黄的灯光下,他一脸惊讶,在看出如意并不是开玩笑后,轻轻地叹了口气:“如意,我只是个普通的生意人,你得体谅我。”

  如意闻言低下头,心里五味杂陈。她怎会不清楚秦敬流于乱世中支撑家业的辛苦,可是看他如此明哲保身、置身事外,心中仍是说不出的失望。

  作者有话要说:以前写的民国文,这次修改了一下发上来,不长,这两天就能贴完。

  希望大家喜欢~~~O(∩_∩)O

  ☆、绍岩

  学生运动越闹越大,波及范围也越来越广。如意忍不住,开始瞒着家人给各大报刊写文章,翻译海外评论,居然获得不错的反响,一家大报社的编辑甚至约她见面。

  如意没想到会因此见到那天街头偶遇的男子。

  安静幽雅的咖啡屋里,坐在角落的英挺男子看看手里的报纸,再看看如意手中一摸一样的一份,迟疑地开口:“方如小姐?”

  如意也是惊讶:“沈编辑?”

  确认无误,两人皆是抚额长叹。

  那男子便是北京有名的时论作家和编辑,同时也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教授沈绍岩,五月四日那天他便是在街上组织学生游行。在得知如意就是最近发表众多犀利文章的爱国作家方如后,沈绍岩微眯了眼睛,静静打量了她一下,笑道:“沈某走眼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茴笙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