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朋妻友_焰雪炎雪/焰雪雪【完结+番外】(7)

  “十二。”说着斯诺走到艾九面前,背向他掰开臀丘露出粉红的小穴,“先生满意吗?”

  艾九想都不想就说:“换一个,年纪大一些的。”

  “先生请稍等。” 东方男子拉着斯诺出了屋。

  “真不把人当人看了,那么小的孩子。”

  许毅叹息道:“就是因为年纪小,他才会沦为最下等的雏妓。”

  后来来的同样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年纪十七八岁,模样好看,身材也行。艾九还让换,说是要东方人。陆续来了几个黑发黑眼的男孩,有纤细娇小的,有高挑俊美的,有健壮结实的,他还是一个也看不上。

  不仅推销员想发火,许毅也不耐烦了,“少爷到底想要什么样的?”

  “什么样的,像我老婆那样的。”

  许毅直想掏出家伙打爆他的头,恨恨地说:“属下马上派人去找卓少爷。”

  “不用了,回去吧。”

  ※

  周四,轮到卓夜旭睡床上。他就像个忠实的丈夫,虽然白天在外,可每晚都会回到家里睡觉。

  艾九在地板上翻来滚去睡不着,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起身爬上床。

  “滚下去!”卓夜旭抬腿就要踢他。

  他猛地抱住卓夜旭,双腿夹住卓夜旭的下半身,“阿旭我要和你一块儿睡。”

  “滚下去,你找死!”

  “听我说阿旭,我想弄清楚了,我不是同性恋,对其他男人没有感觉,但就是想抱你想上你。”一旦确定了自己感觉就要勇往直前,他就是这种人,就算会被卓夜旭打死他还是要说,还是要做。

  “妈的,我…啊!”下体突然被握住卓夜旭闷叫出声,艾九拉起被单扔开紧紧与他缠在一起,手近乎粗暴地捏压着他的分身。

  这样的粗暴让卓夜旭感到受虐的快感,停止挣扎,按住他的手随他一起凌虐着自己的胯下物。“快点,你给老子快点。”

  看着他因情欲扭曲的脸,听着他的喘息呻吟,艾九仿佛被催化了,抽开手埋下头…第一次做这种事,口鼻间淡淡的腥味不觉得恶心也不觉得好受,可一想到是卓夜旭他就发了疯地吞吐舔咬,卓夜旭发出的声音越大他就越来劲。

  “啊哈…”卓夜旭不敢相信艾九竟对自己做这种事,感到肮脏,感到淫乱,更多的是直冲脑门的快感。他不想停下这种肮脏淫乱,双手伸进艾九的发丝将他的头牢牢按住,腰身抬起用力挺进。

  艾九被他突然发动的攻势弄得快要窒息,喉咙几乎要被戳破,脑袋被按住手脚只能徒劳地挥打,不得已只得狠狠咬下。

  “唔!”卓夜旭松开手抬脚顶开他,跪起身看着自己坚挺上浅浅的牙印,“妈的!是你犯贱还敢咬我。”怒火鼓动欲火,曲起膝盖毫不留情地顶在艾九的肚子,不等他起身又抓住他的领子把他摔向一边。艾九的头撞在木板上,痛得眼水直流。卓夜旭趁机把他翻过身将他的裤子拉到大腿,掰开他的臀部,“你敢动我掐断你这根!”

  艾九没动,倒不是受他威胁,不过是想着被他上了这一回两人之间就有了牵连,他也好正大光明的反压回来。

  双手握住紧实的臀丘用力把穴口掰大,巨大坚挺一点一点地挤进去,进去一半被又窄又热的甬道包裹住,尝到了甜头马上迫不及待地把剩下的全部送进去。“爽死了————”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大喊。艾九说想上他,这又何尝不是他梦寐以求的。

  总算明白卓夜旭为什么那么恨他了,“啊——!痛啊——!”

  “痛?”看了看穴口,是流了点血,不过比起上回自己的差远了,死不了。继续用力抽插,撞击。

  “痛,真痛啊,阿旭轻点,啊!”

  “真痛你还叫得出来。”全部抽出,奋力挺进,爽到了每一根汗毛,“妈的,以后都不想女人了。”

  看见光亮如镜的衣厨上映着自己被压的惨相,加上身体的疼痛,艾九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你哭什么,上老子的时候也哭,现在也哭,不准哭。”话是这么说,这哭声却让卓夜旭兴奋不已,加大马力全力冲刺。

  艾九被他顶得哭音断断续续,“你管老…老子哭我的,你上你的,碍着你了…老子偏要…哭…”到最后真哭不出来他还是在干嚎,用以打扰卓夜旭的‘性致’。

  有一种东西在改变。

  第七章

  粗心的人没拉拢窗帘,阳光欣喜地窜进来窥视床上的人。

  那是天使啊。

  两张熟睡的脸靠着鼻息相对,一张少了跋扈嬉皮,一张少了豪强冷情,一张微微痛苦皱眉,一张尽是愉悦满足。愉悦的俊颜忽然额角发痒,在另一张俊脸上蹭了蹭。那张俊脸被蹭得变了形,主人哼唧了一声,嘴巴吧嗒两下,抓了三下头发。不该是抓脸吗?

  卓夜旭按下床头的闹铃,睁眼见床上有人反射性的踢出一脚。艾九滚过地上醒来,呆愣了两秒,随后爬起身,这一动股间的疼痛完全冲醒了他混沌的意识。看着地上皱巴巴的床单,卓夜旭记也起了昨夜的事。下床扶住颤巍巍的他。

  “你还好吧。”

  艾九所有的期翼都被这句生疏冷漠的话击碎。他想过,卓夜旭醒来后会满心愧疚地向他道歉,然后他趁机反压过去。他也想过,卓夜旭会害羞得一语不发,没关系,他去说甜言蜜语。当然,最有可能的是他们两人先打一架,然后再来相亲相爱。

  可他没有想到,一觉醒来,卓夜旭竟用这样的口吻和他说话。嫖客嫖完了,也会对妓女说几句温情的话。

  卓夜旭动作缓慢地穿着衣服,没再看艾九一眼,不知该用哪种眼光去看他。昨晚的疯狂现在回想起来既荒唐又无耻,两个男人,两个亲如手足的好友竟然上了床。还有比这更无耻的事吗!

  再无法隐忍,艾九一脚踢在床边,“你他妈这算什么?” 屋里阴暗下来,阳光被这怒吼声吓得躲了起来。

  “不算什么,一人一次,扯平了。” 卓夜旭一刻也不愿再留在房间里,从衣厨里拿了干净的衣服就冲出去,到客房的卫生间里梳洗。

  艾九不知道,卓夜旭的脑子就是转不过弯,在他的观念里不论是和床伴还是女友都远比不上他们之间的铁杆情谊。上次是因为下了药,这次是真正的上了床,上了床就是床伴,他们的关系一下从天上摔到了地下,他和艾九就是个上床的对象。

  傻愣子老转不过弯,他怎么不想想,他为什么会这样在意他们之间的‘深厚’情谊呢?

  ※

  虽然逃学对艾少爷来说是正常不过的事,但以往他每星期至少会去学校一次,这回已经连续两星期没在学校露面了。自从那天起卓夜旭又开始不和他说话,只回来过两次,以前怎就没觉得他这么别扭…

  “少爷?”许毅看着一会儿苦恼一会儿傻笑的人,担心他是不是伤心过头了。看来得赶快把卓少爷找回来才行。

  对嘛,兄弟哥们儿当然不会闹别扭,他们是夫妻,夫妻之间这叫情趣。想到这,艾九呵呵笑了,三两口吃完手中的汉堡。

  快餐的人频频向这边侧目,如果不是黑发男子看起来还算善类,凭他身后站了十来个身穿黑衣腰间鼓起的人就该叫警察。他们是不是在搞黑帮聚会,来这快餐店真够没品位的。

  “少爷吃过后…”

  “你们别再跟着,烦不烦,我一个人去逛逛。”

  许毅使了使眼色,立刻有两人挡在艾九面前,“少爷绝不能单独外出!”

  艾九确实是个二世组,二十年来的专职就是吃喝玩乐。按说他是艾家唯一的继承人,艾祁榆应该精心栽培才是,却很少让他涉及艾家的事。艾九也懒得与黑道人打交道,在香港人人知道他是艾大少凡事让他七分,他既不知江湖真正的险恶也从来不怕江湖的险恶。加上那么股初生牛犊的劲,他全然不顾‘强龙不压地头蛇’的准则摆了肖恩一道。

  肖恩大怒之下开始了报复,艾家在曼哈顿的几家赌场时有洋条子来捣乱,说是接到线报有人在赌场卖东西。肖恩的事先安排,警察连续几次从赌场搜出东西,随后赌场被关闭,至今已有一个月。艾少爷可不关心这事,他只管自己泄愤高兴,肖恩的人在四处看着他,他却还想一人闲逛。

  “许毅,你就不让我喘口气?”

  “少爷想上哪儿?” 许毅心中冷道,喘口气,只怕到是气都没了。

  “上哪儿你甭管,你,他,他,他…”艾九一个个数过黑衣保镖,手一劈,“全都给我闪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挽起袖子摆住干架姿势。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