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朋妻友_焰雪炎雪/焰雪雪【完结+番外】(4)

  床上的人翻身咕隆道:“昨天是礼拜一,我好心…唔恩…”

  “今天是礼拜二。” 卓夜旭揣了他屁股一脚才朝卫生间走去。

  艾九挨了一脚也有了尿意,站起来晃晃悠悠地跟在后面。卫生间门没关,走进去见有人正在解决就站在他身后等着。面前的人裸着上身,精瘦结实的背脊很白皙,皮肤滑滑的很诱人,艾九很想摸摸,这一想手就举了起来…

  卓夜旭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到他变态的表情,感到他的手抚上了自己的后背…“妈的!你变态啊!”

  随着一声惊天咆哮,艾九被摔出卫生间,连带卫生间的玻璃门一块儿。意识清醒过来他却起不了身,左边的肋骨象是断了一根。

  第四章

  艾九猜错了,肋骨不是断了一根,是两根。倒也不是齐骨断,骨膜还连着,没有扎到内脏,没有内出血。医生用胶布缠满他的胸膛,固定住断裂的肋骨,至少要一个月后才能取下。他是真的伤了心,从小玩大的好友这么下狠手,心酸哪。

  卓夜旭后悔,但他绝不道歉。两个男人结婚他心里一直有疙瘩,艾九答应他俩的婚事又答应得那么爽快,他就曾怀疑好友的性向,对两人的处境很敏感。艾九那一摸就像点燃了火药桶,没炸死算他命大。

  艾九心酸气愤,卓夜旭内疚逞强,两人开始不搭理对方,但没有故意躲着,因为他们谁都不愿表现得像个闹别扭的女人。二四六晚上卓夜旭自觉地把床让给伤患,艾九不领他的情,卷着被子睡地上,卓夜旭倔起性子也跟着睡地上。

  除了念书两人要开始学习打理纽约这边的家业。虽然结了婚,可艾家是艾家,卓家是卓家。

  卓夜旭被父亲指任为纽约分公司的执行总裁,这是他第一次进入卓氏。高层人员早早等候在会议大厅,原执行总裁,美国人威尔让出上座,和其他人一样站在两侧迎接卓少爷。卓夜旭礼貌地向他问候,甚至有些热情,威尔感到有些受宠若惊。当然了,他这个总裁只是挂名的,真正做事的是威尔,卓氏在纽约不过是一家普通的公司,能挖到威尔这样的人才实属难得。

  父亲会指任他是艾老爷子的授意,听说是艾老爷要让他和艾九有长进,让他们俩分别担任卓氏和艾氏的CEO。这顶帽子扣大了,不是应从基层做起吗?

  许毅将艾氏的几位懂事请到了家中,艾九借口受伤速速打发了他们。

  “这就是艾氏经营的公司?”艾九敲了敲键盘把显示器转向许毅。

  “是,少爷。”

  “是吗?”

  “刚才几位懂事已经向少爷细说…”

  艾九打断他,似笑非笑地:“这些还不够塞老头的牙缝,曼哈顿的那些才是正餐吧。”

  “属下不知…”

  “告诉老头我想去瞧瞧。”

  许毅犹豫了片刻,退出房间,几分钟后进来,“等少爷伤愈后属下会带您去…”

  “我自己有脚,对了,你和老头怎么说的,我的伤。”

  “意外。”

  “恩。”艾九点点头,玩笑道:“许毅你可别说我老婆的坏话哟。”

  “属下不敢。”低下头,弯腰行礼,退出房门。

  关上门,许毅盯着门上的花纹看来半晌才走开。纨绔子居然也会有那样的眼神,不愧是祖孙。

  ※

  纽约曼哈顿,极尽的繁华,极尽的黑暗,极尽的堕落。

  艾九连续几天来到这个赌场,这个高级赌场是艾家的,他不是来玩的,也不是因为他艾少爷责突如其来的责任感。几天前他在这里遇上了一个女人,比卡萝还要美更像于琪琪的女人。不论是相貌还是言谈举止都和于琪琪有七分相似,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与外面的喧闹不同,房间里灯光昏暗,美酒当前,美人作伴。

  “艾,把我的也喝了。”

  “可以,不过要换种喝法。”

  “你想要哪种喝法?”美人一个踉跄摔进艾九怀里,端起酒杯将酒饮下含在嘴里,拉下艾九的脖子献上红唇。

  艾九毫不客气地品尝着美酒香唇,喝完美人口中的酒继续与她纠缠,美人却推开他。

  “别急,这样的好酒不能浪费。”美人再次含住酒喂给他,他欣然接受。

  美人喂的酒就是不一般,艾九心跳加速,那种久违的感觉很快来了,来得猛烈。近乎粗鲁得拉开女人将酒杯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重新覆上女人的红唇,翻搅吮咬。女人痛呼一声,抱紧他疯狂拉扯他的衬衫和皮带。艾九渐渐感到不对劲…

  卓夜旭很少出席公司的应酬,因为这次的合作人是纽约大学的同学他才勉强陪着来赌场玩玩。他不擅长玩这些,记忆中只有和艾九完扑克牌赢过。丢出仅剩的筹码,借口上卫生间起身离开马克的身边。

  马克一开始就表明自己是gay,并大胆地向卓夜旭示爱,卓夜旭表示自己不是这个圈里的人。他表面上礼貌地婉拒,心里却在暗骂变态。朋友火哥儿是gay,从前他虽然不理解也还能接受。和艾九结婚后就变样了,一提到同性恋就像踩着他的尾巴。

  刚出卫生间就有一个黑发男人从就面前飞快走过,撞了他的肩膀。男人身后跟着个女人,如果不是女人笑着向众人点头,以两人的衣衫不整,会让人以为男人欺负了女人正畏罪逃跑。

  伊莱蒽挥手,三个壮汉快步上前拦住艾九的去路。艾九冷笑,这女人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咳嗽一声,赌场暗处的人立刻走向这边。

  “他是我的朋友,各位是?”

  “阿旭?”艾九轻轻摇头,走来的人又重新退回去。

  “艾,这是你的朋友?” 伊莱蒽挽上艾九的手,拨了拨头发问。

  艾九放开手,走到卓夜旭身边,笑道:“很久不见的老朋友,宝贝你不介意我们叙叙旧吧?”

  “当然。”美人将怒气掩饰好,礼貌离开。

  “阿九你怎么…”

  “快带我离开。”艾九痛苦地呻吟起来。

  ※

  “你被那女人小了药?!”惊讶过后是一阵暴笑,“老天,遇上女大王了,你跑什么,这是好事,我怎么就遇不上呢?”

  “闭嘴!”艾九胡乱挥出一拳,重重地喘着气,“我怀疑药里加了其他料,他妈的,我都看见UFO了。”

  卓夜旭立刻收住笑声,拿出电话打给许毅:“让西蒙医生来一躺,我们马上回来。”挂上电话,发动车子,“你还行吗?”

  “不行了不行了。”艾九呻吟着拉开裤子的拉链,掏出火热贲张的分身在卓夜旭面前打起手枪来。

  卓夜旭看着那巨大之物,问候了一声老妈,一脚将油门踩到底冲上车道。回家,他做出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

  二十分钟后车回到两人住的宅子,途中艾九泄了两次,第一次喷到了卓夜旭身上,卓夜旭放倒座椅把他踢到了后座。

  “下车!”看见他昂然挺立的巨物不禁想问,那女人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药,妈的,两次了还这么精神。

  “别碰我,阿旭你别碰我…”

  “妈的,还怕我强奸你。” 卓夜旭替他拉好裤子拖着他进了宅子。

  西蒙医生已等候多时,查看过艾九的瞳孔和舌苔后只说了一句:暂时正常,先扶他上楼解决了吧。

  艾九满身是汗,全身只剩那话儿有感觉。卓夜旭和许毅扶他上了楼,许毅离开,被卓夜旭叫住。

  “去找个女人来。”一直打手枪也不是办法。

  许毅像是听不懂他的话,疑惑地看着他。

  “不找女人来,谁帮他解决?”

  “少爷和卓少爷是夫妻。”许毅说出事实。

  “我和他…”卓夜旭停下,看了他两秒钟,说:“许毅我应该没有得罪过你。”

  “我知道,属下可以当作没看见,但楼下还有很多双眼睛。卓少爷不该把少爷带回来。”

  关上门,房间里只剩下两人。卓夜旭觉得自己像个被迫接客的妓女,突然间把艾老爷子恨得不得了,也恨艾九的蠢。恨归恨,还是担心艾九,进卧室推了推床上的他。

  “阿九,要不我帮你?”他说得是打手枪。

  艾九仰躺在床上,瞪大眼睛盯着天花板,像个死人,死不瞑目的那种。蓦地,死人坐起身。

  “还有没有其他人,男的女的都行。”

  “你在说什么?” 卓夜旭伸手在他呆滞的眼前晃了晃。

  “还有没有其他人,没有我就干你了。”

  艾九脑中还存有一丝清醒,知道是眼前的人是卓夜旭,是他的铁杆哥们儿。就是这一丝清醒让他没有把卓夜旭扑倒,现在的他像是只饥渴求欢的野兽。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