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明月和龙芙_纯天然果汁【完结】

  《治愈-明月和龙芙》纯天然果汁

  文案:

  21世纪的现代女性,从小被灌输知书达理,与世无争之思想,且执行的很到位,性格好的,那就是只会说:好,不会说不,善良的那只会给予不会索取,被受亲邻赞扬。不想自婚后,被夫家人步步紧逼,职场上被压榨排挤,再不自强,你当我是病猫,努力自强,自救,我原本的灵源是强大到凡夫和神都要膜拜顶礼的。天下唯我独尊,想要与之匹配,必先成为王者。

  月月名言:我敢离婚,你敢吗?

  我有病,你敢有病吗?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前世今生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月易阳墨归尘┃配角:易熏向天明佳人清屏┃其它:除了生死和赚钱,其他都是小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八年之痒

  我

  因何而来

  又将

  因何而去

  女人真正的痛,不是第一次,不是生孩子,不是没饭吃没衣穿,而是在她哭的时候,没有一个肩膀依靠,在她受伤害的时候,没有一句问候暖语,还有就是在你出轨的时候,仅此而已。

  这是哪位大家的名言,我不记得,但是我觉得此言甚对!

  “明月,启明那厮居然出轨了!你赶紧收集证据,以防万一!”佳人在电话里火急火燎的嘱咐道。

  “嗯------,按照常理来讲,是应该积极的去收集证据。不过------,我没那个时间和精力去做这等龌蹉的劳什子事!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睁开朦胧的睡眼,顺带看了一眼闹钟,才七点的光景,这美好的周末早晨,又被这大美女的天籁之音打破了。

  “哎呀呀,你,你,你怎么能不急呢?你是傻了还是呆了呀?出轨的可是你深爱的丈夫啊!必须得赶紧想想对策,此事绝不能姑息,否则你会后悔的!”佳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我这当事人却冷静的紧。

  “佳人,别操心了,顺其自然好了,郎个要走,妻也无法呀,他爱走,就走好了,我有一双手和不算精明的脑袋,足以!”我安慰佳人道。

  “这,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的,不能让小人得志呀!我的傻明月!现在这个社会,可不是与世无争就有好果子吃的!好了,我这里来病人了,回头再跟你细说,你这人太老实,就会吃亏!”佳人终于挂断电话。

  佳人是玫瑰市有名的心里医生,现在不知道是哪个人类,有什么心里问题找她了,她的挂号费是88元,即便这么贵,她的预约号已经排到下下个月了。

  看,这就是出名的好处呢。

  我拿着手机,呆呆的看着,脑子里寻思佳人的话,和目前我的婚姻状况,理不出什么头绪。

  收集证据这事,着实累人,既花时间,又花人力,还花心思,太麻烦!我这人就怕花心思琢磨着如何去算计人,这实在不是我的强项!所以,还是算了,让时间大人来解决一切吧。

  我翻身伸个懒腰,看向窗外,仍就是细雨蒙蒙,此情此景,刚好继续我的春秋大梦。

  只是,我心里明白,我不过是因为改变不了事实,而麻木自己罢了。

  可是,我是真的改变不了这一切吗?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佳人曾不止一次的向我建议。

  可是,我就是不想试一试,真的,连试验的心思都没有,我的生命里,重要的到底是什么?

  若是我在乎这共同生活了七年的伴侣,我是不是当真应该试一试?

  “你这人就是懒惰!工作上马马虎虎,应付了事,生活里也是如此,瞧瞧你自己,从来不刻意打扮自己,难怪启明会出轨!”佳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可是,我工作还是认真的,领导交代我做的事情,无一不是积极去完成的,并且完成的质量还不错,生活上------也凑合-----,至于对自己的仪容仪表------,我还真不是很在意的,父母教育我:穿着干净朴实最好,万不可追求虚浮华丽,要懂得收敛含蓄。我一直是这么做的,如今看来,竟是错了?

  我只是觉得,每个人管好自己的事情,别给别人添麻烦,就好了,照目前的情形看来,大概是我错了:我管好了自己,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后果是:兢兢业业工作了八年,还是个小兵;安安分分守着婚姻七年,丈夫却出轨!

  难不成,我还非得管管别人的事?

  这真是个费心神的活,我真的不想干,也干不了,唉,佳人又要说我懒惰了。

  只是我的心空空的,连痛都装不进去,又岂能装下这庸俗之事?情啊、爱啊,还有什么劳什子权势名利,统统不与我相干!

  启明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他经常这样,我早已习惯。

  晚上,婆婆张笑珊女士突然驾到。

  “明月,你和启明结婚也有七年了,可是这孩子却迟迟不来,你看看,你看看,我想抱孙子,想得头发都白了。”婆婆张笑珊女士指着自己头上的几根白发向我哭诉。

  优雅、好胜的张笑珊女士终于还是忍不住卸下自己清高的面孔,与我实实在在地谈到孩子的问题了。

  我看着她得体的穿着打扮,一件白色羊皮刺绣旗袍,将丰腴的身材很好的展示出来,白皙圆润的胳膊上,挂着一只褐色鹿皮手袋,虽然都是国际大牌,但是这些真皮制品却足以让我毛骨悚然。

  我总是佩服拿着动物毛皮做装饰的人。

  在我看来,动物的毛皮与人皮似无不同。但是,仍旧有很多人穿着染过色的动物的皮和毛制作成的衣服,招摇过市。我好不纳闷,这与裹着尸体在身上有何不同!

  “自然是要解决的,我同意与启明离婚,待他回来,立即去办理,一刻都不会拖。”我言之凿凿的回答道。因为我明白,此番,傲慢的张笑珊女士亲临寒舍的最终目的是叫我离婚!我只不过是遂她的心愿罢了。

  而我最近才知道她唯一的儿子,我合法的丈夫-启明在外面与一名年轻富有的女子同居着,已经超过半年,而我竟丝毫没有发现。我太信任他了!

  他们此时正合伙孕育着启家的下一代。

  我已不屑叫启明的妈妈-张笑珊女士为婆婆。

  但是开门不打笑脸人,她能装,我也会,大家不必撕破脸皮,平静的解决问题,岂不更好?

  “这房子,除了必要的家具摆设,竟是什么也没有了!”张女士端坐着环视客厅,眼里是不满和鄙视。

  “明月,你就不能养几盆名花名草,或是去画廊找几幅名画挂上?若是来了客人也好看些。”她慢悠悠的说着,收回不满的眼神后,呷了口绿茶。

  “花草再名贵,也会死,名画再好看,也不是真实的,费这些心思无用。”我轻轻答道。

  “你呀,我该说你什么好?总是这副寡淡的样子。”她微愠。

  她扫了我一眼,盯着茶几上的《楞严经》继续道:“怪不得身体总不好,思虑太多,人世间的事,岂是靠念几句佛就能解决的?”她知道我闲暇时读经,她很反感我如此,说我是在逃避现实。

  “若是读经能静心,也是好的。”我说道。

  “读经能读出孩子,那才是真好!”张女士的脸色已经很难看。

  “孩子是债,无债不来。”我忽视她布满阴云的面孔。

  “哼!什么债不债的,女人就是要生孩子的。”她知道无法改变我。

  “离婚这事,不会再拖下去了,您尽管放心!”我向她保证。

  目的已经达到,张女士已经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她优雅的起身,向我道别。

  走到门口,张笑珊停住脚步,转身对我说:“她有身孕,我不得不如此。”她的脸如同电脑桌面,可以随意更换,此时“桌面”的表情是“遗憾”。

  我内心暗笑:天下没有不得不如此的事情,我活了三十三年了,岂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张笑珊如此说,是踢我出门再普遍不过的借口!

  “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只需打个电话,不必亲自上门,免得累坏了身体。”我轻轻关上房门,将张笑珊女士妆容精致的脸挡在门外,我能想象出她现在惊愕的样子。

  管她!我长长吁了一口气。

  不必用力摔门,因为这是我的房子,我的不痛快绝不能撒在我的房门上。

  而以前的我,在不知道启明背叛我的情况下,对这个强势的婆婆还是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原因无他,毕竟是长辈。

  启明已经不大回这个家,用尽各种借口,我想到“黔驴技穷”这个成语。何时他也“技穷”了,估计会主动向我摊牌的。

  我亦不去理会。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