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众_常叁思【完结】

   《从众》作者:常叁思【完结】

  文案

  小时候我们喜欢与众不同,长大后却害怕和别人不一样。

  攻是个妈癌晚期的搬砖总裁,受是个有记忆障碍的手账boy,两个患者每天在钢筋水泥里相互嫌弃,最终找到了人生的真谛→_→

  主角:邵博闻,常远 ┃ 配角:何义城、邵乐成、谢承、詹蓉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不见,十分想念!这篇应该蛮难看的,施工背景,轻度悬疑。

  感觉蓝翔驾校出来的老司机估计都开不动这篇文里的挖土机,犹豫了很久还是想写hhh,大家看不下去不要硬撑,等我越过了这座山,去山清水秀的世界里约起~~

  努力的查漏补缺了,但不可避免会有bug,大家普通的提起我积极的改起,没有存稿,慎重跳坑,谢谢女神们一直以来的宽容美丽大度才华,mua!

  危言耸听一直在继续。

  邵博闻无动于衷的扔掉烟头,敲了敲车身,打断了穿耳的魔音:“卡。”

  他在问自己人要钱的时候,就特别像个霸道总裁。

  邵老板的右手中指有些畸形,第一指节向后翘得厉害,敲在车厢上几乎没什么声音,可是喋喋不休地司机谢承心里咯噔一响,满脸肉痛的捂住裤兜,开始做最后的挣扎。

  “亲哥!老大!作为你兼职会计的项目经理,我很负责的告诉你,咱们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能不能遵纪守法的干工程,只拍马屁不送礼?”

  邵博闻摁下安全扣,只当他在放屁:“那亲哥以后只夸你不发工资,行不行?”

  “我操良心呢,”手边要是有砖,谢承估计得拍他头上:“我为了谁!”

  想他一个造价专业的高材生,不能跟几亿几千万一起玩耍,却天天为保住几千块的购物卡操碎老心,也是出息得够呛。更可怕的是这么窝囊的日子过了小三年,他竟然从没想过撂挑子走人。

  如果不是邵老板怎么看怎么没有的人格魅力在作祟,那就只能解释成他自己是个抖M。

  毕业那年他只想进世界500强,如今满脑子都是如何保住兜里的余粮,谢朗台没工夫细思恐极,因为亲哥接了句话,让他心虚得只想跪下。

  “良心,”邵博闻想了想,表情有些似笑非笑:“应该是被你们拿去揍总包了吧。”

  揍人一时爽、要钱火葬场,他们背着邵博闻把上一个项目的总包殴成了猪头,然后这猪头让他们半年的辛苦成了海市蜃楼。

  因为近年农民工的话题敏感,这一架打下来他们还上了新闻,坊间传言凌云建工的员工全是地痞流氓,邵博闻伏低做小打开的市场于是一朝回到了解放前,这半年以来他们都在坐吃山空。

  谢承噎了半秒,不由得心虚得别开了目光,乖乖掏出购物卡双手奉上,谄媚道:boss,您要的购物卡,一打,5000、1000、500各4张,从上往下,请您一定要……”

  邵博闻抽掉卡,嫌弃地在他后脑勺上打了一巴掌:“知道了,见机行贿,念了八百遍你烦不烦。”

  打完他就下车了,站直的背影肩宽腿长,也难怪去建材市场扛袋水泥都能碰上人请他去当模特。

  谢承留在车里嚎:“诶!!!说了几百遍,别摸我头!”

  他发量不多,难得烫出个效果满意的韩式卷发,臭美得不得了,一天到晚见了镜子就照,车玻璃也不放过。

  邵博闻懒得理他,自顾自走到拦住去路的蓝铁皮大门前停了下来,摁了门铃,透过供人进出的栅栏门,P19一期的工地现场便露出了冰山一角。

  如今S市CBD里的地是拿一块少一块,P19地块虽然位处边缘,但胜在面积可观,按功能分了商业、住宅和办公三期。

  午时阳光强烈,邵博闻得眯着眼睛才看得清,一期在建的五层商业楼对着货道,汽车吊正伸着长臂往楼顶运材料,如同蚁穴的脚手架后的外墙看似已经接近封顶,但是不经看,一细看他就惆怅。

  如果说幕墙是建筑的时尚外衣,那么一期穿的应该是1959年的洞洞装。

  整理好发型的谢承溜达过来,见他严肃就生理性的忐忑:“闻哥,这活咱干得了吗?7月28号竣工,咱现在还没进场,别到时候泰兴的屁股没擦干净,还把自己撂台上了。”

  泰兴是P19一期装饰工程中的劳务分包,不久前刚因为施工质量严重不达标被勒令退场,经朋友牵线搭桥,凌云介入了这个项目。

  事后便宜会计比对完商务经费和工程款,得出了一个大逆不道的结论:邵总他穷疯了。

  邵博闻心想好干还有你屁事,但作为老板,他必须深藏忧伤:“你不干多的是单位来干,别人能干,你凭什么干不了?”

  “不是!”谢承苦着脸:“工期紧得投胎都他妈来不及,再怎么抢一天也只有24小时,说能干的肯定都是草台班子,闭着眼睛瞎干,我们可是有素质的队伍,对吧邵总。”

  这年头不赶工期就是烧钱,邵博闻当然知道紧张,但他还知道谢承不知道的,那就是华汇背后的投资商荣京置业,是个很少拖欠工程款的真土豪。一般遇到这种业主,哪怕只建一个厕所,也有得是单位争到头破血流。

  门房里出来一个大爷,看见他俩挤在门口,眯着眼睛朝这边走了过来。

  邵博闻朝人笑笑,无情的说:“没钱还谈什么队伍。”

  谢承张了张嘴,半天没能反驳:“瞎说什么大实话!”

  说明来意后两人在门卫处登了记,接着直奔项目部。

  距离项目例会还有一个小时,这段时间是邵博闻故意来找总承包驻现场的项目经理王岳“叙旧”的,这大腿得抱好了,干起活来才能顺利。

  至于业主那边,凌云就是搭上这班车进的P19,该买的票早就打点好了。

  王岳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脸膛幽黑、面相严肃,对他们虽然冷漠,但还不至于趾高气昂,就是身高比邵博闻更不友好,两人一站起来,谢承立刻心塞的退了出去。

  接下来是领导说话时间,因为板房搭就的会议室空调还没开,王岳说外头热,让他先去隔壁的监理办公室“凉快”一会儿。

  这好意难能可贵,邵博闻给了个眼神,让项目经理自己去体会。

  谢承心神领会,比了个V告退,移步隔壁敲了半天门,才浪费感情地发现监理办公室里根本没人。他不敢随便进去,就给邵博闻发了条短信,说他到现场学习去了。

  项经办里的邵博闻跟王岳握完手,落座后感觉手机在兜里震了震,他翻出来看了一眼,边扯皮边回了条消息。

  [回来我发现你那几根毛要是没贴在头皮上,工资扣5000。]

  这么扣可不得了,谢承吓得赶紧去门卫那里借了个安全帽。

  一期的商业楼在平面上是个接近C形的建筑,谢承沿着道路拐了个弯没走多远,就一头扎进了小路上。

  小路是人为踩踏出来的,宽约半米、垃圾遍布,加上新生的地皮,路况十分复杂,但因为这里有些小树荫,所以大家走得坚定不移。

  凌云没活干的时候跑了项目经理,谢承才被填上来,他之前做的成本这块,上现场的经验不多,很多血泪史都不懂,只顾着东张西望,浑然不觉脚下危机重重。

  过了休息时间,走动的人逐渐多了起来,谢承游荡到拐弯处,正逢两个大哥抬着一捆钢筋迎面而来,路窄得无处可让,他只能横向发展,左边是杂草堆,右边是生土泥巴。

  前几天刚下过雨,土质还带着水痕,一脚下去能吃二两土,谢承下意识就要往左边去,谁知道才蹭了一步半,左边肩膀忽然被人从背后扣住了,一股朝右的推力平稳袭来。

  “这边,”推他的人在身后说,声音不大,沙哑得厉害:“草里有钉子。”

  这人出现得突兀,谢承被吓了一跳,他目光从草堆里飞快涮过,就见地里半露半藏的躺着一些废弃的木模板,带没带钉子看不清,但绝对有地雷。

  他瞬间放弃抵抗,顺从的下到坑里去了,前头抬钢筋的工人朝他感激的笑笑,接着视线一偏,边走边说:“常工,吴总满场子找你呐。”

  谢承扭过头,就见身边站了个白头盔,青年的模样,树荫里的光斑落了些在他脸上,眼底微微透着亮。

  ——

  常远从设备井里爬出来没走多久,就发现小道上晃着个陌生面孔。

  这个工地上多的时候四五百来号人,他不可能每一个都记得,但这小青年一副垫着脚脖子到处瞎看的架势,很明显是个新手,他尾随了一阵,觉得很有必要把他清出去。

  结果他还没来得及打清场牌,别人就抬脚准备往草里踩了,他只能快步上来摁住了他。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