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以为期_桃千岁/离尘乱【CP完结】

   《秋以为期》作者:桃千岁/离尘乱【CP完结】

  文案: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

  《无地自容》系列文。

  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

  主角:柯明轩,边以秋

  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1)

  “晚上九点,老地方。”

  边以秋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正在位于瑞德中心六十八层的集团总部开会。由于会议开始前他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这条短信来得悄无声息,但屏幕亮起来的那一瞬间,他还是把本应放在当月财报分析上的目光移了过去。

  发件人是柯明轩,简单明了七个字,毫不拖泥带水。

  边以秋也只是看了一眼,视线在那条短信上大概停留了四分之三秒,就重新落回正在汇报工作的CFO叶蓁身上。

  专业的财务数据分析和中英混杂的各类名词边以秋听得云山雾罩,事实上他只关心几组数据,营业额,净利润,资产负债比,以及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那起起伏伏的折线图所表达的业绩走势。至于怎么控制成本,减少费用,降低风险,提高收益,不是他这个老大该操心的事。

  他要做的,从来就只有两件事,知人,善用。

  所以边老大虽然没读过书,可替他工作的,随便拎一个出来,履历都能吓死人。

  就拿这位叶总监来说,还是动用了梅夫人的关系,从PWC挖过来的。短短几年,愣是把一个财务乱七八糟公私不分的黑帮组织,生生捯饬成了正规合法像模像样的集团公司。

  对,黑帮组织,实际上边以秋是个黑帮老大。

  不要惊讶一个黑帮老大为什么会有这么个文艺的名字,他会回答你他刚出生那会儿,并没有资格反对。

  当然了,黑帮再怎么漂,也不可能完全变白,所以边以秋仍然以黑帮老大自居,并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有什么可耻的呢?混黑帮也是正正经经兢兢业业凭自己能力挣钱,比那些偷摸拿抢好吃懒做的渣滓们可高尚多了。

  边老大对自己的职业那是相当满意,尽管如今走私变成了进出口,高利贷变成了做金融,卖肉的地方也变成了高档娱乐会所,他每个月至少得有这么一次要西装革履衣冠楚楚到总部开会,但他依然喜欢听到手下叫他一声秋哥,而不是边总。

  于是每次会议的过程就相当痛苦,但好在作为一个木有学历但智商很高的黑帮老大,边以秋很清楚这个会议的重要性。一场会开下来,每个部门的现状和营运数据他都记在了脑子里,再恩威并重奖惩分明地做个总结陈词,还很有点商场精英的范儿。

  开完会高层例行聚餐,酒过三巡,菜还没上齐,他就先离了场。

  保镖左诚在前面开着车,问他是去俱乐部还是回月麓山庄,他说去悦珑湾。

  左诚没再说话,只是将方向盘往左一打,稳稳当当掉了个头,保持匀速往前开去。

  边以秋说的悦珑湾,是玖安集团旗下一家五星级温泉酒店,位于北郊度假村,从市区过去,车程得一个小时。到了地方,时间已经超过九点。

  边老大把领带扯下来扔到一边,解开了衬衣的两颗扣子,方觉得终于能好好地呼吸口新鲜空气。

  开门下车,头也不回朝左诚挥挥手,让他自己找地方停车消遣。

  悦珑湾是他的地盘,安保森严,手下也都认识,出不了什么乱子,左诚也就放心大胆让他家老大一个人朝D区尽头那栋专属小别墅走了过去。

  边以秋走到门口,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今天有点什么不一样。想了半天想起来,那个说九点在这见的人似乎已经离开了,整栋别墅从里到外都黑黢黢的,一点光亮也无。

  他站在门口,抬起手腕借着冬季淡薄的月色看了看那块价值不菲的百达翡丽,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九点二十分。确实是来得晚了些。但同时又在心里把那个走了也不通知他一声的柯大少爷祖宗八辈儿都骂了一顿。

  他边老大是什么人,就算是自己来晚了,他也认定是柯明轩放了他鸽子。既然来都来了,他可不想就这样转身回去,横竖是他自己的地方,要找个人来打一炮还不容易?

  大概是几十年混黑道的本能反应,边以秋对危险的嗅觉原本要比常人敏锐得多,但不知道是因为在自己的地盘太过放松,还是低头划拉手机打算叫个小帅哥过来暖床而分了心,总之,在他一只脚踏进屋子里,感觉到耳边突如其来的拳风时,已经来不及。

  第一章 (2)

  他狼狈地侧头躲过那气势汹汹地一拳,利索扣住偷袭者的手腕,狠狠往玄关处的鞋柜上一撞。那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却在下一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另一只手朝他侧颈切去。他反射性放开抓着男人的手,胳膊上抬格开那狠戾一击,同时抬膝就朝人裤裆顶过去。

  边以秋打架没什么专业套路,招式都是从小摸爬打滚跟野狗乞丐抢食无师自通琢磨出来的,所以下手又黑又狠,毫无讲究,只要能将对方制伏,用什么掉节操的方法都不为过。

  袭击者很明显没有想到他会朝自己下三路去,本能地往后退开一步,失了钳制,边以秋寻到一丝破绽,卯足了劲儿迅猛挥拳,在沉沉黑暗之中,也能准确无误朝人太阳穴上砸。

  那人身手矫捷,侧身闪避同时出拳格挡。两人你来我往,没有一句废话,如同两只蓄力已久的豹子,在黑夜之中你追我赶互不相让。没有开灯的房间里,只听得到拳脚击打在身体上发出的闷响以及动作太快而掀起的虎虎风声。

  边以秋还穿着开会时候的西装,整个人有点施展不开,而对方的动作显然更加收放自如,且深谙格斗技巧,每次都是在快要击中的时候才握紧拳头,杀伤力提高了不是一星半点。出拳角度刁钻,又快又狠,凌厉一记斜拳袭来,边老大居然没能躲过,被打中了胸口,当场感觉自己喉头都他妈有了铁锈味,而那人还在步步紧逼。

  男人的血性一下子被彻底激发出来,边以秋不退不躲,硬生生再接下一拳,趁人不备使出一招组合擒拿,拽住人来不及往回收的胳膊往自己这边一拉,迅疾出拳击向人腋下韧带,然后利落背身一个过肩摔,将人砸到地上再飞快地扑上去以手肘压制那人咽喉,语气里带着点得意。

  “我赢了。”

  黑暗之中看不清身下人表情,耳边大概是听到一抹轻不可闻的笑声,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坚硬膝盖已经狠力顶上了他的肚子。

  “你他妈……”边以秋没想到都这样了还会有变数,一时大意松了手,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两人的位置已经倒了个个。脑袋重重撞到地板上,虽然有厚厚的羊毛地毯,但边老大还是被撞得有点懵,等缓过劲儿回过神,皮带都被人给解了。

  “宝贝儿,今天你还是得在下头。”柯明轩有点喘息不稳,也不知道是因为刚打了一架,还是因为看到躺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就忍不住小腹里头乱蹿的火,边说着话,边动作利落地扒下裤子直奔主题。

  “下次,下次老子一定要弄死你——唔!”男人修长粗糙的手指循着藏在股沟中间柔软窄紧的小洞戳进去,边老大后头的那个字就说得不是那么利索了。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柯明轩低笑了一声,手指用力往里头整根没入,立刻听到边老大嘶的一声抽了口气。

  “操!”

  “马上就操。”柯明轩曲着指节在里头搅了搅,反身从沙发上拿过早已准备好的润滑剂和安全套,半跪在他腿间,草草扩张了几下就迫不及待扶着自己硬胀不堪的性器闯了进去。

  边以秋一声痛呼,忍不住开骂:“柯明轩我操你大爷!”

  “宝贝儿你口味太重了,我大爷那岁数你都下得去屌。”柯明轩说完一巴掌打在边老大屁股上,漆黑空间里啪的一声肉响格外刺耳,“放松,伤着了可别怪我不怜香惜玉。”

  “我他妈怕你?是爷们儿就操死我!”

  柯明轩是真被他这不怕死的风格取悦了,原本还想给他点缓冲的时间,现在看起来边老大根本不需要嘛。于是柯少爷也就从善如流,精壮腰杆狠狠往前一挺,粗长肉刃就势如破竹一贯到底了。

  “边老大,你这张嘴,硬得我太喜欢了。”语气不紧不慢,下身顶撞却根本不遗余力。硕大龟头剐着紧涩黏膜一路碾压,由快到慢地一寸寸开疆扩土,拉拔深入,半点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边以秋被撞得在地毯上一下下耸动,下半身一丝不挂,两条腿被柯明轩掰成十足淫荡的姿势,上半身却还穿着衬衣西服,一副刚从办公室出来的精英样子,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让人兴奋。

  风从落地窗外吹进来,像个顽皮的孩子,撩开垂落的窗帘,露进一丝半缕月光。柯明轩就在这不甚明亮的光线里,看着边以秋脸上半是痛苦半是爽快的销魂表情,深深嵌在这个男人屁股里的那根东西,就不由自主地又胀大了几分,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在这一刻逆流向下,朝着那一个地方疯狂奔涌而去。他双手死死扣着边以秋柔韧结实的腰身,以防止他被自己撞出去,而后大力摆胯,纵身狠顶。

  “啊……啊……嗯……啊……”

  边以秋被突然加快的速度和力度撞得忍不住浪叫出声,主动扭腰摆臀往那根铁杵一样的火热肉棒上迎合撞击。

  他一向是个享乐主义者,不管是上面还是在下面,他都只有一个追求,那就是爽到为止。

  男人之间的性爱,没有那么多你侬我侬前戏温存,就像打架一样,只管热血沸腾,只管原始本能,如同两只发情的野兽,彼此交合,撕咬,挺动,操干,完完全全地将身心交给快感支配。只要够爽,哪里还顾得上骄矜扭捏?

  柯明轩被他撩得几欲把持不住,揪着边以秋半边紧翘浑圆的屁股啪啪又是两巴掌:“边老大,我是不是操得你爽死了?”

  “爽……刚刚那儿,再来两下……啊……就是那里……唔嗯……太棒了……用力……啊……”

  边以秋的叫床声简直是效力最强的催情剂,柯明轩听在耳朵里,每回都恨不能将这个男人干死过去。

  “这么爽,下次也别打架定上下了,乖乖躺平给我操不好吗?”

  “想……想得美……我他妈,总有一天……嗯……要把你……连皮带骨头……吞下去……啊……”

52书库推荐浏览:彻夜流香| 一世华裳| 林家成| 锦竹| 大江流| 兜兜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