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爵的情书_木兮娘【完结+番外】

  《公爵的情书》

  作者:木兮娘

  晋江2018-02-01完结

  江陵从农村女变成南城首富长媳,是麻雀变凤凰的童话典范。

  江陵嫁给李城昊八年,最后一纸离婚协议书下来,辛苦经营终为他人作嫁衣裳。

  李城昊迎娶新人,高调示爱,谓之真爱。两人爱的结晶已经八岁。

  江陵成为南城最大的笑话。

  二

  江陵离婚后,携带巨款离开南城,定居约克郡。

  约克郡有个精灵般的美少年伯爵,还有个喜欢中世纪情书的公爵。

  公爵喜欢每天晚上在她的窗边念情书,念得她春心萌动。

  排雷:

  女主不善良。

  半架空世界!

  前面国内部分语言描述偏向粤语。

  太甜。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陵、加文·斯图尔特 ┃ 配角:丹尼尔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chapter1

  江陵从李家主宅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

  到底是夏末,开始步入长夜短昼的阶段。

  李家主宅里不能乘车,这是李老先生定下的规矩。

  所有子孙必须在门口的时候就下车,从那儿步行到主宅。门口到主宅约有五百米,步行要花上十来分钟。

  前几天,李家的长孙破了这个规矩。

  李老先生允许他坐着车一直到主宅的停车坪,这份殊荣在所有的小辈中是独一无二,头一份的。

  李家的长孙李少言,今年八岁。父亲是李老先生的长子李城昊,李城昊是江陵的丈夫。他们结婚八年了。

  李少言不是江陵的孩子。

  换言之,李城昊背着她在外面有了个孩子,在他俩结婚之前就有了的孩子。

  无论如何,这事儿是李家不厚道。

  但李老先生前段时间的做法却是实实在在的打江陵的脸,他不仅让李少言归宗认祖,还让他享受小辈中独一份的殊荣。

  李家的态度,或者说李老先生的态度就表明了李家对江陵的态度。这事儿,已经在南城豪门圈子里传开了。

  有人嘲笑,有人同情,有人不屑,也有人事不关己的观看。说到底,李家对江陵如此不厚道,概因江陵是个农村来的乡妇。

  这事儿也不是秘密,八年前算是轰动了整个南城上层圈子。

  李家是南城老一派的世家,在时代发展中虽然免不了因固步自封而落后,可财力地位还是摆在那儿。八年前,李老先生突然宣布李家长子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乡妇结婚,震惊了整个上流社会。

  很多人都在等着看李家的笑话,一个老派世家愚蠢的娶进一个乡妇作为长媳,会败了整个家族的名声,还会害了家族的下一代。

  八年,足够李家从落后的老牌世家发展成为南城首富,也足够江陵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乡妇成长为南城第一贵妇。

  那些以为江陵会被李家丢弃的期望落空,就在上流社会承认了江陵身份,接纳了她的时候却爆出了李家公然迎接私生子,让其认祖归宗的消息。

  这是……要把江陵这只飞上枝头的假凤凰真麻雀打回原形的节奏。在江陵兢兢业业努力成长成为配得上李城昊,当得起李家长媳的时候,李家,不要她了。

  江陵抬头看道路,道路的两边种着葱茏翠绿的法国梧桐,绿得透光一般。却仿佛没了生气,像是把生气都透支了,才把叶子染得格外的翠绿。

  司机下车,打开车门请江陵进去。

  江陵说:“我走走,你在后面跟着。”

  司机是李老先生的司机,在李家干了十几年。江陵是有自己的司机的,不过今日过来却没有。因而,李老先生专门派他过来送江陵。

  江陵嫁过来到现在,从一个乡妇成长为如今的优雅贵妇,其中付出的努力司机都看在眼里。

  在一想近来李家的动作,不由心下同情江陵。

  “夫人……”

  江陵没等司机说出同情的话,便先行走了。漫步于栽种法国梧桐的道路,倒是有了悠闲的浪漫的心情。

  大约是环境过于美丽浪漫的缘故吧。

  江陵眯着眼,唇角勾起一抹温柔典雅的笑。

  司机在后面开车,龟速的跟在江陵的身后。他看着江陵即使漫步的背影都极为高雅,心里有敬佩也有可惜。

  没人比他更清楚夫人为了配得上大少而付出多大的努力,可惜大少不珍惜。

  大少从来看不见夫人的心意,从结婚的那刻起就憎恨着夫人。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外面的那个女人,还让对方生下了长子,八年后,又闹着将那孩子认祖归宗。

  看那意思,似乎还想要和夫人离婚,把那个女人扶正。

  可照他来看,那个女人怎么也比不过夫人的。

  确切的来形容,那个女人是一棵荏弱的菟丝花,而夫人,是风吹雨打屹立不倒的青松。

  人们欣赏赞叹青松,男人却喜欢菟丝花。

  司机叹息,其实心里也有些遗憾夫人为何不荏弱一些,对大少服软,至少她正妻的位置还能一直保下去。

  司机的心思,其实也可以说是很多人的想法。

  江陵对这些人的想法不是不知道,她只是不以为然而已。

  此时有辆黑色劳斯莱斯从街道的尽头缓缓的驶过来,逐渐靠近。江陵认得那车,那是李城昊的新座驾。

  江陵站定,垂眸模样温顺的对着那辆车。那姿态,犹如一个标准的贵妇迎接着丈夫的归来。

  车开了过来,冷漠的擦过江陵,没有半丝停留。

  江陵高昂着头,头发一丝不苟的全部盘在脑后,露出洁白纤细的脖子。从后面看,一身剪裁修身、得体优雅的衣服将她衬托得更加纤细,也更加优雅。

  但这抹纤细遭遇了背叛,毫不犹豫的抛弃和背叛。此时此刻,不见荏弱。越是纤细,越是挺拔,恍如高耸苍天的青松,坚|挺不拔,孤高冷傲。

  黑色劳斯莱斯停下,向后滑,停在江陵身侧。车窗被拉下,露出李城昊年约而立愈显英俊迷人的面孔。

  李城昊说:“刚从爸爸那里出来?”

  江陵看着他,点头。眼角余光瞥见后座一个柔弱美丽的身影,怀里搂抱着一个男孩。男孩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看她。

  江陵愣了一下,垂下眼睑,掩去眼里藏着的情绪。

  李城昊淡淡的扫了站在车窗外纤细的江陵一眼,眸底情绪一沉。

  江陵是生得好看的,她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女子,一双剪水秋瞳,小巧瓜子脸。皮肤白皙,身段娇小柔软,声音也是甜甜的,整个人仿佛是一汪甜水。

  阳光洒下来,泛着金黄色的光辉。看一眼,便迷住了。喝一口,便醉了。

  这样荏弱的菟丝花般的容貌向来是李城昊喜欢的,偏偏江陵得了李城昊的厌恶。

  大约是因为当初意气风发的年纪,却被逼着不得不娶一个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学识精神都配不上自己的乡妇时的委屈、叛逆、憎恶和无能为力都转而发泄在了江陵身上的缘故。

52书库推荐浏览:红九| 古言| 腹黑文| 冯骥才| 马伯庸| 京极夏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