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书传:丫鬟要逆天_知不知【完结】

  《知书传:丫鬟要逆天》作者:知不知

  阿里文学网VIP2018-01-31完结

  前世她被冠上与人通奸的罪名,自己的将军夫君亲手摔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原来一切都是自己的六妹搞得鬼。就在自己临死之际,一袭青袍暗施秘法。

  将这失控扭转,自己与忠仆知书互换灵魂。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刚开始的模样。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怀疑

  建隆二十七年腊月三十日,吴国将军府。

  纷飞的大雪已经连着下了好些日子,今日终于停了,地上的积雪已有一尺厚。府里的杂役正忙着将主院里的雪清理出来,扫帚扬起的残雪纷纷扬扬地飘到半空中,落在院中女子红色的狐裘上,猩红的皮毛上沾染了星星点点的白色,在这银白的世界里格外醒目。

  “小姐,我已经吩咐人去把那窗花福字都贴好了,还叫人把整个将军府的灯笼都换成了新的,就等着将军回府,一家团聚过个好年呢。”年轻的丫鬟小跑来到顾以画身前,跺着脚不停地搓着冻得通红的手,红扑扑的脸上净是喜悦。

  顾以画缓缓转过身看向知书,冰冷的寒风不断袭来,她忍不住轻声咳嗽,火红的裘皮将她原本苍白的脸映照得有了血色,眼神里的担忧之色却没有因这满府张灯结彩的红色给抹去,“眼下吴国和封国的战事吃紧,前些日子明哲还来信说封国的军队来势汹汹,怕是今年的春节他也回不来了。”

  “小姐是为着将军担心呢?我听人家说,就连封国的皇上都暗地里感慨说将军是转世……”

  顾以画无奈地笑了笑,伸出手指点了点知书的鼻子打断了她的话,“封国这次带兵的是世子容千亿,的关门弟子,明哲想要赢,可没有那么容易……”

  顾以画想到这里,心里的担忧又多了一分,她按下心中的不安,话锋一转,“卿儿呢,还在屋子里睡觉?”

  知书点点头,用力地朝双手哈了口气,伸手掸了掸顾以画裘衣上的飞雪,“是呢,小公子喝了些米汤就又哭闹着要睡觉,我叫人把那炕烧得可暖和了,保证小公子睡得踏踏实实的。小姐,你说公子长大后会跟将军一样厉害吗?”

  顾以画眼眸低垂,心思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兴许吧。”

  就在这时,管家急急忙忙地从大门口过来,跟在他身后的是新来府里安排给他打下手的严青,钱管家跑得太着急,额头还沁着一颗颗的汗珠儿,“夫人,将军回来了,将军回来了!”

  顾以画脸上闪过一丝欣喜,知书高兴得脸都快笑成了一团,“小姐,一定是将军打了胜战回来了,我赶紧扶您过去!”

  谁知管家却挡在顾以画的身前吞吐,像是有什么事情想说又开不了口。严青在一旁站着,眼神时不时地打量着顾以画。

  顾以画收起了眼里的笑,知书也觉着有些不对劲,她挠了挠头,“钱管家这是怎么了?将军回来是好事啊,你怎么还愁眉不展的?”

  “这,这,不知道怎么的,将军脸色发青,刚回到府里连身上的衣服也没来得及换就问我小公子在哪里,还让我先不要告诉夫人他回来的消息,我以为他是太久没见着公子了心里着急想给夫人一个惊喜,没想到,没想到……”

  “到底怎么回事!”顾以画心中焦急,踏出几步一把抓住了钱管家的手臂。

  “公子,公子,唉,夫人你快去看看吧!”钱管家终究是不忍心将自己看见的那一幕告诉眼前娇柔的女子,她原本就身体不好,这个冬日又得了咳病,怕她一时承。

  顾以画的脸色更加苍白了,知书也着了急,顾不得寒冷心急火燎地将顾以画扶向主院的厢房。

  厢房的窗外挤满了丫鬟,钱管家皱起了眉头,大声吼道,“都给我退下!谁敢再往里多看一眼,我叫人挖了你们的眼睛!”丫鬟们诺诺地应了两声,有胆子大的趁着最后的机会窗户又往里瞧了瞧。

  宋明哲一身戎衣还沾着水汽,显然是才回到房里不久。他身上和头上的的落雪遇着热气化了水,顺着黑色的盔甲滴落到地上,又被房间里的暖气烘干,蒸腾起一片片水雾,像一片阴霾笼罩着整个厅室。

  “呜,呜”尚在襁褓中的婴孩发出含糊的声音,他被身着军装的男子举过头顶,男子用力捏住婴儿的脖颈,孩童脸色发紫,小小的踢了几下便再没力气,哭声也渐渐弱了下来。

  宋明哲见到破门而入的顾以画,原本俊逸的脸遍布狰狞,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角扬起一丝嘲讽。

  “宋明哲!你疯了不成?这可是你的亲生儿子!”顾以画一塌进这门就看到眼前的场景,她连忙跑向宋明哲,知书和钱管家被她远远撇在身后。声音因为眼前这不可置信的一幕而发抖,她将宋明哲的手使劲往下拽,想要将他手上的宋卿抱下来。

  奈何宋明哲军旅出身,她一个弱小女子怎么会是这吴国战神的对手,宋明哲左手一推,就将她推倒在地。顾以画的脸涨得通红,她心里一急,地咳嗽起来,知书心里一紧,连忙将顾以画扶起来靠在她的身上。

  “亲生儿子?你还在骗我!”宋明哲冷漠的声音和话语中的怀疑让顾以画心中一惊,“我骗你什么了?你还不将卿儿放下来!”她看向宋明哲手中的宋卿,将扶着她的知书推开,勉强站直身体朝宋明哲走去,再次试图将宋卿从他手里夺下来。

  宋明哲手上一紧,冰冷的目光像是一柄寒剑直直顾以画的心坎,说出的话更是让顾以画如坠冰窖,“我若是死在了战场,你是否就满意了?”

  窗外好不容易停下的雪又下起来了,不断飘落的雪花并没有让宋府上空成片的乌云消散,宋府仍然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顾以画不敢相信,这么冰冷无情的话会是从他的口中说出,她双唇颤抖,“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宋明哲冷哼一声,一脚踢向顾以画的膝盖,顾以画吃痛跌倒在地。她的咳疾又犯了,像是有东西在不停搅动着她的五脏六腑,只觉得心里像是被划破了一个洞,流出的满是委屈和痛苦。

  宋明哲看着地上的顾以画,又看了看手中柔软的身体,脸上闪过一丝决绝。手上一松,宋卿肉乎乎的小身体直往下掉。索性知书一直跟在顾以画身后,看见宋明哲竟然把宋卿抛下,她立即扑倒在地面将宋卿一把接住抱在怀里。

  “哇,哇。”宋卿还小,不知道自己已经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求生的本能让他哭了出来,随着鼻腔里空气的,他的脸色也逐渐恢复正常。

  宋明哲将地上的顾以画提了起来,他牙关紧咬,面色扭曲,右手死死锢紧顾以画的双颚不断用力,指节因为发力有些泛白,“不明白?你和荣千忆的事情真就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我今天就让你弄个明白!”他冷哼一声,甩手走开。

52书库推荐浏览:凌豹姿| 御井烹香| 不甚了了| 鱼危| 易容术九| 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