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负,总裁好久不见_黎晚白【完结】

  书名:情深不负,总裁好久不见

  作者:黎晚白

  她的爱情,简直像是踩了屎。

  扯证当晚,他bā光她的衣服,却在意乱情迷之时打了飞的为另一个女人赴汤蹈火。

  预约婚纱摄影那天,他携心尖宠黑礼服白纱裙,她成了最多余的路人。

  婚礼当天,他放她鸽子,她对着空着的新郎位置轻启唇瓣,缓缓吐出三个字,“我愿意。”

  她成了所有人茶余饭后的笑柄。

  --

  后来,她和小叔子的艳照横扫荧屏,成了整个白城最轰动的艳照门。

  一夕之间,千夫所指,声名狼藉。

  --

  他只是看着她,俊美的容颜晦暗难测,薄唇清晰的吐出两个字,“抱歉。”

  她不知怎么就笑红了眼眶,“你欠我两条人命,一句抱歉不嫌太轻贱?”

  他手握尖刀,抵在自己心脏的位置,“我若大难不死,你必为我妻。”

  她看着殷红的颜色打湿他干净的白衬衫,眉目清凉如水,“你一个人的命怎么够。”

  --

  后来,她亲手将他的心尖宠送上法庭,目睹她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全过程。

  他一双深眸静静的凝着她的脸,嗓音缱绻柔软,“消气了吗?”

  她挽着眼角看着他笑,红唇明艳,“怎么会,怪我太年轻,是人是狗分不清。”

  --

  剧场一

  江墨北好整以暇的看着尖叫的女人,英俊的眉目间调笑意味昭然若揭,“该叫的是我吧,明明是你强了我。”

  第一局,以澈败。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

  剧场二

  以澈看着一脸淡静的男人,咬牙开口,“江先生,我采访你一下,你是怎么把你脸上的皮肤保养的这么厚的?”

  江墨北,“多亏认识江太太,我才在厚脸皮的道路上越战越勇。”

  以澈,“……”这脸打的,很有前途啊!

  第二局,以澈再败。

  --

  剧场三

  以澈看着那男人简直想撕了他。

  江墨北,“看在我把你从一个生瓜蛋子调教的如此千娇百媚的份上,不要生气了。”

  what?

  生瓜蛋子?千娇百媚?

  一个男人能无耻到这种境界也真是没谁了。

  第三局,以澈已吐血三升,武力值为负。

  --

  遇见他,就像遇上一场劫难。

  而她,注定是梗在他喉间的一根刺。

  ==================

  ☆、001 是我不懂事,还是太把你当人看了?

  001 是我不懂事,还是太把你当人看了?

  “苏姐,有人找。”

  以澈掀了掀眼皮,漫不经心的开口,“不用管她。”

  她已经跟她说过很多次了,她和林锦臣已经分手了,一点关系也没有,她还是不放心吗?非要有事没事就过来刷下存在感吗?

  等以澈再次抬眸的时候,看见的便是楚暮雪气势汹汹一副捉奸的样子闯到办公室。

  “苏以澈,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在下面等你是想在你同事面前给你留些面子,你还不知好歹。贱人!”楚暮雪漂亮的五官纠结在一起,透着一股浓郁的暴躁。

  以澈皱眉,扫了一眼各个办公区伸出来的脑袋,淡淡的看着眼前叫嚣的女人,绯色唇畔勾出一抹凉薄的笑意,“敢情我还要谢谢你手下留情了。”

  楚暮雪居高临下的看着依然坐在黑色办公椅上纹丝不动的以澈,她就是讨厌她,讨厌那副假清高的样子,讨厌她什么都不在意淡然的神情,“臭不要脸的绿茶婊,背地里偷人家未婚夫,狐狸精,满身骚味。”

  过来找以澈的陈茉莉看到这一幕,站在以澈身旁,乖巧的娃娃脸高傲的扬起,明艳艳的嗓音带着明显的敌意,“狐狸敢骚那是因为她有勾引男人的资本,谁像你,痔疮都长脸上了,还特么的出来蹦跶,街上被狗撒过尿的口香糖都比你这张脸有看点,别特么的有事没事的过来刷你那张胎盘一样的脸。”

  饶是以澈也在心里为楚暮雪祈祷,她的茉莉,天使的面庞,魔鬼的身材,偏偏自带女汉子的气场,伶牙俐齿分分钟秒杀全场。

  “你…你…”楚暮雪白皙的脸憋得通红,你了半天也你不出个所以然。用力深呼吸再呼吸,唇畔换上嘲讽的笑容,“我说呢,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这么低俗满口污言秽语的姐妹,也算是苏小姐的福气。”

  茉莉还想说什么,以澈一把拉住了她,站起身子直视楚暮雪,那眼神直直的穿透眼膜射到她心里,依然是清淡的勾着唇角,音色听不出波澜,“是我不懂事,还是太把你当人看了?我说了,我跟林锦臣一点关系都没有,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不送。”

  楚暮雪气急反笑,那笑里嘲弄的意味更加明显,“呵,少在这里装什么贞洁烈女,你这种心机绿茶婊比刚刚那个嘴贱的小贱人还要贱。”

  以澈眯了眯眸,漂亮的眼眸里迸发出星星点点的冷意,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攥成拳,“楚小姐,你搞搞清楚,分明是你当小三在先睡了我男人,还在这儿像个泼妇一样,你哪里来的强大内心跟机关枪穿不透的厚脸皮?”

  陈茉莉扯了扯以澈的衣角示意她不要生气,微微抬起下巴看着楚暮雪,脸蛋上酿出的笑意染着明晃晃的轻蔑意味,“你这智商跟你妈下垂外扩缩水的胸围一个指数吗?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多花点心思在林锦臣身上。”眸光故意停留在楚暮雪的小腹,嗤笑,“听说快结婚了吧,哦对,奉子成婚…”

  众人意味深长的眼神扫过来,像是针扎一样,楚暮雪的火气蹭蹭蹭往上冒,偏偏又无话可说,她确实是用怀孕要挟林锦臣结婚的。奉子成婚,在别人眼里不算什么,可她是名门千金,这简直是家族的耻辱。愤愤地一跺脚,纤指伸出来指着以澈和茉莉的方向,嗓音尖锐的近乎疯狂,“你…你们给我等着…”

  ☆、002 若没有爱,哪里来的恨?

  002 若没有爱,哪里来的恨?

  看着楚暮雪气冲冲的离开,陈茉莉拉过以澈攥紧隐隐发颤的拳,慢慢将捏在一起的指头舒展开,脸上的笑意像是黑夜里绽开的蔷薇花,明艳动人,“以澈,别理她,那个疯女人就是个胸大无脑的蠢蛋。”

  以澈闭了闭眼,黑色的杏眸落下层层疲惫,嗓音压抑的厉害,带着些哑,“没事。”

  脑子里忽然闪过两年前的场景。两年前,以澈二十二岁,从美国留学归来,却被母亲告知自己的生父要为她接风。

  以澈看着那个和母亲站在一起的男人,他西装革履,没有地中海似的大光头,没有大大的啤酒肚,看上去不算风度翩翩,却有着所有父亲该有的高高大大的形象。

52书库推荐浏览:撒空空| 绿野千鹤| 王跃文| 冬雪晚晴| 非天夜翔| 忆锦|